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武望着地上张老二的鲜血,浑身颤抖着,却依旧咬紧了牙关,一声不吭。

    那刀疤脸汉子好像还有些意犹未尽,对着雷武他们嚷嚷着:“下一个站出来的是谁?”

    他的目光在雷武他们的脸上挨个的扫过,脸上依旧带着那残忍的狞笑:“我有两把刀,你们还是出来两个一起上吧!否则总感觉到有些欺负你们。”

    他的轻蔑让雷武他们心头燃起了怒火,雷武身旁有两个人影站了出来,雷武一看,是开面摊的王麻子两夫妇。

    王麻子那满是坑坑点点的麻子的脸上肌肉抽动着,怒目直瞪着那刀疤脸汉子,高声说道:“我们两夫妇来领教下你的双刀,张二哥把一腔鲜血洒在了这里,我们要为张二哥报仇!”

    说完,两夫妇缓缓从腰间拔出了长剑。

    双剑?

    刀疤脸汉子的眼睛里闪着光,脸上浮现出一种兴奋的神情,嘴里喃喃的说着:“有趣,有趣!”

    他手里的双刀一晃,正要上前,背后忽的传出一个声音:“慢着!”

    他一回头,就看见那个长着一张马脸的瘦长汉子缓缓走了出来,说道:“你刚才已经过足了手瘾了,这两个,该轮到我了吧?”

    刀疤脸汉子明显有些不情愿,但是好像他对于这个马脸汉子颇有些忌惮,并没有说话,而是把目光投向了一旁的明玉楼。

    明玉楼也没有说话,只是对着他轻轻的点了点头。

    刀疤脸汉子有些无奈的低声嘟囔了一句,悻悻的收起了双刀,退回到了明玉楼的身后。

    马脸汉子沉着一张脸,慢慢走上前,眼睛如同毒蛇一般直勾勾的盯着王麻子夫妇手中的长剑,一边从腰间解下了他的兵器,一根足有一丈长的金丝软鞭。

    这软鞭有拳头粗细,通身缠着金丝,金光闪闪,最特别的是,鞭稍上还嵌着一个精钢铸就的蛇头,整个软鞭就如同一条毒蛇一般,待人而噬!

    王麻子夫妇对望了一眼,心中暗自警惕。

    通常使用软鞭这样奇门兵器的人物,武功都必定奇高,可是王麻子夫妇也绝非庸手,想当年他们也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名家剑手,只因受了雷惧的活命之恩,才来到这里守护了二十年。

    他们夫妇二人本是师兄妹,又是夫妻,共同练剑数十年,心意相通,配合无间,无论对手再强,也绝对有信心能与之一战。

    更何况如今就算明知对手强劲,今日之局面定难善了,他们也早已下定了决心,即便是和张老二一样血溅当场,也一定要守护雷凤藏身之处的秘密。

    这是当初二十年前他们夫妇俩来到这里之时对雷惧的承诺,也是他们唯一能够报答雷惧恩情的方法。

    王麻子夫妇俩手捏剑诀,一左一右,一齐攻向了马脸汉子。

    马脸汉子望着他们夫妇二人,原本带着满脸的不屑的表情,可是当他夫妇二人这一剑出手,马脸汉子脸上的轻视之情顿时一扫而空。

    他没想到眼前这一对衣着简朴,不过是摆面摊为生的一对市井小民,手中的剑法竟然会如此犀利。

    这夫妇二人配合十分默契,刚柔互补,攻势凌厉,一旦对手后退避让,剑法之中还隐藏有后招,一招之后攻势连绵不绝,不给对手以丝毫喘息之机。

    他们的确很厉害,可惜马脸汉子连半步也没有退,他手中有长鞭。

    他手腕一抖,手中那长达丈许的软鞭忽而一扭,如同活了一般蹿了起来,鞭稍那凶恶的蛇首似乎有灵性一般直击王麻子媳妇的面门,如同一条毒蛇飞噬而起!

    王麻子媳妇一惊,只得用长剑格挡,当的一声,长剑与蛇首相撞,只觉一股大力传来,一条手臂酸麻不已,手中长剑也震颤不止。

    那蛇首一击未中,马脸汉子手腕一动,已经落下的蛇首忽而再度昂首跃起,又

    飞扑向王麻子媳妇的胸口。

    王麻子媳妇一条手臂还在酸麻不已,一时之间来不及举剑相迎,眼见蛇首就要击中她了。

    夫妻连心,王麻子见妻子遇险,顾不得再进攻马脸汉子,弃了目标,转身直扑向妻子,伸出长剑当的一声,挡开了蛇首的攻击。

    饶是他解救得及时,妻子没有受伤,不过他此刻也是手臂酸软,片刻之间竟然也抬不起来。

    他把剑一竖,横身挡在妻子身前,警惕的看着马脸汉子。

    马脸汉子阴恻恻的一笑,手腕再抖,那丈许的长鞭忽而一拧,鞭稍盘出两个圆圈,不偏不倚,正好套上了王麻子夫妇二人手中的长剑。

    他一扬手,长鞭扯着两把长剑俱都脱手飞出,插入了一旁的地面,兀自来回晃荡不已。

    剑在人在,剑失人亡,一个剑手最重要的就是手中的剑。

    如此轻易就被这马脸汉子夺去了手中的长剑,王麻子夫妇不由得呆了一呆。

    就在他们俩一愣神的工夫,马脸汉子再度扬手,长鞭灵巧无比的蹿起,如同毒蛇一般缠上了两人的脖子。

    鞭身一紧,王麻子夫妇二人顿时全身无力,双手抓着紧紧箍住咽喉的鞭身,扑通一声双双跪倒在了地上。

    马脸汉子得意的一笑,身后传来了明玉楼那阴恻恻的声音:“现在,你们有谁准备回答我的问题了吗?雷凤究竟在哪儿?”

    雷武盯着跪倒在地上痛苦挣扎的王麻子夫妇,全身不禁微微颤抖起来。

    王麻子夫妇败了,这对他来说并不意外,可是以他们夫妇俩的身手剑法,居然一招之内就被人夺去了双剑,如今连性命也捏在了对手的手里,这实在就有些始料未及了。

    看来,这一次江南明家对小姐那是志在必得,派来的这五个人全都是顶尖的高手,而他们之中作为首领的明玉楼,究竟武功会高到什么地步?

    雷武心中情不自禁的真正感受到了绝望的恐惧。

    他并不怕死,站在这里的每一个人在二十年前来到这里的时候,都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了,只为了报答雷惧的救命之恩而来,他们的性命早已不再是他们自己的了。

    可是即便是他们全都把性命赔在了这里,是否就能够保护小姐的安全?雷武心里实在是没有一点的把握。

    他努力止住身体的颤抖,咬紧了牙关一声不吭。

    见雷武他们还是沉默不语,明玉楼轻轻的叹了口气。

    随着他的一声叹息,那马脸汉子手腕一动,手中长鞭一拧,王麻子夫妇二人的咽喉处发出喀嚓一声,齐齐被拧断了颈骨,脑袋一偏,双目圆睁,舌头吐出,已经断了气了。

    雷武见状全身一震,几乎站立不稳了,怒目盯着那得意洋洋的马脸汉子。

    马脸汉子手腕一抖,缠在两人脖子上的长鞭忽而松开,回到了他的手中。

    他满意的回身慢慢走回到明玉楼的身后,转头对一个紫棠色面皮的汉子说道:“下一个轮到你了。”

    那紫棠色面皮的汉子手持一根水火棍,面无表情的站在原地,一直默默的看着场中发生的一切。

    听了马脸汉子的话,他那平静的脸上忽然闪现出一种狂热的神情,双目之中似乎燃起了**的火焰,一提手中的棍子,大步走了出来。

    雷武还没说话,身后一个宽大的身影排众而出,一个浑厚的声音说道:“让我来试试!”

    雷武一看,是镇上卖猪肉的许胖子。

    别看这许胖子一身肥肉,可是雷武知道,他其实是一身的横练功夫,寻常刀剑都莫想伤他分毫。

    他手里的那一根粗大的秤杆,实则是精钢混合了熟铜铸造的,坚硬无比又沉重异常,一般人根本拿不起来,在他的手里却是灵活轻巧无比。

    只不过虽然许胖子一身的本领

    ,对面却是江南明家的顶尖高手,雷武沉声叮嘱道:“千万小心!”

    许胖子头也不回的点了点头,没有说话,继续大步向前。

    他走到紫棠色面皮汉子的面前站住,并不说话,只是默默的望着对手。

    那紫棠色面皮汉子上下打量了一下许胖子,把手中的水火棍往面前地上一插,只听一声沉闷的“咚”的一声,那棍子竟然直入地面近尺之深。

    许胖子的瞳孔收缩了一下,他从声音就能听出来,这根看上去毫不起眼的棍子分明是特制的,重量只怕不下百余斤,可是在眼前这紫棠面皮汉子的手中,却如同寻常木棍一样的轻巧,这汉子的力气实在是非凡。

    那紫棠面皮汉子对着许胖子招了招手,依旧面无表情的说道:“来吧!”

    许胖子更不答话,举起手里的秤杆就飞身直扑了上去。

    他的这一扑,令其他人大出意外。

    别看他长得肥胖臃肿,身形巨大,看上去好像走几步都会累得气喘吁吁的样子,可是这身形一动,却是出人意料的快捷灵活,可见他的轻功功夫也实在是不俗。

    他手中的秤杆此刻使的是点穴笔的手法,直戳向对手的前胸几处大穴,如此沉重的秤杆在他手中却尽显轻盈灵动的感觉,他的力量也实在是不容小觑。

    可是那紫棠色面皮汉子却对许胖子的这一招视若无睹,他一伸手轻巧的拔起了面前的水火棍,身形一转,抡圆了棍子向着扑过来的许胖子当头就是一棒。

    这一棍势如奔雷,快如闪电,只怕许胖子还没能碰到他,自己就得先捱上这一棍。

    许胖子皱了皱眉,他自然知道对方这一棍的威力,绝对不能正面硬碰,无奈之下,他在空中的身形滴溜溜一转,向一旁闪避开,手中秤杆却依然兀自点向对手的胸口。

    紫棠色面皮汉子这时大喝了一声,声若炸雷,他手中那重逾百斤的棍子这全力的一击竟然还有余力,能够中途变招。

    他那原本当头直砸下来的棍子忽然变成了横扫,拦腰扫向了闪避向一旁的许胖子!

    许胖子大吃了一惊,他身在空中,招式已经用老,避无可避,无奈之下只能回手用秤杆双手一顶硬挡了这一下。

    “当”的一声巨响,他手中坚硬无比的秤杆竟然被击弯了,随即喀嚓一下断为两截,那棍子结结实实砸在了他的腰际。

    许胖子运起横练功夫,硬接了这一棍,踉踉跄跄的连退了七八步,才站稳了身形。

    紫棠色面皮汉子依旧是面无表情的对着许胖子点了点头,赞道:“接我一棍还能站得住的,你绝对是第一人。”

    话音刚落,许胖子手中的两截断掉的秤杆忽而掉落到了地上,他张口“哇”的一声喷出了一口鲜血,面色淡金,身形摇摇欲坠。

    看来硬接了这一棍,他已经受了极重的内伤!

    紫棠色面皮汉子提着棍子,一步一步缓缓的向许胖子走来,身后传来了明玉楼那依旧阴恻恻的声音:“现在他的性命就看你们如何选择了。我还是那个问题,雷凤究竟在哪里?”

    其余的人全都注目在了雷武的脸上,却没有一个人说话。

    雷武紧握着双拳,目眦欲裂,盯着一步步逼近许胖子的紫棠面皮汉子,却依旧什么也没有说。

    田大妈终于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惊叫,只见那紫棠色面皮汉子抡起了手中的棍子,猛的砸在了许胖子的头上。

    许胖子的一颗头颅,就像是一个西瓜一样顿时四分五裂的迸裂开来,红的鲜血,白的脑浆四处飞溅,那臃肿的身躯噗通一下倒在地上,抽动了几下便寂然不动了。

    雷武双目含泪,张口发出了一声嘶声怒吼,全身簌簌而抖。

    他总算看明白了,这不是战斗,这分明就是一场残酷的大屠杀!

章节目录

寻龙迷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唐家太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家太公并收藏寻龙迷踪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