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初八,天高气爽,风和日丽,辰时初,侍中张凭与中书侍郎郗超这两大媒人分别登乌衣巷谢氏和横塘陆氏之门,呈递亲迎版文,再纳亲迎贽礼,豕雁笼盛、羊酒缯裹、腊脯果珍,络绎递进,谢氏、陆氏在门前设青布幔为青庐,建康城中未嫁的士族女郎倾巢而出,但南北士族依然泾渭分明,琅琊王氏、太原王氏、陈郡袁氏、兰陵萧氏、太原温氏、琅琊诸葛氏、汝南周氏、颖川荀氏这些南渡大族的未嫁女郎前往乌衣巷谢氏青庐为谢道韫助嫁,而三吴、会稽、钱唐的士族女郎则聚在横塘陆府门前青庐中陪伴陆葳蕤一一

    辰时三刻,褚太后分遣两名崇德宫女侍中各领宫娥八人至陆府和谢府,传旨宣陆葳蕤、谢道韫入崇德宫,媒人前导,陆纳夫妇、谢安夫妇跟随,那些助嫁女郎一起乘车入台城,两府队伍一齐于止车门下车,步行入崇德宫一一

    亲迎之礼,原本是要新郎至女方家布置的青庐中与新妇行共牢令卺之礼,就是说新婚夫妇在一个牢盘里进食,再把一个瓠一分为二,夫妇各用其一酌酒对饮一一

    若无谢安睿智巧为安排,那陈操之可就要两头奔走,陆府这边牢盘吃一餐、喝半瓠,将陆葳蕤迎至陈宅,又要再跑到谢府与谢道韫共牢合卺,忙乱无序,荒唐失礼,那样的婚礼就不是百年盛事,倒象是一场闹剧一一

    而现在,二女齐至崇德宫,褚太后早命女官、内监在宫前广场张布青庐,宴请陆崴蕤、谢道韫和一众士族助嫁女郎,褚太后亲自赐陆、谢二女左右夫人诰命,方镙牢烛,雕费彩饰,金银连缯,杂器豪华,礼仪隆冬,前所未有,那些助嫁的士族女郎歆羡不已,能得太后赐婚,这是何等的荣耀!

    新安公主司马道福也来崇德宫观礼,见陈操之与陆、谢二女的婚礼如此繁华奢费,比她前年嫁给桓济的婚礼还要隆重热闹,再看谢道韫高挑秀丽、陆葳蕤温婉纯美,这两个人都要嫁给陈操之,司马道福真是心如刀割啊,看不下去了,出了崇德宫径去式乾宫中斋向父皇司马昱哭诉去了一一-

    未时初庄。1,身着曲裾深衣婚礼吉服的陈操之由两名女官领着来到崇德宫,先觏-见褚太后,褚太后将陆、谢二女一并召至近前,说些吉祥祝福语,陆葳蕤、谢道韫高髻崩,癌,、霞帔华丽,二人手里都有一柄精致纨扇,面对陈操之时则以-扇遮面一一

    共牢合卺之礼开始,那漆器牢盘也是特制的,格外大一些,以便陈操之与陆葳蕤、谢道韫三人共同进食,进食时,陆、谢二女也是纨扇遮面,很有点欲盖弥彰的味道,陈操之看着扇下那两张小口小口咀嚼的嘴,谢道韫的嘴唇略薄、唇色稍淡,但唇线极美;陆葳蕤的嘴唇红润娇嫩,如两瓣樱桃,让他情不自禁想要去亲吻一一

    面对陆、谢二女,陈操之食不知味,心里感慨万端,他终于可以娶妻成婚了,虽说古礼有男子三十、女子二十始宜婚姻,但对魏晋这样人寿短促的世道,二十岁尚未成亲的不多,葳蕤自十五岁始等了他三年又三年,现在他终于可以娶她过门了,而道韫,为他付出的又哪里会少,清谈拒婚,千里同行,那种微妙的情感转化,不知不觉,铭心刻骨,现在,这两位美丽的女子都要成为他的妻子,这是一种怎样的不可置信的幸福啊!

    饮合卺酒时,那个瓠也选的是特大的瓠,一分为三,三人各执一瓢酌酒,陈操之看着陆、谢二女出神,陆葳蕤和谢道韫也是从扇后偷窥陈操之,见他饮酒时,不慎酒水滴到胸襟jl,二女对视一眼,不禁莞尔一一

    良辰吉时至,两位新妇要去夫家,宫城止车门外,陈操之的族人、朋友、同僚,挟车敌百乘,等待陈操之领着两位新妇出来,俗礼是要大呼:“新妇子,催出来。”即所谓的催妆,但在宫禁中则不敢放肆,众人面面相觑,一声不吭,又觉好笑,低笑声不绝一一

    未末申初,崇德太后亲迟陆葳蕤、谢道韫出崇德宫,那样子陆、谢二女倒象是太后的女儿,谢安夫妇、陆纳夫妇反而成了宾客,崇德太后不是没有想过认崴莫、道韫为义女,但她是太后,太后认义女是要赐爵封公主的,此事牵涉过大,崇德太后素来行事谨慎,所以念头一起便即压下一一-

    陆葳蕤与谢道韫一同登上画轮四望车,这画轮四望车是贵族妇女才有资格乘坐的婚车,只有顶盖,四面无遮,以便他人看新妇子一一那陆葳蕤和谢道韫立在画轮四望车上,都是双手持扇遮面,但娇美容颜欲遮还瘩,数百迎亲队伍齐声喝彩,车队启行,沿城中主要大街绕城半周,沿途观礼者摩肩接踵,皇帝都只有一个皇后,陈操之却能双娶,此等奇事,前所未闻,但这绝对是好事、是喜事,而且陈操之声誉素佳,与陆、谢二女的恋情又如此美好,现在好事得偕,真是举城同庆,好似过节一般”

    凤凰儿慕容冲骑着龙城名马也作为亲迎队伍的一员跟着车队游行,慕容令怕他做出失礼的事,跟在一边紧盯着他,慕容冲对他这位从兄说道:“阿哥,我既已立誓,就绝不会坏了阿哥此行的使命,我只是想看看陈操之的两个妻子到底有多美,是不是胜过我姐姐。”说罢,努力催马靠近那辆画轮四望车,先前隔得远,只看到陆、谢二女的身形,看不到面容,好不容易挤近一些,二女又是纨扇遮面一一

    慕容冲还想挤近些,猛然觉得鞍座一震,胯下坐骑停住了,催促都不是,眼见画轮四望车驶远,正发急纳闷呢,忽听得耳边一个低沉冰冷的声音道:“小白奴,你想干什么?”

    慕容冲大怒,扭头一看,此人身如铁塔,站在地下比他骑在高头大马上还高一戬,满脸的胡茬如森森铜戟破土而出,鼻翼翕张,眼神凶狠,单手抓着他坐骑的后鞍,这神骏的龙城名马竟开不得步一一

    慕容冲虽然有胆色,但毕竟只是一个九岁孩子,被这凶神恶煞的巨汉吓了一跳,认得这是陈操之的族弟,定下神来,说道:“远客来观礼,有诃不可?”心下有些畏怯,没敢追究被骂“小白奴”之辱。

    冉盛沉声道:“若敢捣乱,搅了我阿兄的婚礼,我一把捏死你!你要明白,这里是建康,不是邺城。”

    慕容令和几个鲜卑侍从催马过来,冉惑便松开慕容冲坐骑的鞍座,朝慕容令略一拱手,大步追画轮四望车去了一一慕容令问:“中山王,这个陈子盛对你说了什么?”

    慕容冲被骂白奴,却发泄不得怒气,心哟l极是愁闷,恨声道:“此人无礼,有朝一日,我必提兵踏平建康,第一个就饶不了这个陈手盛。

    慕容冲倒不是毫无心机,说这话时是用鲜卑语,但慕容令还是大为紧张,低声道:“中山王,万万不可再说这样的话,我等此来,是有求于陈操之的,四伯父太原王旧疾复发,群医束手,只有陈操之或许有良方,我等必须要忍这一时之气,久后当有扬眉吐气之日。”

    慕容冲努力平息胸中怒气,点头道:“我明白的,我岂是不明事理之人。”眼望被簇拥远去的画轮四望车,说道:“陈操之的这两个妻子容色平平,简直可以说是丑陋,慢说与我姐姐比,就是与我的胭脂武士比都不如,这个陈操之真是有眼无珠啊!”

    慕容令方才也看到陆、谢二女,虽然纨扇遮脸看不周全,但显然都是汉人中极为出色的美女,和丑陋哪里沾得上半点边,但既然慕容冲要这么说,只好附和他,让他消消气,说道:“中山王所言极是,要说美女,当然是我鲜卑女子更美,陈操之不肯留在我燕国,那是陈操之的巨大损失,早晚要追悔莫及一一”

    不料慕容冲蓝眸一瞪,说道:“阿哥,你休要对我说这等话「当我是幼童吗!”一摧胯下马,往北而去。

    慕容令摇摇头,这个凤凰儿,你当他是孩子嘛他又精明得很「但他自己方才说的颠倒黑白的话岂不是孩子气!

    亲迎队伍从台城至横塘,陆府作为陆葳蕤陪嫁的仆役、健妇、婢女便跟上了,足有百人之多,妆奁器物襞了整整八十辆牛车,绵延数里,沿途看热闹的民众啧啧赞叹,皆道吴郡陆氏家财雄厚,看来是决心要在嫁妆上胜过谢氏的,以彰显陆葳蕤左夫人的地位一一

    谢夫人刘澹与夫君谢安同车,有仆妇向她荼报陆府嫁妆的数日,谢夫人刘澹惊道:“我谢府只为阿元准备孓四十婢仆、四十车妆物,追不是被陆氏比下去了,我阿元在陈府要比陆葳蕤低一等了!”

    谢安手摇蒲葵扇,不以为意,笑道:“和陆氏斗富,那是以卵击石,你可知道陆氏还有六十顷良田的陪嫁!你放心,阿元绝不会因此就低陆氏女一等。

    各位观礼的书友,是不是用票票作为贽礼啊,参加这样难得的婚礼空手多不好意思。

章节目录

上品寒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贼道三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贼道三痴并收藏上品寒士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