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色已黑,夜凉如水。

    唐大背负着双手站在院中仰首望着天上点点星光,今夜夜空中一片晴朗,万里无云,星星也显得分外明亮。

    一阵夜风吹过,真冷啊!

    唐大不自觉的把脖子缩在厚厚的棉袍的领口之中,心里却不由自主的开始担心起冯府那边叶枫他们的情况来。

    今夜便是飞天蝙蝠留书要取君子剑冯明礼性命的最后限期了,自己自从接受了冯明礼的恳求,前来保护他的妻子和幼子,就一直待在城郊的这所老宅子里,对于外面的事情一无所知。

    不知道叶枫他们那边现在怎么样了?他们是否能够应付今夜就要前来的飞天蝙蝠?抑或,这整件事情其实还另有玄机,藏着别的更深的阴谋?

    唐大不知道,不过他的心中却感觉到一丝隐隐约约的不安。

    吱呀一声,他身后正屋的门忽然开了,一个女人慢慢的走了出来,正是冯明礼的妻子,他所要保护的对象。

    唐大回头看去,冯夫人看上去年纪不大,身材凹凸有致,五官清丽,在月色之下,显得别有几分动人的风情。

    想那冯明礼年过半百,却娶了这么一位年轻的娇妻,还诞下幼子,实在是福分不浅啊。

    唐大看冯夫人扭动腰肢,婀娜多姿的漫步走了出来,双眼紧紧盯着自己,似乎脸上还带有一丝幽怨,看得让人心中不禁一荡。

    他连忙定了定心神,低下头唤了句:“冯夫人,这么晚了出来可是有什么需要?”

    冯夫人停下了脚步,默默的看着唐大,轻叹了一声,柔声说道:“唐大侠守护我母子二人,实在是辛苦了,妾身想着冬季夜里苦寒,故而出来看看唐大侠。若不嫌弃,妾身携带的行李之中还有两件厚棉衣,可以御寒。”

    唐大连头也没有抬,说道:“多谢夫人挂怀,唐某为江湖中人,一诺千金,既然受尊夫之托,自当尽心尽力保护夫人母子平安,何言辛苦?”

    冯夫人有些幽怨的叹息了一声,说道:“拙夫年纪大了,身手已大不如从前,在江湖上名气又大,平白的招惹来这无端的祸事,连累我母子二人至此。”

    听她这话,似乎心中对于夫君冯明礼,也是颇有微词,心中有所不满,唐大毕竟是个局外人,一时之间不好接口,只能沉默不语。

    冯夫人又幽幽的说道:“倒是唐大侠你年轻有为,听说已是江湖上的名人了,却毫无架子,只为一句承诺便如此尽心保护我母子二人周全,实在不能不让人敬佩。”

    这一番夸赞说得有些莫名其妙,唐大依旧是低着头,没有开口。

    冯夫人见唐大还是没有反应,于是轻移玉步,款款的向唐大缓缓走来,一面略带羞涩的说道:“让妾身看看唐大侠身上的衣衫是否单薄,可否能抵御这漫长冬夜的寒意?”

    说话间,伸手便向唐大身上摸过来。

    唐大如中雷击,全身一震,猛地往后退了一大步,抬高声音说道:“夜黑了,夫人当知今夜凶险,还请留在房中陪伴小公子,这样比较安全!”

    一句话,让冯夫人的身形顿时凝固住了,她盯着眼前的唐大,眼神中有一些哀怨,有一些难以置信。

    片刻之后,她才幽幽的轻叹了一声,转过身慢慢走回了正屋之内,掩上了房门。

    屋里,似乎传来了隐隐约约女人低低的抽泣声。

    唐大见她回到了房中,这才如释重负一般的松了一口气,抬起头望着屋里跳动着的忽明忽暗的灯光,心里像是打翻了五味瓶一般,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老宅子多年不曾住人了,院子里十分荒凉,杂草丛生,在漆黑的夜色中随寒风摆动,有种说不出的萧索意味。

    这时候,从一旁黑暗的偏屋的阴影之中,走出一个人来,却正是奉了冯明礼之命在此守卫的那名剑手。

    偏屋之中一直没有灯光,唐大本以为他已经喝了些酒,早早睡下了,却没曾想他根本没睡,把这一切都看在了眼里。

    他此刻慢条斯理的走到了唐大身边,对唐大点点头说道:“唐大侠重信重义,坐怀不乱,果然是真侠士,真汉子,令人肃然起敬。”

    转过头,他也看了一眼正屋里的灯光,叹息了一

    声:“正所谓美人爱英雄,这样漫长的寒夜,像冯夫人这样的美人在这样的鬼地方,提心吊胆,心绪难安也是人之常情,只不过是想要找个依靠,唐大侠又何必拒人于千里之外呢?”

    他摇了摇头,叹息道:“最难消受美人恩哪!”望着正屋的双眼之中,竟然有着几分艳羡之意。

    唐大听着这话里的意味不太对,倒似乎颇有些羡慕嫉妒恨的意思,不觉眉头皱了皱。

    那剑手登时发觉自己失言了,有些尴尬的打了个哈哈,说道:“酒后失言,胡言乱语,唐大侠切勿见怪。这慢慢寒夜,最知心的还是老酒,唐大侠要不要来一口,暖暖身子,驱一驱寒?”

    说着,从腰间解下了一个酒葫芦,递给了唐大。

    唐大顺手接了过来。

    这一天的相处下来,他已经看出眼前这个剑手武功平平,胆子也不怎么大,真不知道冯明礼怎么会派他来保护自己的妻儿。

    通常胆小的人,遇见事情话就会特别多,潜意识里他们以为多说话,至少能证明自己不是孤身一人,胆气也会壮一些。

    这个剑手看起来今天就很害怕,从早到晚,他一直缠着唐大东拉西扯的说个不停,而且,他还一直在喝随身带着的这个酒葫芦里的酒壮胆。

    他虽然胆子不大,酒量倒是不错,今天他至少已经喝了三四葫芦酒了,加起来也有两三斤,原本唐大都以为他已经醉倒睡着了,却不料他还好好的站在这里。

    唐大接过了酒葫芦,心想,如此寒夜,有一口烈酒,暖暖身子总也是好的。

    他把酒葫芦对着嘴边,浅浅的喝了一口。

    一阵寒风刮过,天空中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飘来了一片乌云,遮住了月光星辰,四周一瞬间暗了下来。

    就在这时,正屋之中的灯光忽然一下子灭掉了,顿时一片漆黑。

    黑暗之中,从正屋里传来了一声女人的尖叫,是冯夫人!

    唐大面色一变,把手中的酒葫芦一抛,身形便如闪电一般的动了!

    正屋的门被踢开,随着唐大的声音唤道:“冯夫人!”他的身影也冲进了正屋之内。

    忽然听见许多细微的破空之声,无数细小的暗器飞蝗一般密密麻麻的打在了他的身体上,他连哼都来不及哼一声,就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是陷阱!

    屋里的灯光再度亮起,站在灯光之前的,赫然是满面得意之色的冯夫人!

    她为什么会对唐大下手?她究竟是谁?

    只不过,冯夫人脸上的得意之色并没有维持多久,就忽然变作了惊讶之色。

    因为她看见,身上布满了暗器被打得好像马蜂窝一般躺在地上的这个人,并不是唐大。

    而是那名剑手!

    他此刻浑身抽搐了几下,便寂然不动了。

    唐大在哪里?

    这时候,从门外又传来了唐大的声音:“对不住,让夫人你又失望了。”

    一个身影这时缓步走进了正屋,却正是蜀中唐门的大少爷,唐大!

    冯夫人望着唐大,满面的错愕之色,喃喃的念叨着:“怎么会?为什么进来的不是你?为什么你会识破?”

    唐大脸上浮现出了一抹微笑:“对不起,冯夫人,其实我早就已经识破了。哦,对了,也许我不该再称呼你为冯夫人,因为你根本就不是君子剑冯明礼的老婆,你只不过是个来杀我的人。”

    冯夫人脸色骤变,问道:“我不是冯夫人,那么我是谁?”

    唐大依旧胸有成竹的微笑着:“我姑且猜上一猜。冷血十三杀是当今天下最有名的杀手,其中有两条蛇,一条是毒蛇,巧得很,他是我的朋友。”

    他的眼睛紧盯着冯夫人的双眼:“另一条,就是心如蛇蝎,辣手无情的美女蛇!传说美女蛇全身能同时发出十二种暗器,还淬有剧毒,伤人立死,并且她的手上从来没有留下活口,活着的人,根本没人见过她的真面目。看起来,今天唐某倒是很荣幸,能亲眼目睹了你的真面目。”

    说完,他转头看了一眼地上那剑手的尸体,叹了口气说道:“看起来,江湖传言果然不可尽信,从他的身上已经可以看出你至少能够同时发出十五种以上

    的暗器,绝对不止是传说中的十二种!”

    冯夫人,不,现在应该叫她美女蛇了,此刻她面色变得极为难看,沉着声音问道:“你究竟是如何识破我的身份的?”

    唐大笑了笑:“你的确很厉害,只不过你们都忘记了一点,蜀中唐门是当今天下暗器的大宗师,我可是蜀中唐门的大少爷,就凭着你刚才走路的步态姿势,我就可以看出你身上一定安装着发射暗器的机括!”

    美女蛇面如土色,这一点她的确没有想到:“就凭这一点,你就能识破我的身份?”

    唐大摇摇头:“其实这不过是让我确认了你就是美女蛇而已,其实从一开始见到你,我就知道,你根本不是冯夫人!”

    美女蛇的脸上现出惊容:“怎么会?我的伪装明明已经安排得天衣无缝了,你是从哪里看出破绽的?”

    唐大扭过头,看向了正屋的一角。

    在那里蹲着一个面带惊恐之色,瑟瑟发抖的七八岁小孩儿。

    唐大幽幽的说道:“他就是你最大的破绽。”

    美女蛇不明白。

    唐大解释道:“你为了取信于我,特意招来了一个七八岁大小,和冯明礼儿子年岁相仿的小孩子来冒充,这一手的确很高明。”

    “可是你素来心狠手辣,这孩子多半是被你掳劫来的,你对于他毫无爱心可言,所以,当你看着他的时候,眼里完全没有一点的母爱,一个母亲眼中对于自己孩子的赞赏和爱意,是你绝对无法模仿的。”

    “而且这孩子在看着你的时候,眼里充满了惊骇和恐惧,天下间绝对没有一个儿子在看着轻声母亲的时候会是这样的眼神,这是你最大的破绽!”

    “还有一点就是这个孩子自从我昨晚来到这里开始,就从没见他说过话,也没有看见他出来走动过,这些全都和他这个年纪的小孩子应该有的反应大相径庭,我猜你应该是为了避免他泄露你的秘密,所以点了他的穴道,让他说不出话来也动不了吧?”

    美女蛇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

    唐大说的这些破绽,全都合情合理,让她精心策划的,原本认为天衣无缝的计划却忽然变得如同一个筛子一般,满是窟窿。

    可惜,这些破绽她根本无从去设想,无法避免。

    她从小就是一名孤儿,把她养大的养父也是一名杀手,于是她也被训练成了一名冷血无情的杀手。

    母爱?孩子和母亲之间的感情?

    这些她从未体验过的,只能在幼时梦中想象过的东西,应该如何去设计?

    更何况,随着年龄的长大,连梦中都早已不再出现这些东西了。

    她冷冷的盯着唐大,问道:“既然你一开始就识破了我,为什么当时不揭穿我?”

    唐大摇了摇头:“因为虽然我一开始就知道了你并不是冯夫人,可是并不能确定你假冒冯夫人的真是目的是什么,所以我只有隐忍不发,等着你们自己先发动起来。”

    “果然,今晚你忍不住要动手了。你先是出来用言语挑逗,想要用美人计解除掉我的戒心。如果刚才我要是像个寻常登徒子一般对你的投怀送抱来者不拒,只怕这会儿尸体都早就冷了。”

    “见我不为所动,美人计失败,你不敢冒险出手,这结果也在你原本的预料之中。于是你预先派了你的这个手下,在酒里暗藏毒药,故意和我套近乎,想要骗我喝下毒酒。”

    “不过这一次你又错了,蜀中唐门最出名的除了暗器之外,对于用毒也是无比精通的。唐门子弟,从小未学暗器,先学识毒解毒。你的那一葫芦毒酒,我用鼻子一闻就知道里面有无色无味的毒药,所以,我根本一口也没有喝。”

    “到最后,就是你这看家的一手,先是熄灭灯光,再出声引诱我冲进房中。在你的计算里,我此刻依然已经服下了毒酒,再加上屋内黑暗,目不能视物,你突释暗器一定是十拿九稳了。”

    “你却没有想到,我会将计就计,第一时间就制住了你的这个手下,把他先推了进来。结果,你这个可怜的手下就被你打成了个筛子,真是惨哪!”

    他望着地上那名剑手的尸体,好像真的感到惋惜一样深深叹了口气。

章节目录

寻龙迷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唐家太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家太公并收藏寻龙迷踪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