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蛇说的一点不错,穿过了热闹的小镇,他们要去的那所大宅子,果然很快就到了。

    这座大宅子看上去的确不小,高高的围墙和门口气派的门楣飞檐,都可以看出当年这所宅子建成之时的豪华与气派。

    可惜,多年失修,到处斑驳的墙皮与破损的雕饰,还有随处可见的杂草,为这气派的宅院平添了一些萧索的意味。

    马车刚刚停下,叶枫一跨出车厢,就看见了那位毒蛇口中的朱大善人。

    这是一个须发半白的老者,穿着一身简朴而干净的寻常布衣,头发和胡须显然都经过精心的打理,透着一股干练劲儿,脸上始终保持的微笑令人有一种慈祥的感觉。

    令叶枫感觉有些诧异的是他一直坐在一辆由两个十岁左右孩子推着的木轮车上面,看起来应该是双腿有疾,行动不便。

    这毒蛇口中的那位散尽家财,令人钦佩的朱大善人竟然是这样一个双腿残疾的老人?叶枫略微感到有些意外。

    当叶枫和张胖子把毒蛇从车厢里用担架抬出来的时候,这位朱大善人满脸关切之情溢于言表:“阿勇,是阿勇吗?怎么受了这么重的伤?”

    叶枫和张胖子不禁对望了一眼,原来毒蛇的真名叫做阿勇。

    这名字可真够土气的,张胖子忍不住想。

    看到这位老人关切的神情,躺在担架上的毒蛇淡然一笑说道:“老爹,这一回又要麻烦你了,恐怕这一次回来得多住些日子了。”

    老人安慰了几句,赶紧招呼着叶枫他们抬着毒蛇往院子里走,一直到了后院毒蛇的房间。

    把毒蛇安顿在了床上之后,叶枫抬头打量着这间屋子。

    这是一间陈设极其简朴的小房间,除了床和放衣服的竹架子,只有一张凳子,然而床上的被褥整整齐齐,屋里也一尘不染,丝毫也不像是很久没有人住过了的样子。

    看到叶枫充满好奇的四处打量,跟在后面的老人笑了笑说道:“这里是阿勇的房间,从小他就在这里长大的。如今即便他常年在外奔波,少有回来,每一天我还是让孩子们把这里收拾干净,预备着他随时可以回来居住。”

    叶枫点了点头,看起来,毒蛇在这位老人的心目中分量一定也不轻。

    也许因为路途辛劳,也许是回到这里放松了心情,毒蛇躺下之后,很快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老人见他睡着了,于是招呼叶枫和张胖子去前院客厅奉茶,让他好好的休息一下。

    走出房间,叶枫注意到这后院之中有着许多房舍,很多都是利用后院的空地加盖出来的,外面看起来比较简陋,大约被收养的那些孤儿们就是居住在这里。

    毒蛇的房间在最为靠内的位置,距离主房最近,那主房大约就是这位朱大善人的卧室了。

    透过这些房舍敞开的门户,可以看到这些放屋里大多和毒蛇的房间一样,家具陈设都极为简单,不过屋里都摆放了好几张床,看起来这里收留的孩子们确实是不少。

    走进前院的客厅,这客厅的陈设也非常的简朴,甚至于有些寒酸,除了几张陈旧的方桌和椅子,连个充当装饰的屏风或者诗画花瓶之类的东西也没有,看起来这位朱大善人的生活的确十分拮据。

    入座之后,有孩子端来泡好的茶水。

    张胖子早就渴了,端起来看也没看就喝了一大口,差点没当场就喷出来。

    这是什么茶?

    根本就是一些茶叶碎末子,用开水一冲,连一点茶味道也没有,张胖子喝在嘴里,满嘴都是茶叶碎末,又不方便当场吐出来,含在嘴里

    难受之极。

    看着张胖子尴尬的表情,老人略含歉意的说道:“老朽家贫,实在是没有什么好茶叶招待二位公子,还劳烦二位公子一路辛苦把阿勇送了回来,实在是有些过意不去,还请见谅。”

    叶枫看了看茶碗里飘在水面上那厚厚的一层茶叶沫子,终于还是没敢喝,放下了茶碗开口问道:“朱老爷一早已经在门口等候我们了,想必是早就知道我们会来的了?”

    老人笑了笑,说道:“叶公子切莫再称呼老朽为老爷,老朽如今只不过是一个清贫老翁,岂敢担得起这两个字?阿勇和孩子们都称呼老朽叫老爹,你们二位既然是阿勇的朋友,不如也一同这样叫,可好?”

    叶枫点点头,心想这位朱大善人才真是过谦了,按照毒蛇之前所说的,他家中其实最初也是富甲一方的,过的也是锦衣玉食的生活,只不过由于他后来一心行善积德,家财全都给散尽了,才有了如今这般落魄的光景。

    叶枫还没说话,张胖子先奇怪的问道:“你是如何知道他姓叶的?难道你认识我们?”

    老人淡淡的一笑,说道:“日前有一位姓唐的公子自称是阿勇的朋友,派人送了信来,说是阿勇在外做生意之时遇上了意外,受了重伤,不日将有姓叶的公子和一位姓张的胖胖的公子护送回来休养,按信上的日子算来今日你们应该到了,因此老朽适才才会在门口迎候。”

    原来如此,叶枫点了点头,那位姓唐的公子自然便是蜀中唐门的大少爷唐大了,他让叶枫他们护送毒蛇回来,还派人提前送信,果然心思足够缜密。

    老人看见张胖子有意无意的一直在看自己的双腿,却也不以为意的笑了笑,说道:“老朽幼年之时曾患了重病,以致于双腿残疾,不能行走。因为这样,老朽没有享受到过童年的乐趣,深以为憾,因此,每当练到这些流离失所的孩童之际,难免心生怜悯之情。所以此间收留了这么多的孩童,全都是孤苦无依的可怜之人。”

    张胖子“哦”了一声,心中对于眼前的这位老人不由得肃然起敬。

    人要偶尔做一两件善事其实并不难,可是要像这位老人一样,为了做善事散尽了万贯家财,落得如今一贫如洗的情形,却还在乐此不疲,这就非常的少见了。

    这时从前院传来了一阵喧闹声,夹杂着孩子们的欢笑,老人说道:“老朽这里地方有限,因此平日间只能把这些孩子留在前院之中玩耍,到了夜里再回到后院歇息。只恨老朽无能,不能让这宅子再扩大一些,让这些孩子能够见到更广阔的天地。”

    说着,老人深深的叹息了一声。

    叶枫不禁问道:“这么多的孩子,想必需要雇上一些人手来看管吧?”

    老人摇头说道:“这倒是不必。在这里的规矩是来去自由,为舞勺以下的孩子们提供食宿,待到他们舞象之年时,大可根据各自的兴趣,出去学习个一技之长,去追求各自的理想,自由离开这里,绝无阻碍。”(十三至十五岁为舞勺之年,十五至二十岁被称为舞象之年。)

    “不过有很多孩子即便到了年纪,也视这里为家,不忍离去,索性便留了下来,负责照看那些更小的孩子。因而此处的孩童虽然众多,却也并不需要在外面雇人来照看。”

    叶枫点了点头,看来毒蛇便是那离开这里去追求自己理想的人。

    老人这时对叶枫说道:“二位既然是阿勇的朋友,在他重伤之际,又仗义将他护送回来,想必关系非同一般,对他也是十分了解的了?”

    叶枫迟疑了一下,勉强点了点头。说实话,对于毒蛇,他们倒也并

    不是非常了解,今日之前,甚至都还不知道他的真名居然叫做阿勇。

    老人见他点头,接着说道:“这些年来,阿勇一直在外面奔波,我们也不知道关于他的任何消息。只是每年他总会回来一两次,每次都会带回来大笔的银钱,交给老朽作为这些孤苦儿童的日常开销所用。说实话,这些年来,若非阿勇每年的接济,只恐怕这里早就已经办不下去了,这些孩子的来校可绝非一笔小数目,真是多亏了有他啊!”

    这时,他忽然话锋一转,问道:“老朽倒是有些好奇,每次问起他来,他总是推说是在外做生意,可是究竟做什么样的生意能够赚取这么多的银钱?”

    叶枫听了这问题不觉一愣,该如何告诉这位老人呢?

    难道告诉他,其实他口中的阿勇就是江湖上闻名色变的杀手毒蛇?

    告诉他其实这些年来,毒蛇拿回来的这些钱财全都是靠着杀人,所赚回来的沾满血腥的钱?

    这么说,自然是有些不妥的。

    想了半天,叶枫也实在想不出该如何应答这个问题,没奈何只能随口敷衍了一句:“这,这也不过就是做些小买卖而已。”

    对于毒蛇而言,杀人于他也不过就只是买卖而已,因此叶枫这么说也并不算是撒谎。

    老人听了这话明显脸上有些失望,看得出来,他其实也绝不会相信阿勇这些年在外面只是做一些小买卖而已。

    不过他也看得出来,叶枫他们之所以不愿实言相告,应该也是有苦衷的,所以他也不好再继续追问下去。

    他脸上露出了慈祥的笑容,说道:“既然二位能不辞辛劳把阿勇送回来,就是这里的贵客,老朽理当一尽地主之谊,好好款待一下二位。”

    听说有吃的,早就腹中饥肠辘辘的张胖子一下子来了精神,心里盘算着就算不是山珍海味,鸡鸭鱼肉总是会有的。

    老人转头对身后的孩子说道:“你快去厨房通知一下,今天晚上我们不喝粥了,改吃白面馒头。”

    那孩子听了顿时满脸的喜色,好像白面馒头对于他而言是何其珍贵的珍肴一般。

    老人顿了顿,又补充道:“让他们把灶上面挂着的那块老腊肉取下来,切上几片招待两位贵客。”

    那孩子听见了腊肉,只觉得两眼放光,满是羡慕的看了一旁的叶枫和张胖子一眼,这才转身要离去。

    叶枫这时就听见身边张胖子那硕大的肚子抗议似的的“咕噜”叫了一声,扭头看去他满脸都是失望和悻悻之色,不禁心中暗自好笑。

    原以为就算不是美味佳肴,也会是有鱼有肉的丰富一餐吧,谁料到竟然用白面馒头就打发了他们,哦,对了,还有几片老腊肉。

    这也难怪张胖子会感觉如此失望了。

    叶枫连忙开口叫住了那孩子:“且慢!”

    他转身对着老人深深一礼说道:“感谢老爹的美意,只不过我们俩还要去前面镇上采买一些东西,今夜兴许就在镇上客栈住下了,明早再过来拜望。”

    老人听说他们要走,虽然还没能聊上几句,感觉有些不舍,不过老人毕竟阅历丰富,自然也看出了他们话里面的意思,也不便再作挽留。

    叶枫拉着张胖子走出客厅的时候,看见张胖子满脸都是喜色,新早就飞到前面镇上酒楼里的美味佳肴上去了。

    一回头,却看见刚才那个小孩,怔怔的望着他们,满脸都是失望之色。

    兴许,今晚他们的晚餐又将是喝粥了。

    叶枫心中忽然感觉有些不舒服,想做了什么错事一般。

章节目录

寻龙迷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唐家太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家太公并收藏寻龙迷踪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