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发现我想错了一个问题。

    我是了解祁六虎的,知道他虽然好色,但从不对兄弟的女人下手——之前在金陵的大桥上看见红红,也是一副“要死了、要死了”的样子,后来知道那是二条的女人,马上就放弃了。

    但对别的女人,从不手下留情,并且无所畏惧,向来该泡就泡、该睡就睡。

    所以一开始老鱼说祁六虎睡了他老婆时,我是完全相信了的。但是现在,听了祁六虎的说法,我才反应过来,在那种情况下,老鱼是祁六虎的大哥啊,祁六虎怎么会睡他的女人!

    虽然两人都是一面之词,也没监控证明到底怎么回事,但我本能地相信了祁六虎,因为我了解他。

    祁六虎渐渐远去了,他说他要自己报仇,他打算怎么报仇呢?

    我正考虑下一步该怎么办,是真的不管他,还是悄悄地帮助他。就在这时,王仁给我打来电话,问我在哪,说他已经报完名了。我一看时间,已经晚上十点多了,当时就哭笑不得,心想王仁为了讨个老婆也真是不容易啊。

    我说我在爆炸酒吧附近,这边酒店也挺多的,就让王仁他们过来,在这下榻。

    王仁他们过来以后,我们就住进了一家档次还算可以的酒店,包下一个套房,住得下我们所有人。一晚上,王仁都兴奋极了,洗完澡披着浴袍手舞足蹈,好像已经把汪梨花娶到手了似的,甚至赵义他们已经提前庆祝上了,买了好多喜字贴在房间的各个角落,看得我是一阵无语。

    因为我心里担忧祁六虎的事情,暂时没管他们,也没说话。

    从他们的聊天中,我大概知道了报名的情况,大部分人连第一关都过不去,那块大石头将近三百斤,根本不是一般人能搬起来的。据他们的观察,一天下来也就六七个人报名成功,所以其他上千个人全是浪费时间。

    照这么算,最后能入围的不过二三十人,确实能够一天比武完成,决出最后冠军,看看花落谁家。

    对这件事,身为黄阶上品高手的王仁势在必得。

    到了现代社会,竟然还有“比武招亲”这回事,想想也是挺有意思——看看隐杀组把汪家逼到什么地步了!汪四通大概怎么都不会想到,千辛万苦招来的女婿却是隐杀组的吧,但那也没办法,到时候已经生米煮成熟饭了。

    大徐州还不落入我手?

    王仁他们很兴奋地讨论着这件事,我却一句话都没说,他们终于发现不对劲了,问我怎么了?

    我本能地摇摇头,说没事啊。

    王仁问我:“少……龙哥,晚上去了爆炸酒吧?”

    因为我在爆炸酒吧附近,所以他有这个猜测。

    我点了点头,说是。

    “见到老鱼了?”

    “嗯。”

    “怎么样?”

    “不怎么样。”

    王仁听出我话里有话,又问我是怎么回事。我想了想,不知该不该把祁六虎的事情告诉王仁,毕竟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祁六虎也未必想让别人知道。

    我摇摇头,说:“没事,睡吧。”

    王仁他们面面相觑。

    一夜无话。

    到了第二天,王仁他们出去继续打探征婚的事,我则在房间里面呆着,看看本地的新闻之类,了解了下当地的官员和企业家。一直到了晚上,王仁他们已经回来,还是个个都很兴奋,说是摸查过报名的人了,绝对没一个是王仁的对手,这汪四通的女婿啊,王仁是当定了。

    后天就要开始最后的比试了,不过王仁一点都不紧张,这就叫做手里有粮、心里不慌,实力无论在什么时候都是最重要的。

    王仁他们非常开心,我也为王仁感到开心,不过我的心里也在担忧祁六虎,不知他现在什么情况了。眼看着天色又黑下来,爆炸酒吧也要开始营业,祁六虎要怎么报仇呢,能不能成功呢?

    昨天,他明明有机会逃脱老鱼的魔爪,但他不肯,还要回到老鱼身边,估计是为了偷袭他?

    我大概能猜到祁六虎的想法,忍不住更为他感到担忧,毕竟兄弟一场,不可能袖手旁观啊。想到这里,我便穿上外套,说我出去走走,便一个人出了门,抽了支烟,溜溜达达地去了爆炸酒吧。

    我们住的地方距离爆炸酒吧不远,没五分钟就走到了。

    我一进去,侍应生就认出我了,知道我是昨天那个开18888卡座的土豪,最后酒都没喝完就走了。看到我,顿时两眼发光,像是狼看到羊,立刻扑了过来,殷勤地说:“大哥,来了啊,楼上请、楼上请!”

    我心里想,还想宰我啊,我可不那么傻了。

    昨天是为了近距离接触老鱼,结果距离他更远了,中间隔了个大舞池,那不是坑人吗。而且,我今天过来别有目的,没必要再上二楼去了。

    于是我对侍应生说:“不用,楼上看不清歌舞表演,我就在楼下吧。”

    侍应生有些失望地说:“好吧,楼下有1888的卡座。”

    “不用,找个散座就行,我一个人,坐不了那么大的位子。”

    “……”侍应生无话可说了。

    侍应生将我领到某个很不起眼的散座,又问我要什么酒,同时给我推荐了好几种洋酒,都是价值好几千的。我说我昨天的酒呢,我还没有喝完,们给我存起来没?

    侍应生支支吾吾地说:“也没说要存,不知被谁给拿走了……”

    “那随便给我来几瓶啤酒吧。”

    侍应生也担心我追究昨晚那几瓶酒的问题,听到我这么说,顿时如释重负,转身离开。

    爆炸酒吧还和昨天一样,依然是那么的爆炸,劲歌热舞层出不穷,mc的卖力表演,舞女的大长白腿,绚丽的灯光、震耳的音乐,将整个酒吧的气氛炒得十分热闹。

    啤酒送上来后,我就一个人自斟自饮,尽量让自己“融化”在这一片沸腾的海洋中,同时仔细观察着周围的每一个人。

    以我敏锐的目光,当然很快就察觉到爆炸酒吧今晚多了不少安保,他们隐藏在各个角落中,数量十分之多,至少有上百人。还有楼上,昨天空荡荡的二楼,今天表面上看去还是空荡荡的,但黑暗中也站着不少的人,他们应该都是老鱼手底下的精英。

    不过不管什么精英,在我手底下都不够看的。

    玄阶中品,接近上品的实力啊,以为开玩笑的?

    明显是因为发生过昨晚的绑架事件以后,老鱼才增加了这些安保。坐在一楼不起眼的一个角落,我抬头往楼上看,老鱼还和昨天一样,稳当当地坐在中间那张卡座上,身后站着几个马仔,颇有一种俯瞰众生的感觉。

    他是高高在上的神,下面的人都是他的臣民。

    我能看得到他,而他看不到我。

    因为下面的人实在太多。

    祁六虎呢?

    我很快就看到了他,他穿着一身清洁工的衣裳,慢悠悠地走到老鱼身前,低头收拾起了桌上的空酒瓶子。我仔细观察着他的手,祁六虎昨天说了他要报仇,我相信他不是随便说说的,一定会付出行动的。

    我的一颗心真是紧张到了极点,比我自己站在上面还要紧张。

    如果祁六虎能够偷袭成功,凭他的实力逃出这里不是问题,再不济也还有我嘛。

    我正这么想着,就看到祁六虎给老鱼倒酒的时候,胳膊突然往下一垂,接着一柄匕首便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再接着,就见一道白光闪光,祁六虎手持这柄匕首,朝着老鱼肚子狠狠捅了过去。说时迟那时快,老鱼竟然反应过来了,一把就抓住了祁六虎的手腕,接着往后一扭,祁六虎“啊”的一声惨叫,匕首也掉落在了地上。

    看到这一幕,我的心中无比失望,现在终于确定,祁六虎的实力确实没有任何变化,这多半年来他就只是声色犬马、花天酒地。

    失望归失望,坐在楼下的我还是无比紧张,立刻站了起来。

    与此同时,老鱼反手别着祁六虎,将他押到了二楼栏杆的边上,然后左右看着,显然是在找我——昨天我警告过他,说我和蝙蝠侠、蜘蛛侠一样,总是隐藏在暗处的,如果再敢欺负那名清洁工,我一定不放过。

    他在等我,并且找我报仇。

    但我并没出现。

    在相关人员的示意下,酒吧里的音乐声突然停了,楼下的人面面相觑,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大家看这!”楼上传来老鱼的声音。

    众人纷纷往楼上看去,看到老鱼正按着个清洁工,那名清洁工的半个身子都在栏杆外面晃悠。

    “鱼哥,怎么回事?”

    “鱼哥,发生什么事情了?”

    众人纷纷问着。

    老鱼冷笑一声,又一手抓起祁六虎的脑袋,大声说道:“这个人,大家都认识吧,曾经是我手下的得力干将!我曾经是多么的器重他,甚至将他当做接班人来培养,可他都干了点什么?他竟然睡了我老婆!

    我念在旧情,没有把他杀了,只是剥夺了他的地位,让他酒吧里做清洁工,他就对我怀恨在心,认为我是在侮辱他。今夜倒好,他借着给我倒酒的机会,竟然想刺杀我!很好,那我也没必要留什么情了,今天我就当着大家的面,将这个卑鄙、无耻的家伙杀了,清理门户!”

    txt下载地址:

    手机阅读:

    64007/

章节目录

5188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抚琴的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抚琴的人并收藏5188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