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枫他们面对着这些静止不动的铁铸人偶,只要他们不向前进入到雕像的阴影之中,这些人偶也不动,一时间局面僵持住了。

    可是他们的时间毕竟是有限的,可不能在这里白白的这么耗下去。

    叶枫的心里一阵的焦急起来。

    就在他感到束手无策的时候,从他的身后一个高大魁梧的身影站了出来,用宏亮的声音说道:“公子莫急,让我来!”

    叶枫回头一看,却是一直跟随在身边的黑鬼赫连铁。

    赫连铁望着眼前这些诡异的人偶,伸手从背后抽出了一直背在背上的一根式样古朴的黑铁手杖,那正是他师傅,少林了凡大师当初在京师圆寂之前传给他的少林至宝,金刚伏魔杖!

    他脱掉了上衣,露出了一身结实的腱子肉,手里的铁杖捏的嘎嘎作响,忽然大吼一声,一下往前跳进了雕像的阴影之中。

    一瞬间,那些人偶便又动了,伴随着吱吱呀呀的声音,舞动着兵器向他袭来。

    黑鬼毫无惧色,举起手中的铁杖,虎吼声中一杖击出,他天生神力,了凡大师生前就视他为最适合修炼少林伏魔杖法这等至刚至猛武功的人选,如今果不其然,他的一杖击出,一声巨响,竟然将面前一个人偶的一条铁铸的胳膊硬生生的砸断了!

    大家见了心中都是一喜,却见那断了一支胳膊的人偶却像是毫无影响,舞动着另一条胳膊还是一往无前的朝黑鬼冲了过来。

    黑鬼偏就不信这个邪,又是一声虎吼,全力一杖将这个人偶的脑袋直接击飞了出去。

    可是这个人偶只是行动窒了一窒,接着还是继续冲了过来。

    黑鬼有些无奈了,这也实在太难搞了。

    叶枫看见一旁的唐大和墨七重也看得直摇头,看起来这些人偶的关键所在并不在头部,就算没了脑袋,它们也还是照样行动自如。

    从地上断掉的手臂和头颅的断口,隐隐可以看见这铁铸的人偶中间是空心的,里面还有着连杆和齿轮一类的装置,分明是机械操控的,这等技艺,实在是有些匪夷所思了。

    这时候,那几个人偶全都向着黑鬼冲杀过来,黑鬼一个人左支右绌,顿时有些手忙脚乱了起来。

    毕竟这些人偶没有思想也没有感觉,只知道一股脑儿的冲杀,任你武功再高,也是难以招架的。

    眼看他快要支撑不住了,张胖子和唐大一闪身赶紧前去帮忙,叶枫也拔出腰间的短刀加入了战团。

    孙老二和墨七重却没有动。

    他们守着梅老头站在一旁,一则是梅老头看起来武功的确不怎么样,二来是他们隐隐的觉得有什么地方有些不对劲。

    墨七重转头对着四周仔细端详了一阵,忽然发觉,刚才周围那些方阵中的陶俑,全都对着那云中天宫跪拜着,然而现在,这些陶俑跪拜的方向却已经变了,全都对着场中的这些人!

    墨七重大叫了一声:“不好,小心!”

    他一把拉住孙老二和梅老头,就飞身跃起。

    正在和人偶搏斗的几人还没反应过来,不好?什么不好了?

    这时就听一阵嗖嗖的声音,从那些陶俑中射出了密集的一排排的箭矢,朝着他们袭来!

    几个人正忙着和人偶搏斗,忽然遇此变故,一个手忙脚乱的自顾不暇。

    那些箭矢射在人偶身上,叮叮作响,跌落在地,毫无影响,可是

    对于这几个人就完全不同了。

    张胖子身躯臃肿,反应迟钝了一些,躲闪不及,大屁股上就插上了一支箭。

    疼得他嗷的一声叫,如同青蛙一样原地飞跃起来,下面又是舞动着兵刃的人偶,不敢落下去,只能半空中一拧身子,直接朝着那尊高大的雕像扑了过去。

    说来奇怪,他一落在雕像之上,原本在下面紧紧追着他的那两个人偶,忽然就像是失去了目标,茫然的一呆之后,又舞动着兵刃朝着其他人冲去,好像张胖子完全不存在了一般。

    难道是因为这尊雕像?

    张胖子愣了一下,转头开始仔细打量起这尊巨大的雕像来。

    看了半晌,他果然发现,在这尊雕像的胸口之处,似乎嵌着一块石头,有一人大小,晶亮晶亮的,还泛着荧光,颜色和其他部位的石料大不相同。

    张胖子想了想,转身挥手招呼黑鬼赫连铁也上来。

    黑鬼舞动手中的铁杖,击退了身边的人偶,接着一跃登上了雕像,果然那些人偶也不再追击他了。

    张胖子见状更加肯定了自己心中的想法,指着雕像胸口那块颜色有异的石头对黑鬼说道:“来,把它砸了试试看。”

    黑鬼不明所以,有些奇怪的抬头望了张胖子一眼,却也不开口多问,抡起手中的铁杖对着那块石头就是一下猛击。

    啪的一声巨响,那石头非常坚硬,竟然没碎,不过也出现了深深的裂纹。

    仿佛是连锁反应一般,下面那些铁铸的人偶,竟然动作也随着这块石头的裂纹出现,而开始有些迟滞了,动作也没有先前那般流畅了。

    张胖子一看有门,心中一阵狂喜,赶紧对着黑鬼说道:“快,加把劲,砸碎它!”

    黑鬼运足了力气,一声虎吼,接连对着这块石头连砸了两下,忽听“嗵”的一声,那块晶莹的石头如同炸裂开一般,化成了一片片碎片,飞溅而出。

    随着它的碎裂,那些还在无畏冲杀的铁铸的人偶,忽然如同失去了动力一般瘫软了下来,摔倒在地,再也没了动静。

    四周那飞蝗一般密集的箭矢也停止了,一切好像都恢复了平静。

    黑鬼大喜,伸手重重的一拍张胖子的肩膀,喜道:“真行啊,你!”

    这一下重拍领张胖子的身躯一动,屁股上插着的箭矢一下子碰到了雕像,疼得他龇牙咧嘴的一阵大呼小叫。

    大家全都围了过来,看着地下一堆废铁似的这些人偶,又看了看那碎裂的石头的碎片,全都是一头雾水。

    张胖子苦笑道:“其实我也没搞明白是怎么回事,只不过是瞎猜,侥幸蒙对了而已。我看见他们对于站在雕像上的我视而不见,因而感觉这尊雕像定然有些古怪,所以才让黑鬼来冒险一试。”

    他看了看一地散落的那晶莹石块的碎片,皱着眉头说道:“这石头也不知道是什么来历,竟然能够支配这些奇异的人偶,只可惜已经碎掉了,要不然还当真是件宝贝啊!”

    一旁的孙老二想了想说道:“我记得史书上记载着,始皇帝统治之时,始皇帝三十六年,忽然天降奇石,上面刻有始皇帝死而地分的字样,皇帝震怒,下令方圆百里之内,无论人畜屋舍,尽皆焚为灰烬。”

    “这上面是否真的刻有这样的字暂且不说,太史公毕竟是西汉人,这很可能是后人的牵强附会的传言,然而这块石头最后的去处却从此再无记载

    。你们猜,这一块碎裂的奇石会不会就是天上掉下来的那一块?”

    大家闻言都是面面相觑,连精通机关术的唐大与墨七重也连连摇头,表示不知。

    也难怪,眼前所发生的这一切早已经超出了他们所能理解的范围,除了天外奇石这样的解释之外,他们也想不出别的理由了。

    这恐怕也是始皇帝当年既然拥有了制造铁铸的人偶这样高超的技术水平,却没有大量制造,创造一支战无不胜的无敌铁军的真正原因。

    毕竟这些铁铸的人偶需要这块奇石来驱动,而这样的奇石天下可就只有这么一块。

    看着大家都还沉浸在刚才惊险的那一场恶斗当中直愣神,张胖子苦着一张脸,指了指自己屁股上插着的那支箭,问道:“有没有人来关心一下我?我可是负伤了!”

    一旁的梅老头走上前来,一把攥住那支箭,一把就拔了出来,疼得张胖子杀猪一般的大声嚎叫起来。

    梅老头把箭头凑到鼻子边闻了闻,淡淡的说道:“你个死胖子运气好,这箭上没有喂毒。”

    张胖子苦着脸追问道:“真的没毒吗?我怎么觉得格外的疼呢?会不会还是什么奇毒啊?”

    梅老头冷冷一哂,说道:“真要有毒的话,你现在应该一点也感觉不到疼才对,早都麻痹了,还能像杀猪一样叫得这么中气十足的?”

    张胖子听了这话,似乎放了一些心,片刻脸色又是一变,道:“咦?现在好像没有刚才那么疼了,会不会是现在毒刚开始发作,刚开始感觉到麻痹了?”

    梅老头冷哼了一声,懒得搭理他,扯下一片白布,把张胖子中箭的半边屁股包裹得严严实实,看起来样子颇为滑稽。

    张胖子站起身来,扭了扭屁股,似乎没那么疼了,勉强也能行走,真看不出这梅老头不但有一个狗鼻子,这医术看来也是不错的。

    一旁的叶枫还是感觉不太放心,他忽然想起了怀里还有当初从西安城里出发之时,神医程三思给的解毒灵药,连忙摸了出来,对梅老头说道:“我这里还有一些解毒的灵药,为防万一,还是给他吃上两颗吧?”

    张胖子闻言大喜,连忙伸手就要来接。

    梅老头接了过去,把药瓶凑到鼻子边一闻,满面鄙夷之色,一把就扔掉了。

    张胖子大急道:“你干什么?”

    梅老头对叶枫说道:“你定是被人骗了钱财,似这等蜂蜜炼制的药丸,除了通通肠胃,连寻常的蛇虫之毒也解不了,还谈什么解毒灵药?”

    叶枫愣住了,连声问道:“不会吧,先生莫非弄错了?”

    梅老头嗤之以鼻:“你是信不过我还是信不过我的这个鼻子?”

    说完,气呼呼的转过头去,再不搭理他们。

    叶枫心里直犯嘀咕,梅老头的鼻子的确很灵,这时大家都见识过了的,想必是不会有错的。

    可是这瓶解毒灵药明明是神医程三思当时亲手交给自己的,说得明明白白,这怎么可能有错呢?

    难道是程三思一时着急,拿错了?

    如此名满天下的神医,向来以谨慎小心闻名于世,会犯如此低级的错误吗?

    叶枫摇摇头,他想不明白。

    一旁的唐大抬头望着高高矗立在石阶之上那云雾缭绕的宫殿,淡淡的说道:“走吧,我们是时候该上去见一见它的庐山真面目了。”

章节目录

寻龙迷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唐家太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家太公并收藏寻龙迷踪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