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定笮左近,依托着残留的城池,两个军寨已经开始建设了,大队人马,正在忙碌的在寒冬尚未完全降临之前赶工。

    原来李恢之下的兵卒,除了少部分依旧被软禁之外,其余的大部分都被关羽张飞两人瓜分。如今的定笮防御体系,除了城中作为主要修葺对象之外,一左一右两个军寨,就像是关羽张飞拱卫着刘备。

    刘备这家伙,先天天赋亲和力技能就是几近满级,随便晃晃就能将见过的人名记住,然后下一次的时候有不经意的提及,作为李恢的手下那些招募而来的兵卒,那里见过这样的手段,纵然心中知道刘备是在收买人心,但是至少刘备也是用心在收买,而不是随意丢出几根肉骨头就喊着:“嗟!来食!”

    用心和不用心,还是挺有差距的。

    李恢手下的兵卒,虽然有一些是李恢本部直辖,但是大部分还是从建宁左近招募而来的,其中不乏流民和賨人,所以这些招募而来的兵卒,只要刘备不短缺粮草兵饷,自然也就觉得足够了,反正给谁卖命不是卖命?

    就像后世军阀混战的年代,今天刘大帅,明日马大将军,似乎没什么区别。

    乱世军队,一百只的军伍之中,有九十九支便是这样的情况,剩下的那一个么,自然就是异类。

    沛县大风算是其中一个异类。不仅是成功的从二流子招募兵当中形成了一支有约束,有野心,麾下还能同心协力共同进退,一起咬牙奋斗的军队,甚至最终还真的站上了高台,高唱大风歌。

    其余的么,要么在征战厮杀当中倒下,要么被更强大的力量收编,当然,就算是高唱着安得猛士的大风侠客,坐稳了位置之后也对自家兄弟举起刀枪。

    刘备想要成为大风侠客已经很久很久了,有时候他也会哀叹,为何自己也是一样从草根里面杀出来的人物,偏偏就没有大风侠和绿光侠的气运?出头竟然是如此的艰难?

    不过自从来了定笮之后,在这严寒降临的时节里,刘备原先有些寒冷的心又渐渐得有些火热了起来。

    骠骑将军斐潜的关注重点,明显不会放在川蜀,应该是放在关中,所以对于骠骑将军斐潜来说,川蜀之中谁上谁下,应该不是其关注点,重要的是谁能替骠骑将军看好这一方疆域……

    当下川中的徐庶加上魏延,确实是在川蜀这一带算是一个庞然大物,连原本在刘璋手下奸猾应付的川蜀士族,都要俯首听令,不敢正面硬肛。

    所以,还有机会。

    而这个机会,不仅仅是定笮,还来源于之前的对手李恢。

    不过说一千道一万,现阶段还是粮草最为重要,哪怕是刘备占据了定笮,也是需要一定的粮草供给,在自给自足之前,就只能站在徐庶和魏延的鼻孔下面,说一声真香。

    李恢正在帐中静坐,对于外界的嘈杂仿佛根本没有听见一样。

    不过越是追求平静,平静就越是难以获得。

    大帐幕布忽然掀起,寒风立刻伴随着外界的光芒猛扑了进来,在大帐之中形成一个小小的漩涡,将好不容易积攒的热量瞬间挟裹了出去。光影晃动之中,刘备和关羽走了进来。刘备拱手一笑,笑容依旧是温和的,“李使君,多有怠慢,还望包涵……”

    李恢转动着眼珠,瞄了一眼刘备,又看了一眼关羽,然后也没有站起来迎接,只是微微拱拱手说道:“败军之将,有何怠慢可言?刘使君,直言罢,需某何为?”

    当最开始投降的时候,李恢心中多少还有些担心害怕,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李恢慢慢的也想明白了,刘备不会杀了自己,或者说,不会白白杀了自己。有利用之处,就有价值,也就自然可以活下来。

    刘备闻言一笑,甚至连对于李恢不礼貌的行为也没有多说什么,径直走到一旁坐下。李恢现在拿个架子,是因为李氏在建宁有的一份底气。杀了李恢一个人,当然也不算是什么,可是就断了在建宁的一条路。

    “李兄果然好风仪……”刘备哈哈笑了笑,然后说道,“你我原本无仇无怨,却因定笮之故渐生嫌隙,互动刀枪,刘某几番欲与德昂兄坐而相商,奈何寻不得良机……”

    李恢哈哈笑了笑,没有回应。

    场面话么,听听就好。

    刘备自然也没有希望两句话就能将李恢感动得痛哭流涕,纳头就拜,便依旧笑着向后招了招手:“来人,将铁石呈上来!”

    一名兵卒提着一个布袋走了进来,然后将布袋当中的铁矿石倒在了地上。

    “昨日,某已查勘铁矿,得此石也……”刘备微微眯着眼,指了指地上的铁矿石,“德昂兄不妨观之……”

    李恢起身,将几块铁矿石拿到了手中,上下掂量了一下,笑了笑,说道:“容某直言了……若刘使君欲用某家工匠……铁水需分某五成……”

    刘备眉毛一跳。

    没错,刘备要跟李恢合作,最根本的原因就是想要李恢的冶炼工匠。建宁从秦朝开始,就有冶金工业,到了现在李恢之下,自然有不少工匠,而这些工匠,又是刘备所没有的。

    毕竟冶金工业还是有些门槛的,不是说那几块矿石然后扔倒火堆上去烧,便可以得到铁水铜汁什么的。

    刘备拿下了定笮之后,摆在脚下的道路就是两条,一条就是向徐庶请求调派川中工匠支持,一条就是和昔日的敌人握手言和,用李恢建宁的工匠。如果用的是徐庶调配而来的人手,那么定笮产出多少,情况如何,岂不是徐庶都了如指掌?

    虽然说用李恢这边的人,也未必能够全数瞒得过徐庶,但是相对来说,李恢也想要从中获取好处的,所以在这一点上必然也会配合一同隐瞒产量啊什么的数据进行获利,所以自然是刘备的首选。

    在利益面前,敌人可能会变成朋友,朋友也会转变成为敌人。

    关羽冷哼一声,就欲起身。

    李恢的眉毛也不由得跳了跳。

    刘备一手拉住关羽,然后盯着李恢:“至多二成……”

    “绝……绝无可能!”李恢咬牙说道,然后闭上了眼,扬起脖子,“三成!若没有三成,刘使君便动手罢!”

    李恢说完,半响没动静,便慢慢的睁开了一只眼,却见刘备一张大脸似笑非笑的凑到了近前,不由得往后一仰,差点摔倒。

    “哈哈,哈哈……”刘备拉住了李恢,“三成就三成!不过这寒冬将至,若是不早些开掘建炉,恐怕就要空等一冬了啊……”

    “好说,好说!某即可便书信一封,急调工匠来此!”李恢自然明白刘备的意思,连忙说道。

    “善!如此便辛苦德昂兄了……”刘备握着李恢的手,相视大笑起来,浑然看不出来曾经两人刀枪相向的样子。

    关羽微微瞄了一眼,然后又闭上了丹凤眼,捋了捋胡须,将头扭倒了一边……

    ……(﹁﹁)╭( ̄▽ ̄)╯……

    荒原之中,司马懿毫无形象的蹲在雪地上,扒拉着雪橇上捆绑的绳索和油布,来确定雪橇在这样跑了一大圈之后,是否能保持运送的货物不遗失。

    鲜卑人步度根和轲比能之间,已经休战一段时间了。

    这个现象,对于赵云司马懿来说,大体上算是意料之中的,但是对于鲜卑人来说,就不是很舒服了。

    虽然不管是步度根还是轲比能,人马吃嚼就是一个巨大的数字,但问题是现阶段两个人都有些骑虎难下,不愿意轻易退却。就像是两只猛虎若是各自玩各自的,或许可以当作对方不存在,但是一旦在同一块地盘上撞上了,就必须分出一个输赢来。这不仅是关系着步度根和轲比能的面子,更是关系着这两个人的将来。

    大不了耗一个冬天!

    这多半就是步度根和轲比能心中所想的……

    虽然决定要和对方耗下去,但是也不能就什么事情都不做,因此当赵云前往大漠查看的时候,就碰到了几近千里无人烟的情况,不是之前没有鲜卑人在这一片区域放牧,而是现在这一波位于战场中间的倒霉蛋,被双方不约而同的当成了牺牲品,劫掠了人口和牲畜,来弥补他们在相持之中的消耗。

    这样的举动,自然也是在赵云和司马懿的计算之中的。

    不管是那个方面来说,战争越是持久,破坏力就越强,游牧民族原先应该更适应速战,毕竟有战马加持,运动速度更快,但是在赵云、刘和,以及乌桓人一系列的明面上暗地里的推动之下,原来更适应速战的鲜卑人步度根和轲比能,硬生生的打成了持久战。

    而且还必须继续打下去……

    赵云和司马懿现在所在的地方,就是在一个山坳之处,避开了由北向南吹拂的寒风,多少算是一个避风之所,而这一次特意出来跑上这么一圈,就是为了检验马拉雪橇的实用性。

    “将军,此物绝妙啊……”司马懿拍着雪橇感叹着。

    倒不是奉承话,而是司马懿真心这样觉得。

    马拉雪橇可以用单马,也可以用双马,在雪地移动甚至可以有限度的忽略地形,不强求一定要沿着道路行进,这是其一。

    第二个方面,当到了休息地点的时候,就可以将雪橇立起来,然后捆扎到一处,转眼就会变成了简易的护栏,再拉几条绳索,固定钉好,将油布牛皮什么的往上面一搭,就可以立马变成避风的帐篷,就算是没有找到好的避风之处,也不会因为直接暴露在夜间寒冷之下产生伤亡的问题,不管是人还是战马,都可以得到休息和恢复。

    同时万一遇到敌人,雪橇也可以作为临时的阵地来进行防御,厚实的木板不仅可以抵御普通的箭矢,甚至也不怎么害怕刀枪。当然,前提是能有一些时间来布置,要是突然被袭击了,也不能提供多少加成。话说回来,那个队列突然被袭的时候也都是差不多。

    “此物,乃骠骑将军所制也……”虽然司马懿是对着赵云称赞,但是赵云也不能将名头按到自己头上,停了一下,又补充说道,“骠骑将军言,越是雪大,便越是便捷……”

    昨夜又下了一场小雪,清晨的时候就停了。

    司马懿环视一周,又上前查看了一下雪橇底部磨损的情况,点了点头,说道:“若是雪大了,这磨损自然也就少了……只不过,雪地松软,磨损少了,也意味着战马新进更加困难……”

    赵云点点头说道:“主公也是如此说法……主公曾言,若是最佳的,便是用壮犬来拉……”

    “啊?”司马懿眨眨眼,不敢置信。

    赵云继续说道:“那种壮犬,我们现在没有……听主公说,藏区之内倒是有,抑或是再往北,在大漠深处……就算是有了,也要训练,跟战马一样……”

    “莫非是川东犬?”司马懿问道,“昔日冠军侯征讨胡蛮,多以川东犬随军……”

    赵云摇了摇头,说道:“川东犬……主公已经派人去寻过了……现在川东犬,多不堪用,按主公的说法,便是需要重新培育……”

    汉代也算是比较早利用军犬的王朝了,霍去病就曾经在军中组建过军犬营,让军犬负责警戒,也在战场之上撕咬扑杀敌军,用的就是川东犬。

    川东犬又称邻水狗,因为它起源于四川东部邻水周边地区,这种犬最大的特点就是在博杀的过程中专咬猎物的脖子,致使猎物窒息而死一击毙命,同时领地感非常强,是十分讨人喜欢的华夏本土里良犬。

    只不过因为汉代人也不懂得什么叫做生态保护,就像是对待战马一样,一次次将最强壮的送在了战场之上后,三四百年之后,川东犬就渐渐剩下了些体型较小的品种……

    不要枯泽而渔,道理谁都懂,但是做起来的时候,往往都是那管后世洪水滔天。

    “那么此番北进……”司马懿思索着,“倒也要多加留意良犬了……”

    赵云点了点头,然后抬头望天:“如今便是等大雪来临,便是你我北进之时……”

章节目录

诡三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马月猴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马月猴年并收藏诡三国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