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座小镇并不大,可是入夜之后,镇子中央这条宽阔的道路两旁张灯结彩,各色店铺生意盈门,顾客络绎不绝。

    在这镇子唯一的一家酒楼上,叶枫坐在窗口的位置,正饶有兴致的望着街面上攒动的人群,欣赏风景,他身边的张胖子此刻正一门心思都在桌上摆得满满的菜肴上,正低头猛吃,无暇他顾。

    叶枫回头看了看还在胡吃海喝的张胖子,不禁有些纳闷了,一个人的肚子究竟可以装下多少东西?

    自从一个时辰前在这里坐下来开始,张胖子就一刻也不停歇的开始了猛吃,换作是自己的话,只怕早就撑也撑死了,哪怕面前摆的是山珍海味,龙肝凤胆,也决然塞不下半点了。

    可是看看人家张胖子,一直保持着同样的速度,往嘴里塞着各式各样的菜肴,他的嘴就像是一个无底洞,永远也填不满似的,他那圆滚滚的大肚子是如何装得下这么多的东西的,叶枫很好奇。

    张胖子百忙之中抬了一下头,看了看叶枫那奇怪的眼光,嘴里哼哼唧唧的说道:“你别这么看着我,这里的厨子手艺还不错,像这样的酒席,本大爷至少还能再吃上一桌。你还别心疼钱,反正这些银子都是临出发前唐大少给的,不吃白不吃。”

    低下头,他一口咬下了半只鸡腿肉,一面大嚼着,一面嘟囔着:“跟你这小子在一起,不是遇见凶险,就是碰上些穷酸,有了上顿没下顿的,本大爷这时未雨绸缪,防患于未然,吃上一顿能管上三天的。”

    叶枫忍住笑,管三天?只怕是到了明天清晨,一觉睡醒,你张大老爷的大肚子就要又开始咕咕叫的抗议了。

    他转头又望向车水马龙,热闹非凡的大街,心中暗自奇怪起来,这小镇并不繁华,地处也比较偏僻,白日里也不见有多少居民,为何到了夜间此处却如此的热闹?这些人都是从哪里一下子冒出来的?

    正好酒楼的小二上前来添茶水,叶枫便随口问了下小二。

    小二的双眼一转,对叶枫说道:“我看两位是外地人,大概是第一次来到本镇吧?”

    叶枫点点头。

    小二有些得意的说道:“两位莫看本镇地方不大,居民不多,可是在本镇附近的山里,听说有人发现了矿藏,这十几年来,陆陆续续私下里开设了不少的私矿,暗中开采。这夜里镇上的这些人,大多都是附近私矿上的人,他们辛辛苦苦挣了些银子,到了晚上就来这里花销。”

    私矿?叶枫皱了皱眉头,问道:“到底是些什么矿藏?”

    小二摇摇头说道:“这些私矿一个个全都戒备森严,豢养了大批打手,平时有人靠近都会被驱赶,所以没人知道那些私矿都在开采些什么。”

    他回头看了看四周,确定没人注意到自己之后,才神秘兮兮的小声说道:“不过有人在传言,这些私矿开采的不是金矿,便是银矿!”

    什么?叶枫不由得一惊,这金银甚至于铜铁矿藏全都是国家管制,明令禁止私人开采的,一旦被官府知晓,这可是抄家灭门的重罪。

    什么人有这样的胆子?

    他不禁轻声问道:“这里的官府不管吗?”

    小二撇了撇嘴,说道:“这里山

    高皇帝远的,最近的县衙也在百多里之外,鞭长莫及,谁来管?再说了,这些人胆敢开设私矿,想必都是有后台的,早已上下打点好了关系,谁又敢管?”

    叶枫又问道:“那么本镇居民全都知晓此事,难道就无人举报吗?”

    小二说道:“客官有所不知,这里原本偏僻荒凉,住户稀少,这里的人往往都难以谋生,有点能力的都纷纷早就搬离此地了。其实说起来,本镇的居民倒也蛮欢迎这些私矿的,有了它们,这原本鸟不拉屎的小镇子如今到了晚上才能有这顾客盈门的热闹景象,谁又会去多事,去举报它们呢?”

    叶枫听他说的有理,不禁默然了。

    这时张胖子嘟嘟囔囔的问道:“这里晚上都有些什么消遣的好去处?”

    小二顿时来了精神,眉飞色舞的说道:“一看您二位就是走南闯北,见过世面的生意人。街头最大最漂亮的那座花楼便是本镇最有名的春花楼,那里真可谓是美女如云,歌舞升平,只要您老有钱,那便是男人的天堂啊!”

    听到“美女如云”,张胖子一下子想起了下午在街口看见的那顶粉红小轿上的妖艳的女人,庸脂俗粉,他不禁晃了晃脑袋。

    小二见他对于春花楼一副不感兴趣的样子,又殷勤的介绍道:“在街尾还有一家万胜赌坊,里面天天夜里顾客爆满,推牌九,玩骰子,各式玩法应有尽有,只要您老运气好,包您能够一本万利,满载而归!”

    看他如此殷勤介绍,叶枫感觉有些奇怪了,不禁开口问道:“小二哥,你这么卖力的给别家做宣传,莫非这两家生意都与你沾亲带故,有些关系?”

    小二尴尬的笑了笑,说道:“客官说笑了,小人只是个打工跑腿的,岂能和这些生意能沾亲带故?只不过,若说是有关系,那倒也的确不假。”

    “哦?”叶枫更好奇了,“那是什么样的关系?”

    小二哥又神秘兮兮的凑近了上来,低声说道:“不瞒客官,其实这家酒楼,和万胜赌坊,还有那春花楼,其实全都是一个老板开的。”

    “啊?”这下连张胖子都吓了一跳,“你们全都是一个老板?那你们老板这下还不是赚翻了?”

    小二哥颇有些自豪的一笑道:“不光是这三家,其实这一条街上所有的店铺,包括卖古玩玉石和各种东西的,全都是一个老板!”

    这一下子叶枫他们真的被惊到了,整条街,不,也就是整个小镇上这所有的生意全都是一个老板?那么这个老板得有多么的财大气粗啊?

    叶枫惊异的问道:“你们老板是谁?竟然有如此的豪气?”

    小二摇了摇头,低声说道:“这个小人是真的不知道了,我们老板神秘得很,从来不到店里来,只是各家店铺的掌柜的每个月会去向他交账,我们这样的下人实在是无缘得见的。”

    一个神秘的富豪老板,周围半隐秘半公开的私矿,叶枫开始觉得这个看似平静的小镇,越来越有意思了。

    小二走开了,张胖子又吃了一阵,终于再也塞不下去了,心满意足的整个身子瘫在椅子上,直喘粗气。

    叶枫看着他的样子不禁摇了摇头,这样的吃相,真像是饿死鬼投胎

    ,八辈子没吃饱过一般。

    从酒楼出来,叶枫问道:“怎么样,张大公子还要不要去那春花楼或者万胜赌坊去消遣消遣?”

    张胖子晃着肥头大耳的脑袋,说道:“不了不了,酒足饭饱,只想找个地方赶快睡觉。这几日马车颠簸得,老爷我都睡不好觉,整个累得瘦了一圈了。”

    叶枫想起白日里他在车厢里打瞌睡时那震耳欲聋的鼾声,睡不好觉?那才是见了鬼了。

    不过叶枫既不好赌,对于春花楼这样的风月场所也不感兴趣,于是依言,二人来到了镇上唯一的一家客栈,要了个房间,住了下来。

    走进房间的那一刻,他脑子里忽然想起了刚才酒楼小二的话,不知道这间客栈,会不会也是同一个老板?

    进了房间,叶枫赶紧漱洗,他想要赶在张胖子睡着之前赶紧睡下,要不然那张胖子鼾声的杀伤力实在是太大了。

    可没等他洗完脸,身后已经传来了张胖子那熟悉的雷鸣一般的鼾声,叶枫轻轻叹了口气,今晚又不知几时才能入眠了?

    就在他熄了灯,正辗转反侧之际,张胖子那连绵不绝的鼾声,忽然停了。

    因为此时竟然有人在拍房门。

    叶枫一下子坐了起来,警惕的喝问道:“是谁?”

    门外一个稚气未脱的声音答道:“叶公子,张公子,是我。”

    声音并不熟悉,有些陌生,可是却能准确无误的叫出他们的身份,必是认识的人。

    这么晚却知道他们俩在这里落脚的,会是谁呢?

    叶枫抬头和也已经翻身坐起的张胖子交换了一下眼神,起身来到门前,打开了房门。

    门外站着一个怯生生的小男孩,叶枫认出来了,他就是之前在大宅子中一直站在朱大善人身后的那个小男孩。

    这么晚了,他怎么会忽然找到这里来的?

    还没等叶枫开口相问,那小男孩便气喘吁吁的说道:“阿勇哥,阿勇哥他出事了!”

    叶枫心里咯噔的一下,毒蛇下午不是好好的嘛?到底会出什么事?

    小男孩喘息了几下,渐渐平静了一些,这才娓娓道来。原来毒蛇的伤口到了夜里忽然疼痛起来,连连呻吟,这才惊动了住在隔壁的小男孩。

    叶枫问道:“朱老爹呢?他有没有去看过,他怎么说?”

    小男孩摇摇头说道:“老爹好像不在房里,我拍了好久的门,里面也没有动静。”

    朱大善人不在?他一个行动不便的老人,这深更半夜的能去哪儿?

    叶枫顾不上想太多,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他想起了怀里的药方。

    程姑娘虽然离开了,但是她临行之际,把给毒蛇开的药方交给了唐大,而临出发之前,唐大又把药方交给了叶枫。

    叶枫赶忙从怀里取出药方,交给了张胖子,说道:“你赶紧去药铺按照药方抓药,我先跟这小孩回去,你脚程快,抓完药就立即赶回来。”

    张胖子连连点头。

    也是叶枫连忙带着小男孩往大宅子的方向飞奔而去。

    一路上,他不禁为毒蛇的伤势暗暗担心,但愿他不要出什么事才好。

章节目录

寻龙迷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唐家太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家太公并收藏寻龙迷踪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