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下收藏、訂閱、月票!】

飆車女氣壞了!雖然那一輛汽車是頂級轎車,但是專業賽車速度肯定比轎車厲害吧?但是為什麼被那車超過了?賽車手不得不搖了搖頭,今天晚上的事情有點不同尋常。

很快兩輛汽車一前一後來到了溫情港灣。劉華停好汽車之後看了看追上來的賽車得意地笑了笑。賽車裡面一位穿着打扮非常時髦的女人走了出來,她看了看劉華嘰哩咕嚕說了幾句話。

旁邊一個翻譯立刻進行了翻譯:“你好先生,剛纔這位島國的小姐問你為什麼要跟着她來到這裡。”

劉鎰華眉頭一皺哼道:“什麼?我跟着他?我看應該是她跟着我才對。你沒看到我的汽車一直在前面。好了,我們進去吃東西了。”

劉鎰華說完故意色迷迷看了看那個島國的女孩子。然後拉着雲黛雪揚長而去。劉鎰華到了喜歡美女,但是對島國美女劉鎰華沒有興趣。當然虐待一下的興“性趣”還是有的,但是要找機會。

那個島國女孩子愣愣地看着劉鎰華,想不到劉鎰華竟然對她這麼冷淡。哪一個男人看到她不是目光發獃狂流口水?但是剛纔開着寶馬車超過自己的這個年輕人竟然對她視而不見。島國女孩覺得自己受到了嚴重傷害。她停頓了一下走向溫馨港灣。然後突然有轉身來到了溫馨港灣。剛纔劉鎰華和雲黛雪就是進行了這個餐廳。

劉鎰華進入餐廳之後就忘掉了剛纔飆車的事件,而是和雲黛雪開心的坐在了一個安靜的角落。然後劉鎰華開始點餐。

雲黛雪突然對服務員說:“小姐,這裡有生日蛋糕吧?給我來一個生日蛋糕。”雲黛雪說完就心情忐忑悄悄地看着劉鎰華。

劉鎰華點笑道:“小姐,我們還要燭光晚餐。再來一些鮮花。嗯,請在蛋糕上寫上這樣的一行字……”劉鎰華說完拿起紙筆寫了一行字遞給了服務員。

服務員禮貌的點點頭,然後微笑着離開了。

雲黛雪很想知道劉鎰華寫了什麼字,只可惜劉鎰華沒有給雲黛雪偷窺的機會。

“不要着急,等一下你就知道那是什麼字了。”劉鎰華壞笑道。“我知道你不缺金銀首飾,鮮花什麼的,就是我給你的生日禮物了!好吧?”

雲黛雪隔着桌子輕輕的拉着劉鎰華的手說道:“哥哥。你今天晚上能夠陪伴我度過這個生日我真的很高興!這就是送給我的最大的生日禮物。啊,還有鮮花,我真是幸福死了。”

劉鎰華輕輕捏了捏雲黛雪緋紅的小臉蛋。笑道:“好了,你能幸福,我就開心!”這還是劉鎰華第一次主動對雲黛雪“動手動腳”。沒辦法,劉鎰華知道今天晚上自己必須要表示一下了。如果再疏遠雲黛雪肯定是不行的。否則她會傷心的。

雲黛雪感到一陣臉紅心跳。今天晚上她就想和劉鎰華更進一步,但是這一切需要劉鎰華的態度。只不過好像劉鎰華剛纔的舉動已經告訴了雲黛雪劉鎰華的態度了,那就是劉鎰華對她還是很親密的。

雲黛雪清楚劉鎰華這樣的性格,如果劉鎰華對她沒有意思,是絕對不會對她動手動腳的。所以這個時候雲黛雪驚喜異常。只不過這裡餐廳,雲黛雪這個時候表現得還是很矜持,不敢和劉鎰華太瘋狂了。

“怎麼了?害羞了?呵呵,今天晚上我會讓你害羞一個夠。好吧。我會讓你度過一個難忘的夜晚。”劉鎰華說完壞壞地看着雲黛雪。今天晚上雲黛雪的一系列舉動也是對劉鎰華大膽的表白,劉鎰華現在也正式回應了雲黛雪。至少劉鎰華沒有拒絕她。

“謝謝你哥哥,我今天晚上很開心。真的。這是我長這麼大最幸福的一個生日……謝謝你。”雲黛雪現在有一點語無倫次,她實在是幸福的發暈了。

“先生、小姐,你們的生日蛋糕來了。”一個服務員跟着一個大蛋糕面帶微笑走了過來。

雲黛雪一下子站了起來,激動的想去看蛋糕上面寫了什麼字。

劉鎰華笑着看着雲黛雪。劉鎰華相信當雲黛雪看到蛋糕上的那一行字的時候一定會更加幸福心滿意足。

只不過就在這個關鍵的時刻一個女經理大聲說道:“對不起各位,今天晚上這裡包場,很抱歉,只好請你們離開了。各位的消費免單。哦,這位先生和小姐,你們的蛋糕可以打包帶走。實在是不好意思……”

雲黛雪驚愕地抬起了頭,她還沒來得及看清蛋糕上寫的是什麼。不過現在蛋糕上的這一行字體並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自己好像沒有機會在這裡過生日了。

為什麼?為什麼自己要和喜歡的人在一起過一個生日就不行?老天爺為什麼要這樣?難道自己和鎰華哥哥沒有緣分嗎?想到這裡,雲黛雪的臉色慢慢變得蒼白起來。

劉鎰華剛纔也愣住了,直到他看到有幾桌客人離開之後才相信這裡真是被人家包場了。可是為什麼早不包晚不包偏偏在自己為雲黛雪準備的生日蛋糕端上來的時候才包?

什麼意思?劉鎰華他不相信什麼狗屁的巧合!這個世界上有這麼多巧合嗎?既然不是巧合,那肯定是人為的!那這個人是誰?他為什麼要這樣對付自己和雲黛雪?

劉鎰華低頭看了看臉色蒼白一臉無助的雲黛雪,心裡突然憤怒起來!他冷森森抬起頭,目光流動尋找着包場的人!他劉鎰華的目光看到那個島國女人的時候他就釋然了!原來如此!原來是她?敢破壞生氣?這女人真是--真心欠操練啊!

劉鎰華現在看着那個女人目光很冷。

誰在破壞?

原來是那個島國女人!是她想要包場故意破壞雲黛雪的生日!

那個島國女人看着有點氣急敗壞地劉鎰華和傷心欲絕的雲黛雪嘴角微翹露出了得意的笑容。不得不說,這是一個絕美的女子!她的笑容非常具有誘惑力和魅力。但是現在她的這個笑容在劉鎰華看來竟然是那麼的可惡!

“媽的!這個臭女人就是欠‘操’練!信不信老子搞死你!”劉鎰華惡狠狠地罵了一句。然後甩開阻攔他的雲黛雪,大踏步向那個島國女人走去。

雲黛雪從來沒有看到劉鎰華說出這麼惡毒的話,也從來沒有看到劉鎰華髮過這麼大的脾氣。不過這一刻雲黛雪也沒有覺得劉鎰華粗魯。她只是感到無比的幸福!是的,劉鎰華為了她發怒了發火了?這難道不是劉鎰華對自己的關愛嗎?這難道不是雲黛雪希望看到的嗎?

那個島國女人冷笑着看着怒氣衝衝地劉鎰華走到了自己的身邊。只不過她並不害怕,她是什麼身份?在港島她是絕對的貴賓,怎麼可能有人敢對她無禮?

“你要包場?這也行?騷~貨,我要包你行不?”劉鎰華冷聲道。“一字不漏翻譯給她聽!”劉鎰華對那個翻譯說道。劉鎰華當然會島國鳥語,但他故意不說。

劉鎰華說完就看着那個女翻譯,等待着翻譯。

那個女翻譯張口結舌說不出話來。劉鎰華這麼強勢和帶有侮辱性攻擊性的語言讓她目瞪口獃,這樣的內容怎麼能翻譯給那個島國女孩聽呢?

“不錯,就是我要包……包場。sorry?現在說對不起有用嗎?”那個島國女人突然用半生不熟的漢語說到。很顯然這個島國女人沒有學過漢語“騷~貨”這個詞語。不光如此。這個島國人把劉鎰華說的“騷~貨”聽成了“sorry”!

“sorry?我靠,你實在是太有才了!”劉鎰華愣了一下,突然笑了起來。旁邊的那個女翻譯同樣捂着嘴憋不住笑。

那個島國女人看着憋不住笑的劉鎰華和女翻譯好像感覺到了自己忽略了什麼。她疑惑地問女翻譯:“嗯,剛纔他都說什麼了?有什麼我沒有聽懂麽?”這個島國女孩子認為自己的漢語水平應該還是不錯的。

女翻譯忍住笑說道:“哦。小姐。這位先生說他也要包場。其他沒有什麼問題。”

劉鎰華雙手抱肩壞笑道:“是的,我也要包場,如果你不讓我包場,那麼我就要包你。這樣可以吧?”劉鎰華實在是太壞了,欺負人家這個島國女孩子聽不懂“包你”是什麼意思。

“我先包的……”島國女人看起來懂一些漢語。她現在弄明白了劉鎰華的意圖就寸步不讓。本來她就是想進行搗亂的,在這個時候她怎麼有可能讓給劉鎰華?

劉鎰華冷哼一聲,打了一個響指說道:“經理,我也要包場。你過來。”

經理走過來為難道:“不好意思先生,這位女士是我們的貴賓。再說了,這裡不是誰都想包就包的。”經理說話的口氣帶着一絲不屑。這裡是什麼地方?豈能隨便包場?這個島國女孩子可是這裡的貴賓,所以才讓她包場。否則的話你就是有錢又能怎麼樣?

劉鎰華早就看的出來這個經理和那個島國女孩子是一伙的。他慢悠悠地說:“這麼說……今天晚上我沒有辦法在這裡和我的女朋友過生日了?”劉鎰華說完看了看雲黛雪,給了她一個放心的眼色。

那個經理看了看劉鎰華座位那裡的生日蛋糕為難地說:“這個恐怕不行了。不好意思先生,從現在開始這位小姐的包場已經生效了……按照我們這邊的規定你和那位小姐是不是應該迴避一下?”經理說完討好地看了看那個島國女孩。

島國女孩得意洋洋道:“不錯,現在開始這個地方是我的了。當然,如果你請求我,你是可以留在這裡的……但是她不行。”島國女孩說完用手指指了指雲黛雪。

“求你?白日做夢!”劉鎰華覺得這個島國女人腦子是不是短路了?劉鎰華回頭認真地問餐廳的經理:“你的意思我不能包場?你確定?”

那個經理看到劉鎰華這個神情心裡面有一點打鼓,但是他最後還是確定道:“是的。不好意思先生。你不能包場。再說了,這裡的包場價格非常昂過。我恐怕先生……”很顯然這個經理不認為劉鎰華那麼有錢。

劉鎰華眉頭一皺說道:“很貴?會有這麼貴?你認為我包不起?”

劉鎰華覺得今天晚上有點好玩了。本來劉鎰華不想惹麻煩,但是首先是跳出來一個島國女人搗亂。然後又蹦出一個漢姦,哦,港姦狗眼看人低?如果這些都可以忍讓那還是男人?不用說劉鎰華擁有強大的勢力,就算是劉鎰華什麼後臺和背景都沒有,他現在也不會這樣灰溜溜地被人家趕走。

經理冷笑一聲說道:“是的先生,我覺得包下整個餐廳對你有難度。你知道溫馨港灣是港島最豪華的高檔餐廳之一,這樣高級的餐廳並不是有錢就可以包場的。”

劉鎰華露出一個冷酷的笑容。淡淡道:“知道一點,但我相信有錢能使鬼推磨,有錢了估計很多事情可以乾吧?”

“有什錢?先生。我想你可能是第一次來吧?我們這裡不是有錢就能包。先生,還是請離開吧。”餐廳經理看起來有一點不耐煩了。

劉鎰華冷哼:“你的意思確定她包場?我沒有任何機會了?”

餐廳經理沒好氣點頭道:“先生,我絕對確定!”

劉鎰華突然戲謔道:“要不然這樣,她包場。我包她……這樣就等於我簡介包場了是不是?”

“什麼什麼……你說什麼?”經理有點發暈。

劉鎰華冷聲道:“我是說她包場我包她!”

劉鎰華的話真是很囂張啊。竟然要包了那個島國女人?不過劉鎰華的邏輯似乎非常正確,那個島國女人包了場,劉鎰華包了她……劉鎰華的問題不就解決了?劉鎰華不就可以在這裡繼續和他女朋友過生日嗎?

可是,有道理的事情並不一定說是合理的,有道理的事情也不一定就會實現啊!

溫馨港灣的經理想傻子一樣看着劉鎰華,心想這哪裡來的瘋子?這個島國女人是什麼身份?她現在擺明就是和劉鎰華作對,在這種情況下,她怎麼可能被劉鎰華包?

餐廳經理看着非正常人類的劉鎰華好長時間才苦笑道:“先生。你真的會開玩笑。包場好歹有一個價格,但是包人……這是無價啊。”

劉鎰華裝出暴發戶的樣子:“沒事。我不差錢!包場、包人只要我想,就沒有不可能的事情!”

餐廳經理給劉鎰華的胡攪蠻纏氣暈了:“我說先生你是這故意搗亂是不是?我承認你可能有點錢,但是你在這裡顯擺就有一點自不量力了。你可能不知道溫馨港灣這裡的消費標準吧?你知道在我們溫馨港灣消費,一個人最低消費額是多少嗎?”這個經理露出了一副很欠揍的表情。

劉鎰華不得不感嘆這個經理把“狗眼看人低”這句話真的是演繹得淋漓盡致!劉鎰華戲謔道:“哦,我還真的是不瞭解。不過不會是幾百萬吧?”劉鎰華這樣說明明就是找茬!

經理一愣,很顯然他被劉鎰華激怒了!劉鎰華這樣說是標準的調侃他!這個經理有點惱羞成怒道:“對不起先生,一個人的最低消費當然沒有幾百萬。但是如果你想包下溫馨港灣,那你至少需要拿出八百萬或者是一千萬!這隻是一個最低標準!而且如果你的身份不夠,即使你有再多的錢也是沒有辦法包場的!”

“哦,瞭解!”劉鎰華陽光燦爛想了想。然後一字一句道:“你的意思是說我根本沒有錢包場。然後就算是我有了錢也不給我包是吧?”劉鎰華說到最後,目光突然變得冰冷起來。這一下周圍的溫度仿佛都跟着降低了。

“先生,我沒有這樣說過……”那個經理感受到劉鎰華這種強大的氣息心裡突然有點發慌。說話的口氣和態度都突然間變得客氣起來。

“你雖然沒有這樣說,但是我認為你的心裡就是這樣認為的對嗎?請回答我說‘對’!”劉鎰華咄咄逼人,讓那個經理一時之間啞口無言。他現在哪裡敢說“對”?他看到劉鎰華現在就像一個火藥桶有可能隨時都會爆炸,經理是聰明人,可不想被劉鎰華炸得粉身碎骨。

這個時候,一個高貴的成熟美女子走了過來說道:“陳經理,什麼事情?是不是你得罪了顧客?我是怎麼說的,你必須要註意自己的工作態度!”

那個依然委屈道:“林總,不是我的態度不好,是這個人存心搗亂,說要包下整個餐廳……”

美艷熟女一揮手不耐煩道:“怎麼了?客人要包場也不是沒有先例,我們這裡不是經常有包場嗎?”

“可是……可是先不說他有沒有錢。就算是有錢,今天晚上也是這位島國的小姐首先包場。總要有個先來後到吧?所以我們沒有辦法滿足他的請求。”餐廳經理現在有了美艷熟女做後臺他膽量就大了很多。他知道林總可是在港島那絕對是標準的黑白通吃,幾乎沒有林總擺不平的事。(未完待續。。)

章节目录

我的师父是王语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艾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百一十章 搞定飙车女!,我的师父是王语嫣,笔趣阁并收藏我的师父是王语嫣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