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都城。

    如果后世对于大话西游最后结局之中两口子在城墙上闹别扭的场景还有一点印象的话,那么西都城现在的城墙,就差不多是那个模样。

    黄土之中的黄土城,多年没有修葺的城墙被风沙雨水侵蚀得残破不堪,城门楼也是荡然无存,依稀有几根残木,提醒着这里原本似乎有个建筑物。自从西羌之乱开始之后,就很少有汉人涉足此处了,现在张辽等人,算是十几年来汉家人马再一次达到了这里。

    破坏一个事物,永远比修建更简单。当年汉人退去的时候自己烧了一把火,胡人劫掠之后又烧了一把火。能带走的都被带走了,不能带走的大半被烧了,剩下的便是石头黄土等等。

    张辽让人重新开挖城中堰塞起来的水井,向下挖了十余米之后,终于是挖到了水,虽然浑浊,但是只要沉淀一两天,也就可以使用了。

    水源么,差不多足够了,毕竟城外还有湟水,主要还是食物的问题。

    “陇右有粮草,义山会送过来……”张辽看着马恒又一次不放心的核算着粮草数目,便说道,“前两天你不是刚核算过一次了?”

    马恒笑了笑,说道:“文远将军见笑了,某……唉,我这是心中焦虑,找些事情来做……”马恒这个是焦虑引发的强迫症,就像是后世当中有很多人需要一再确认自己有没有带钥匙,带手机,出了门之后再打开看看厨房有没有关水关火关窗户,下了车走两步再回头拉车门看看有没有锁一样,属于情绪上面的一个补偿。

    相比较第一次碰见大场面的马恒来说,张辽无疑就沉稳了许多,也没有因此而嘲笑马恒,只是交代了一些后勤事项之后,便将主要的精力,放在了即将到来的战斗上。

    在两军对阵之前,先行交锋的永远都是双方的斥候。

    根据斥候传递回来的消息,倒是让张辽觉得有些奇怪。斥候汇报说来的像是羌人,而不是蕃人……

    虽然张辽之前没有和蕃人接触过,但是根据杨阜杨义山的描述,蕃人和羌人还是有一些区别的,而且也很好辨认。羌人没有什么化妆的习惯,而蕃人有。

    当然,这里的化妆,并不是像是后世的那种亚洲变形术,而是用一种叫“赭石”的东西,磨成了细末之后涂在脸上……

    所以很好辨认,将脸涂得红红的,像是猴子屁股一样,自然就是蕃人。现在张辽自然是觉得蕃人的妆容习惯很是怪异,但是在几百年后,唐朝反倒是将吐蕃人的妆容风靡一时,让白居易感慨“元和妆梳君记取,髻堆面赭非华风”。

    为何是羌人?

    这让张辽警惕了起来。

    陇西之中,羌人也是多数,如果说羌人和蕃人联手起来,那么必然是一件非常棘手的事情,因此张辽不仅是密切关注着前方的变化,还特意将这样一个信息传递到了后方,以防出现什么不测。

    张辽所不知道的是,在他对面的姚柯回,比张辽还要更忧愁。

    “这是第三次派人来催促了吧?”姚柯回身边的羌人头领看耻高气扬的蕃人传令兵扬长而去,不由得愤懑的说道,“这是把我们当什么了?”

    姚柯回沉吟不语。

    羌人头领问道:“接下来真么办?”

    姚柯回默默的点了点头。

    羌人头领叹了一口气,他其实也知道只有这样一个选择。

    就在姚柯回准备出战的时候,张辽其实也做出了同样的决定,准备明天带着一些人手,进行试探性的攻击,以此来查明对方的实力情况。

    目前,因为地形的关系,张辽的斥候并不能像是在关中那种大平原上进行绕后侦察,黄土高原上的褶皱拘束了行进方向,也固定了侦察的范围。当然,这一点,对于双方来说都是如此。

    目前,右扶风太守贾诩说是即将抵达陇右,有贾诩这个老狐狸在陇右,张辽就比较能够安心面对面前的敌人了。若是陇右不宁,腹背受敌,纵然张辽在战阵之中有通天的本领,恐怕也只能获取局部的胜利,而挽救不了全局的败落。

    “这群家伙……”张辽在地图上用手指头比划着,“前天行进了十里……昨天也是前进了十里,今天干脆连动都不动了……这要么就是在等待后援,要么就是另有他谋……我们已经休息了四天了,也算是以逸待劳……”

    “就是不知道在这些羌人身后还有多少人马?”马恒皱眉说道,“如果能够查探到他们后面的情况,就更好了……”

    张辽哈哈一笑,说道:“某正有此意!”

    “文远将军的意思是……”马恒也醒悟过来,说道,“趁着明日战阵混乱,将斥候偷偷派过去?”

    “正是!”张辽目露精光,“某倒是要看看,这些羌人蕃人在一处,究竟是搞了什么名堂?!”

    大汉西北的天空,尤其是在秋日之中,湛蓝得让人心疼。

    月黑风高是杀人的好时候,万里无云其实也同样是杀人的好天气。

    次日一早,双方人马心有灵犀的一同行动了起来,相向推进,遥遥对阵。

    为了更好的观察对面的情况,张辽并没有带着人马在第一线,而是站在了临时搭建的木台之上,眺望着远处的对手军阵情况。

    马恒觉得张辽作为主帅,就算是没有到一线,但是这样靠前,多少也是有些风险,但是张辽却说如果在后方,如何能够第一时间了结敌人的情况,又怎么能够做出最合理的判断?

    可以说从边郡出身的所有武将,从吕布到关羽,大都是属于这样前线指挥形的武将,如果那一天这些边郡汉子没有亲自上阵,说不定反倒是让手下兵卒觉得不能安心了……

    在西都城中的马恒也上了城墙,扶着残破的城墙眺望,心中不由得有些紧张,连呼吸都有一点的紊乱。

    张辽皱着眉,看着气势虽然大,但是实际上人数并不是很多的羌人战线,不由得有些疑惑。毕竟张辽也是骑兵将领出身,知道羌人的这个看起来庞大的骑兵散兵阵线,是因为战马的关系,所以视觉上似乎挺多的,但是实际上的厚度却不够……

    沉思了片刻之后,张辽缓缓的举起了手,猛地向下一切。

    霎那之间,战鼓雷响,惊天动地!

    为了掩护斥候,吸引羌人的注意力,张辽这一次摆出的阵型比较类似于传统的汉人战阵,也就是中军设置了步卒,两翼则是放置了骑兵。

    姚柯回也在盯着对面的汉人兵阵看,然后不由得又回头看了看自家的兵马,微不可察的叹了一口气……

    人比人,有时候会气死人。

    汉军军容严整,兵甲鲜亮,而自己手下么……

    “怎么打?”一旁的羌人头领问道,“还是和以前一样冲击汉人的主阵?”

    姚柯回摇了摇头,说道:“你看汉人的阵型……如果我们冲中间,然后汉人两边的骑兵就包上来了……”

    “那要怎么……”羌人头领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轰隆隆的战鼓声打断了。

    “先攻击汉人的一个侧翼看看!”姚柯回大声吼道,“左翼!进攻汉人左翼!”

    号角声响起,羌人策马向前。

    战场上号角声,战鼓声,马蹄声混杂人的嘶吼声,一时间地动山摇一般。

    几乎是羌人兵阵前突的瞬间,张辽就开始下令让兵阵调整阵型了,临时搭建的高台之上,掌管旗号的令官,将代表方位和番属的旗帜舞动起来,旋即中军战阵之中奔出一队刀盾手,面朝着羌人进攻的方向展开,然后架设上了长枪,在本阵之外形成了新的防御线。

    骑兵则是几乎和对方同时起步,不过和羌人不同的是,汉军骑兵在奔驰之中依旧保持着比较完整的阵型……

    双方的骑兵率先接触。

    羌人骑兵速度比汉军还要更快,急骤的马蹄声逐渐形成巨大的轰鸣声,黄尘飞扬之中,羌人骑兵就像是从沙尘之中奔出来的恶狼一样,一路高呼着冲来,然后看着对面的沉默着的汉军,有些羌人则是以为汉人胆怯了,不由得更加疯狂的呼喝着,企图在气势上压倒汉人。

    自然界的动物里面,以吼声来进行威慑的有很多,但是有的吼声会让人害怕,比如狮子和老虎,而有些吼声则是会令人发笑,比如直着腰大吼的土拨鼠……

    虽然羌人散开的兵线,就像是填满了所有的空间一般,加上扬起的黄尘,倒也有几分磅礴气势,而汉军骑兵则是以锥形的密集阵列,相比较之下似乎看起来小了不少,但实际上,汉军骑兵就像是其手中的钢刀一样,锋锐且坚韧,在两三轮的箭矢交换之后,便恶狠狠的撞进了羌人的阵线之中!

    羌人的骑兵阵线,就像是被一个巨人猛的击中了一样,顿时凹下去一大块!

    如果说在相对平整且广阔的战场上,羌人的战术应该是更有利,因为汉人骑兵负重较高,而羌人骑兵耐力较好,羌人骑兵可以像是狗皮膏药一样黏附在汉人骑兵的前后左右,来来回回的侵扰削弱汉人骑兵,然后等到汉人骑兵的马力下降,就可以进行收割汉军骑了……

    这一套的方法经过三四百年和汉人的较量,已经是成为了一种游牧民族的共识,所以被张辽的骑兵猛的一击之后,羌人骑兵依旧没有将其当回事,因为几百年之间和汉人骑兵的战斗经验,都告诉了这些羌人,别看汉人头三板斧凶猛,只有笑到后面的才是胜利者,因此羌人纷纷麻利的避开汉人骑兵冲击的方向,让出空间来让汉人骑兵通过,然后企图绕侧绕后进行打击……

    汉军左翼之中,军侯张湜就觉得在眼前光影一变,似乎透亮了不少,左右张望之下,竟然发现眼前一空,竟然是已经透击了羌人骑兵阵线,穿透了出来。

    说起张湜来,到也有几分曲折。原本是长安人士,结果董卓李郭闹长安之下,原本家境就不好的张湜北奔到了平阳,后来因为斐潜开展胡人教化,便自荐当了一个教化使,原本是可以走文吏路线的,但是张湜却觉得在斐潜之下,还是军功更有奔头,于是乎在教化使任期结束之后,竟然留在了阴山投军,一来二去完成了骑兵训练之后,便转职成为了一名军侯跟着张辽到了此处。

    张湜大吼:“转向!全军转向!”然后冲着跟在身后的斥候什长示意了一下。斥候什长会意,招呼了一声,便带着十余名斥候从队列之中分离了出来,趁着漫天的黄尘,朝着斜刺方向奔去。

    这一次,张辽在左右两翼的骑兵之中,都安排了这样的一队斥候,混杂在军阵之中,趁着混乱越过羌人兵阵,去查探羌人部队后方的情况,不管是那一翼的骑兵突破了羌人阵线,都会将这些斥候放出去……

    纵然也有可能会被羌人看见,但是羌人一般会认为这样十几个人可能是汉人的逃兵,并不会特意派遣部队进行抓捕拦截,毕竟战场上的变幻才更吸引眼球。

    “汉人准备掉头了!”

    “上!快上!”

    骑兵冲锋的正面,纵然锋利无匹,但是侧翼和背后,就像是后世战场之中的坦克一样,菊花永远是脆弱的,羌人见到了汉军骑兵准备掉头,顿时兴奋得嗷嗷直叫,准备冲上来亲手张量一下汉军骑兵的菊花大小。

    另外一边,羌人骑兵对冲之后,也准备掉头,他们大刺刺的在汉人步卒阵线之前打马而过,准备像是几百年间一样,一边嘲讽着汉人步卒如同乌龟壳一样的阵型,一边抛洒些箭矢进行打击,然后悠然自得的转回去。

    以往的战斗经验告诉这些羌人,因为两条腿毕竟跑不过四条腿的,而且对于步卒来说,也不敢轻易的离开阵列,所以纵然羌人他们在阵前乱晃,汉人步卒也就只能多半忍气吞声的吃土。

    然后,就在这个时候,让这些羌人骑兵意料不到的变故,忽然之间发生了……

章节目录

诡三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马月猴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马月猴年并收藏诡三国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