殿中金碧辉煌,堆光如昼。

    新人身披华服,头戴幂篱,于殿中榻上端坐。蓟王手持三尺玉如意,稳步上前,次第挑起。

    秦后雍容华贵,国色天香。媵妾人间绝色,勾魂夺魄。尤其左右二媵,妩媚多姿。一颦一笑,风情万种。妖媚之态,孤见犹怜。若非协辰夫人玉色琉璃,仙姿佚貌。诸夏神韵,为之冲调。异域风情,几欲喷薄。

    秦后正妻,居前。协辰夫人居其后。圣火女祭并暗夜女王,分列左右。不敢与夫君目光相碰。四人盈盈下拜,齐呼:“拜见夫君。”

    “免礼。”刘备这便唤入安氏四长御,行同牢合卺,脱缨结发等,夫妻之礼。

    礼毕,女官鱼贯而出。华室之中,只剩孤男众女。

    守护圣火的高等女祭司,角斗场上的死亡女神。光与暗、生与死的冲突对立,完美融合统一于让整个罗马为之狂热的娇躯。正在此生唯一的男人面前,彻底坦露心扉。

    另一侧,作为最后的苏美尔人,夜女王的妖媚,亦不逞多让。奈何蓟王却不为所动。径直将娇羞无限,心如鹿撞,又满怀憧憬的秦后,拦腰抱起……

    殿门外。

    函园贵人,女王·希雷娅,携星辰·阿斯翠娅、漩涡·阿蕊娅、凤凰·阿莎娅,盛装抵达。

    “女王。”门前守卫,正是夜莺·安德莉娅,和她的小队。

    “开门。”希雷娅柔然一笑:“来赴‘血矛之约’。”

    “喏。”安德莉娅先是一愣,随即心领神会。与阿奇丽娅相约,罗马角斗场上的生死之战。时过境迁,已悄然转变。

    一样的盘肠大战,不一样的血矛之约。

    目送女王傲然入内。

    火绒·维吉妮娅忽道:“多入一人。”

    猎鹰·塞希莉娅亦惊觉:“不好,夫君僭越了。”

    荆棘·西尔维娅正欲入内,却被安德莉娅伸手所阻:“协辰夫人,出身仙门。不入俗流,只为助夫君仙修。故不算在内。”

    “原来如此。”众御姬纷纷点头。仙门超轶绝尘,凌然高绝,不受俗世所限。

    “孰胜孰负?”霜针·阿沙西娅(acacia)忽问。

    “女王当完胜。”安德莉娅笑道:“先不说阿奇丽娅,初经人事。何况女王已为夫君诞下二子。高下立判,何必多问。”

    “言之有理。”御姬亦心有戚戚。

    一夜再无闲话。

    冥冥之中,自有天定。

    蓟王大婚,百官休假。

    王宫又多新妇,王太后坐等添丁进口。

    蓟王节育之心,后宫人尽皆知。然终归多子是福。绵绵瓜瓞,蔓蔓日茂。螽斯衍庆,开枝散叶。蓟王三百子嗣,国中以足够分润,何况海外荒洲,广袤无垠。

    待翌日,新妇梳妆挽髻。入西宫增城殿,行妇见礼。一日婚礼方毕。

    蜜月后,行成妇礼。告庙列祖,乃入家门。

    待九九重阳会,蓟王当携新妇,扬帆远航,蜜月象林苑。

    王太后有言,此去当择云霞护卫。

    宫中上下,皆心领神会。

    秦后鲁琪拉夙愿得偿。只需诞下子嗣,必是大秦之君。作为太后,当效汉家垂帘监国。只需得蓟王鼎力支持,重返故国,指日可待。

    蓟王既能凿顿逊海渠。能凿穿红海乎?

    话说,彼时西陆尚处蛮荒,埃及法老,正对阻隔红海与地中海的苏伊士地峡,一筹莫展。以当时之技术条件,开挖苏伊士运河,不啻天方夜谭。

    然,既无法直接挖断地峡,何不另辟蹊径。

    尼罗河,自南向北流经埃及全域,汇入地中海前,散成数个支流。若能将红海与尼罗河相连,地中海船只便可经由尼罗河进入红海。如同筑造万里长城的华夏文明,能建造金字塔的埃及人,亦称基建狂魔。

    十二王朝的两位法老,辛努塞尔特二世与辛努塞尔特三世,首将苏伊士湾北部与境内大苦湖连通。然后在尼罗河与大苦湖之间,沿尼罗河东面的图米拉特干谷(tulat)开挖一条长达二百五十里的东西渠道。如此一来,红海船只便可经尼罗河三角洲,顺下地中海。然工程实过于庞大。最终搁浅,未能完成。

    后波斯崛起。大流士一世征服埃及。接手法老们未竟事业,终凿穿漕渠。从红海船入地中海,只需四天。漕渠足宽二十丈,可供两艘桨帆船,并列行驶。足见工程之巨。

    波斯人后,马其顿帝国兴起。亚历山大横扫欧亚,埃及逐渐希腊化。托勒密王朝对水利并不重视。这条接力凿穿的黄金航道,很快被淤泥阻塞,随之荒废。

    后几经重开,又几经淤塞。

    随后,奥斯曼帝国崛起。奥斯曼素丹对贸易本身,并不感兴趣。更喜欢占据欧亚十字路口,收取过路费。如此一来,古老的水道,再无疏通之可能性。乃至急于寻找印度的欧洲人只能扬帆西去,促进好望角和美洲的发现。

    直至十九世纪末,这项延续了四千年的烂尾工程,最终由法国征调四百万埃及人,花费整整十年,(1869年)最终完成。为开凿苏伊士运河,计有十二万埃及人死于工地。许多尸体,无人认领或无法辨认,最终草草埋骨在黄沙,亦或被投入苏伊士运河之中。

    自随蓟王泛舟南下,亲眼得见顿逊海渠的开建。开凿苏伊士海渠的念头,便在秦后鲁琪拉的心头萦绕。挥之不去。

    若能沟通红海与地中海。丝路商人无需忍受安息的重税盘剥,经水路,将大汉的丝绸,源源不断贩运罗马。随之而来,蓟国横海舰队,长驱直入。

    那些个围绕地中海而建的罗马城市,几不设防。

    每每虑及,心头便犹如火烧。

    洛阳,西园,长秋殿。

    “卑下伍孚,叩见太后。”上军校尉伍孚,肃容下拜。

    “校尉免礼。”帘内何后轻声言道:“校尉可知所行之事,何其艰险。”

    “太后如何得知?”伍孚不由一愣。

    “自是大将军告知。”何后言道。

    “卑下已有死志。”伍孚实言相告:“必除贼臣。”

章节目录

刘备的日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熏香如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熏香如风并收藏刘备的日常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