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无双听了满面惊异的说道:“原来父亲当年的失踪果然是朝廷搞的鬼!”

    姬天语长叹了一声,说道:“怪只怪这朱元璋太过于阴险,太过工于心计。当年元末朝廷腐朽,群雄并起,共同逐鹿天下。当初他还叫做朱重八,不过是一个市井泼皮出身,为了生计做了假和尚,流浪四方,骗吃骗喝。”

    “后来被旧友汤和引荐给了郭子兴的义军,凭着其心机和专营竟然娶了郭子兴的养女马氏,这时候才有了正式的名字叫做朱元璋,也从此开始崭露头角。”

    “虽然他的确有些才能,不过到底是泼皮无赖出身,能有多大本事?到了郭子兴死后,他的处境更加艰难。即便是他攻占应天之后,建立了自己的地盘,也还是处在陈友谅、张士诚和方国珍他们几股势力的夹击之中,岌岌可危。”

    他转头看了一眼身前的儿子,叹道:“你也知道,我姬家世世代代背负着守护宝藏的重责,之所以历朝历代以来都能够得到朝廷的支持,享有种种特权,自然也和我们在每一次改朝换代之中所起的作用密不可分。每当这样的乱世出现,我们姬家就会选择一位明主扶持,帮助他君临天下,登基大宝,而我们姬家也能获得我们想要的特权。”

    “想不到当年你的祖父,竟然在群雄之中一眼就看中了实力并不占优的朱元璋,说什么此人有龙虎之气,帝王之相,将来必成大事。于是他和朱元璋密商之后达成了协议,我们姬家将全力帮助他夺取天下。而相应的,他朱家的后人将世世代代帮助我们守护这家族的秘密。”

    姬无双听到这里点了点头,说道:“此事在祖父在世之时也曾经听他提起过。”

    姬天语傲然的一笑,说道:“如若不是我姬家动用了遍布天下的势力和富可敌国的财力倾力相助,他朱元璋又岂能那么轻易的就能击败陈友谅和张士诚,令方国珍投降,从而一统天下,建立这大明王朝?”

    姬无双问道:“那么他一统天下之后呢?他有没有遵守他的诺言?”

    姬天语冷哼道:“他若是个信守承诺的君子,为父岂能受这二十年来的煎熬?”

    他叹了口气说道:“登基之初,朱元璋对于你祖父还是有些忌惮的,毕竟以你祖父的惊世才情,无双的武功,他还不敢轻举妄动,最初倒也是遵守了诺言,不但给予了姬家特权,而且还帮着我们搜罗天下间所有关于我们守护的那个宝藏的一切文献,全都交给了我们。”

    “只可惜,为父天资驽钝,才学武功皆不及你祖父之万一,在你祖父病逝之后,为父接掌了姬家上下。起初,朱元璋倒也还算恭敬,不但毫无异样,反而在皇宫之中选了一处偏僻的偏殿,专门存放从天下间搜罗来的关于宝藏的文献资料,供为父的研究。可是为父的并不知道,这时候在他的心中,已经开始有了别的想法了。”

    “当年为父常年在皇宫

    之中埋首研究那些千奇百怪的古籍资料,渐渐入了迷,殊不知这却正中了朱元璋的诡计。大约在二十年前,朝廷忽然出面安抚江湖上势力庞大的两家世仇蜀中唐门和江南霹雳堂雷家,我以为这不过是朝廷想要维持天下的安定,并未在意。”

    “谁知道这两家不但止住了流血干戈,更是不计前嫌联合起来,还躲在华山的一个秘密之所神神秘秘的不知搞些什么名堂。为父觉得奇怪,调查之下才发现,他们手中竟然有一张本不该出现的武器草图!”

    “这草图本该是我们守护的那个宝藏流失在外的一部分,他们能够得到它,居然是朝廷暗中拿出来的。也正是为了这份草图,他们两家才会放下世代难解的血仇,联手共同研发这惊世的武器。而朝廷之所以能够得到这份草图,却正是源于为父在皇宫偏殿之中的那些研究!”

    姬无双长长的叹息道:“知道了这一点,为父便明白了朱元璋的诡计,他正是利用为父研究那些关于宝藏的资料,然后盗取为父研究的成果来帮助他寻找宝藏的下落。为父在不知不觉之中,竟然被朱元璋给利用了!”

    “明白了他的如意算盘之后,为父便决定要反击。守护这宝藏是我姬家世世代代的使命,怎么能在为父的手中失败?于是为父便利用天意楼遍及天下的势力,寻找到了十个各有所长的绝世高手,利用他们各自的弱点和把柄,胁迫诱使他们加入了我的麾下,成为了十殿阎罗。之所以叫这个名字,就是表明我们所做的事情,便是定善恶,决生死。”

    “之后我利用十殿阎罗突袭了藏在华山秘窟之中的蜀中唐门和江南霹雳堂的精英们,令朱元璋研发新式武器的梦想落空了。像这样的武器,根本就不该在当世出现!”

    “接着,利用了蜀中唐门的内乱,唐太公失踪,我成功的让十殿阎罗之中的雷破天发动叛乱,弑兄夺权,把江南霹雳堂改组成立了大雷门。从此蜀中唐门和大雷门雷家又陷入了无休止的争斗仇杀当中,只有他们越乱,宝藏才会越安全。”

    “为父做完了这一切之后,朱元璋眼见阴谋破灭,找寻宝藏无望,于是便约我在皇宫中见面,说是要向我负荆请罪,还声称他绝不会背当初与我姬家所定下的誓言。只怪当时为父太自信,又太过自负,自觉朱元璋拿我没有办法,不虞有他,竟然毫无防备的就去了。”

    这时候,姬天语的面容开始有些扭曲,充满了愤恨,明显陷入了对当年的回忆之中:“为父怎么也没有想到,那朱元璋竟然狼心狗肺,背信弃义,先是在酒水之中下毒,为父一时不察,竟然身中剧毒。接着,他还埋伏下了一批高手伏击,虽然为父斩杀了其中数人,最终还是失手被擒。”

    “接下来,朱元璋并没有杀为父,他还想着要让为父继续为他解读关于宝藏的那些资料,他还梦想着要得到那笔宝藏。他把为父关在了一所废弃的偏殿之下一个秘

    密的囚室之中,还用大铁环和铁链穿了我的双肩和双腿,日夜折磨,想要令为父屈服。”

    姬天语情不自禁的身手抚摸着自己用白布层层叠叠包裹着的双肩和双腿,眼中仇恨的火焰熊熊燃烧着。

    “可是直到朱元璋这老贼病死,为父也从未屈服过。之后他的孙子即位,不过那小子明显对于宝藏的秘密所知不多,没什么兴趣。没几年,他又被朱元璋的儿子,他的亲叔叔朱棣给推翻了。”

    “朱棣当上了皇帝之后,倒是没有再折磨我,不过他每个月都会来和为父谈上一会儿话。从他的谈吐之间,他其实对于这个宝藏的秘密知道得不少,也极有野心,虽然一直没有对为父用强,我却分明感觉到这绝不是一个心慈手软的良善之人,只怕他的心机之深沉阴险,绝不在其父朱元璋之下。”

    “不过很奇怪,他似乎很有耐心,好像一直在等待什么发生,直到一年左右之前,他来见我,说是预言之中那个背上有条青龙的天选之子出现了。”

    姬无双这时不禁感觉惕然心惊:“他连这个也知道?”

    姬天语沉重的点了点头,说道:“他不但知道这个预言,而且言谈之间,似乎很是得意,那感觉就像是这个天选之子已经牢牢的掌握在了他的手心里一样。”

    “掌握在他的手心里?”姬无双的脸色变了变,眨了眨眼,似乎若有所思。

    姬天语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继续说下去:“朱棣在言语中曾经透露过,你在外面一直在寻找为父,好像还给他制造了不小的麻烦,甚至于曾经闯到了我囚室之外的那所偏殿之中。”

    姬无双点点头,有些遗憾的说道:“正是。孩儿当时费尽心思,引发京城大乱,正是因为之前得到消息,父亲您很可能被囚于皇宫之中,才会想要借乱潜入皇宫搜寻。本来已经成功的闯进了父亲说的那一座偏殿了,可惜,却被一个人给破坏了。”

    姬天语一周眉头:“哦?是什么人?”

    姬无双叹息道:“东郭先生!”

    姬天语眉头皱的更深:“东郭先生?之前从未听闻过这个名号。他武功比你如何?”

    姬无双摇头叹息:“此人剑术通玄,孩儿完全不是对手。”

    姬天语沉默了一会儿,说道:“天下间能够让你自承不是对手的剑术高手不过寥寥数人而已,此人既然自号东郭先生,分明是假名,其真正的身份丙丁闻名天下,由此可见,他的真实身份当不难猜到。”

    姬无双点点头:“对于他的身份,孩儿其实心中已有猜测,不过还没有证据而已。”

    姬天语颔首道:“对于这样的对手,你一定要小心,必须多加提防才是。”

    姬无双躬身答道:“孩儿谨记。”

    随即,他抬起头对父亲问道:“只是不知父亲被囚禁了二十年,是如何脱困的?”

章节目录

寻龙迷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唐家太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家太公并收藏寻龙迷踪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