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胖子不禁一愣,问道:“为什么这么肯定?”

    魔五楼沉声说道:“明老爷子作为江南明家的当家人几十年,算起来,他的年纪应该也已经在七八十岁了。然而我跟踪假扮枫儿的那个人,看到接应的人虽然黑巾覆面,可是头发乌黑,身形矫健,看起来也不过只有四十岁上下的样子,年纪对不上。”

    “还有一点,就是明老爷子多年以来一直以击败武当张三丰真人为目标,苦练武功,他的武功只怕如今已经远远在我之上了。可是那个人看他的身手,我感觉他和我只在伯仲之间,若是单打独斗,我自信还能略胜他一筹。因此,此人绝对不是明老爷子本人。”

    “不过,我远远观察,那个假扮枫儿的人对此人颇为尊敬,料想其在江南明家的身份地位必然不低。我恐怕被其察觉到我的跟踪,惊动了他们,打草惊蛇,因而便没有再继续跟下去了。”

    魔五楼说完,张胖子想了想,忽然觉得有些心惊起来:“你的意思是,江南明家除了明老爷子之外,竟然还有人的武功能和您不相上下?”

    魔五楼淡淡一笑,说道:“我的武功其实也没什么特别之处。想那江南明家多年以来卧薪尝胆,处心积虑想要重出江湖,称霸武林,暗中谋划准备了多年。有了当年被各大门派联手围攻,寡不敌众的前车之鉴,这明老爷子一定在很久之前就开始秘密训练一批精英,像我这样武功的,在江南明家只怕还远不止这一个。”

    张胖子闻言一怔,心中却颇有些不信。

    “魔刀”魔五楼凭着手中一柄刀已经能够威震江湖了,要是江南明家当真有了一批如此武功的绝顶高手的话,那他们的实力真不知强横到何等程度了?

    那还不可以轻松横扫天下各大门派了?

    魔五楼看张胖子的神情便知道他心中不信,却也不想再多作解释,接着说道:“江南明家的这一招虽然阴损,有些下作,不过的确是找出枫儿的一个好办法。因此我并不想惊动他们,任凭他们在前面上蹿下跳,我们躲在暗处静观其变就是了。”

    张胖子心中暗道,原来这魔五楼也和江南明家一样,想要找出叶枫的行踪来。

    他有些好奇的问道:“那前辈你又是如何得知我们其实也并不知道老四的下落,并没有暗中联络,约好了在这里见面的?”

    魔五楼冷哼了一声:“从你一出京城,我便在暗中跟着你们,你们的一举一动,连同吃喝拉撒全部都在我的眼里,你们和枫儿有无联系我怎会不知道?”

    张胖子呆了一下,心中暗呼惭愧,原来这一路行来,尽管自己已经是小心翼翼了,却还是被魔五楼一路追踪而来,而自己却丝毫没有察觉到异常。

    好在是叶枫的师傅魔五楼,要是追捕自己的锦衣卫或是别的什么怀有恶意的人,恐怕自己这一回就脸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了。

    正想着,魔五楼的下一句话却令他不禁冷汗直冒:“这几日我暗中观察,发现这清平县城里,暗中盯着你和那位程姑娘的人可不少。而且卧虎藏龙,他们之中很有几名高手。”

    张胖子吃了一惊,连忙问道:“他们是什么人?也是江南明家的人?”

    魔五楼摇了摇头,说道:“这些人好像还不是一路的,有好几拨人。其中有几个从你出京城开始便盯上了,看他们沿途出手阔绰,身手也很不错,看起来倒像是宫里的大内高手。”

    大内高手?

    张胖子心里不由得一沉,看

    来皇上果真还是不肯放过自己的。

    只不过奇怪的是这些大内高手如果真是为了缉捕自己而来,既然已经发现了自己,早就可以动手抓捕了,为什么还会一直暗中尾随,隐忍不发呢?

    魔五楼继续说道:“其他还有几拨人,应该是跟随着那位程姑娘来到这里的,暂时还看不出他们的来路。不过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他们的目的应该和江南明家一样,都是为了枫儿而来的。”

    张胖子心里有些焦急起来,看起来自己的这位义弟如今已经成了抢手的宝贝,打他主意的人还着实不少。

    这还颇有些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的味道。

    他忍不住开口说道:“那么老四现在的处境不是很危险?”

    魔五楼摇摇头说道:“我看他们的目的都一样,对于枫儿本身倒没有什么恶意,只不过是想借着他身上来找出那个神秘的宝藏,所以说起来倒也并不算危险。”

    张胖子一听也觉得有理,连连点头,心中顿时也轻松了不少。

    只不过大内高手既然在这里出现了,那么自己继续呆在这里,只怕不单是自己有危险,还会祸及到收留自己的县令周得麟周大人,看来是要准备离开的时候了。

    可是如今江南明家在这里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说不定真能引得叶枫来到这里现身呢?

    要是自己就这么走了,一旦错过,咫尺天涯,又不知何时才能再见了。

    他心里又觉得实在是有些不甘。

    心中正犹豫间,魔五楼似乎看出了他的心思,淡淡的说道:“那些大内高手早就发现了你的行踪,既然这一路上都没有下手,只怕他们的目的也并不单单是抓你这么简单。”

    说着,他有意无意的身手摸了一下腰间那柄漆黑闪亮的刀,说道:“再说,即便是他们要下手捉拿你,恐怕也是难以如愿的。”

    这话等于在对张胖子做出了承诺,张胖子不禁大喜,心中便决定了留下来,暂时不急着离开了。

    他刚想要欠身对魔五楼说几句感激的话,一动之下,那不争气的肚子却不合时宜的发出了一阵咕噜噜的声音。

    他这才想起来,自从下午去了曾员外家,一直到现在都还没有吃过东西呢。

    原本他心中一直怀着心事,倒也还不觉得,如今被魔五楼一番话放松了心情,便顿觉肚子里饥饿难耐起来。

    他有些怪不好意思的望了望魔五楼,吃吃的说道:“前辈,这半日未曾进食了,实在有些熬不住了,不知道您能不能……”

    魔五楼白了他一眼,冷冷的说道:“怎么,想打我的主意?我这里可没有什么山珍海味,大鱼大肉的东西。我看你还是忍一忍,等到你那位师兄回来,再去给你张罗些吃的吧。”

    张胖子听了这话不觉一怔,钉子叔其实是他的师兄这一点原本极为隐秘,连自己身边的人除了父亲之外也绝没旁人知道,这魔五楼是怎么知道这一点的?

    正想开口询问,魔五楼却站起身来,看样子准备要离开了。

    走到门边,魔五楼忽然停住了脚步,伸手从怀里摸出了一个布包,回身扔给了张胖子,说道:“我这里还有一个烧饼,你先顶一顶吧。”

    说完,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屋子。

    张胖子手里捧着布包的烧饼,感觉有些愣神。

    江湖上都传说“魔刀”魔五楼为甚高傲,性情古怪,极难相处。

    如今这一番接触下来,张胖子

    感觉到他身上竟然隐约像叶枫一样,也有一些温暖的东西,只不过他隐藏的很深,不易被发觉而已。

    至少,他绝对不是江湖中人认为的那种冷酷无情的人。

    走出了屋子,魔五楼无声无息的纵身越墙而出。

    走了没几步,他忽然停下了脚步。

    在他背后,一个如同阴影一样的身影鬼魅一般的突然浮现出来,就像是凭空出现的一样。

    魔五楼似乎并不感到意外,背对着来人,淡淡的说道:“老鬼,想不到连你也来了。”

    那被称为“老鬼”的影子一般的人开口了,由于蒙着脸,他声音听起来有些发浑:“如今这清平县城里,可是热闹得很,连你都来了,又岂止是我一个人过来了。”

    魔五楼转身面对着他,看样子他们之间不但认识,而且还很熟悉。

    魔五楼对着高墙之内一摆头,问道:“你徒弟现在就躺在里面,你不进去见一见?”

    原来这个被称作“老鬼”的人竟然就是张胖子的师傅!

    只听他轻叹了一声,说道:“该见面的时候总是会见的,现在还不到时候。”

    魔五楼皱了皱眉,说道:“你们师徒俩还真是奇怪,一个就绝口不提你是他的师傅,你呢,徒弟受了重伤,到了门口也不愿进去见上一面。”

    那个老鬼嘿嘿冷笑道:“我们再奇怪能有你们师徒俩奇怪?徒弟不见了,连你这个当师傅的都不知道他的下落,还要借着别人使的阴损招数来找自己的徒弟。你又比我能好到哪儿去?”

    魔五楼被他这一番话说得无言以对,默然了片刻才叹息了一声,转移了话题说道:“你这个徒弟倒也真是可惜了。要不是他的家世身份所累,以他的天赋,假以时日,将来他在轻功上的造诣只怕绝对不会在你之下的。”

    那影子一般的人晃了晃脑袋说道:“你这话也不对,若是他没有那样的家世身份的话,我也不会收他做我的徒弟的,又何谈今后的造诣什么的?”

    魔五楼被他一通抢白倒也并不生气,反倒是点了点头说道:“原本我还有些担心我自己对付不了江南明家的那个老怪物的,现在既然你来了,你我二人联手,或许也不是毫无机会。”

    那影子冷冷的哼了一声:“你就知道我跟你是一路的?我就一定会帮你?”

    魔五楼听了这话却丝毫不以为意,哈哈一笑,说道:“这么久不见,本来应该和你畅谈一番,共谋一醉的。”

    他拍了拍身上说道:“只不过,我最后的一个烧饼刚才都给了你那个吃货徒弟了,这深更半夜的,实在是没有地方再去请你好好吃一顿了。”

    那影子冷冷的说道:“就知道你这穷鬼,什么时候见过你请客的?还是跟我走吧,我知道这城里有个地方,藏着许多好酒,你我二人便是谋个十醉也足够了。”

    魔五楼笑道:“又是哪个酒家或者富户的藏酒地窖?你休要说我,你哪一次请客不是去别人家打秋风,何曾花过半分银子的?”

    那影子再不言语,拔腿就走。

    两个人的身形极快,转眼间便消失在了夜幕之中。

    他们都没有注意到,在街角处,一席破烂的草席中裹着一个身穿破旧文衫,须发花白的老乞丐模样的人躺在那里。

    他并没有睡着,一双精光闪闪的双眼一直望着魔五楼和那个影子一般的人,直到两人的身影消失,他露出了一副意味深长的表情。

章节目录

寻龙迷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唐家太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家太公并收藏寻龙迷踪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