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张辽步卒阵前的羌人的传令兵,正准备吹响转向的号角的时候,忽然听到了一阵令他毛骨悚然的声音,然后就看见从汉军步卒阵列之中猛的腾起了一片黑云!

    以为自己是处于安全距离上的羌人骑兵,根本没有想到汉人会有这么长的远程攻击,根本就没有多少防备,在弩矢射击之下,一匹匹正在飞奔的战马就像是失去了控制一般,凌空飞了起来,载倒在地,许多羌人兵卒跟着战马一样在空中翻滚着,惨叫着跌落地面!

    羌人传令兵张大了嘴,手中的牛角号不知不觉跌落了下来,他看见原本端坐在马背上的羌人骑兵有的被弩箭洞穿倒飞了起来,有的随着栽倒的战马飞了出去,有的被钉在了马背上,有的被后面冲上来的战马撞上了半空,有的被踩成了肉饼,短短一瞬间,自己前面几排的骑兵士卒连同他们的战马突然就这样没了,眼前一片血色。

    羌人的传令兵目瞪口呆,双耳充塞了的战马轰鸣声,汉人弩箭破空的厉啸声,羌人死亡前的凄厉嚎叫声,人畜被践踏的骨肉碎裂声,他一时间连自己该做什么都忘了,甚至连恐惧都忘了,只剩下不可思议的木然。

    他看到汉人军阵之中又是一波的弩矢腾空而起,然后在他身边策马而过的几名羌人转眼之间就被弩矢洞穿,血淋淋的从马背上飞出,然后落在黄尘之中。

    忽然之间,就像是被人猛的推了一下一样,一根弩矢穿透了羌人传令兵的胸膛,在他落下马的那一个瞬间,羌人传令兵看见了湛蓝透亮的天空,猛然间才想起来,他还没有来得及吹响号角……

    靠近汉军步卒阵地的羌人成片成片的倒下,吓得其他的羌人迅速打马跑离了这一块区域,在他们庆幸自己逃脱了汉人那些该死的弩箭射程的时候,其实他们并不知道在三轮射击之后,汉人的弩车便需要重新上弦,装上弩箭,将有一段时间根本发射不任何弩矢来……

    弩车比一般的蹶张弩射程要更远,但是自身的缺陷。一个是根本没有准头这个概念,因为是十根弩矢一排进行投射的,所以只能大体上覆盖性的进行打击。第二个缺陷是消耗非常大,一般来说,投射出去的弩矢十根里面顶多只能拿回一两根重新使用,其他的基本都属于一次性用品,再加上弩车的弓弦在使用一段时间之后强度减弱,就必须进行更换,整体成本非常高。

    至于因为没有转向轴,所以转向便要整体掉头导致什么转向不利啊,装填上弦费事费力导致射速不高啊等等的缺点,是原本弩车都有的,也就不用多说了。

    整体来说,经过改造过的弩车,有巨大的优势,同样也有自身的缺陷。

    不过对于姚柯回这些羌人而言,他们是第一次见到了弩车的威力,不免心惊胆战。过去他们听说汉人精于器械,有各种什么稀奇古怪的玩意,但是之前只是听说,并不了解大汉的器械到了一个什么样子的地步,而现在亲身经历之下,那种瞬间强横无比的打击能力,让这些羌人心胆俱裂。

    幸好自己跑得慢了一些,要是像那些家伙冲在了前面,此时死的不就是自己了?

    在那么一个瞬间,有许多羌人心中不约而同的浮起类似这样的念头来……

    “擂鼓!”张辽大喝道,“助威!大汉万胜!”

    旋即更多的兵卒同声应和,吼声如雷:“万胜!大汉!万胜!”

    “吹号!”姚柯回叹了一口气,“吹号罢……撤下来,我们撤!”姚柯回原本就不想和张辽等人死拼,见到了此等器械之后,便是更有充足的理由撤退了。只不过对于姚柯回来说,这个理由自然是够了,但是对于蕃人来说,却未必足够……

    ……_(:qゝ∠)_……

    套路既然能成为套路,最主要的原因不是套路本身,而是人的自身的人性。就像是评价他人的时候都很容易,但是需要评价自己的时候,往往会失去这样的能力。这也就是套路之所以能够一次又一次的成功,就像是后世的套路贷款一样,明知道是坑,依旧还有人前仆后继往下跳。

    袁谭现在也面临着一个大坑。

    或者说,袁氏三兄弟其实都面临着大坑,虽然处于不同的地方,虽然各个的处境不一样,但是实际上都在大坑边缘摇摇欲坠……

    这个坑的名字,叫“名利”。

    袁谭觉得为什么自己要放下名利?为什么不是别的人放下,非要是自己?尤其是文丑在夜间的那个行为,更是让袁谭产生了一种错觉,似乎在邺城之中,还是有很多人支持着自己的,他们自不过还没有找到机会,还没有脱离那个该死的三弟的控制而已……

    如果自己能够展现出更强大的一面,那么相信很多人,就会倒向自己!

    那么现在的问题就在于,如何让自己更强一些?

    氪金么……

    咳咳,是找外人么?

    袁谭就像是看见了套路贷的小广告一样,平日里面嗤之以鼻,忽然遇到事情了,翻来复起又想起来了。

    对于自己未来的偿还能力,袁谭还是很有信心的,只需要自己度过了眼前这个难关,那么将来入主冀州之后,还不是想要什么就有什么?就算是没有新收入,自家老爹遗留下来的那些财产,也足够偿还曹氏公司提供的贷款本息了……

    既然如此,那么……

    “借!”袁谭咬牙,拍案而起,气势汹汹,“某要借兵!”

    ……ヽ(o`皿′)?……

    “这一次落败,不是我们儿郎不勇敢的原因!”阎柔朗声说道,顿时引来众人的目光,也引来一阵窃窃私语。

    步度根初战失利,不得不退缩修整,但是很显然又不可能因此认输投降,所以就召集了众统领头人议事,而阎柔因为救了步度根,也受倒了步度根的器重,让阎柔坐在了比较靠前的位置上。

    但是步度根没有想到,阎柔一开口,却让他有些心惊肉跳,甚至还有些恼羞成怒。不是儿郎们不勇敢,那么就意思是说我指挥出错了?

    “哦?阎大当户?那你的意思是什么?”步度根皱眉,微微眯起眼,盯着阎柔说道。

    阎柔抚胸行礼,“尊敬的大王,我的意思是轲比能这个家伙,用了阴谋诡计!他利用了汉人的兵甲和我们打,我们的儿郎当然吃了一个大亏!”

    步度根皱起的眉头展开了,“哦?还有这种事情?”

    “尊敬的大王,是的……”阎柔说道,然后朝着外面招呼了一声,“来人,将缴获的兵刃拿两把进来!”

    旋即有护卫拿了些刀甲进了大帐,放在了中间。

    “大王请看……”阎柔指了指刀甲,说道,“这就是轲比能手下用的!不是我们的儿郎不勇猛啊,是这样的刀和甲,确实是……唉!”

    步度根缓缓的提起战刀,然后一刀砍在了铁甲上面,铿锵之声之中,火光四溅。

    “这是汉人的刀甲!”大帐之内有人喊道。

    “我们没有这样的刀,也没有这样的战甲!”有人接口说道,“要是轲比能手下都是这样的刀和甲,那么……”

    步度根又皱起了眉头来。

    阎柔不慌不忙的说道:“诸位!轲比能手下肯定不是全数都有这样的战甲和刀枪的!这些刀枪和战甲,一定是这些年轲比能从汉人手中得来的!之前的战斗……当时大王也在场,如果不是轲比能利用了这样的刀枪和战甲,又怎么能够抵挡住大王和诸位手下的勇士呢?”

    “嗯……”步度根微微点点头。

    众人也是纷纷点头。

    “尊敬的大王,还有诸位贵人,如果我们也有了这样的刀甲,那么轲比能还有什么优势?”阎柔鼓动道,“我们的儿郎都是武勇的,如果再加上这样的刀甲,就像是老虎插上了翅膀一样,一定就可以击败轲比能!”

    “哦,这么说,大当户有这些刀甲了?”步度根说道。

    阎柔笑了笑,说道:“我那些手下拿的是什么,诸位也不是不清楚,但是我觉得可以从渔阳的汉人哪里去要一批刀甲来!那些汉人肯定有!”

    “哈哈!汉人当然有,但是汉人会给我们么?他们巴不得我们都死光了罢!”

    “汉人当然不会白白给我们,但是我们可以去换啊!”阎柔斩钉截铁的说道,“我们可以用牛羊去换!”

    “用牛羊换?!你疯了么?!”有人叫道。

    阎柔没有理会,而是对着步度根说道:“渔阳的汉人若是没有刀枪战甲,不就是跟老虎……嗯,根本谈不上什么老虎,就像是牛羊没有了爪牙一样么?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再说了,如果我们战胜了轲比能,那么还发愁这一些牛羊么?到时候恐怕是愁着那么多牛羊没地方养罢!而且再退一步来说,用牛羊换来汉人的刀枪,说起来,其实也不过是将我们的一部分牛羊,暂时的寄存到汉人手里罢了,诸位,想一想,汉人手中没了刀枪,到时候,呵呵,啊?是不是,嘿嘿……”

    步度根顿时会意,连连点头,大笑了起来,拍着手说道:“说的好!没错!诸位!这个办法,你们觉得呢?”

    ……?……

    “如此……”刘和虽然吊着一个胳膊,但是依旧笑嘻嘻的,就像是伤口根本不疼痛一样,“当下便是公子绝佳之机也……”

    袁熙虽然有些心动,但是心中多少还是有些顾虑。这么些年来,袁熙他不如袁谭一样,能够统兵打仗,也不像是袁尚一样,得到袁绍的欢心,因此都是处于政治边缘地带,所以也没有多少的自信心,对于刘和描绘出来的美妙未来,依旧不免有些迟疑。

    “公子心忧何事?”刘和笑眯眯的喝着蜜水。

    袁熙沉吟了一下,说道:“某听闻……鲜卑步度根败落了?如此一来,岂不是……”

    刘和笑道:“公子勿忧!…步度根志大才疏,不足以成其事,必然不敌轲比能……此事若不出所料,步度根当遣人前来……”

    “报!”一名兵卒跑了过来,拜倒禀报道,“鲜卑遣使前来!”

    袁熙吓了一跳,瞪大眼睛看着刘和。

    刘和高深莫测的笑了笑,站起来说道:“勿忧!公子见了,便知分晓……某暂且避之就是……”

    袁熙连忙起身,将刘和送到了屏风之后,然后重新转了出来,吩咐让鲜卑的使者进来。

    鲜卑的使者是步度根身边的一名心腹护卫,虽然会说汉话,但是并不是那么流利,见到了袁熙就直愣愣的说道:“我们要刀,要枪,还要战甲!你们的,都要好的!要很多,最好能有五千套!”

    袁熙愣了一下,说道:“什么?五千?这么多?”

    “我们不白要,我们给牛和羊!”鲜卑使者依旧直着舌头说道,“现在就要!”

    袁熙正待说些什么,忽然听到了在屏风后面刘和细微的声音,便咳嗽了一下作为掩饰,然后说道:“五千套啊,不是小数啊,我要考虑一下……这样,你先去休息,我明天给你答复如何?”

    鲜卑使者皱着眉,显然有些不快,但是现在是他求上门来,所以也就点了点头说道:“好!明天!答复!”

    鲜卑使者走了,刘和笑着从屏风后面转了出来,重新和袁熙见礼,然后皱着眉看了看被鲜卑人坐过的席子……

    袁熙会意,挥手让仆从换了一张席子,刘和才坐了下来,然后整理了一下衣袍,缓缓的说道:“此事,公子大可允之……”

    袁熙皱眉道:“五千兵甲,某何有之?”

    当然,五千套兵甲,如果硬凑,袁熙还是能凑的出来的,但是若是换了,袁熙手下的兵卒难道就准备披着羊皮,拿着牛大骨上阵么?

    刘和笑了笑,说道:“公子勿虑,这兵甲么……呵呵,某也有一些,不若如此,公子出其半,某亦出其半,如何?不过明日公子答复之时,不妨多要一些牛羊,想必步度根定允之……”

    “如此……既然使君有言,便允之可也……”袁熙琢磨了一下,若是一半的数量,两千五套兵甲,扫一扫库存,然后凑一凑,虽然有些影响,但是影响也不算是很大,又加上刘和表示出来的态度,似乎这里面有些名堂,便最终点头同意了,然后说道,“不过……牛羊之鲜卑,如庄禾之民夫也……鲜卑如何舍得?”

    刘和大笑,“如今步度根初败,急需胜绩!牛羊再多,又有何益?更何况收了吾等兵甲,步度根方可放心……”

章节目录

诡三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马月猴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马月猴年并收藏诡三国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