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日后,叶枫进入了杭州城。

    杭州,自古便是名城。

    史书记载,古时夏禹南巡,大会天下诸侯于会稽,曾乘舟而行经过这里,弃舟登陆,古时称方舟为“杭”,于是此地名为余杭。

    唐朝时设立余杭郡,治所在钱唐。因为要避讳国号,因此改名为钱塘。杭州郡下辖钱塘、余杭、临安等八县,到北宋时,杭州为江南一带最为繁华,人口最多的州城,宋仁宗曾写诗句赞美杭州为“东南第一州”。

    到了南宋时,杭州改名为临安府,绍兴八年,更是定都于此,迎来了杭州历史上的鼎盛时期。

    南宋朝廷在这里大兴土木,围绕凤凰山修建了方圆九里的皇城,杭州的城垣也大为扩张,无数北方南渡的遗老流民聚集于此,人口激增,成为当时天下第一城。

    到了明代,重新改为杭州府,也是浙江乘宣布政司治所,即为浙江首府。

    如今的杭州,人口繁盛,风景如画,被誉为江南人间天堂。

    可是当叶枫他们进入杭州城之时,却隐隐感觉到整个杭州城,笼罩着一层愁云惨雾。

    街上繁华依旧,人流如织,不过大都面带悲容,窃窃私语,行色匆匆,似乎最近杭州城刚刚发生过什么大事。

    之前在西安城中,叶枫和唐门的人仔细搜索,却还是遍寻不到那个江南明家的文兰公子和被劫走的墨家巨子墨七重,他们神秘的消失了。

    无奈之下,叶枫只得和唐玉、唐柔一道,匆匆赶来杭州,调查关于江南霹雳堂总堂,一夜之间所有人都消失的奇事。

    除了他们三个人之外,蜀中唐门负责西南的堂主唐雨,也带了几名属下沿途一路护送。

    毕竟唐玉和唐柔都是老太太面前的红人,而如今的江湖局势扑朔迷离,连唐大也莫名失踪,唐雨也不得不小心行事。

    然而一入杭州城,就看见如此的景象,不由得令众人大感疑惑。

    叶枫想要去找人打探,唐玉摇摇头止住了他。

    初到贵境,人生地不熟,还是不要贸然行动的好,何况现在可是非常时期。

    叶枫自然也明白唐玉的意思,只能憋着一肚子的疑惑,跟在唐玉后面急匆匆的向城里走去。

    俗话说,强龙难压地头蛇,到了一处陌生的地方,当然首先是要了解当地的情况,最简单的就是去见当地的地头蛇。

    看唐玉急匆匆的步伐,应该是赶着去见什么人。

    蜀中唐门势力遍布天下,这江南天堂的杭州城,自然也一定有他们的人,只是不知道这个地头蛇到底是个什么人物。

    叶枫心里忍不住开始胡乱猜想起来。

    可是,无论他如何猜想,都决计猜不到,他们要去见的,竟然是这样一个人物。

    唐玉在杭州城曲折的老街中左弯右拐,这令人绕得头晕的老街,他却似乎非常熟悉,不一会儿,就来到了一处大宅院门前。

    宅院的大门洞开,院子里,他们要见的这个人已经在躬身相候了。

    可是令叶枫想不到的是,这个人,竟然会如此的,如此,妖气!

    这是个中年男人,年岁不小了,脸上还有了皱纹,一张面皮胡子刮得干干净净,原本茂盛的须根隐隐透着青色。

    然而这张脸上,却施着浓厚的脂粉,画着蛾眉,头发如女人般盘起,珠钗玉簪,身上也穿着女装,美目流波。似乎是一位风情万种的美人。

    可是他明明是个男身!

    叶枫顿时感觉到全身的鸡皮疙瘩都立了起来,汗毛倒竖,如见鬼魅。

    唐玉快步走了上去,对这个人施了一礼,唤道:“十六叔,劳您久候了。”

    那人连忙还了一礼,他的声音就犹如一个人捏着嗓子说话,又尖锐又刺耳,让人听了浑身不舒服:“十四少不必多礼,老太太一向可好?”

    十六叔?

    那么这个人也应该是蜀中唐门的人了?还是与唐雨他们同辈的,唐玉的叔父辈的人物。

    唐门之中怎么会有这样奇装异服,不男不女的怪物?

    叶枫正在奇怪,就听见身后的唐雨,颇有些厌恶的啐了一口,低声十分不友好的自言自语念叨了一句:“唐离,还是这一副鬼样子!”

    叶枫忽然想起来了,他知道这个“十六叔”是谁了。

    他可是江湖上的一个传说,不是因为他的武功,也不是因为他的事迹,而是因为他异于常人的举止。

    胭脂唐离!

    他叫唐离,原本也是唐门之中的直系子弟,身份尊贵,是唐老太太的亲侄子。

    可惜,据说他从小父母就都死于江湖仇杀,留下了这个孤零零的还只有四五岁的小孩子。于是,从此他就在唐门之中,受到大家的照顾,吃着百家饭长大。

    唐门之中,这样父母双亡的孤苦孩子很多,唐家堡里所有的人都很照顾他们,但是渐渐的,大家发现这个小男孩有点不太一样。

    他从小就不喜欢和男孩子一起玩耍,整天和女孩子们扎堆,玩女孩子爱玩的游戏,喜欢女孩子的衣服,喜欢打扮自己,甚至说话和动作也越来越像是女孩子。

    随着他越来越大,他的这些举止越来越怪异,最后终于惊动了老太太,严厉的盘问之下,他终于说出了实话,他说他从小就觉得自己投错了胎,生错了躯壳,他应该是一个女孩子的。

    老太太起先十分震怒,蜀中唐门岂能有这样不男不女的怪物?

    可是他的父母都是为了唐门而死的,他孤苦无依的长大,很难说他如今这样,与自小的孤儿生活不无关系。

    老太太先前还很严厉的纠正他,可是这个孩子很倔,怎么也把他扳不过来,到后来,老太太心一软,也就听之任之了。

    可是这个孩子真的不简单,除了举止装束怪异一些之外,他的武功机智都是上乘之选,前后为唐门立下了汗牛充栋的战功,别人完成不了的任务,他能完成,别人杀不了的敌人,他能杀。

    渐渐的,江湖上他的名号响亮了起来,因为他怪异的装扮的举止,所以被称为“胭脂唐离”!

    就凭着他这不男不女的装扮,以及为世人所不容的举止,却还能够成为蜀中唐门四大堂主之一,就足以说明他有多厉害了。

    叶枫之前只是听说过他,想不到今天能够亲眼得见,果然是闻名不如见面,见面倒尽胃口,直觉得胃里一阵阵的抽搐。

    唐离和唐玉寒暄了几句,又过来和大家一一见礼。

    唐柔似乎也对这个怪异的

    十六叔有些畏惧,勉强招呼了一声,就躲到了一旁。

    唐雨更是满脸的厌恶之情,他堂堂一个五尺男儿,凭着自己的努力从一个旁系子弟成为受老太太赐名,作为直系子弟升任唐门四大堂主之首,威震江湖的千手唐雨,竟然和这样一个不男不女的怪物平起平坐,整日被人相提并论,他心里恶心得就像吃了一只苍蝇。

    不过唐离好像已经习惯了别人那异样的眼光,依然满脸笑容的一一招呼着,丝毫没有一点生气的样子。

    走到叶枫的面前,他却不觉一愣,这个小伙子他还是头一次见。

    唐玉在一旁介绍道:“这位就是近两年名动天下的叶枫叶公子,他和大少也是生死相交的莫逆好友。”

    “哦!”唐离的神情看上去大感兴奋,叶枫这两年的名气实在太大,江湖上大都听说过他的事迹。

    唐离笑容可掬,直笑得脸上厚厚的脂粉扑啦啦的往下直掉:“早就听闻叶公子大名,想不到今日一见,竟然如此,如此年轻,实在是英雄出少年啊!”

    他伸出手来,一把握住了叶枫的手,叶枫如同遭到雷击一般全身一震,本能的挣脱了开去。

    忽然又感觉自己的这个动作实在唐突,有些冒犯了唐离,一时有些不知所措,呆呆的愣在那里,好不尴尬。

    唐离却没有一点尴尬的意思,还是友善的笑着,只不过,他那笑容,让叶枫越发的觉得心里有些发毛。

    寒暄客套完毕,唐离脸上的笑容忽然一收,正色说道:“十四少你们这次前来杭州,可是为了江南霹雳堂总堂的事情?”

    唐玉点点头:“一点不错,我们正是奉了老太太的意思前来调查。”

    唐离问道:“老太太有什么看法?”

    唐玉摇了摇头:“老太太什么也没说,只是让我们来调查。”

    唐离也点点头,说道:“不错,老太太从来不喜欢先入为主的评论任何人和事,她总是说,没有调查就没有结论,想必她此刻也正等着十四少你们的消息。”

    他忽然话题一转,问道:“大少那边有什么消息了吗?”

    唐玉面色凝重的缓缓摇了摇头。

    这几年唐老太太越来越少亲自出马插手江湖上的事务,而是频繁的让唐大出面,她只是坐镇唐家堡中遥控指挥,他接班人的姿态已经越来越明显了。

    可是现在,唐大忽然失踪了,这确实对于蜀中唐门来说无异于当头一棒,有一些群龙无首的感觉。

    唐离尖着嗓子,声音却很低沉的说道:“大雷门陨灭之后,江南霹雳堂已经成为我唐门最大的盟友,同时也是监视雷家的重要棋子,偏偏在它出事的时候,大少也忽然失踪了,这是不是有些太巧合了?”

    唐玉脸色不变,可见唐离的话其实和他所想的差不多:“十六叔的意思是,袭击大少的和制造霹雳堂事件的是同一伙人?”

    他眼光闪动了一下,追问道:“十六叔,是你亲自去查看的江南霹雳堂总堂,有什么发现吗?”

    唐离摇头道:“没有。没有血迹,没有打斗,没有尸体,没有活人,除了一只被毒死的狗,整个院子空无一人,什么也没有发现。”

    唐玉一愣:“被毒死的狗?”

章节目录

寻龙迷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唐家太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家太公并收藏寻龙迷踪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