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已经决定了要带着傅双灵老爷子一道上路,去找寻楼兰古城旧址,于是叶枫走出房间之后,与唐大以及两位义兄简单的交谈了几句之后,便决定抓紧时间,说干就干,立马回客栈去商议,准备尽快出发。

    说是回客栈去商议,其实就是回去禀报唐老太太和墨七重这两位,他们无论身手还是辈分都如此的高,有他们两人在,叶枫觉得虽然即将要远赴大漠戈壁之中,心中还是稳稳的,很有信心,一点也不慌。

    可是当叶枫他们回到客栈之中的时候,却发现唐老太太和墨七重都已经收拾好了行装,看样子,他们是准备要离开了。

    叶枫觉得很诧异,走上前去与两位见过礼,对墨七重问道:“七叔,你们这是准备要走?”

    没等墨七重回答,唐老太太冷哼了一声,说道:“东海渔已死,关四也疯了,我们两个老家伙还留在这里做什么?再说,像唐雷这样的杀器忽然现身兰州,还轻易的击杀了东海渔这样的高手,只怕江湖上又要掀起一股腥风血雨了,老身必须要赶回去安排一番。”

    她说的合情合理,叶枫喏喏的无言以对。

    墨七重这时也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原本老夫就是想要寻找你师傅才到这里来的,可是跟你在一起这些天了,看来你师傅还是踪影全无,老夫还得抓紧时间去其他地方打探他的踪迹。”

    “再说,南山棋老儿这次被东海渔所重伤,怎么说也是为了救你的缘故,于情于理,我们也应该护送他回到终南山去。听闻终南山上住有一位高人,正好老夫也想向他打听一下令师的消息。”

    叶枫迟疑了一下,说道:“南山棋老前辈的伤势甚重,恐怕不适合长途远行,再说,这里有程姑娘照顾他,程姑娘医术超群,想来对他养伤应该更有裨益才是。”

    墨七重笑了笑,说道:“放心吧,终南山上的那位高人,医术绝不会比程丫头差的,对付这样的内伤更是拿手,南山棋的这点小伤在他来说,简直不费吹灰之力。这一路上,有老夫和唐老太太照顾,你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叶枫听了,心中不禁大为疑惑,什么样的高人,竟然在医术上还能胜过程姑娘?连程姑娘一时半会儿也治不好的严重内伤,在他而言竟然不费吹灰之力?

    难道这个高人会是程姑娘的父亲,神医程三思?

    可是不对,墨七重分明说想要去向这个人打探师傅的消息,那么这个人一定是神通广大,消息灵通的人士了。自然也就不会是只知道医书药典,看上去迂腐不堪的程神医了。

    再说,程三思若是在终南山,七叔应该不会刻意对他们隐瞒,只说是一位高人。

    那么这个高人究竟会是谁呢?

    叶枫摇了摇头,他想不出来。

    说起来,虽然唐老太太和墨七重离去的理由都十分充分,无可辩驳,但是一想到她们即将要离去了,叶枫还是感觉到一阵不舍。

    七叔墨七重虽然和叶枫的相处只有短短几日,可是这几日里却先后几度救了他。这个七叔的博学多才,镇定自若,尤其是他的运筹帷幄,能够逼宋琥退军,解兰州之围,他应该居功至伟。

    这几日下来,叶枫对于他已经不止是深深的敬佩之情了,他几乎成了叶枫心中最可依赖的支柱,最可亲的师叔。

    而唐老太太,尽管总是一副冷若冰霜的神情,尽管叶枫始终对她有一种敬而远之的惧意,但是毕竟她和唐门一直以来都在保护叶枫的安全,为了对付威胁到叶枫他们的东海渔,她不惜化妆潜伏下来,终于除去了这个心腹大患。

    对于她,叶枫其实还是心怀感激的。

    最重要的是,即将出发的深入戈壁大漠探寻楼兰古城的这一次远行,忽然得知没了这两位,叶枫的心里总觉得有些空荡荡的,有一种惴惴不安的感觉。

    墨七重似乎看出了他的不舍,安慰似的的笑了笑,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小小的布包,塞到了叶枫手中,说道:“如果有机会看见你师傅的话,千万记得把这个东西交给他,并且替七叔传一句话,就说以后一切都要靠他了。”

    叶枫有些不明就里,可是还是点了点头,应允了他。

    墨七重找来了一辆马车,大家合力把重伤的南山棋抬到了马车之上,唐老太太也钻进了马车。而他自己则骑着一匹高头大马,跟在马车之旁缓缓而行。

    叶枫一直把他们送出了兰州城门。

    立在城门口,他远远望着这一车一骑远去的影子,心里却想起了另一件事。

    刚才在抬南山棋上马车之际,南山棋有些依依不舍的抓着他的手,急切的说道:“如果叶公子有机会再见到妙音门的那个女子,一定记得帮老夫稍上一句话,就说老夫在终南山恭候她的大驾,有关于当年妙音门灭门的真相相告。切记,切记!”

    他当时的表情和言辞是如此的恳切,可见他对于见到妙音门的后人是如何的渴望。如果不是叶枫早就答应过张胖子,绝不会泄露关于蝶舞姑娘行踪的只言片语的话,恐怕他早就忍不住告诉南山棋了。

    因为他能感觉到,南山棋对于蝶舞姑娘,应该绝无恶意的。

    可是诺言毕竟是诺言,一旦应允了,就必须要做到,这是叶枫为人处世的基本原则。所以尽管他觉得对南山棋老前辈有些抱歉,还是没有泄露一星半点。

    他现在好奇的是,这个侠名卓著数十年的南山棋,究竟和当年臭名昭昭的妙音门有什么关系?他口中的妙音门灭门的真相,又究竟是什么?

    叶枫站在城门口正想得出神,身边忽然一个声音响起:“他们已经走远了。”

    叶枫一转头,看见不知道什么时候,程念真站在自己身边。

    他对程念真笑了笑,柔声问道:“你怎么来了?”

    程念真看他站在城门口,怔怔的发愣,以为他是舍不得墨七重的离开,说道:“看来你和七叔之间的感情很不错啊,临别之际如此难舍。”

    叶枫笑了笑,没有说话。

    程念真幽幽的叹道:“虽然七叔不让我告诉你,但是我看你们之间的感情如此之深,我觉得你应该需要知道。”

    叶枫一愣,是什么事情七叔会不让她告诉自己呢?

    程念真缓缓说道:“七叔其实患了极为严重的肝病,而且已经很多年了,如今已

    经病入膏肓,无药可治,恐怕留给他老人家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什么?

    叶枫听了,只觉得犹如当头一棒,有些头晕目眩。

    他急切的追问道:“你,你不会弄错吧?”

    程念真很肯定的点点头:“我昨夜才为他把过脉,绝不会错的。”

    墨七重竟然身患不治之症,而且即将不久于人世了?

    叶枫脑子里乱糟糟的,很多东西好像在这一瞬间纷纷的跳了出来。

    墨七重身患绝症,墨七重想法设法要和师傅见面,墨七重托自己带话给师傅,说以后一切都要靠他了。

    他心里忽然有了一个可怕的念头。

    这,这难道说,墨七重想要找到师傅,是为了,为了要交待后事?

    他自己都不敢相信这个想法,可是,这又是唯一最合理的解释。

    三十年前,墨七重在比武中胜过了师傅,夺得了墨家巨子之位。

    师傅引为平生大耻,为此离开了墨家,并且从此改名为魔五楼,被江湖上成为“魔刀”。

    曾经共同长大,情同手足的墨家双刃,从此之后形同陌路。

    可是到如今,墨家巨子墨七重却身染不治之症,时日无多了,他现在如此拼命想要找寻师傅,难不成是想要将墨家巨子的位置交到师傅手中?他是想要把引领墨家将来的重担也交托到师傅手中?

    虽然不愿相信,不过叶枫心里已经几乎确定了,一定是这样的。

    他忽然想起了墨七重临行前交给他的那个小布包,赶忙伸手从怀里掏了出来。

    打开布包,里面包裹着的,是一枚墨绿透亮的玉扳指。这枚玉扳指很有些年头了,不知经过了多少人的手,通体被人摩挲得光滑透亮,甚至还有一些细小的裂纹。

    难道这枚玉扳指就是代表墨家巨子身份的信物?

    叶枫愣住了,不过并不是因为这枚扳指代表的意义,而是因为这枚扳指的材质。

    他一眼就认出来了,制作这枚玉扳指的,正是当初他在华山秘窟之中见到的,那种在炙热的环境之中始终散发着寒气的那种墨绿的玉石矿!

    华山秘窟深入地底,接近岩浆,整个环境是炙热无比,叶枫其实一直都很奇怪,这种环境之中,竟然会有这样散发着寒气的玉石矿的存在,不能不说是一道奇景。

    也许这就是传说中的阴阳相生吧!

    可是现在,这墨家的这枚扳指竟然也是用这样的玉石制成的,难道说,这墨家与华山秘窟也有着某种联系不成?

    又或者,其实在天下别的地方也存在有这样的玉石矿,一切只不过是巧合而已?

    叶枫想来想去想不明白,站在原地竟有些痴了。

    程念真看他站在原地呆呆的发愣,一连叫了几声才把他叫得醒转过来。

    她有些担心的问道:“怎么啦,你没事吧?”

    叶枫苦笑着摇摇头:“没事,只不过忽然想起一个疑问,想来想去想不明白而已。”

    他抬起头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对程念真说道:“走吧,我们还是先回客栈去吧!”

章节目录

寻龙迷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唐家太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家太公并收藏寻龙迷踪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