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老二说道:“进入迷宫之后,我们在唐太公的指引下,在各个石室之间往来穿行。虽然他很明显事先经过了精心的准备,可是面对着这诡异莫测的迷宫,却依然是一筹莫展。”

    “我们在迷宫之中绕了也不知道有多久,几乎都筋疲力尽了,却仍然看不到一点找到通往中心陵寝通道的希望。渐渐的,大家全都开始灰心了,焦躁不安起来。”

    一旁仔细倾听的叶枫不自觉的点了点头,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虽然当年唐太公发起了这次探墓行动,事先他不知道从何处得知了秦皇陵中机关的情况,还让天才的唐傲为他计算了迷宫的行走方法。

    可是,似乎他并不知道七星连珠的事情。

    这一次,若不是凑巧队伍中有解祯亮在,凑巧他正好知道七星连珠发生的时间,又那么凑巧的七星连珠恰恰便是迷宫机关运行的那个关键时间节点,正是通往迷宫中心陵寝通道打开的时候。

    要不是这么多的凑巧那么凑巧的碰到了一起来,只怕叶枫他们这一次也会像二十年前唐太公他们那一次一样铩羽而归,甚至还难以全身而退。

    只是,这么多的凑巧,真的就有那么凑巧吗?

    孙老二叹息道:“你们大家刚才都看到了,在迷宫的这些石室当中堆满了各种各样的金银珠宝,还有用作陪葬品的青铜和陶制用器,经过了这千余年,到现在这些全都是价值连城的宝物了。”

    “面对这么多的宝物,很难不让人为之心动,尤其当人们因为始终找不到进入迷宫中心真正陵寝的道路,而感到心浮气躁,灰心失望之时,就显得更加难以抵挡这些宝物的诱惑了。”

    “可是,谁都不知道,这些看上去绚烂夺目,诱人的宝物,竟然全都被涂抹上了剧毒的毒药!不仅如此,这些毒药散发在空气之中的气味,也会在无形中放大人们心中那种原始的,对于财宝的**,让人情不自禁的对这些宝物动心。”

    听到这里,叶枫忽然明白了,为什么刚开始进入石室,看见这些金银珠宝的时候,为什么连向来对于这些黄白之物并不感兴趣的自己,也会忍不住感到怦然心动了。

    若不是当时大家被孙老二及时喝止住了,后来又沉浸于解开这迷宫的奥秘之中,只怕他们之中真的会有人忍不住去触碰这些诱人的宝物。

    梅老头这时有些不信的争辩道:“我父亲素来视钱财如粪土,是绝不会对于这些金银财宝动心的。”

    孙老二缓缓的摇头叹道:“你说得不错,虽然令尊对于这些宝物并未起贪心,中毒的人也不是他,可是你忘记了,同行的还有你那位二叔,而他,却是个对古董文玩视若珍宝的人。”

    梅老头闭上了嘴,从他的表情看来,孙老二所说的的确一点也不错。

    孙老二接着讲述下去:“梅二先生不但素来酷爱文玩一类的物件,而且性格刚直,脾气暴躁,根本不听人劝。他对于我们再三告诫的不可轻易触碰石室之中任何物品的警言毫不在意,在我们兜兜转转也始终找不到深入陵寝的道路之际,他终于还是忍不住,去碰了那些陪葬的青铜器。”

    张胖子忍不住插嘴问道:“这毒既然如此厉害,想必一碰触就会中毒身亡?

    ”他还记得当初在西安城中,他只不过刚一接触解祯亮的衣服,便已经中毒的事情,对于此事,他现在回想起来仍然是不免感到一阵阵心惊。

    孙老二点了点头说道:“不错,这种毒着实厉害,只要接触到一点,就会透过表皮,直入内里,令人中毒。不过梅二先生虽然中了毒,却也并没有即时身亡。”

    他的声调转得更加低沉,说道:“这种毒药最可怕的地方并不是致人死命,相反的,它却可以令人突然之间体力暴增,力大无穷,寻常之人万难抵挡。”

    大家听得一阵奇怪,这么说来,这毒药不但对人无害,反而倒是大有增益,天下有这样的毒药吗?

    可是不对,既然这毒药是被涂抹在陪葬品上,用来对付盗墓之人的,自然不会是什么好东西。想必孙老二的话里还有着下文。

    果然,孙老二拖长了声音缓缓的说道:“不过,中毒之人在力量暴增的同时,却会被毒药破坏头脑,完全丧失意识,陷入疯狂之中,成为一具毫无思想且逢人便杀的行尸走肉!”

    “梅二先生当时便成了这样,原本我们还想着能够制住他,再慢慢的寻找解毒的方法,可是当时的梅二先生力大无穷,根本无法控制住,而且出手之下,一连杀了好几个同行的墨家子弟和我老孙家的好手,甚至于连唐太公亲自出手,也无法与其匹敌。”

    大家听到这里,心下都是感到骇然。

    唐太公领导蜀中唐门称霸江湖多年,其一身武功自不必言,然而连他也不是中毒之后的梅二先生的对手,足以想象当时的梅二先生已经变成了一个怎样可怕的怪物。

    孙老二对梅老头说道:“最后,还是靠着梅大先生,也就是你父亲,和唐太公还有墨家巨子三人联手,才成功的击碎了梅二先生的头颅,总算消灭了这个怪物。”

    这时候,坐在一旁的墨七重神色黯然,似乎也回想起了当年那惊心动魄的一战。

    “可惜,”孙老二长叹一声道,“梅大先生在战斗之作,被变成怪物的弟弟打成了重伤,而且,他跌倒在地的时候,竟然不慎也碰触到了那些青铜器!”

    “嗄?”大家全都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梅老头颤声问道:“家父也中毒了?”

    孙老二缓缓点了点头:“虽然梅大先生当机立断,马上挥刀斩下了自己碰触青铜器的那只右手,可是依然清晰可见,一股黑气正在沿着他的右臂向上蔓延。”

    “有了梅二先生的前车之鉴,我们知道,当黑气笼罩他的面部的时候,他的意识就会完全丧失,他就会也变成那力大无穷,极难对付的怪物了。”

    张胖子忍不住惊声问道:“那怎么办?”

    要知道,一个变成怪物的梅二先生,已经需要三大高手联手合力才能铲除,如今若是梅大先生再变身为怪物的话,剩下的这些已经筋疲力尽的人根本就没有办法对付的。

    孙老二的脸上浮现出了一种悲愤的神情,声音微微有些发颤道:“当时的梅大先生已经逐渐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了,所幸的是他的意识还没完全丧失。虽然我们一再安慰他,只要能够撑到走出秦皇陵,这毒药也未免便是无药可治,可是很明显,梅大先生心里十分清楚自己现在的情况,

    已经根本不可能撑到那时候了。”

    “为了不变成弟弟那样的怪物,梅大先生用最后的一丝神志对我们发出了乞求,请求我们动手,解除他的痛苦,送他最后的一程。”

    梅老头这时候眼中已经噙有泪水,用颤抖的声音问道:“于是你们就下手了?”

    孙老二苦笑了一下,说道:“能够走到这迷宫之中,这一路以来,大家共同经历了多少艰辛,面对了多少生死,彼此之间早已是生死与共的伙伴,就像兄弟!此刻又怎能下得去手?”

    “当时唐太公和墨家巨子都是拒绝的,而我父亲在之前的战斗中负了伤,在加上他也不愿意做这等事情,于是,为了剩余下的众人的安全,这件事便落在了我的身上。”

    “什么,你?”梅老头吃惊的瞪着孙老二,那模样似乎想要将他生吞活剥了一般。

    孙老二这时却忽然仰面发出了一阵狂笑,不过他的眼角似乎有泪水在悄然洒落:“没错,就是我!正是我亲手打碎了梅大先生的天灵盖,是我亲手杀死了你的父亲,我就是你的杀父仇人!”

    他的狂笑声停了下来。

    大家也全都沉默了。

    杀掉一个变成没有意识的怪物的人是一回事,而在他便又变成怪物之前,则完全是另外一回事了。

    因为这个人现在还是你一路之上浴血战斗,生死与共的朋友,兄弟!

    这样违背良心道义的事情,虽然明知是最佳的选择,唐太公和墨七重却都拒绝这么做,连孙老二的父亲也不愿意,却落到了身为子侄辈的孙老二肩上,他心里承受的压力之大可想而知。

    从他现在的神情看来,这二十年来,他心中也为着当年的这件事一直饱受着煎熬,如今终于能够一吐为快了,对于孙老二而言,也是一种解脱。

    梅老头双眼瞪着孙老二,嘴里喃喃的念叨着:“是你,很好,很好,真不愧是我二十年的好朋友!”

    他的目光中充满了恨意,或许倒不见得是因为孙老二亲手杀了他父亲梅大先生,因为孙老二也可以算是迫不得已,毕竟在当时的情况下,还有什么更好的选择呢?

    他心中更加无法接受的,是这个自己一直以来信赖的,拼尽全力去帮助的朋友,竟然会把这样残酷的真相对他隐瞒了二十年!

    这种被背叛的感觉,才是真正令他怒火中烧的原因。

    “所以,”他望着孙老二,“这二十年来,你一直主动接近我,和我成为朋友,处处关心,也不过是因为你心中的那一点愧疚感,想要为自己找到一点平衡而已吧?”

    孙老二默然垂下了头,等于是默认了梅老头的话。

    半晌他才开口说道:“原本我也是打算要告诉你这一切的,只不过我希望是能在你从墓室中出来之后,因为我不想这件事影响到你的心情,让你在墓室之中遇见什么危险。”

    他说的是实话,若不是梅老头在临进墓室之前以此相要挟的话,他是绝不会提前吐露半个字的。

    梅老头突然笑了,他的笑容看上去显得那么的诡异,充满了择人而噬的恨意:“你凭什么以为,现在我还会愿意进入墓室,去帮助你这个我不共戴天的杀父仇人呢?”

章节目录

寻龙迷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唐家太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家太公并收藏寻龙迷踪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