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了叶枫这有些莫名其妙的话,张胖子平时那嬉皮笑脸没个正经的一张圆脸,忽然间却收敛起了笑容,变得严肃了起来。

    他的声音变得很平静,似乎一点也不意外:“你全都知道了?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发现的?”

    叶枫摇了摇头,说道:“我从不怀疑自己的兄弟,也不愿意去怀疑自己的兄弟。真正发现你的人,是墨七重。”

    张胖子点了点头,平静的说道:“不错,那个老家伙阴险狡诈,他能够发现原本也不是什么稀奇事。所以,他把这一切全都告诉你了?”

    叶枫瞪着张胖子说道:“可是我根本就不愿意相信,一个和我从小一块儿长大,亲如手足的兄弟,竟然会出卖我。一直到刚才在断龙石外,看到满地的军士尸体,才证明了墨七重所言非虚。可是,为什么啊?难道这么多年我们之间的情分,我们那些同生死共患难全都是装出来的?”

    面对着叶枫那如针刺一般的目光,张胖子默然低下了头,良久才长叹了一声道:“我们几兄弟从小到大的情分自然是不假,算我的确出卖了你,不过我从来也没有想要害你,这一切全都是身不由己啊!”

    身不由己?叶枫不禁觉得有些可笑。

    他从不相信有什么身不由己的事情,所有的行为都是你自己的主观意愿。就像牛不喝水,你强行摁住它的头,它也是不会喝水的一样。

    张胖子看叶枫脸上的表情,就知道他不相信,他轻叹道:“难道你以为,你能走到今天这一步,能得到这大禹九鼎的秘密,全都是你自己辛苦追寻得来的?其实一切都是早就被人安排好了的,你我都一样,全都不过是别人手中的棋子而已,一样的是身不由己,只不过你尚且不自知而已。”

    叶枫愣住了。

    张胖子的话听起来如此的耳熟,这和之前墨七重对他所讲的话完全如出一撤。

    难道这一切当真都是被人早已安排好了的?自己犹如在棋局之中任人摆布而不自知?

    叶枫不敢相信,他把目光投向了站在一旁的另一位义兄,解祯亮。

    解祯亮低垂着头,默然无语。

    从刚才叶枫质问张胖子开始,他就一直是这样的反应,既不惊讶,也不激动,甚至毫无情绪波动。

    这说明至少,他对于此事是完全知情的。

    原来墨七重所说的一点也不错,之所以丝毫不会武功的解祯亮会那么凑巧的出现在这支面对重重危险,探索秦皇陵的队伍之中,全是因为他自己坚决要求的。

    而那么凑巧的,他竟然知道七星连珠出现的具体时间,而这七星连珠又那么巧正是走出迷宫的关键之所在。

    更凑巧的是,全靠了从小学习阴阳数算之术的解祯亮的计算,他们才能走出迷宫,找到通往始皇帝陵寝的道路。

    原来这么多的巧合根本就不是巧合,这全都是又人刻意安排好了的。

    叶枫望着眼前两位和他从小一起长大,无比熟悉的义兄,却感觉到了一种从未认识过的陌生感,这种感觉令他从心底觉得恐惧。

    他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你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张胖子沉默了一会儿,才长叹道:“其实最初我们也不知道,那时候,我们也以为我们四个能相识相知,如此投缘,并且结为异性兄弟,这一切全都是上天的安排。”

    “可

    是我们不知道,我们每一个人都是被精心挑选的,都肩负着各自的使命。只是除了老大夏瑄,他是他父亲夏大人的独子,夏大人为了保住他可是没有少下功夫,最后,他也成功的保住了这根独苗。”

    他有些自嘲的笑了笑,说道:“而我们,就不得不成为了这个计划之中身不由己的一枚棋子,面对各自的命运,而且,这个棋局一旦开始,便再也无法停下来了。”

    叶枫听得有些迷糊,连老大夏瑄也是被挑选中的计划中的一枚棋子?只不过是因为他是他父亲户部尚书夏原吉大人的独子,因而被成功的保了下来,最终没有被卷入这计划之中来?

    可是问题又来了,自己也是父亲的独子啊,为什么自己却会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成为这局中的棋子的呢?

    面对叶枫的疑问,张胖子只是苦笑了一下,说道:“你与别人不同,在整个棋局之中,你是最关键,最不可或缺的那一个,所有的棋子都是围绕着你布置的,你又怎么可能逃得掉?”

    叶枫呆住了:“为什么?为什么我是最关键的那一个?布置这么一个棋局的目的究竟是为了什么?”

    张胖子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可是他欲言又止,只是摇摇头说道:“关于整个计划的全貌我们也不知道,我们所知道的,只是我们自己应该知道的那一部分而已。就像这一次出发来秦皇陵之前,我都根本不知道二哥竟然也是这计划之中的一份子,就如同他之前也不知道我一样。”

    一旁的解祯亮沉重的叹息着,点了点头,示意张胖子说的一点不错。

    叶枫有一些懵了,他心里感觉到无比的震惊,甚至是恐惧。

    这么说来,从他们几个小时候的相遇相识,到后来张胖子被送去学习上乘轻功,解祯亮被从小教导学习数算之术,这一切全都是安排好了的?

    什么样的计划,能够谋划如此之久?

    什么样的人物,能够谋划这样的计划,把里面的每一个人,发生的每一件事,计算得如此精确?

    到底是谁,会如此的可怕?

    张胖子望着叶枫,眼中流露出悲悯的神色,也不知是为了叶枫,还是为了他自己。

    他缓缓的开口问道:“难道到了现在,你还想不出这个答案吗?”

    是的,叶枫早应该想到了。

    既然张胖子、解祯亮和叶枫他们从小就被选择进入了这个可怕的计划之中,担负起了各自的命运,做为他们的父亲,是绝不可能不知情的。

    张胖子的父亲可是当今英国公张辅,多年在军中享有极盛的威望,威震朝野。

    解祯亮的父亲是天下第一才子,大学士解缙,满腹经纶,享誉天下。

    而自己的父亲叶知秋,更是多年追随皇上朱棣的心腹之人,还曾经担任过锦衣卫指挥使,生杀予夺,何人不惧?

    他们的父亲全都是皇上宠信之人,全都是或者曾经是朝中重臣,举足轻重,权倾朝野。

    有这样的父亲,他们的儿子却被人选中成为了一个庞大而危险的计划之中的棋子,天下间有谁敢这么做?

    只除了一个人!

    叶枫忽然全身一哆嗦,感到从脊背直传上来一股寒意,令他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

    只有一个人敢这么做,也只有他能够这么做。

    那就是当今皇上,朱棣!

    只有他有

    能力策划这么长久而庞大的计划,只有他能令身为父亲的这几位重臣乖乖的俯首帖耳,现出自己的儿子。

    也只有他,能够让两位义兄,张胖子和解祯亮在知道真相后,选择默默的背叛了和叶枫之间的友情,听命于他。

    因为他们的父亲不但是在朝中为官,更是为质,一旦他们胆敢违抗,有任何的风吹草动,势必将会祸及全家,甚至全族。

    他们没有选择。

    叶枫的额头上渗出了冷汗,他只有一个问题还想不明白,为什么是自己?

    那个在整个计划之中最关键,最不可或缺的人,为什么会是自己?

    其实自己对于这一切的追寻全都缘于自己背上那个时隐时现,神秘的龙纹图案。究竟这个图案和这个计划之间有什么联系?

    他不禁伸手摸了摸怀里的那一叠蜡纸,那上面是大禹九鼎的秘密。

    或许,只有顺着这些线索追寻到那个所谓的上古宝藏,才能解开这一切的谜团了。

    叶枫抬头看着面前的两位面露无奈之色的义兄,忽然想起了之前发生的一些事情。

    当初在京城平叛之时,叶枫他们冒死进入皇城向皇上通风报信,然而当时皇上在大殿首先接见的却并不是自己,而是张胖子。

    张胖子进去之后很久,皇上才传召自己入见,而当时张胖子却并不在大殿之上。

    然而等到自己见过皇上出来的时候,张胖子却已经在门口相候了。

    能够这样自如的进出皇宫大殿,想必在那之前,张胖子就已经接受了他自己的使命,那就是呆在叶枫的身边,既是帮助,也是监视。

    而解祯亮,当初叶枫他们在华山遇险的时候,解祯亮及时带着关中老孙家的孙老二赶到,救出了他。

    当时据解祯亮所说,是按父亲解缙的吩咐来和两位义兄弟一道游历江湖,增广见闻,彼此也能有个照应。

    可是他只不过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一介文弱书生,解大学士让他来游历江湖做什么?现在想起来,这其中真是充满了疑问。

    然而在当时,出于对两位义兄的信任,叶枫根本未加多想,没有丝毫的怀疑。

    现在看来,自打那时候开始,自己的每一步,全都在皇上的计划之中了,所有的事情,全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叶枫忽然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他的朋友,他的经历,他身边的一切乃至于他的人生,忽然都变得那样的虚假,那样的缥缈,就如同旁人口中讲述的故事,一样的不真实。

    看他好像想明白了,张胖子和解祯亮对视了一眼,长叹一声低下了头,似乎对于叶枫,他们的心中怀着深深的愧疚之意。

    好半天,叶枫才平复了一下纷乱的思绪,问道:“那么接下来你们准备怎么做?把我和我身上大禹九鼎的秘密一块儿交给外面的赵宗儒大人和他所带领的军队?他大概也是奉了旨意前来做扫尾工作的吧?”

    张胖子有些无可奈何的点了点头,其实他心中清楚,外面那位赵大人和他的军队,真正的目的并不只是来监视叶枫的,其实对于他和解祯亮而言,也是一样的。

    他抬头看了看叶枫,又转过头和解祯亮默默的对视了片刻,两个人好像在无声的交流着什么,只是都没有说话。

    忽然间,他抬起了头,对着叶枫坚定的说道:“你,走吧!”

章节目录

寻龙迷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唐家太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家太公并收藏寻龙迷踪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