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进现在正在逃。

    他跟在凤凰姑娘的身后,拼尽了全力的在奔跑。

    抬头看看前面凤凰姑娘那毫不费力的曼妙的背影,心里不由得有一些不舒服。

    想不到这个女人的轻功居然如此之好,现在自己使出了全力才能勉强跟得上。

    平时她总是一副娇滴滴的,小鸟依人的模样,原来却是深藏不露。

    原以为自己和她已经有了床笫之欢,她已经是自己的人,可是知道今夜才知道,原来这个在枕边吹气如兰,辗转缠绵的娇滴滴的美人,竟然是令整个江湖闻名丧胆的十殿阎罗之一。

    十殿阎罗的名字范进当然听说过,也知道他们无一不是名动一方,举足轻重的江湖豪强,而且,都不是什么好人。

    想不到的是,这样之前只不过是在江湖传闻中听到的名号,如今却活生生的就出现在自己的身边,还是这么一个自己熟悉的大美人,多少让他感觉有些如在梦里。

    她竟然之前一直对自己守口如瓶,丝毫没有露出过破绽!

    范进仔细想想,不免有一些心惊,到底她还有多少秘密是自己不知道的?

    看着她的背影,范进越来越觉得有一种朦朦胧胧的感觉,好像从来就没有把她看清楚过。

    或许,自己从来就没有真正得到过她,或许,从一开始就是自己被她所操控了,只不过还毫无察觉而已。

    范进忍不住这么想。

    一直到一路奔出了西安城外,到了一个僻静的所在,凤凰姑娘这才停下了脚步。

    身后的范进,此时已经累得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可是一双眼睛依然充满了怀疑的死死盯在她的身上。

    凤凰姑娘对着他嫣然一笑,柔声说道:“你累了,应该休息休息了。”

    范进摇摇头,说道:“我没事,只不过没想到你的轻功这么好,看来你身上我不知道的东西还很多啊!”

    凤凰姑娘笑了,似乎她对于范进的话感到很有趣:“难道从前你觉得你真的就完全了解我了么?”

    范进说道:“我以为我们……有了那样的关系,应该是一条心,有着共同的目标,相互了解的。我对你可是毫无保留的。”

    凤凰姑娘笑了:“了解?这个世上有谁对谁又是真正的了解的?就像你,真的了解你的父亲吗?”

    范进有些茫然的望着她,不知道她忽然提起他父亲是什么意思。

    凤凰姑娘的笑容看起来有一些讥诮:“你一直以为你父亲沉迷于剑术,把江湖名誉看得比一切都重要,你以为你父亲对你对范家都毫不关心,你到今天得到的一切全都是凭着你自己一点一滴得来的。你以为的这些,真的就是这样吗?”

    范进不禁有些愕然:“难道不是这样吗?”

    凤凰姑娘望着他,那眼光如同望着一个懵懂无知的孩童一般的轻蔑:“没有你父亲的同意,你当初可以动用家中那么大笔的银两去买到捕头的位置?没有你父亲的暗中弹压,你以为凭着你一个小小的捕头,你这么多年来巧取豪夺了这么多财富,真的就没有一个人敢反抗你?”

    “你觉得你父亲今晚为什么会这么巧的适时赶到,能够掩护我们逃走?你觉得他对于你这些年的所作所为,你的一举一动,他真的毫不知情,毫不关心?”

    范进被这一连串的问题问得哑口无言,之前他确实从来没有真正的这么想过。

    凤凰姑娘忽然叹了一口气,问道:“你以为你父亲今晚真的能够杀光在场的所有人全身而退?你以为今夜之后你们范家还能像没事一样,你还能像从前一样回到西安城里?”

    范进一愣:“可是,可是他明明,就是这么说的啊?”

    凤凰姑娘摇摇头,叹道:“你真的是太天真了,在场的常无义和唐门唐大,至少他们两个全都是一等一的高手,以你父亲的武功要想胜过他们联手,已经绝非易事,更不用说杀光他们了。当今之世,能够轻而易举杀光今晚全场的人的,只怕也屈指可数,绝不会超过十人,你父亲恐怕还远远

    没有达到这样的境界。”

    “更何况今晚在他们的背后,不但有着朝廷,还有着那个神通广大,神秘莫测的天意楼,天意楼的势力之大,你不会不知道,这样的组织,根本不是你我所能够对付的,有他们在,就算今晚在场的人全都死了,你也掩盖不了你从前的所作所为,你居然还妄想着能回去?”

    范进的神色黯淡了下来,她说得很对,令他完全没有辩驳的可能。

    可是父亲当时明明说可以的,他的神态很坚决,父亲可是从来也没有骗过自己的,他为什么会那么说,为什么那么坚定的相信能够杀光在场的所有人?

    忽然,范进的脑中轰然一响,不禁脱口而出:“难道,难道他是想要……”

    凤凰姑娘望着范进点了点头,说道:“没错,你父亲从一开始出现的时候,就已经抛下了所有的名誉,所有的一切,他已经打定了主意,要不惜一切掩护你逃走,要用他的命来救你的命!”

    范进的顿时如遭雷击,全身簌簌而抖,痛苦的呻吟了一声:“父亲!”

    凤凰姑娘满是怜悯的看着痛苦的范进,说道:“这么多年,其实你对你的父亲一无所知,完全就根本一点也不了解。虽然他从来不会表达,但是他对你的爱却是超越了一切的,甚至是他自己的生命。”

    她轻轻的叹息道:“你连你自己的父亲也根本毫不了解,又谈什么我们之间互相了解呢?”

    范进的神情扭曲着,直到现在,他才算真正明白了他的父亲,明白了他父亲的那颗心。

    为什么自己之前就从来也没有想过这些问题呢?为什么之前就从来也没有感觉到呢?

    也许,是自己根本就没有想到要去试着了解父亲,了解他心里的所思所想,他心里的感情。

    居然自己之前还一直为了自己的一点点自以为得计而沾沾自喜,觉得自己离开了父亲的羽翼之下,还能一样的呼风唤雨,得心应手。

    这一切都是我的错!范进在心里深深的痛悔着。

    望着深深自责的范进,凤凰姑娘在心里叹息着。

    这世上的人总是这样,拥有着最好的东西却不自知,反而会觉得厌烦,渴望挣脱,证明自己。

    殊不知,天下间有很多人想要拥有这样的父爱却不可得。

    人生还真的是嘲讽啊!

    范进低着头沉默了好一阵子,忽然抬头望着凤凰姑娘,开口问道:“所以,其实最初也是你选择了我,一开始就是为了能够利用我,根本不是为了什么我心中的大志?”

    凤凰姑娘笑了:“你总算是聪明了一些了,不过若不是你不够聪明的话,我当初也不会选择你了。”

    范进满脸的痛苦神情,厉声问道:“为什么?为什么要选我?”

    凤凰姑娘淡淡的说着,好像在讲述别人的故事一般:“当初我之所以选择在西安城建立红袖招,就是因为这里地处西北门户,远离京师,又是最繁华的重镇。五毒门想要重新振作,而对于蛊毒的研究又需要大量的钱财,西安城既繁华又远离京城,没那么引人注意的这一点,非常的符合我的要求。”

    “红袖招开张之后不久,我就注意到了你,你既是本地的大户出身,又是官府的捕头,而且你和前任知府大人相勾结做下的那些事情,显示出你这个人既自信,又贪婪。”

    “自信的人就容易自大,就容易暴露出自己的弱点,而贪婪对于敛财来说,却是必不可少的原动力。这一切正符合了我的全部要求,真是没有比你更合适的人选了。”

    “没想到的是,这个时候,你却忽然间自己送上门来了。你说你为了我而神魂颠倒,一见倾心,愿意为了我做任何事情。我一眼就看出你其实对于男女之情,根本就毫无经验,稚嫩得很。”

    “凭着女人天生的本钱,我很容易就搞定了你,让你对我死心塌地,却还一心以为我是为了你的才华,为了你心中的大志而甘心情愿的倾力相助。你也对我言听计从,成了最好的工具。”

    “从此以后,你费尽心

    思得到的那些财富,有一大半都源源不断的流进了我的腰包,而有你范捕头的庇佑,我红袖招在西安城里就稳如磐石,更加的安全了。一直到了这一次,我告诉你我的蛊毒研究已经成功了,于是你就同我一起设下了这个制造瘟疫的毒计,以便于清除异己,更好的控制西安城。”

    范进叹息了一声,似乎在为之前自己的愚而懊悔,他开口问道:“所以,就像那位叶公子所说的,其实你这一次并不是真的为了帮我才制造的这场瘟疫,你还有其他更重要的目的。”

    凤凰姑娘点点头说道:“没错,那位叶公子说得很对,他很聪明,甚至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不愧在江湖上有呢么大的名声。如果不是他的出现,也许这一次我们的计划就会成功了。”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我的真实目的是什么你也没有必要知道,一切都已经过去了,我们已经失败了。”

    范进有些恨恨的问道:“现在已经失败了,你准备怎么处置我?我现在对你已经毫无用处了,你是不是准备杀了我?”

    他瞪着凤凰姑娘,双拳已经握紧。

    凤凰姑娘的脸上浮现出了一抹惊讶之色:“怎么会?你为什么会这么想?”

    她一面缓步向范进走近,一面柔声说道:“在你心中,我就是那么一个冷酷无情,心狠手辣的女魔头么?你觉得你父亲先前之所以选择牺牲自己来掩护我们两人逃离,不也是看出了你对我的感情,希望我们俩可以逃出生天,去过新的生活吗?”

    “你对我如此,我难道会对你毫无情意?你忘记了我们之间那些如胶似漆,难舍难分的甜蜜时刻了吗?一个女人已经为了你献出了所有,你对我现在难道还有所怀疑?”

    范进听了这话,不禁又迟疑了。

    他当然愿意相信眼前的这个女人,他心甘情愿的把得来的大半的财富都交给她,自然也是希望有一天能同她一起过上那无忧无虑的快乐生活。

    从内心深处,他绝不情愿去怀疑这个女人。

    正迟疑间,凤凰姑娘已经走到了身前。

    她吐气如兰,把嘴凑近了他的耳边,柔声说道:“到了现在我还有什么选择么?除了和你一起浪迹天涯,去找一个没人知道的地方过快乐的生活。”

    范进顿时浑身都有些酥软了,他的脑海里已经浮现出了两人在一起生活的快乐画面。

    就在这时,凤凰姑娘的手很自然的放在了他的肩头,轻柔的一拍。

    范进忽然问道了一股香气,很让人感觉到舒服而陶醉的香气,就像是,少女的体香。

    他的头忽然有些晕,眼前一阵旋转,他的脑子里迅速的反应了过来,吃惊的失声问道:“你,这是……”

    凤凰姑娘呵呵一笑,身形一转,已经离开了他的身边,站在他十步以外的地方,冷眼看着他。

    范进明白了,她对自己下了毒。

    她终于还是下手了,就像之前所说的,自己对她已经毫无用处了,她怎么会容得下自己?

    他觉得很懊恼,先前自己居然还对她的花言巧语动了心,自己竟然忘记了,她除了是个很漂亮的女人之外,还是五毒门的蓝婆子,还是十殿阎罗中的五官王!

    这样一个人,怎么会选择同自己一起隐居山林,过那种平淡的日子?

    他的双眼怒瞪着面前的这个恶毒女人,咬牙切齿的迈步想要向前走去,可是他已经没有了力气。

    他的双眼中,鼻孔里,甚至耳朵里都流出了黑色的血水,眼前一阵发黑,他的喉咙咯咯的再说不出一个字来。

    他倒了下去。

    范进死了。

    即使他的父亲牺牲了自己的生命,也没能让他逃脱死亡的厄运。这或许就是他注定的结局。

    看着眼前范进那还在抽搐的尸体,凤凰姑娘幽幽的叹了一口气,也不知是由于怜悯,还是觉得可惜。

    突然间,一个声音在她的背后响了起来:“当舍则舍,毫不留情,做得干净利落,真不愧是五官王!”

章节目录

寻龙迷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唐家太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家太公并收藏寻龙迷踪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