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玉见那名甘府护卫不敢再上前阻拦,便把目光再次看向了床榻,缓缓的朝床走去。

    “咳咳咳~”

    就在这时,床榻上又响起一阵咳嗽声,随后一个虚弱沙哑的声音响起。

    “玉……玉将军啊!你……你找我有何事啊?”

    虽然床榻上传出了声音,不过小玉并没有停住脚步,因为那声音跟她以前听到过甘茂说话的声音,可是哪怕生病了,这声音会有所不同,可这声音有些不自然,似乎是刻意弄的沙哑的,和真正生病的人还是有所区别。

    小玉疑心更重,不过却是不动声色道:“甘军师,本将本是前来向你请教一些事,不过听闻您重病在床,本将甚是担忧,而本将曾跟随王上学过一些医术,故此本将前来给甘军师看看,听甘军师的声音,这病似乎很重啊!”

    “咳咳咳,有劳玉将军挂心了,只是感染了一些小风寒,郎中已经看过了,过些时日便会好,就不用劳烦玉将军了免得感染到玉将军。”

    床榻那里又传出一阵虚弱的声音,而就在这时候,小玉已经走到了床榻前,一把把床帘掀开,而就在这时,床榻上的被褥被突然掀开,两把散发冰冷的寒刀直刺向小玉的咽喉与胸口,似乎想要一招击杀小玉。

    小玉本就心存疑心,手中的战剑也早已经随时准备着,见两把寒刀刺来,并没有慌张,手中战剑快速拔出,只听见“铛铛”的两声响,刺向她要害的两把寒刀便被她一剑隔开,而这时小玉又听见身后有拔刀的声音,顿时一个闪身,一把寒刀险险的从她面前劈落。

    小玉一连后退几步,定眼一看,原来那一刀是刚才那个一路劝阻自己的甘府护卫对着自己出手,而床上也跳下了两个身穿护卫服的大汉,很明显,刚才躲在床上攻击自己的就是这两个人,而且有一个甘茂还有过一面之缘,正是一开始把守甘府的两个护卫之一。

    小玉持剑而立,一脸冷意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三人,冷声道:“你们好大的胆子,居然敢攻击本将,你们反了不成,甘茂何在?”

    就在这时候,嘭的一声,房门再次被撞开,七八个甘府护卫再一次闯了进来,并把小玉给围住。

    小玉虽心中生疑,可事情真的发生,小玉心中还是十分震惊,要知道这甘茂虽然不怎么受默军高级将领待见,可怎么说也一直带着军师的头衔,而且一直掌管默军的后勤的事务,这甘茂叛变的话,这后果不敢想象。

    那些甘府护卫对视了一眼,什么话都不说直接朝小玉杀去。

    小玉面对这些护卫的围困并不慌张,反而是满脸杀意,她怎么说也是一个身经百战的将领,杀死的敌军不计其数,又岂是十个护卫能吓到的,见那些甘府护卫冲杀过来,当下二话不说也挥剑冲杀上前。

    战剑横扫,一名甘府护卫的头颅便被斩落,一剑立劈,又一名甘府护卫被劈杀,一刀血迹直接出现在那名甘府护卫的额头一直延伸的下巴。

    小玉每一次挥剑从不拖泥带水,而且是招招凌厉,没有一丝

    花俏,每一招都是杀招,只是几个呼吸的时间,十名甘府护卫便已经有八名甘府护卫被斩杀,十名甘府护卫眨眼之间只剩下两名。

    “杀~”

    一名甘府护卫眼中闪过一丝绝然,奋力挥刀往小玉杀来,而另外一名甘府护卫的表现完全相反,见同伴冲上去,而他吓的转身就跑。

    小玉冷眼一扫,手中战剑直接往那名冲来的甘府护卫投去,随后看都不看一眼,直接快步朝那名逃跑的甘府护卫追去。

    “嗖”

    一声破空声响起,那一名冲向小玉的甘府护卫发出一声闷哼,一把利剑从他咽喉穿插而过,眼中带着不甘直接栽倒在地,剩余一名甘府护卫听到声音更发出一声惊恐声,更加没命的往门外跑,眼看就要跑到门口的时候,那名甘府护卫突然感觉眼前有什么东西一闪,随即赶紧肚子一痛,整个人便倒飞而回,重重的砸在地上,等他艰难的抬起头便看见一个美妙的身影就挡在出门处,一只手轻轻拍打着**上面的灰迹,很显然刚才自己就是被那条长长的**给扫飞的,而那个人正是一口气杀死自己其余同伴的玉将军。

    剩余的那名甘府护卫正是一开始一直跟着小玉的那名甘府护卫,小玉拍了拍自己的**上的灰迹之后,漫步向那名甘府护卫走去,路上还顺便把插在一名甘府护卫尸体上的战剑抽了出来,一步步走向剩余的甘府护卫,眼中的杀意不言而喻,一把散发寒意的战剑斜立,一滴滴殷红的鲜血从剑上滴在地上,那美妙的身材伴随着眼中冰冷的杀意,就如同抵御走出来的魔女,魅惑又让人心悸。

    那名甘府护卫眼中那里有不顾身体的疼痛,艰难的爬起来,跪在地上求饶道:“玉将军饶命,求玉将军饶命啊~”

    小玉战剑缓缓抬起,直指那名甘府护卫,剑刃离那名甘府护卫的额头直差一分的距离,鲜血顺着剑刃滴在那名甘府护卫的脸上,那名甘府护卫的眼中全是惊恐,整个身子不断的颤抖,一摊液体从那名甘府护卫身下涎了出来,一股怪异的味道混合着血腥味弥漫在这间屋子当中。

    小玉闻见那怪异的味道,眉头邹了邹,当然,她并不是在意,曾经她追随默尘征战赵国,为了攻破敌城,她连那些更加恶臭难闻的下排水道都钻过,更何况这区区的异味,小玉也并没有立刻斩杀这名甘府护卫,而这名甘府护卫之所以在十名护卫当中活到最后也是因为这名甘府护卫与其他甘府护卫不同,而不同之处就在于这名护卫的神情,其他甘府护卫眼中都是毫无神色,就如同一个没有情感的死物,拥有这种眼神的人是不会在意自己的生死,而拥有这种人就是那些精心训练出来的死士才能拥有,身为默军首领的亲卫将领,遇到敌人派来的刺杀默尘的死士也不少,她也知道这种死士哪怕严刑拷打,甚至死都不可能问出什么东西出来,不如一剑杀了了事。

    而这名甘府护卫不同,这名甘府护卫和其他正常人并没有区别,而且在交手的时候,小玉便发现这名甘府护卫都是躲在其他同伴身后,生怕自己有危险,如此惜命的家伙绝不可能是死士,可能这名护卫也是甘茂故意留下来想要拖住来访之人的,

    毕竟死士都是面无表情,除了杀人就是自杀,那里会机灵的去想法设法把来访之人劝退回去,而想要问出什么事情出来,也只能从这名怕死的家伙口中问出。

    小玉不顾那刺鼻的异味冷声道:“说甘茂在何处,谁又给你们如此之大的胆子,居然敢行刺本将。”

    “小的不知道啊!我家老,不,甘茂十天前留下我们十人,便带着其余人离开,并交待了我们,有人来找就想法设法拖住,若拖不住便把来人不动声色斩杀,若事成,将来小的升官发财,如果小的不听命的话,不止小的,就连小的家人也是小命不保啊!求玉将军饶过小的,小的肯为玉将军做牛做马。”那名甘府护卫听见小玉的问话,当下毫不迟疑回答,生怕回答慢就被小玉一剑给劈了。

    “离开?去了那里?”小玉心中一惊,随即眼中杀意弥漫,亏的王上对甘茂那么好,这个甘茂居然做出如此吃里扒外的事情。

    “小的不知,小的不知,甘茂并没有告诉小的,不过小的以前无疑之中听到甘茂跟其他人说过大秦,小的就知道那么多,请玉将军饶命啊!”那名甘府护卫连忙回答道。

    此事事关重大,小玉也没有时间慢慢审问这名护卫,便找了根绳子把这名甘府护卫五花大捆给绑起来,她打算直接交给林一审问,毕竟林一曾经就是捕快,现在又是巡查史,审问人的手段可不是她能比的。

    小玉绑完这名甘府护卫之后,又走到其余甘府护卫的尸体边,直接搜了起来,希望可以搜到有什么线索,可是几具尸体都被她拔了个精光依旧没有搜出有价值得东西出来,就在小玉要放弃的时候,小玉突然注意到倒在床榻边的一具尸体边。

    小玉快步上前几步,直接拉开那名被她拔个精光的尸体,随后直接钻进床底下,不一会又钻了出来,而她出来的时候,手中抓着一小卷竹简,很显然是床榻,的主人不知道什么时候不小心弄掉在床底下的。

    小玉打开竹简,眼中冰冷的神色顿时变得凝重,随后眼珠子越张越大,眼中也失去了先前的冷静,换成了一脸惊骇之色。

    小玉连忙抓起那名甘府护卫,拖着就直接往外跑,一路上惹的周围的百姓一个个面面相觑,都不知道出了什么事。

    很快,小玉便来到了府衙,而许帘还在那里忙着指挥下人布置着,见小玉拖着一个男子回来,而且还是用绳子困住的男子,而且看小玉的神色还有些慌张,不由的疑惑道:“玉将军,你不是去请甘军师么?怎么……”

    许帘还没有说完,小玉便急声打断道:“老爷子,出大事了,快,快,快,我们去找白姐。”

    “出大事?什么大事啊?”

    许帘一脸疑惑,可是抬头看去,只见小玉拖着哪个人急匆匆往白亚梅房方向跑去,根本没有停留出来解释的意思,许帘只好也小跑追了上去。

章节目录

战国我为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默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默旋并收藏战国我为王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