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枫看着眼前的花老爷子,丝毫不怀疑他说的话。

    实在想不到这个平时看上去老态龙钟,连走路都有一些蹒跚的老头,这一刻竟然能迸发出这样的能量来。

    他身上所散发出的这一股剑气,如此的强烈,充满了杀意,叶枫自忖决不能挡,只怕在场的这些武林群豪们,也没有一个人能够敢于直攫其缨。

    看来现在真的没有人能够挡住他了!

    花老爷子丝毫没有把这些在场的所谓武林群豪们放在眼里,他双眼直盯着面前的叶枫,开始缓缓的迈开了步子,向前踏进。

    一步!

    两步!

    叶枫感觉到他每前进一步,他身上散发出的那股子剑气就逼近一分,压得自己几乎要喘不上气,不由自主的向后退去。

    而他的身后,就是重伤倒地不起的飞天蝙蝠蔡老六,他已经快要拦不住花老爷子了。

    可是叶枫还在强自支撑,说不出为什么,也许就是为了骨子里的那一点倔强,见不得不平的事情,而且,这个曾经卖给他难吃的烧饼的飞天蝙蝠蔡老六,在他心中并不是个坏人。

    好人不应该是这样的结局。

    就为着这一点信念,他依然强硬的挡在蔡老六前面,虽然他的身形已经如同风中残烛一般,摇晃不已,可是他就是不避开。

    花老爷子望着叶枫,眼光中带着几分欣赏,几分惋惜,因为他知道,只要他迈出最后一步,眼前的这个年轻人绝挡不住他所发动的攻势。

    可是这个年轻人却因为一个素不相识的人而毅然决然的挡在自己面前,单就这一份胆气和豪情,已经足以傲视四周这些一个个噤若寒蝉的武林群豪们了。

    真可惜,年轻人太冲动,往往不长命。

    花老爷子禁不住这么想。

    不过他还是想要给这个年轻人一个最后的机会,他沉着声音问道:“你当真不让开?”

    叶枫没有说话。

    花老爷子身上的凌厉的剑气已经逼得他开不了口了,可是他还是很坚定的摇了摇头。

    这时候躺在叶枫身后的蔡老六忽然开口了,用微弱的声音喊道:“叶公子,我一生不曾欠人半分人情,今日你冒死维护于我,这份情我蔡某人记下了,今生报答不了,来生也必定偿还。你还是让开吧,毕竟,的确是我杀了他的儿子。况且,你也绝非是他的对手。”

    叶枫还是没有说话,却更加坚决的摇了摇头。

    花老爷子眼中的惋惜之色更甚,他耳边传来了蔡老六那拼着最后一点力气的嘶吼声:“花老头,杀你儿子的人是我,与其他人无干,要报仇直接冲我来!”

    花老爷子抬起了脚,他已经准备好要迈出这最后的一步了!

    就在这时,忽然空中一个声音缓缓响起:“我劝你最好还是不要动!”

    这声音冷冷的,又很高傲,有一种居高临下俯瞰众生的感觉。

    花老爷子一愣,他停住了脚步,他身上所散发出的那股凌厉的剑气忽然间也全都消失了。

    因为不光是这声音,他也感觉到了还有一股剑气,一股他从未感受到过的无比强烈的剑气,一股带着一种炙热感觉的剑气!

    花老爷子惊讶的抬起头望去,只见房顶之上站着一个布衣老者,白眉白须,正冷冷的望着他,胸前抱着一个长形的布包,那分明是一把剑。

    那炙热的剑气就是从他身上所发出来的。

    花老爷子不认得他,叶枫却认得,他有些惊喜的叫道:“老姜叔!”

    姓姜?

    花老爷子立即知道这个人是谁了。

    泰山之巅,名剑掩日,这个人一定就是姜慕白!

    天下间能够散发出这样的剑气的,除了姜慕白,不做第二人想。

    天下间能够发出这样炙热的剑气的,也只能是那

    一把天下闻名的上古名剑,掩日!

    姜慕白对着叶枫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随即身形一动,从房顶上飘然而下,落在了叶枫和花老爷子之间。

    他静静的看着花老爷子,神情很平静,可是他的这个动作已经表明了,花老爷子如果想要动叶枫的话,就必须要过他这一关!

    泰山姜慕白,如此大的名头,花老爷子也不能不有所忌惮,他沉着脸问道:“你一定要插手这件事?”

    姜慕白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花老爷子问道:“你认识飞天蝙蝠?”

    姜慕白摇了摇头。

    花老爷子有些奇怪的又问道:“那你为什么要管这件事?”

    姜慕白这一次终于开口了,他只是淡淡的说道:“因为叶公子说,你今天不能杀他。”

    叶枫愣了一下,虽然不明白姜慕白为什么会帮自己,但是对于他的及时出现援手,他还是心中充满了感激。

    花老爷子沉默了片刻,他自然不会知道姜慕白和叶枫之间有着什么交情,但是以他的身份肯为叶枫而出手,这交情一定不浅。

    他寒着声音问了一句:“你真的管得了这件事吗?”

    他的话语之中已经隐隐有了杀机。

    姜慕白又闭上了嘴,他脸上的神情表明,对于这样愚蠢的问题,他根本懒得去回答。

    花老爷子不是不知道姜慕白的厉害,他手中的一把掩日剑名震江湖这么多年,绝不可能是浪得虚名的。

    可是花老爷子不能退,也不想退,当年儿子惨死,他身上有着血海深仇,等了二十年,他才等到了这样一个报仇的机会,他不能放弃。

    更何况,在这许多的武林群豪面前,他也决不能服软,否则,不光是他,花家的颜面也将尽丧。

    无论如何,他一定要试一试。

    花老爷子长长的吐出一口气,双眼紧紧盯着姜慕白手中所捧着的剑,掩日剑!

    他轻轻的赞道:“好剑!”

    姜慕白还是没有开口。

    花老爷子又说道:“你手中有剑,我手中却无剑,五年之前,我已经练到不再需要剑了,手中无剑,心中有剑,无剑无我,剑即是我,我即是剑!”

    话音一落,他身上再度散发出了那股凌厉的剑气,其势甚至压过了姜慕白手中的掩日剑所发出的炙热的剑气!

    一旁的那些武林群豪们闻听之下不觉感到有些咂舌。

    寻常剑客,追求一生所练的无非便是人剑合一的境界,但是说到底还是以人御剑。

    花老爷子却已经练到了不需要剑了,他自身就是剑,人即是剑,剑即是人,剑气所指,所向披靡。

    这是只在传闻里听说过的境界,想不到竟然真的有人能练成。

    大家全都目不转睛的望着花老爷子,期待着能一饱眼福。

    姜慕白望着花老爷子,终于开口了。

    他有些赞许的点了点头,说道:“以你的资质,能够练到这一步的确很不容易,确实值得骄傲。”

    “不过,”他摇了摇头说道,“这样的境界,我在十几年前也曾达到过。”

    什么?

    花老爷子连同一旁的武林群豪们的神色俱都是一愕。

    姜慕白这时缓缓的举起了怀抱着的被布条层层包裹着的掩日剑,一脸肃穆的说道:“但是在十年前,我就已经明白了,刻意的去追求什么手中无剑,心中有剑,完全是谬误。”

    他一字一顿的说道:“现在的我,人还是人,剑仍是剑,人既非剑,剑也非人!”

    话一说完,一股炙热的剑气忽然暴起,反而压制住了花老爷子身上散发出的剑气。

    花老爷子愣住了。

    他自然明白,世间所有的一切到了极致全都会反而回归本身,这就是返璞归真。

    他穷尽了毕生的精力才达到了无剑无我的境界,自认为已经达到了剑术的巅峰了。

    可是姜慕白的一席话,却如同当头棒喝,令他大吃了一惊,原来自己根本离巅峰还差了十万八千里呢!

    剑仍是剑,人还是人,这境界不知道比他又高出了多少,是他之前根本从未想象到的,望尘莫及的境界。

    剑本就是剑,人本就是人,剑做不了人做的事情,人也不该去做剑应该做的事,只有各自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才能发挥出真正最强的威力。

    如此简单的道理,为何自己之前从没想到过?

    花老爷子身上的剑气渐渐衰弱了下来,他的额头上已经沁出了颗颗冷汗。

    面对这样的姜慕白,面对这样可怕的对手,自己还能有胜算吗?

    自己还能报得了仇吗?

    他的信心在迅速的崩塌,几乎已经没有了出手的勇气。

    可是他不能退缩,当着这么多人,颜面何存?

    他要强撑下去,哪怕面对着的是姜慕白,哪怕明知不敌,他也绝对不能退缩。

    可是他还能够出手吗?

    就在他犹豫之间,姜慕白嘴唇微动,虽然没有声音,但是花老爷子还是看明白了,他说的是一个人的名字,花无错!

    花间剑花无错。

    泰山评剑大会推选出的天下七把剑之一,自己的亲孙子,花家未来的希望!

    姜慕白这个时候说出这个名字是什么意思呢?

    旁人不懂,可是花老爷子明白了。

    他是在提醒自己,今日一战,不光是关系着自己的颜面,还有这丧子之仇。

    这一战的胜败,更关系到花家的颜面,关系到孙子花无错的将来。

    如果自己败了,花家不但会颜面扫地,花无错的剑法也会饱受诟病,如今那如日中天的江湖地位也会尽丧,今后都会被人指指点点,说他花家的剑法远不及泰山姜家。

    其实花无错年纪尚轻,以他那过人的资质,今后在剑法上的成就势必会超越花老爷子,甚至未必就不如他姜慕白!

    所以,为了花家,为了孙儿花无错,花老爷子决不能败!

    可是面对姜慕白,他如今毫无胜算。

    花老爷子身上散发出的剑气忽然全都消失了,他的身影也如同一片风中树叶一般忽然飘起,急速退走了。

    半空中只留下了他那渺渺的声音:“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花老爷子的忽然退走,大出在场的武林群豪们的意料,原以为会欣赏到一场旷世的决战,可是如今却令他们大失所望,禁不住纷纷开始交头接耳的议论起来。

    只有姜慕白望着花老爷子离去的方向,叹息了一声:“不愧是老江湖了,佩服!”

    的确,为了花家,为了孙儿,能够毫不犹豫的放下自己的颜面,立马退走,这真不是谁都能做到的。

    能屈能伸,花老爷子是真英雄。

    一旁的叶枫看见花老爷子退走,终于松了一口气。

    回头一看,重伤的飞天蝙蝠蔡老六已经晕了过去,不过他伤口的流血已经止住了,应该没什么大碍。

    叶枫这时连忙上前向姜慕白致谢。

    姜慕白大手一挥,说道:“不必谢我,我也是唐大少派人通知我赶来相助的。”

    唐大?叶枫这时才想起了唐大,不知道他现在如何了?那君子剑冯明礼对他设下的圈套,不知他现在可无恙?

    姜慕白淡淡的说道:“叶公子不必担心,唐大少现在应该去追冯明礼去了,以他的机智和武功,冯明礼应该是奈何不了他的。”

    叶枫点了点头,这一点他自然相信,唐大的本事他当然是清楚的。

    只是不知那个遁走的君子剑冯明礼,此刻又逃向何方了呢?

章节目录

寻龙迷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唐家太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家太公并收藏寻龙迷踪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