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力是人类区别于其他动物,差异化最为明显的方面。

    就像是有些人就是喜欢不带脑子一样,虽然说看见了也听见了,依旧还是有人没能够迅速的适应新的变化。

    比如征西将军带来的这些变化……

    临近新年了,虽然还没有到时间,但是已经有不少人开始筹备起来,纵然穷苦了一年的普通黎民,也捉摸着打些柴火,换些钱来到街面上扯上三尺的新布,亦或是买一升的白面白米什么的,更不用说那些川蜀大户大姓的子弟,眼见着战事平定,又可以重新回到他们最喜欢的时光里,这心情,巴适惨了……

    于是乎,成都内外,也渐渐洋溢起喜庆的气息起来,似乎冲淡了许多天气的严寒。

    就在斐潜从青羊肆将刘备接出来的时候,在成都东门大街,原本的积雪早早的就被扫到了一边堆在砖墙之下,左近一间临仙楼内楼上楼下点着好几个火盆子,又有厚厚的遮风帘子,再加上酒肉的香气一熏,几乎让所有进门的人都立刻感觉温暖了起来,仿佛春天提前到来了。

    楼下卖茶也卖酒,许多腊月里面闲暇的,手头上不怎么紧巴的汉子,便在间中坐了,一边烤着火,一边饮着苦茶酸酒,扯七扯八的闲聊着,当然大部分依旧是围绕着新入主川中的征西将军斐潜……

    在这些人的话语当中,征西将军渐渐的就神魔化了,虽然绝大多数人都没有经历过县的那一场战斗,甚至好多消息都是不知道经过了几道手了,但是依旧阻止不了这些人发挥超出平常的想象力,将征西将军以及他的手下,描绘成为充满了神奇力量,挥手便云来,袖手便雨落,跺跺脚便城门轰塌……

    “这么说来,这以后求雨就不用找龙王了?”一名闲汉嘀咕着,似乎找到了一条新思路,“征西将军原来有这样的神通,能催云布雨,怪不得说是能让关中风调雨顺,增产增收呢……”

    “对啊,对啊,这要是征西将军也给我家田头……嗯,我是说我们川蜀田亩也拨些神通什么的,岂不是……”

    “想啥子呢?好处也轮不到你先,还不是那些大户在前面?”

    “征西将军的神通那么多,这些大户也遭不住吧?多少漏一些出来,我们也就够了……”

    “这倒也是……不过这个征西将军神通么,现在倒是没见到,规矩倒是先见着了……嘿,我说那个大宽啊,你被罚的劳役做完了?巴适不巴适?”

    “巴适惨了!”大宽哼了一声,输人也不能输了面皮。

    “哈哈哈……”

    这一方角落顿时飘荡起快活的氛围起来。

    “大宽啊,下次可别到处尿了,小心征西将军不罚你扫街了,干脆割了你的雀雀去……省事!哈哈哈……”

    “就是就是,大宽胆也肥的,好歹找个偏僻巷子也成,当着征西的那些巡骑尿,这不是自找的么?”

    佰大宽虽然涨红了脸,但是依旧嘴硬,“格老子就尿了!真么了!格老子就是不服!这征西将军上管天,下管地,中间还管拉屎拉尿了?是个人难道就不能拉屎拉尿了?这还罚老子……”

    “大宽,你要是不服气,去找征西将军讲理去啊!出门左转,然后朝北,没人拦你!”

    “切,格老子是脾气好撒!懒得计较……”

    “哈哈哈……”

    来敏在店伙计的引导下,一边缓缓地登楼,一边听到了角落里面的嘈杂笑谈,也不由得露出了一些笑意,然后便上了二楼。

    二楼之上,便雅致奢华了许多,不仅有屏风间隔,甚至还有勾连了幕布垂下,角落之处还放着香炉,袅袅的青烟散开,就像是隔绝出了一片优雅来一样。

    “敬达兄,这边请!”吴懿早早得到了信息,转出了屏风,招呼着。

    “啊呀,小弟来晚了,吴兄恕罪,恕罪……”来敏拱着手,笑呵呵的说道。

    吴懿哈哈笑着,上前亲切的拉着来敏的手,见牙不见眼的说道:“敬达兄何必如此!你我相知多年,多扰于繁琐之事,不得闲暇,甚少欢聚……今日听闻这临仙楼新有佳肴,独饮未免无趣,得敬达兄不嫌某搅扰粗鄙,真乃三生有幸也……”

    来敏也是笑,两人又谦让了一阵,方相互扯着袖子,一同入座了。

    吴懿就不多说了,这个来敏么,其实也算是和吴懿一样,属于天涯沦落人,相看两不厌的类型。

    来敏原本祖上也是不错的。当过三公的,当过车骑将军的,当过侯爷的,甚至还娶过汉家公主的,都有,但是到了来敏这一代么……

    历史上来敏因为是新野人,所以很快的就跟入川之后的刘备勾搭在了一起,甚至成为了刘禅的家令,随后一路飙升,直至他自己膨胀起来和猪哥对肛上了,然后说错话了,便被爆了菊,熬到了猪哥死后,又重新抖起来,结果没想到又说错话了,再次被**,然后这一次便没能再起来。另外来敏年终九十七,也算是相当高寿的一个家伙。

    吴懿和来敏,在某些方面上比较相似,再加上现在两个人基本上都是处于赋闲状态,又同为东洲人,自然就觉得相互抱起来比较温暖,所以在一起联络感情也就是自然而然水到渠成的事情。

    菜肴上来之后,两个人吃吃喝喝一阵,便渐渐的开始说起了正题。

    屏风左右也都是自家的心腹护卫,除非是有人贴在二楼的窗外,又或是贴近楼板,否则在酒楼吵杂的环境之下,就算是想要偷听,也未必能听得到。

    “明日征西……”来敏凑近了一些,低声说道,“召集众人议事,吴兄可知所欲何为?”来敏现在暂时没有官职,也自然无法了解一些内部的事情。

    吴懿放下了酒爵,也是轻声说道:“新年将至,多半是些事务评定,来年举措……”

    来敏沉吟了片刻之后说道:“吴兄近来可见得刘使君?”

    吴懿摇了摇头,说道:“玄德近些时日,皆于征西左右,某亦不得见。”

    来敏看了吴懿一眼,然后垂下了目光,捏着筷子,和箸枕相碰了两下,发出细细的清脆声响,“这么说来……刘使君……”

    临仙楼是成都城内数一数二的大酒楼,再加上吴懿来敏虽然当下并无官职,但是也不是一般的普通百姓,因此在餐具上也就比较讲究,就比如所用的筷子是用象牙镶银的,然后箸枕也是青铜的,甚至在箸枕之上,还刻了几道纹路,象征着饕餮。

    “玄德素重情谊,当非此也……”吴懿看了一眼,便知道来敏是什么意思,只不过这个否认的话语,似乎说起来也没有多少底气,“当不至于如此……”

    来敏放下筷子,笑了笑,没说话。

    吴懿一时间也不好说些什么,两人不由得沉默了片刻,略有些尴尬。

    楼下的嘈闹之声,透着楼板传了上来,零星的几个词语飘荡着,像是什么“征西”,什么“规矩”,什么“银钱”,进入了吴懿和来敏的沉默范围。

    “这个……征西之法……”吴懿打破了沉寂,“敬达兄以为如何?”

    来敏笑了笑,举起了酒爵邀请了一下,“在下位卑言微……此事,呵呵,且容权重之臣商议就是……”

    吴懿也端起了酒爵,点头笑道:“也是……正所谓,冬去春来,所种所获也……不妨且祝征西新法大行之……”

    两人相视大笑,然后举杯一饮而尽。

    …………………………………………

    战争,发展到了汉代这个阶段,已经脱离了骨气时代拿着猛犸的腿骨相互乱敲一气的模式了,想要获取更大更多的胜利,其决定的因素,不仅是在战场内,也是在战场之外。

    随着时间的退役,整体社会的发展,战场之外的决定因素会越来越重要,装备上面的压制,技术性的更新,类似这样的东西会扩大双方的差距,然后迫使对方投入更多的资源消耗,最终有可能因为消耗不起而输掉整个的战役。

    因此,斐潜当下的强悍,不仅仅是在军队上,还有之前在并北和关中打下来的经济基础。这些软硬实力加起来,发挥出来的功效,往往大于普通的相加,就像是原本关中到汉中的道路崎岖难行,子午谷狭小艰辛,而现在经过不断的开山炸石,原本连人都难以攀爬而过的山道现在已经变成了可以让一马通行的小道,若是持续的开凿下去,交通也会越来越便利……

    汉中至川蜀也是如此。

    黑火药在战场之上的运用实际上并不是无往不利,但是用在炸山石上却很好用,至少比什么原始的什么水火法来得更快,减轻了难度,加快了整个工程的进度。

    同时,因为并北畜牧业的发展,因此有更多的牛马可以替代做一些粗笨的工作,比如运输沙土石块什么的,因此征西之下的民夫就可以从事一些比较精巧的项目,不至于在粗笨的事情上花费太多,而这些粗笨事务原本就是最消耗人力的……

    或许在很多事情上,斐潜都有些不足,并不如那些尖端一流水准的谋士和武将,但是在整体把控上,对于资源的利用的调度,却是在后世的办公室运作过程当中有着相当多的理论和经验,这一点,斐潜在整个汉代,无出其右。

    就像是历史上,刘焉刘璋把持了川蜀,也就是只懂得像一个守财奴似的积攒财富,然后被刘备将原本刘焉刘璋积攒下来的这些,一股脑的又给花了一样,很多诸侯并不清楚究竟应该怎样利用资源,也不知道如何才能利益最大化。

    川蜀,就是资源密集的区域,而想要富,自然是先修路。这个道路,不仅仅是原本的官道,还有那些连接新资源点的未经开辟出来的道路。

    就比如说某地的一枝花……

    在汉代,并没有攀枝花这个称呼,而是称其为大笮。

    斐潜回到了府衙,进了厅堂之内,便看到了刚刚建好的沙盘,不由得双手撑在硕大的沙盘边缘上,看着沙盘上标志着这个大笮的大体上的方位。

    因为川云一带,群山众多,因此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面,形成了众多的部落形态,随着时间的推移,有些新的部落诞生,也有些部落消亡。就像是大笮,原本就是指在这个地方住着一群笮夷人,曾经一度兴旺,据称鼎盛之时,有户百三十万,口六百余万,然后就被汉武帝给盯上了,便在元鼎六年的时候着手开始征讨大汉西南,将这个原本有些发展希望的苗芽,彻底的给闷在了土里……

    到了现在,笮人分裂成为白狼、盘木、楼薄、青衣、三襄、旄牛诸部,然后一部分留在原地,一部分逃亡和羌人结合在了一起,已经没有当年的强盛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笮人和汉人的关系一项不怎么好,再加上刘焉和刘璋父子两个都不是非常有能力的,因此对于这些笮人,只要不来捣乱,也都是权当看不见……

    但是问题是,斐潜现在想要这里的矿产,就不得不要和这些笮人打交道。

    招抚?

    按道理来说,汉武帝时期结下来的冤仇,到了现在该散了也差不多散了,毕竟两三百年过去了,中间差了多少代的人了,就像是匈奴一样,当年打生打死,现在还不是乖乖听话?

    斐潜绕着沙盘走了一圈,堂内的火烛照耀着,让立体的沙盘上的光影也跟随着火烛的晃动而变化起来……

    不过笮人和匈奴生存的环境不太一样,在草原上,时刻都要面对一代新人换旧人,走马灯式的大联盟,而在山里面的,不是有句话叫山中无岁月么?眼界不开阔的,往往思想也受其束缚,所以如果说笮人依旧惦记着当年的事情,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因此,现在应该还是要做两手的准备,毕竟攀枝花的铁矿啊……

    想一想都觉得要流口水,更何况还有那些伴生矿,记得还有煤矿,花岗岩矿,简直是只要圈下来,立刻就可以当场建高炉的节奏!

    所以无论如何,此处便是势在必得!

章节目录

诡三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马月猴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马月猴年并收藏诡三国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