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氏生就一副病怏怏的样子,哪里抵得过许张氏的身子骨与劲道。

    被大扫帚扫得脸上青疼,忙用袖子护住脸,“许张氏,你赶不走我的,我儿子廖青在这里,我们是他亲生的父母,他不能不管我们,以前没能力我们也不烦他,他现在是秀才案首的,朝廷每个月发俸禄的秀才案首,他不能不管我们死活,我们也没有要求别的,家里的屋子又破又旧,又塌了,我们只想让他帮忙重新修个好房子,又没有提别的过分的要求,你凭什么赶我走?大家伙儿都在这里看着,都可以来评评理,你们自家的儿子要是中了案首了,你们是不是也该跟着沾点光?”

    说完,又扭头朝廖洪海骂道,

    “廖洪海,你个不中用的东西,你儿子廖青就在这里,你求他啊!我是后娘,他不听我的,你是他亲爹,你跪下来求他,看他还能不能袖手旁观,让许张氏这个恶妇来欺负咱们?你跪着求他……”

    廖洪海简直是一泡屎拉在裤裆里,无脸见人。

    廖青一直静静的立在许娇娇的身边,许张氏拿大扫帚扫廖氏的时候,还怕许娇娇吃到灰了,拉着她往后面退了退,一点没有把廖氏夫妇放在眼里。

    看跳梁小丑一般的看着她。

    这时候,被指名道姓了,廖青平静的神色,看向廖洪海,“爹,您要是也觉得我该拿五十两银子出来,卖断给老许家的话,我出。”

    廖洪海一张老脸,没地方搁。

    完全不敢接向廖青的眼神,他羞愧的回道,“不要听你娘胡说,家里的屋子虽然破旧点,修一修还是能住人的,还能再住个上十年都没有问题,不用重建,你别往心里去,爹……对不起你。”

    他在廖青的注视下,感觉到了内心的小心思被挖掘出来,放大了。

    顿时充满羞愧。

    他捡廖青回来的时候,是真心可怜这个孩子,也是真心想把他当儿子养的。

    这么多年,他也是盼着廖青能过好日子的。

    不是廖氏那样,利用的成份居多。

    这次是被廖氏忽悠来的,一是家里真的漏水了,二是被廖氏忽悠,天天洗脑的……

    住了几天,心里就不安逸了几天。

    ……

    旁边的廖氏听廖青如此说,眼睛一亮,顾不上许张氏扫她了。

    “廖洪海,你说谁胡说呢,你是不是傻?你儿子要孝敬你,你还打肿脸充胖子往外面推?咱们家的房子破成那样了,根本住不了人了,还十年?十个月能不能行,刮场大风下个大雨,连个蹲处都没有的,还不说大宝小宝将来成亲了!”

    “廖青,你爹他就是脸皮薄,实际他心里也想要的,你要是真孝顺的话,五十两银子就给我们盖新宅子,你不想看到我们,我们以后也不来烦你了,五十两银子对你来说,肯定是小菜一碟,你孝顺些,不让你爹掉面子为难……”

    “啪!”

    廖洪海一巴掌就打向廖氏的脸!

    廖氏先是愣了一下,随即哇得一声嚎哭出声,“你打我!!廖洪海!!我是不是说到你心坎上了?你打我?我有说错吗?咱们家日子这么难过,来儿子这里吃喝几天让他孝顺一下有什么错?我们大冬天的没吃没喝没住的,他一个人吃香的喝辣的,他也不怕折寿。你一把年纪了,混得这么惨,他长大了翅膀硬了,不该接济你吗?他但凡孝顺点,也不该让我们来上门讨要的。你打我,你今天就是打死我,我也是这句话,他就该孝顺咱们!他中了秀才案首就该孝顺咱们!你是他亲爹,我是她后娘!”

    廖洪海越听她胡说越没脸见人,又是一巴掌甩了过去。

    生气没留手,打得廖氏两边脸都肿了起来。

    “住嘴,犯病犯得不轻。”

    “我就不住嘴,我就要说,没有屋子住,我们一家老小的回去,喝西北风啊!你儿子愿意拿银子出来孝敬你,你都不要,你不要忘了,你又不是一个人,你还有老婆孩子,你的面子能让你当饭吗?能给你生银子吗?”

    廖氏这回是发了狠,特别是廖青松了口之后,她认为有希望拿到银子了。

    结果,廖洪海却矫情起来了,她怎么能不急?

    正闹腾间。

    这时候,许有德也坐着轮椅从里屋出来了。

    这一大早的,他在床上也呆不住了,让老二帮他穿戴起来,出来看看什么情况。

    “洪海兄弟,廖老妹子,你们也不要这样,这毕竟是大过年的……”

    廖洪海一见许有德都出来了,老脸更是没地方搁。

    “老哥哥,我没脸见你,我真不是这么个意思,我就是屋子里漏水……”

    廖氏尖叫,“什么你没有这个意思,你没这个意思,你跟我来,你就是脸皮薄,讲面子!你讲什么面子?你现在连里子都没有了,你要什么面子?你老了,你做不动活计了,你跑不了四方了,你没法子来银子,就是靠儿子的时候到了,能靠儿子,为什么要自己硬扛着辛苦?你又打我!你又打我!!你要不就在人家家里打死我算了!今天我是绝不会空手回去的……”

    这样的狠话都放出来了。

    廖洪海恨不得当场把这个婆娘打死算了,可毕竟是人家家里。

    还有这么多人围观。

    廖洪海其实也挺矛盾的,廖氏一怂恿,他觉得找儿子沾点光,也是可行。

    可面对这么多人指责的目光,他又觉得丢人现眼,还是面子更重要,苦点就苦点。

    又是一通拳脚相加的,“你再说,别怪我今天不客气!”

    廖氏就尖叫哭泣。

    老许家人觉得打得解气,但一方面又闹心,大过年,这是在他们家里鬼哭狼嚎的,不知道会不会影响他们老许家来年的运势。

    最后还是许有德发话,“洪海兄弟,廖大妹子,也不用吵成这样,大家都是自家亲戚的,廖大妹子这样想,女人家肤浅难免的,我们是相信你的人品的,廖青也确实是你们养大的,但是孩子们也不容易,咱们身为长辈的尽量不给小辈找麻烦就不找,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章节目录

重生农家小娘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豆沙团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豆沙团团并收藏重生农家小娘子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