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枫望着一脸肯定的姬无双,心中有些暗自吃惊。

    这富甲天下的姬家看起来不过只是一个大富之家,他们领导下的天意楼看起来也不过只是一个生意遍及天下,松散的商业联盟而已。

    可是姬无双却能够根据记录轻而易举的查出一个人十年之前的行踪动向,拥有如此完善的资料收集和管理,连官府也远不能及,这个天意楼实在是有些可怕。

    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

    望着满面自信的姬无双,叶枫心中暗暗生出了一些警惕。

    姬无双似乎对于叶枫此刻的心思毫无所觉,继续说道:“以林随风当年立下的规矩,能够受邀进入听涛山庄之中并且有机会研读学习那些收藏的剑谱的,无疑不是当世成名的剑客。”

    “而冯明礼无论是当年他的剑法还是名气,都远远达不到这一标准,所以,他绝不可能是被林随风邀请进入听涛山庄的。”

    “可是,五年之后,在他离开嵩山听涛山庄回到家乡的时候,他的剑法已经与之前判若两人,而且从此之后他便一路顺风顺水,名声大噪,成为了江湖之中的知名剑客。”

    “从来没有人能够在听涛山庄中住上五年之久的,纵然是那些被邀请的知名剑客,与林随风比试剑法之后,所得到的允许也不过是一月之内可以自由查阅山庄之内的藏书,期满则必须离开。”

    “而冯明礼在听涛山庄之中却待了五年,并且学习到了高深的剑法,所以我相信,他的身份绝不仅仅是客人而已,他与林随风之间,可能还有着更为隐秘的关系。”

    叶枫和常无义听了这番话,都点了点头,对姬无双的判断表示赞同。

    姬无双顿了顿,接着说道:“除此之外,冯明礼的身上还有另外一个疑点,可以作为佐证。”

    叶枫问道:“什么疑点?”

    姬无双说道:“冯家在灵宝城中虽然薄有家产,算是大户人家,可惜的是冯家的这几代子孙都痴迷于练剑习武,不善经营,没有什么进项,所以当传到冯明礼手上的时候,冯家其实早已坐吃山空,只不过剩下了一个虚弱的外壳而已。”

    “在十年之前,冯家更是已经出现了眼中的经济问题,负债累累,冯明礼当时把家中田产都已变卖,用于抵债。他之所以选择远走他乡,去游历江湖,与家中的经济危机也不无关系。”

    “可是在他五年之后从听涛山庄回到灵宝城之后,冯家却忽然家好像发财了,冯家不但是摆脱了经济上的危机,反而把之前变卖的田产全都尽数赎回,这日子好像还越过越红火了。”

    “冯明礼更是出手阔绰,乐善好施,在灵宝城中常常接济穷困人家,成为了本地著名的大善人,在江湖上也广交朋友,从不在意钱财,也逐步赢得了君子剑的美名。”

    “可是根据我天意楼的记录,冯家这些年和外面根本没有什么值得一提的生意往来,除了名下的田产收租之外,完全没有其他的营生。这点收入是远远不足以支撑冯明礼这样大手大脚的花销的。”

    “所以,”姬无双脸上浮现出了神秘的微笑,“我猜想这冯明礼在听涛山庄之中的这五年之间,一定不单单是学到了高深的剑法,而且似乎好找到了新的生财之道。”

    叶枫看着姬无双脸上的微笑,他相信姬无双说得一定没错。

    以天意楼的生意涉及之广,无论冯家做何种营生,毫无疑问多多少少都会与天意楼打交道的。

    既然身为天意楼主的姬无双断言冯家根本没有其他营生,那便一定是没有。

    可是冯明礼在听涛山庄之中又会找到什么生财之道呢?

    姬无双脸上的微笑不变,有些意味深长的说道:

    “二位想必不会忘记,那听涛山庄庄主,天下第一剑客林随风,他的另外一个身份是谁吧?”

    叶枫和常无义听了这话,脸色俱都是一变。

    他们当然不会忘记,这誉满天下的天下第一剑客林随风,除了这个显赫的身份之外,他还是轩辕公子手下十殿阎罗中的宋帝王。

    而且,在轩辕公子的授意下,他戴着面具假扮他人身份,组建了名震天下的“绿林三十六寨”,集合了当时江北一带有名的黑道高手,杀人掳劫,打家劫舍,无恶不作,而他就是总舵把子,云龙三现风老爷子!

    后来他的身份被叶枫所揭破,自己也死在武当名宿李玄宗的剑下,“绿林三十六寨”也从此灰飞烟灭,不复存在了。而当时常无义也在听涛山庄查案,亲眼目睹了此事。

    如今姬无双忽然提起这件事,令得两人心中均是一动,难道这冯明礼的所谓生财之道,竟然与“绿林三十六寨”有关?

    叶枫和常无义都不由自主的把目光投向了姬无双。

    这时候,姬无双却忽然耸了耸肩,两手一摊,说道:“我所调查到的,就只有这么一点,希望会对叶公子有所帮助,其他的东西就非我所能了,接下来就要依靠你们两位了。”

    就只有这么一点?这已经很多了。

    姬无双所讲述的这些,已经大致清晰的勾勒除了君子剑冯明礼背后藏着的秘密,那些十年以来,他所不为人知的隐秘一面,大体的轮廓已经若隐若现了。

    叶枫转过头望向了刑部总捕头常无义,虽然没有说话,他的意思已经很清楚了,姬无双公子已经查到了这么多信息,那么总捕头大人又查到了些什么呢?

    常无义面色依旧冷峻,目光低垂盯着车厢地板,毫无感**彩的说道:“我只不过查到了在冯府之中死掉的那三个人的身份背景,原本还有一些存疑,如今听了姬公子说的关于冯明礼的这些秘辛,看起来应当是准确无误的了。”

    叶枫问道:“那三人究竟有什么背景?”

    常无义冷冷的说道:“飞星锤和无情棍这二人,虽然是黑道中人,不过武功并不出众,算不上什么大人物,有没有什么值得一提的劣迹。”

    “那个绰号叫老鼠的人没更加是一个混迹江湖的泼皮无赖,专门以打听出卖小道消息为生,不过他在江湖中认识人缘极广,消息很灵通。”

    “表面上看来,这三个人与冯明礼之间并无什么交情,彼此之间也没有什么纠葛,无论怎么看,他们三人都算不得什么英雄人物,更担不起冯明礼发出英雄帖来邀请他们前来共同对抗飞天蝙蝠这样的魔头。”

    “因此,他们三人在这里出现,并且同时死在这里,这本身就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叶枫点了点头,不错,这也正是他之前觉得疑惑的地方。

    常无义的话里依旧毫无感情,好像再讲一件与他毫不相干的事情:“可是,通过我派人调阅了关于这三人的所有记录卷宗,发现这三个人之间,有一个共同点。”

    叶枫问道:“什么共同点?”

    常无义说道:“这三个人之前都曾被怀疑为绿林三十六寨中的成员。”

    叶枫愣了一下:“什么?他们也是绿林三十六寨的人?”

    常无义点点头说道:“飞星锤和无情棍都是心狠手辣之徒,专门负责动手行劫,而那个绰号老鼠的江湖混混,则是专门负责打探消息,提供信息的。”

    “这些年来,江北一带最为臭名昭著的大劫案,至少有一多半,怀疑都是他们领头做下的。只不过他们下手狠毒,被劫的商队镖行无一活口,官府苦无证据,对他们也只能是怀疑而已。”

    常无义抬头看向叶

    枫,说道:“而且,当初我们在嵩山听涛山庄对付林随风的时候,这三个人,连同君子剑冯明礼,当时也在山下的嵩阳镇上!”

    叶枫听了不禁面色一凛。

    他记得,当初他们在听涛山庄之中对付林随风的时候,在山下的嵩阳镇上,为了阻止赶来听涛山庄支援叶枫的唐大一行人,绿林三十六寨几乎是好手尽出,集中了所有的精锐,由三十六寨左右护法之一的白鬼白开心率领,倾尽全力截杀唐大他们。

    那一战的惨烈,叶枫曾在事后听唐大讲起,唐大这边折了许多好手,若不是洛阳蔡家的蔡担山即使带着蔡家十杰赶来相助,恐怕连唐大也要在那一战之中陨落。

    然而到最后,唐大他们还是赢了。

    绿林三十六寨中白鬼白开心战死,连被请来对付唐大的冷血十三杀中的杀手裁缝和屠夫也都死了,三十六寨中的黑道高手们死伤大半,绿林三十六寨也从此在江湖上烟消云散。

    想不到当时这飞星锤和无情棍他们也在场,而且还幸存了下来。这样一来,他们绿林三十六寨中人的身份就确定无疑了。

    只是想不到,当初他们三人在嵩阳镇上能逃过一劫,到如今却还是免不了齐齐死在了这冯府之内。

    叶枫垂下头,陷入了沉思。

    现在根据姬无双和常无义他们的调查结果看来,死在冯府之中的飞星锤、无情棍,还有外号老鼠的那个小混混全都是当初绿林三十六寨中的人物。

    不但如此,连如今大名鼎鼎的君子剑冯明礼,与听涛山庄中的昔日他娘第一剑客林随风,也就是绿林三十六寨的总舵把子云龙三现风老爷子,有着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秘密。

    那么这个君子剑冯大侠,与绿林三十六寨之间,会不会也有着什么关系呢?

    那三个人无巧不巧的死在冯府之中,和这一点又有什么联系?

    还有,昨夜死去的冯府之中的那名蓝衫剑客,以及张胖子亲眼所见的被黑影所杀的西郊小溪边的卖烧饼的蔡老六的美人老婆,这和一切事件又有着什么样的联系呢?

    叶枫感觉到,所有的事情在眼前变得越来越清晰的时候,背后的真相却变得越来越模糊了起来。

    沉思了半晌,他忽然抬头,说道:“走,我们现在赶去客栈!”

    常无义愣了一下:“去客栈干什么?”

    叶枫说道:“我想起了有一个人,或许他能成为证人,为我们揭开一些关于这位君子剑冯大侠的真面目。”

    常无义想了想,很快他就明白了叶枫所说的人是谁了。

    这时候一旁的姬无双笑道:“没错,无论这事情的真相是怎样的,估摸着也要等到今天夜里这一切才会开始发动,所以,我们并不着急,在这之前我们最好放松一下,养精蓄锐,等着看晚上的这一出好戏。”

    常无义皱了皱眉头,有些冷嘲热讽的说道:“姬公子倒是好悠闲,只是为了看戏来的。”

    姬无双却不以为意的一笑,说道:“在下原本就是为了看热闹而来的,至于破案嘛,当然是总捕大人和这位绝顶聪明的叶公子所长了,在下何敢僭越?”

    他忽而话题一转说道:“说起来,在这灵宝城中,我天意楼倒也有好几处酒家茶楼,做得倒也不错,秦楼楚馆也有一两家,不知二位愿意去哪里放松一下啊?”

    叹道风月之所,常无义从来没有兴趣,当下他皱着眉头重重的从鼻子里哼了一声。

    叶枫看着一脸轻松的姬无双,心里却在想着,他说得一点不错,无论今夜的这一场大戏主角是谁,怎么演下去,只怕,都是一个漫长的夜晚!

    叶枫情不自禁的长长叹了一口气。

章节目录

寻龙迷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唐家太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家太公并收藏寻龙迷踪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