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玉楼?

    田老五之前从没听说过这个名字。

    江南明家在江湖上销声匿迹几十年,没有在江湖上走动,没听说过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不过他能看出来,这五个人全都是身怀绝技的顶尖高手,就单单是从烈火阵中全身而退这一点,在场的自己这一方就绝对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做到。

    能够成为这五个人之中的首领,这个明玉楼明公子想必一身本领更加惊人。

    田老五沉吟不语,明玉楼看了看他们忽然笑道:“如果我猜的不错,你们各位都不是寻常的贩夫走卒,这位田大娘也根本就不姓田,应该在她的田字上面再加上一个雨字,她姓雷!她是雷家的人,你们也全部都是火神雷惧当年暗中布置下来保护他女儿雷凤的手下。”

    他笑眯眯的望着田老五问道:“不知道在下猜的可对啊?”

    田老五盯着明玉楼,半晌才点了点头,说道:“不错,我也不姓田,我叫雷武,是雷爷当年设立的本地分舵的舵主。”

    明玉楼眨了眨眼,笑道:“原来是雷舵主,既然如此,你们也应该知道,雷凤和我们江南明家,可还算得上是亲戚呢!”

    雷武又点了点头,这一点他知道。

    雷凤的母亲,也就是雷惧的夫人,是江南明家的三小姐,只不过她体质很孱弱,在生下雷凤之后没多久就过世了。

    因此雷惧也格外的疼爱这个女儿,从小就宠着爱着,百依百顺,却不料发生了二十年前华山秘窟中的那一场惨剧。

    这样算起来,江南明家和雷凤的确是有一些亲戚关系的。

    明玉楼的脸上笑容可掬:“那么,雷凤现在在哪里?”

    雷武的脸色如同他的肤色一样黑,沉声说道:“你找我们家小姐做什么?”

    明玉楼依然满面的笑容,说道:“二十年前,雷凤在他爹雷惧的安排下,藏了起来。二十年不见了,我们家老爷子十分想念这个外孙女,如今雷惧也亡故了,老爷子更是关心她的现状如何,所以特意让我们来接她去见见面,也好就近照顾,绝无他意。”

    雷武沉着脸,对明玉楼的话半个字也不信。

    江南明家,根深叶茂,子女众多,老爷子怎么会忽然想念起这么一个二十年不见的外孙女了?

    再者,二十年来都不闻不问,如今却怎么忽然间要接去照顾了,这早干什么去了?

    雷武并不笨,当然不会相信这样的托词,他摇着头说道:“我们不会把小姐交给你们的。”

    明玉楼盯着眼前的雷武,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了。

    他原本就不是个很有耐心的人,尤其是今天,刚刚还被眼前这些人诓骗进了什么劳什子破烈火阵里,搞得灰头土脸,狼狈不堪。

    他可是大名鼎鼎的江南明家的子弟,而且他本身也是一个最注重仪表,最爱整洁的人,现在这个样子让他感觉到非常的丢脸,不光是丢自己的脸,还丢光了明家的脸面。

    这让他感觉到很愤怒。

    可是他只能从面前这些人口中打探雷凤的下落,这是他到这穷乡僻壤来的唯一目的,也是老爷子下的死命令,必须要带雷凤回去!

    因此他才强压着怒火,陪着笑脸和雷武在这里唠唠叨叨讲了半天,现在看起来这个雷武根本就不买账,他心中的那股怒火又开始蹿了起来。

    他寒着一张脸,咬着牙问道:“这么说,你们是决计不肯说出雷凤的下落了?”

    雷武摇摇头,一言不发。

    他身边的人们也全都昂首望着明玉楼,眼光中透着无比的坚决。

    明玉楼冷笑了一声,说道:“想不到雷惧虽然死了,还留下了你们这些个虾兵蟹将,守护着这里,你们真以为你们有能力保护雷凤吗?”

    雷武冷峻的脸上透出坚毅的神色,大声说道:“你威胁我们没用,我们全都是受过雷爷活命之恩的人,我们现在的这条命,全都是雷爷给的,大不了,就算是还给他了。我们就算是死,也不会让你见到小姐的。”

    明玉楼摇摇头,叹息了一声:“冥顽不灵,看来你们已经在这里隐居了太久了,已经完全忘记了死亡的可怖之处了,看起来,我需要让你们好好的感受一下,那种直透肺腑的恐惧的感觉了。”

    说完,他转头对着身边的四个人一点头。

    四人中那个面带刀疤的汉子一直满脸不耐烦的站在边上听着他们的交谈,这会儿看见明玉楼一点头,脸上顿时浮现出了一种狂热的神情,一跃而出说道:“让我先来!”

    他面对着雷武他们,脸上带着一种残忍的笑容,问道:“你们谁先上啊?”

    雷武一皱眉,正要说话,身旁那开饭铺的张老二手持一把菜刀,站了出来说道:“让张某来领教领教!”

    雷武没有说话,他知道,张老二虽然不姓雷,但是当年也是江湖上一个赫赫有名的刀客。

    只因为当年被仇家暗算,奄奄一息之际,被雷惧出手相救,从此就死心塌地的跟随在雷惧身边,别看他手里的是一把菜刀,他的刀法在当年可是绝对能够排进江湖前十位的。

    如果对面的这个刀疤脸汉子小瞧了张老二,那他可就危险了。

    果然对面的刀疤脸汉子看见张老二手中的菜刀,一阵桀桀怪笑道:“大叔,我们是来拼命的,可不是比赛切菜,你怕是走错了地方了。”

    一面说着,一面从腰间拔出了佩刀,忽而一分,两手各执一把,双刀!

    张老二看见刀疤脸汉子拔出了武器,更不答话,举起菜刀就向着他从了过去。

    他的脚步虚浮,甚至于有些踉踉跄跄,看起来似乎就十足是一个完全不会武功的普通市井小民。

    那刀疤脸汉子眼中的轻蔑之色更重了,站在原地看着跌跌撞撞扑过来的张老二。

    可是当张老二到了他的面前,忽然一刀直向着他的面门劈来的时候,他的脸色变了一变。

    这迎面而来的一刀,看似平淡无奇,却又快又准,既狠且毒,没有几十年的苦功是绝不可能使得出这一刀的。

    观战的雷武见了这一刀,心里不禁一喜,张老二这二十年来他的功夫可一点也没撂下,看来这一刀成了!

    可是他的双眼向旁边一扫,心里却咯噔一下,有些大出意外。

    因为他看见刀疤脸汉子的脸色虽然变了,而一旁的明玉楼他们四人看

    见这一幕却神色自若,似乎对刀疤脸汉子极为信任,一点也不担心。

    雷武还来不及去细想缘由,场中的情形就变了。

    那刀疤脸汉子手里的刀光一闪,就直削向张老二那只握刀的手腕。

    他这一刀竟然比张老二还要更快速,更毒辣,后发先至,如果张老二不缩手,他的菜刀还没劈中,手腕就要先被削断。

    好快的刀!

    张老二无奈之下,只能变招,手腕一转,用菜刀去格挡刀疤脸汉子的这一刀。

    只听的一声,两刀相交,张老二手中的菜刀竟然被对方一刀劈断了!断掉的半截菜刀直飞了出去,插入了地下,兀自晃动不已,可见刀疤脸汉子这一刀的力道是何等的大!

    张老二吃了一惊,他自己当然清楚,他手中的虽然是把菜刀,却绝不是一把寻常的菜刀。那是他费尽心思搞来的百炼精钢,找名匠打造,只因为要在这镇上隐藏身份,这才打造成菜刀的模样。

    如今却被面前这个刀疤脸汉子轻轻松松一刀就劈成了两半,想必这个刀疤脸汉子手中的也一定是削铁如泥的名刀利器,绝非寻常的刀。

    张老二还来不及为自己的这把刀感到惋惜,刀疤脸汉子一刀削断了菜刀,另一把刀挽了一朵刀花,直接反撩上来,刀光一闪,竟然把张老二的整条胳膊斩了下来!

    血光闪过,张老二长声惨呼,全身一软倒在了地上。

    刀疤脸汉子带着狰狞的笑容,把手里的双刀架在了张老二的脖子上,抬头看着雷武他们。

    一招!

    仅仅用了一招就斩断了张老二的胳膊,雷武他们全都大吃了一惊。

    张老二的武功如何,他们自然是非常的清楚,可是在眼前的这个刀疤脸汉子的面前,竟然会如此的不堪一击,这不禁令他们的心底感到阵阵发寒。

    这个刀疤脸汉子的武功已经这样了,那么他身后其余的四个人呢?

    明玉楼双眼看着雷武他们的脸色变化,这时候缓缓开口问道:“现在你们明白你们的实力了吧?说吧,雷凤现在究竟在哪儿?”

    雷武铁青着脸,还是沉默不语。

    明玉楼冷哼了一声,冲着刀疤脸汉子点了点头。

    刀疤脸汉子的脸上顿时浮现出一种残忍而享受的神情,他带着狞笑,架在张老二脖子上的双刀一错,张老二的一颗人头顿时带着一股血箭,腾空飞了起来,落到一边,咕噜噜的滚出去老远。

    而张老二那具无头的尸首,则噗通一声倒在地上,还在不停的一阵阵抽搐着,从脖子的断口处还在一股股的往外溅射着暗红的鲜血。

    张老二的鲜血溅到了那刀疤脸汉子的脸上身上,他却还不介意,还伸出舌头舔了舔脸上的血点,嘿嘿的狞笑着,看上去就像是一头嗜血的野兽一般。

    这残酷的一幕让雷武他们看了全都浑身一震,几乎惊叫出声。

    明玉楼望着他们脸上那极度震惊而恐惧的表情,脸上浮现出满意的神色,阴恻恻的问道:“怎么样,现在你们是不是已经想起来了对死亡的恐惧是什么样的感觉了?是不是也想起来了我刚才问题的答案,雷凤究竟在哪儿?”

章节目录

寻龙迷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唐家太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家太公并收藏寻龙迷踪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