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枫和唐玉他们很快就来到了云来客栈。

    胖掌柜迎了上去,极为恭敬的施礼参见。

    唐玉看着眼前灯火通明,人流如织的客栈,轻轻的问道:“怎么样?他还在里面吗?”

    胖掌柜斩钉截铁的回答道:“属下将客栈围得水泄不通,这个文兰公子断然没有离开过!”

    唐玉满意的点点头。

    无论这个江南明家的贵公子有多么的厉害,如今,他都已经成为了瓮中之鳖,被团团围困。

    唐玉不相信,一个从未听说过的年轻公子哥,能够厉害到哪里去?

    他身后的叶枫却没有这样的乐观。

    虽然叶枫这一路上并没有看出文兰公子的武功深浅,或许是他有意掩盖武功,装作了完全不懂武功的寻常人,可是在终南山上,那个明家的神秘华衣老者的武功,他可是见识过的。

    武林中被奉为传奇的南山棋,在他面前简直不值一提。

    如此神鬼莫测的武功,就凭着眼前这些蜀中唐门的人,是万万不能抵挡的。

    如果今夜他在这里,那么在场的所有人,都会有危险。

    当然,也包括了唐柔。

    想到这里,叶枫忍不住斜着眼瞟了一下跟在后面,一直显得有些神不守舍,默然无语的唐柔。

    看着深蹙眉头的她,叶枫感觉到相较于平时的飒爽英姿,此刻的她更是别有一番风情。

    可是当一行人来到了文兰公子的房间的时候,里面却是空空如也的。

    一个人也没有!

    文兰公子手下那些负责押运货车,以及负责看管不能动弹的墨家巨子墨七重的那些个高手们,全都坐在楼下饮酒吃饭,对于叶枫和蜀中唐门众人他们的到来似乎视若无睹。

    可是唯独不见了文兰公子。

    那个被易容了的墨家巨子墨七重也毫无踪影。

    整个客栈并不大,唐门的人很快就把这里搜索了个遍,可是完全找不到这两人的踪迹。

    他们如同空气一般,神奇的消失了。

    唐玉看着眼前空荡荡的房间,有些奇怪的看了一眼跟在最后的胖掌柜一眼。

    胖掌柜这时候有些哆哆嗦嗦的,心里也满是疑惑。

    之前唐门的人已经打探清楚了,有人亲眼看见这个文兰公子就在自己的房间里。

    这之后他就带人完全包围了客栈,连房顶上都有人守护着,这个文兰公子就算是轻功通玄,也绝无可能在所有人面前毫无察觉的离开客栈。

    更何况,他还要带着一个不能动弹的墨七重。

    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蜀中唐门精通机关之术,这间客栈经过他们的严密搜索,也没有什么暗道密室之类的机关。

    文兰公子也绝不会是通过密道离开了这里。

    可是文兰公子确实就这样神秘的消失了,胖掌柜完全想不明白,有些目瞪口呆的愣在那里。

    唐玉虽然没有说话,可是他的这一眼,让站在一旁的唐雨有些站不住了,胖掌柜毕竟是他的手下。

    唐雨怒视着胖掌柜,沉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你不是说他就在这客栈之中吗?”

    掌柜连声音都变得有些哆哆嗦嗦的了:“回堂主,确实没错,属下曾派人亲眼看见这个文兰公子走进他的这间房里。”

    “随即属下就带人完全围困了客栈,直到现在一直也没有任何人从这间客栈里逃出去的,只不过除了……只除了……”

    说到这里,胖掌柜忽然犹豫了一下,因为他忽然想起了,在这段时间之内,的确没有任何男子从这客栈之中出去,只是除了,除了有一个姑娘!

    唐雨看见胖掌柜犹豫的神情,有些不耐烦的一皱眉:“只不过除了什么?”

    胖掌柜有些结结巴巴的把之前发生的那一段小插曲一讲,唐雨听得眉头直皱。

    他嘿嘿一阵冷笑:“一个年轻的姑娘?带着重病的父亲要去医馆?”

    胖掌柜垂下了头,答道:“正是。属下亲眼看过,马车之内,再无别人,更不会有什么文兰公子。”

    唐雨忽然哼了一声,怒斥道:“看你平素办事一向机灵,怎的如此糊涂?那姑娘姓甚名谁,哪里人氏?她父亲所患何病?既然忽然发病,为何不请大夫来客栈诊治,却要劳动病人亲自去医馆不可?”

    胖掌柜听了唐雨的话,不觉全身一震,这些他确实忽略了。

    唐雨如同连珠炮一般继续发问:“他们父女何时入住客栈?他们又去了城中哪一家医馆?医馆不会留宿病人,这个时辰城门已关,他们迟迟不归,现在又去了何处?”

    他的双眼如电,直盯着胖掌柜,厉声喝问道:“这一切你核实过吗?如今大敌当前,你却如此麻痹大意,就不怕放跑了敌人?”

    胖掌柜一愣,有些迟疑的抬起头问道:“堂主的意思,这个姑娘可能就是,文兰公子?”

    唐雨哼了一声,说道:“江南明家,享誉江湖的不正是他们天衣无缝的易容之术?”

    胖掌柜的心里感觉咯噔一下子,可是他立即就暗自否定了这一点。

    在当时他曾经扶了快跌倒的那位姑娘一把,那触之柔软的温软玉体,还有她身上那少女所散发出的淡淡的体香,以胖掌柜多年对女人的经验而言,绝对不会判断错。

    这个姑娘绝对是个女儿之身,而且丝毫不懂武功!

    这怎么会是那个令如今唐门上下,连武功卓绝的十四少都如临大敌的江南明家的文兰公子?

    他不能相信。

    唐雨这时没再理会他,而是抬头对着站在门口的那个樵夫打扮的手下点了点头。

    那名樵夫一躬身,退了下去,分明是去追查这条线索去了。

    唐玉一直背负着双手,默默无语的一面倾听着他们的谈话,一面扫视着面前空无一人的房间,直到这时他才幽幽的长叹了一声,说道:“可惜,还是被他逃脱了。”

    似乎他已经认定了那个姑娘,必定是文兰公子乔装改扮的。

    此刻叶枫的心里却不像唐玉一样的惋惜,反而有了一丝庆幸的感觉。

    文兰公子如果真的逃走了,至少说明那个华衣老者必定不在附近,最少在目前来说,他们还是安全的。

    他看了一眼默默站在一旁的唐柔,至少她还是安全的。

    唐门的办事效率确实是高,不一会儿,那名樵夫就

    大踏步的走了进来,躬身对唐雨禀告道:“启禀堂主,今夜天黑之后,全城三十二家医馆,还没关门的有十一家,没有一家收治过一对父女的。”

    他抬头看了一眼瑟瑟发抖的胖掌柜,继续说道:“据堂中兄弟去城门探查,确实有一对父女,乘着马车,在不久之前叫开了城门,以父亲病危需要连夜赶路回乡的理由,出北门而去。”

    顿了顿,他又补充了一句:“属下已经派人出北门去追,他们出城时间不长,想来应该不难追到。”

    他的这最后一句,唐玉和唐雨听了都毫无反应,想必他们心中和叶枫一样都很清楚,既然这个文兰公子如此机智狡诈,又怎么会让你们轻易追得上?

    既然他是出北门而去,想必一定是朝南边去了。叶枫心中暗想。

    可是,一旦出城,鱼入大海,道路千万条,茫茫夜色之中,只怕再也追之不上了。

    想到还在文兰公子手中的七叔墨七重,叶枫这时候感觉到了隐隐的担忧。

    听了樵夫的话,胖掌柜顿时面如死灰,全身颤抖着跪了下去,说道:“属下糊涂,一时不察被敌人瞒过,导致敌人逃脱,罪无可恕。”

    其实他道现在也还没想明白,那个文兰公子怎么会变成一个姑娘大摇大摆的从自己面前逃脱了?难道说江南明家的易容之术果然有如此的神奇?

    唐雨对着他怒冲冲的哼了一声,神色间却颇为犹豫,毕竟这个是跟随自己多年的老部下了,他有些询问似的看了唐玉一眼。

    唐玉伸手拍了拍身上洁白的长袍,转身就向房门外走去,嘴里说着:“这是九叔你堂中自己的事情,我不便插手,还是你自己决定如何处理吧!”

    唐雨的神色一呆,这是什么意思?

    蜀中唐门历来门规森严,对于犯错之人,处罚极为严厉,唐雨当然不会相信这个老太太一手调教出来的十四少,居然会有如此善心,大发慈悲的放过胖掌柜。

    果然,走到门口的时候,唐玉忽然停下了脚步,轻轻的说了一句:“只不过我想要问一下九叔,像这样办事糊涂,纵放敌人的无能之辈,留着,有什么用?”

    说完,唐玉头也不回的大步走出了房间。

    在他身后,唐雨的眼中逐渐充满了杀气。

    叶枫叹了口气,跟在唐玉身后。

    耳边传来了房间里那个胖掌柜有些绝望的呼叫声:“堂主……十四少……”

    他暗自摇了摇头,他知道这个人完了。

    走在前面的唐玉忽然低声问道:“叶公子是不是有些觉得我过于不近人情了?毕竟这个人也是我唐门中的老人了,在西安城十年,也立下过不少的功劳。”

    叶枫又摇了摇头。

    他虽然没有领军上过沙场,起码的治军之道他还是明白的。

    功必赏,过必罚,这是最起码的行事准绳。

    自古以来,一将无能,累及三军的例子,比比皆是。

    何况,现在是非常时期,蜀中唐门或许正面临着一个巨大的威胁。

    换了唐大,可能他也会同样这么做的。

    想到了失踪的唐大,叶枫的心中又开始隐隐的担忧起来。

章节目录

寻龙迷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唐家太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家太公并收藏寻龙迷踪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