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解祯亮面前的这个女孩,看上去不过二十出头,明目皓齿,秀丽端庄,尤其是在顾盼之间,有一种惹人怜惜的意味。

    她的怀里还抱着那只受伤的小白狗,全身上下洋溢着满满的爱心,这整个画面看上去,简直宛如上天的仙子一般。

    解祯亮看着这个美丽的女子,不觉呆住了,胸口一阵砰砰的剧烈跳动,这也许就是一种惊艳的感觉。

    那女子看着面前盯着自己发愣的解祯亮,一面抚摸着怀中小白狗的小脑袋,一面好奇的问道:“你是谁?”

    解祯亮这时才如梦初醒,回过神来,不禁为自己刚才那一瞬间的失态大感惭愧,连忙对那女子深深施礼道:“在下京城人士,姓解,初到西安,一时迷失了道路,惊扰了姑娘,勿怪。”

    那女子对于他的多礼似乎感觉到很有趣,莞尔一笑道:“原来是解公子,我看公子刚才似乎也想要帮助小白,想必也是个有爱心的好人。”

    她抱着小白狗走近了解祯亮,问道:“你想要摸一摸它吗?”

    解祯亮望着女子怀中那温顺的小白狗,等着一双忽闪忽闪的圆眼镜好奇的望着他,想起刚才它对着自己龇牙低吼的情景,分明是对自己怀有戒心,心中一阵犹豫,问道:“我,可以吗?”

    女子说道:“没事啦,有我在呢。”

    解祯亮犹豫了一下,还是伸出了手。

    那小白狗果然不再抗拒,而是温顺的任凭解祯亮轻抚着它的小脑袋,嘴里发出撒娇的呜呜声。

    竟然会如此神奇,解祯亮不禁笑了。

    那女子似乎也很高兴,柔声说道:“其实小白很乖的,很听话,只是在外流浪久了,没人照顾,常常会被一些坏人和别的狗欺负,所以才会对陌生人怀有戒心。”

    解祯亮一面继续抚摸着小白狗,一面问道:“我看这小家伙对于姑娘倒是很亲热,想必很熟悉了。”

    那女子说道:“其实我也不过只是来到这里一两个月而已,因为看它可怜,常常饥饿难耐跑来门口乞食,所以经常喂它一些东西吃,一来二去,便熟识了。”

    她叹息了一声,说道:“如今它受了伤,恐怕我要收留它照顾几日了,等到伤好之后再作计较。”

    解祯亮望着她的面庞,只觉那上面透着一种充满爱心的光辉,愈发的显得好看。

    那女子抬起头来看着解祯亮,眨巴了几下眼,问道:“如今这城中瘟疫盛行,家家户户都闭门不出,解公子怎么会反而迷失了道路,来到此处的?”

    解祯亮有些尴尬的一笑,说道:“我,我就是闷得发慌了,出来随便走走透透气,不想却无意中走到了此处而已。”

    他没有说实话。

    不过他又能如何说?

    难道要他对这位初次见面的姑娘实话实说,告诉她我其实是跟踪你们城里的捕头大人,结果跟丢了,这才来到了此处?

    好在这位姑娘也没有太过在意,嫣然一笑不再追问了,反而关切的说道:“如今城里疫病横行,解公子应当小心才是,注意自己的身体,可不敢再像这样的乱走才好。”

    “嗳!”解祯亮响亮的答应了一声。

    不知道为什么,这姑娘如此的叮嘱他,他的心里竟然莫名其妙的生出了一丝欣喜,一种甜丝丝的感觉。

    这倒是之前从未有过的事情。

    那姑娘又看了他一眼,垂下头低声说道:“我该回去了,要不,他们该着急了。”

    “是,是,早些回去吧。”解祯亮随口应道,其实他的心里倒盼望着这位姑娘能够多待一会儿,能迟一些再回去。

    他完全没有想到要问,那个“他们”究竟是谁,是她的家人吗?

    他只是条件反射一般机械的闪开了身子,让出道路,心中却藏着一百个不情愿。

    那女子怀抱着那只小白狗,缓缓的移步从他面前翩然而过,一阵香风飘过,解祯亮耳边听见她用那低得几乎难辨的声音说道:“解公子如果再感

    觉闷了,可以来这里找我,来看看小白,也看看我。”

    解祯亮的胸口又开始砰砰的跳动起来,来看看她?

    听这话里的意思,分明这位姑娘也想要再见到自己?

    他的心里一阵狂喜,忽然想起,抬起头大声问道:“忘了问姑娘芳名,该如何称呼?”

    姑娘的身影这时已经消失在了门内,那两扇冰冷的门户又关上了,只传来了她幽幽的声音:“你叫我小凤吧!”

    小凤?

    这名字真好听。

    看着那紧闭的门,解祯亮傻傻的呆立在原地痴痴的想。

    他抬起头看了眼那店铺外随风扬起的那朱红色的灯笼,上面的那三个大字“红袖招”,竟然也显得那样的好看。

    他站在这里发着呆,完全不知道,在一街之隔的另一边,叶枫他们一行人,正走入了一家客栈之内。

    这家客栈装修得很是气派,一看就知道是这西安城里数一数二的客栈之一,完全可以想见平时里是如何的一副人头攒动,客似云来的热闹情景。

    然而如今非常时期,店里却冷冷清清,连一个客人也没有,只有掌柜的一个人恭敬的立在门边,迎候着叶枫他们一行的到来。

    走在最前面的是姬无双,掌柜的躬身问候道:“公子好!”

    这里既然原本就是天意楼的产业,姬无双自然是这里真正的老板,这个掌柜也就是他的属下了。

    姬无双摆了摆手,示意他不必客气,开门见山的直接问道:“你这店里有几个关中老孙家的人投宿?”

    那掌柜恭恭敬敬的答道:“应该是没错了。大约十几日前,来了五个姓孙的人,一个老者带着四个后生,打扮很是朴素,不像是做生意或者走亲访友的,自打住进来之后,除了每日吃饭之外,几乎是足不出户,好像在等什么人,属下估计就是公子要找的关中老孙家的人。”

    叶枫和唐大闻言不禁对视了一眼,看起来他们要等的人就是自己了。

    姬无双点了点头,表示同意他的判断,接着问道:“这五个人如今还在店里吗?”

    那掌柜摇头叹道:“他们已经不在了。”

    叶枫忍不住开口问道:“他们去哪里了?何时走的?”

    那掌柜的抬眼看了一下叶枫,答道:“他们住进来没几天,城里就爆发了疫病,这五个人不知怎么的也染上了瘟疫,第二天就全都死在了房里。”

    “什么?死了?”大家全都吃了一惊。

    那掌柜的点头说道:“没错,他们病倒之后的第二天一早,就发现全都死在了床上,连尸体都发硬了。还是小人去通知官府的仵作前来收的尸,验证无误,全都已经气绝身亡了。”

    这突如其来的消息让叶枫感觉到有些发愣,他迟疑了一下,又开口问道:“如今他们的尸体停在何处?”

    掌柜的说道:“这五人无亲无故,没人来认领尸体,他们的尸首自然是存放在城郊乱葬岗的义庄之中,等待有亲属前来寻人,好认领尸体。”

    城外义庄?

    叶枫心里忽然感觉到有些难过,这关中老孙家当初在华山从秘窟之中救出了被活埋的自己和唐大,是自己的恩人,如今却因为在这里等待自己,反而染上瘟疫送了性命,自己实在是有愧于老孙家的人。

    无论如何,也应该去看看这五个人的尸首,烧上一炷香,焚上一些纸钱,略微表一表自己的心意。

    那掌柜的看神情就知道叶枫他们打算要去义庄看一看,于是说道:“那看守义庄的老李头,是一个无亲无故的孤老头子,官府看他可怜,给了他这么个差事勉强度日。他很好说话的,你们只管去就是了,他自会引领你们去找尸首的。”

    “不过嘛……”那掌柜的忽然犹豫了一下,欲言又止。

    叶枫追问道:“不过什么?”

    那掌柜的答道:“那老李头没什么嗜好,就是好喝上两口,常常跑进城里来打酒。官府封城之前,小人还遇见他进

    城来,当时闲聊,他无意中提起,那五个姓孙的人的尸体,送到义庄之后,第二天忽然莫名其妙的少了一具,害得他一阵好找。”

    叶枫觉得有些奇怪:“那找到了没有?”

    掌柜的说道:“自然是没有,只不过小人遇见老李头的时候他已经喝得醉醺醺的了,也不知他说的这些是真的,还是只是他醉后的胡言乱语而已。”

    “而且,”掌柜的叹息道,“官府封城之后,就再也没有见到他了,那阵子瘟疫病死的那些外乡人的尸首全都送去了义庄,也不知老李头他能不能挺过来,会不会也染上疫病,丢了老命?”

    五具尸体居然忽然间丢失了一具,这件事听上去就透着一股子诡异。

    叶枫和唐大不由得又对望了一眼,看来,这一趟义庄之行,是非去不可的了。

    听了掌柜的话,大家心里都有着同样的感觉,觉得这件事透着古怪,一时间都陷入了沉思,没人说话。

    那掌柜的看他们都没有说话,对着姬无双躬身问道:“请问公子,可需要为各位准备客房?”

    姬无双皱了皱眉,问道:“有染上瘟疫之人死在店里,这里还安全吗?”

    掌柜的立即信誓旦旦的保证道:“自从那五个姓孙的人死后,官府就赶走了其他客人,封闭了他们居住的南楼的所有房间。”

    “如今剩下的北楼的客房,属下全都已经仔细的打扫并且用石灰水消过毒了,保证绝无问题。何况,在西安城里,还有哪一间客栈驿所没有死过染上瘟疫的人呢?”

    姬无双想了想,问道:“现在这些每天病死的尸体,都是如何处置的?”

    掌柜的答道:“自从封城之后,所有病死的尸体,每日都会由捕头范进带着那些捕快们集中起来焚烧,为的就是恐怕疫病进一步传染。”

    叶枫他们这时想起了之前那名忽然发病倒地,不省人事的捕快,看起来这方法似乎也并没有多大的效果。

    姬无双有些无奈的点了点头,对掌柜的说道:“那么就劳烦你就去给大家安排一下房间,千万要注意卫生安全。”

    那掌柜领命下去了。

    叶枫这时转身开始分派起任务来了。

    他首先对一直跟在身后,沉默寡言的黑鬼赫连铁说道:“你去刚才收容病患的宅子门前守着,程姑娘哪里如果有什么消息,你立即赶来报告。”

    黑鬼并不多言,点点头转身立即去了。

    叶枫又转头对着刑部总捕头常无义说道:“烦请常大人去与城门外的知府大人交涉一下,要想寻找施放蛊毒的凶手,线索太少了,目前光凭着这些人手是不够的,试试能不能请知府大人调派一些军士进城来协助我们?”

    常无义冷峻的一点头,说道:“放心,他情不情愿都得同意。”

    叶枫又转身面对着姬无双。

    姬无双笑道:“叶公子有何吩咐?需要我做什么?”

    叶枫尴尬的一笑道:“吩咐不敢,只是烦请姬公子调动天意楼在西安城中所有的力量,调查一下一个月以来进出过西安城的所有外地人,尤其是如今还滞留在城内的外地人的所有信息。”

    他说完之后,似乎也意识到这件事的难度实在是有些太大了,有些迟疑的问道:“这,能够办到吗?”

    姬无双收起了脸上的笑容,一拱手正色道:“我天意楼一定会尽力!”

    叶枫点点头,转而看着唐大说道:“唐先生就请与我一道,我们去那神秘的义庄看一看,看看那消失的尸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唐大面色坚毅的点了点头。

    一旁一直等待着的张胖子这时候憋不住了,忍不住开口问道:“那么我呢?我去干点什么?”

    叶枫微微一笑说道:“这里就数你的轻功最好,你就负责去满城给我找人。”

    张胖子一愣:“找谁?”

    叶枫叹息道:“当然是我们那位忽然失踪了的二哥,解祯亮!”

章节目录

寻龙迷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唐家太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家太公并收藏寻龙迷踪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