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青衣,夺命大红袍。

    这是传说中蜀中唐门的两件镇派之宝。

    传闻这**小青衣是当今蜀中唐门的掌权者唐老太太所制作的一件护身软甲。

    唐老太太心思精巧,一双巧手更是世间无双,曾研制了许多的厉害暗器,威震江湖,唐花就是其中最有名的一种。

    而她亲自教导长大的唐傲,更是被江湖上称为“云手”,双手精巧无比,最善设计制作奇巧机关,如果不是当年惨死在华山秘窟之中,如今的成就只怕未可限量。

    那**小青衣由唐老太太亲自设计制作,自然更是非比寻常。

    传闻此衣以西域传入金刚丝所制,刀枪不入,百毒不侵,其中更有精巧设计,藏有多种暗器,既能自保,又可伤敌,反败为胜。

    而唐门的另一件镇派之宝“夺命大红袍”,据说是由唐老太太的夫君,当年的蜀中唐门掌门人唐太公所创,但是唐太公失踪多年,江湖上也从没人知道这个夺命大红袍究竟什么模样,功用如何,但是想来也必然绝非凡品。

    如今两个侏儒看见唐大身上所穿的这件绿色贴身小袄,鼓鼓囊囊的,上面还缝制着许多的小口袋,而自己手中的铁爪竟然不能动其分毫,不由得心中一惊。

    莫非这件就是传闻中的“**小青衣”?

    (其实**小青衣在华山秘窟之中已经被怪物金蟾撕成了碎片,刀枪不入的金刚丝也抵御不了金蟾的破坏,金蟾的厉害可见一斑。

    不过唐大还是将它拾了回去,由唐老大大再度重新缝补完成,这才能再度救了唐大的性命。)

    两个侏儒想到这里,心中不觉大惊,身形不再扑上,而是大叫了一声:“还不动手?”

    此话一出,唐大背后那三名满面血肉模糊,看起来已经离死不远的青年沙弥,忽然就动了。

    他们一把扯下了血肉模糊的面皮,露出了真实的面目。

    原来刚才他们不过是戴着那三名沙弥面皮的杀手而已,大约是刚刚从真正的那三名沙弥脸上剥下不久,此刻揭了下来,他们那满布着狰狞之容的脸上,也沾满了鲜红的血肉,看起来更加让人觉得心惊。

    这三个满脸血污的杀手忽然手中都多了明晃晃的兵刃,向着唐大的背后袭来。

    唐大却不慌不忙,他轻轻拉动了绿色贴身小袄上的一根丝带,只听“嗤嗤”之声不绝,从小袄之中忽然射出了许多暗器,形状各异,有的飞旋有的直射,向着四面八方袭去。

    两个侏儒面色一变,知道厉害,唐老太太制作的东西岂能小觑?

    他们一撒手,弃了手中的铁链,往后便退。

    可是暗器的来势极快,眨眼就到了眼前。

    那个女侏儒忽然一伸手,把站在一旁的那个老太婆一把拉到了身前。

    老太婆惊惧之下,尖声惊叫,叫声刚起就戛然而止,暗器纷纷射入她的身体里,她登时就断气了。

    而那两个侏儒,借着老太婆挡住了袭来的暗器,这会儿展开身法飘出茶寮之外,头也不回的就这么逃走了。

    至于唐大背后扑来的满面血污的那三名杀手,都已经飞跌了出去,浑身上下被暗器射的全是血窟窿,倒在地上一命呜呼了。

    唐大抬头看了看远远遁走的那两

    个侏儒,并没有追赶。

    毕竟他身上还有伤,不知道对方后面还是否安排了其他伏兵,穷寇莫追,这个道理他是明白的。

    他伏下身去,拾起了地上刚才那三名杀手所揭下的血肉模糊的面皮,仔细的观看着。

    这面皮握在手中还很柔软有弹性,想必刚刚剥下来不久,而且必定是从活人的脸上硬生生剥下来的,死人血液不通,面皮就会僵硬。

    这样残忍邪恶的手段,让唐大也不禁感到阵阵心惊,虽然不知道是谁如此残忍,不过天下间能够利用活人的面皮制作精巧面具的手法,之前唐大也曾经听说过,好像就只有那一家!

    想到这里,唐大的脸色为之一变,难道一路截杀自己的幕后主使竟然会是他?

    唐大的脸上竟似有冷汗渗出,足见他心中的震惊。

    可是更加令他震惊的还在后面!

    就在他的注意力全都在手中的面皮之时,茶寮之外草丛中忽然有一条人影跃起,扬手之间,两枚乌黑发亮的细针,直射向唐大的后背。

    还有敌人?如果草丛之中还埋伏着其他人,以唐大的武功和敏锐,怎么会事先毫无察觉?

    唐大虽然有些吃惊,可是自己身上有“**小青衣”保护,他却也并不担心。

    可是让他震惊的事情发生了,那两枚黑色的细针射到了他的背上,**小青衣竟然不能阻挡!

    两枚细针透衣而入,直射进了唐大的背部,而且让他更为吃惊的是,只是如同被蚊子轻轻叮了一口一般,并没有疼痛的感觉,却反而感到一阵阵的麻痒。

    针上有毒!

    唐大就像被烧红的烙铁烫了一下似的躬着身子跳了起来,猛回头,看向这个人影。

    这个人不是别人,却是刚才就已经被他杀掉了的那个并不起眼的中年人!

    原来他并没有死,甚至看上去都没有受伤。

    原来他竟然一直屏住呼吸躲在草丛之中装死,隐忍了这么久,就是为了这最好的机会,这最致命的一击!

    唐大有些难以置信的望着他,嘴里问道:“我的暗器明明刚才已经打中你了,你怎么可能没事?”

    中年人面无表情,伸手揭开了胸前的衣服。

    唐大看见,在他的外衣之下,赫然也穿着一件绿色的贴身小袄!

    **小青衣!

    怎么可能?**小青衣是唐老太太亲手所制,为什么眼前这个人居然也穿着一件?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中年人桀桀的笑了:“唐大少爷,你想不到天下间这**小青衣竟然会有两件吧?”

    他的笑声里充满了得意,充满了一种稳操胜券的感觉,唐大讨厌这种感觉。

    这得意的笑声反而让唐大冷静了下来,他想起来了,这**小青衣唐老太太的确是曾经制作过两件!

    他曾经听老太太说起过,在他之前,老太太也曾经制作过一件,而穿着那件**小青衣的人,是云手唐傲!

    可惜,那一件**小青衣随着唐傲在华山秘窟中惨死,已经不知所踪了。

    因此,老太太才又另外制作了一件,就是自己身上的这一件。

    这个人是谁?他为什么会穿着当年唐傲的那件**小青衣?

    大看着眼前的中年人,满脑子都是疑问。

    中年人得意的笑着,他的脸上也露出满满的得意之色。

    天衣无缝,可是现在唐大还是可以判断出这并不是他的真面目,他一定戴着制作精巧的面具。

    只可惜刚才自己没能看出来。

    能够制作如此惟妙惟肖的面具,瞒过自己的眼睛的,天下间除了他们,还能有谁?

    唐大更加确信了自己刚才的判断。

    这个人戴着面具,穿着**小青衣,一切分明是早就计划好了的,他之前的故意演戏,假装示弱,还有那三名杀手,甚至于鬼婆婆全都只是障眼法,都是为了迷惑唐大的。

    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能在唐大自以为击退了所有的暗杀埋伏之后,放松心情的这一刻,发出刚才那最后的一击!

    然而令唐大最为震惊的,是他所发射出的那两枚不知道什么制成的黑色细针,竟然能够穿透**小青衣的防御,直接射进了自己的后背!

    这个人为了能破**小青衣,一定研究了很长时间。

    可是不论那细针是什么制成,他发射的手法唐大却感觉到无比的熟悉,那是蜀中唐门的暗器手法!

    这个人难道是唐门的人?

    他既然戴着面具,想必是怕自己认出他来,难道他是唐门之中自己熟悉的人?

    唐大盯着中年人的眼睛,就像是想要从中看出他的身份一样,嘴里有些咬牙切齿的问道:“你到底是谁?”

    中年人看着唐大的眼睛,有些不无揶揄的答道:“你猜猜我到底是谁?”

    唐大猜不出,他也不能猜。

    他背上的麻痒之感渐渐淡去,这说明毒性在发作了。

    而且,他体内原本的伤势也开始发作了,他觉得头脑里一片混沌,两眼渐渐有些发黑,随时都有可能倒下去。

    他支撑不住多久了。

    他现在已经没有余力来对付面前的这个神秘的中年人,何况对方也穿着**小青衣,他其实也并没有把握能对付他。

    所以唐大立即就决定,走!

    他用了最后的力气,一扬手,打出了七颗飞舞旋转的寒星,罩向了中年人。

    天芒七星!

    中年人脸色一变,他深知其中的厉害,丝毫不敢怠慢,全神应对。

    唐大趁着他全神应付天芒七星的时候,身形一动,向着茶寮之外的黑漆漆的夜色之中,全力飞掠而去。

    不管怎样,他必须要先逃离这里,再找个地方处理体内的那两枚黑色的细针,休养伤势。

    至于这个中年人,以后再慢慢的查实他的身份,唐大有种感觉,他一定是蜀中唐门的人,而且身份地位一定很高,可是他会是谁呢?

    没关系,唐大已经记住了他的双眼,一个人无论如何化妆,双眼是始终无法假扮的,只要唐大今后再见到他,一定可以认出来。

    当务之急,是必须马上逃离这里。

    唐大头也不回的在夜色中急奔着。

    中年人并没有追唐大,他站在茶寮里,被这双手望着唐大遁去的方向,若有所思。

    他自言自语一般呢喃道:“唐大少爷,既然已经中了我的追魂针,你还能逃多远?”

章节目录

寻龙迷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唐家太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家太公并收藏寻龙迷踪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