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好,毒蛇并没有什么大事,不过只是伤口疼痛难忍而已。

    这也难怪,他受的这么重的伤,本来就需要静养,却还要舟车劳顿奔波这么远,铁打的人也受不了。

    叶枫摸了摸身上,程姑娘临走的时候曾经留下了药丸,这几天毒蛇一直是在服用这些药丸,效果还不错,可是今天药丸吃完了,结果到了晚上他就疼得受不了。

    现在想起来,程姑娘在药里一定加了镇痛的药物,不得不佩服,她的医术的确是高明。

    想到了程姑娘,叶枫的思绪忽然一荡,不知道她现在在哪里?可还好吗?

    如果自己不是故意如此冷淡的对待她,是不是她就不会离开?或许,现在还能见上她一面。

    可是,自己故意冷淡疏远她的这份良苦用心,她会明白吗?还是,她会恨自己?

    叶枫有些开始胡思乱想起来了。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强行制止住狂奔的思绪,抬起头来望向门口,耳边听着毒蛇痛苦的呻吟声,心里有一些焦急。

    这张胖子抓个药,怎么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透过门口,他看见了那一边的主卧房,窗户亮着灯,依稀可以看见一个人的影子投射在窗纸上,一动不动,看起来朱大善人应该还没有睡,或许在看书什么的。

    叶枫忽然想起了刚才那男孩对他说过的话,刚才他一直拍门,可是里面一直毫无动静,像是没有人。

    这么说,朱大善人刚才出去了,现在又回来了?

    他忍不住对房里的那男孩问道:“刚才你去敲朱老爹的房门的时候,确定里面没有人?”

    那男孩认真的点了点头,说道:“我拍了好久的门,里面一直没有动静,应该是没有人。”

    叶枫指了指映着人影的窗户,问道:“当时你有没有看到窗户上的影子?”

    那男孩看了看,搔了搔头,说道:“当时里面亮着灯,不过我没有注意庄户上有没有影子,既然老爹当时不在屋里,自然应该是没有影子的。”

    叶枫点了点头,没有人自然应该没有影子,这是常识,看来朱大善人是刚刚回来了。

    可是这三更半夜的,他一个行动不便的老人会去了哪儿呢?

    正想着,门口一个身影一闪,张胖子的圆滚滚的身躯忽然挤了进来,手里拎着一包包好的草药。

    叶枫连忙把药交给那个男孩,让他赶快去煎药,转过头再看张胖子,喘着粗气,似乎刚才跑了很远的路。

    叶枫感觉有些奇怪,问道:“抓个药你也能耽搁这么长时间,还夸你的脚程快,看看你这一趟路跑得气喘如牛的,你那盖世无双的轻功哪儿去了?是不是今晚吃得太多,撑得走不动道儿了?”

    张胖子却没有理会叶枫的打趣,神情有些奇怪的对叶枫问道:“你,你看到朱大善人那个老头了吗?”

    叶枫愣了一下,随手向外面一指那倒映着人影的窗户,说道:“看到了,就在那里。怎么啦?”

    张胖子扭过头去,看见了窗纸上映着的人影,竟然愣住了,满脸难以置信的表情,就如同见了鬼一般嘴里喃喃的念叨着:“这怎么会,怎么可能?难道,是我眼花了?”

    叶枫有些摸不着头脑,问道:“到底怎么啦?你看见了什么?”

    张胖子双眼盯着窗纸上倒映的人影,低声说道:“你不

    是问我刚才抓个药为什么耽搁了那么长的时间吗?那是因为,半路上,我看见了一个人,不。是一群人。”

    叶枫听得莫名其妙的,只有耐住性子听张胖子讲下去。

    “刚才我在药铺里按照你给我的药方抓好了药,想着抄近道能够快一些,于是就打算从那家春花楼的后面穿过来。那表面看起来灯光通明,金碧辉煌的春花楼后面,竟然有着一片空旷的荒地,而在荒地中央,居然有着一栋孤零零的小楼。”

    张胖子带着一种神秘的语气讲述着,就像在讲一个鬼故事:“本来我并没有在意这样的一栋小楼,可是就在我准备经过的时候,小楼的门却忽然吱呀一声打开了,从里面鱼贯而出了几个人。这几个人穿着长衫,文质彬彬的样子,手里还抱着书卷,看样子都有些垂头丧气的模样。”

    叶枫开口问道:“这几个人有什么好奇怪的?”

    张胖子沉下了声音,说道:“原本出来几个人是没有什么好奇怪的,不过我瞄了一眼,发现其中有两个人我却认识。不但是我,你也应该认识。”

    “哦?”叶枫的好奇心一下子被勾引了起来,“我们都是第一次来到这个镇子上,并不认识什么人啊,他们到底是谁?”

    张胖子眨了眨眼,说道:“其中一个人是镇上酒楼的掌柜,我们在酒楼吃完饭结账的时候见过他,当时因为我们两个人吃了许多东西,他一脸惊讶的老在看我们俩,所以我有印象。”

    叶枫听了这话,没好气的看了张胖子一眼,心说,那许多的饭菜可几乎都是被你一个人吃掉的,居然还连累我也被别人投以异样的眼光。

    想归想,他还是问道:“另外一个人呢,是谁?”

    张胖子说道:“就是我们投宿的那间客栈的掌柜,我记得他的左边腮帮子下面长了一个大肉瘤,很好认。”

    他这么一说,叶枫想起来了,那客栈掌柜的腮边的确长了一个肉瘤,看着有些奇特,他还多看了两眼。

    这么说,张胖子的眼力的确不错,难得他对于自由一面之缘的人竟然还记得如此的清楚。

    叶枫想了想,问道:“可是,他们俩在一起能说明什么呢?也许他们只是认识的朋友,在这里聚会一下而已?”

    张胖子瞪了他一眼,像是很为他的智商着急,说道:“这几个人全都差不多的打扮,看起来应该就是这镇上那几家铺子的掌柜,他们全都捧着账本一样的书卷从那栋小楼里出来,难道不奇怪吗?”

    叶枫眨了眨眼,还是没想明白这又什么好奇怪的。

    张胖子有些不耐烦了,提醒道:“你难道忘了在酒楼上,那个小二哥对我们说的话?”

    他这么一提醒,叶枫一下子想起来了。

    当时,那个小二哥很是自豪的告诉他们,这镇上一整条街的店铺,其实全都是一个老板。而且这个老板很神秘,从来不到店里来,只是各个铺子的掌柜的定期去见他,向他汇报交账。

    叶枫望着张胖子,问道:“你的意思是,这些店铺的掌柜忽然凑到一起,是带着账本来小楼向他们的那位神秘的幕后老板交账的?”

    张胖子见叶枫终于明白了自己的意思,连连点头说道;“没错,除了这个之外,你还能想到更好的解释吗?”

    叶枫想不出。

    于是他问道:“那么接下来呢,发生了什么?”

    张胖子说道:“看到他们全都从这栋小楼里面出来,我猜那个神秘的大老板也一定此刻就在这栋小楼之中。于是等到这些掌柜们离开之后,我就准备偷偷的溜进小楼去,我倒是想要看看这个这么大的老板到底长得是个什么模样?”

    “可是,还没等我靠近小楼,忽然间小楼的门又打开了,有一个人走了出来,接着门里的灯光,我瞥见了他的脸,你绝对不会想到那个人是谁?”

    叶枫怔了一下:“是谁?”

    张胖子望着他,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一字一顿的说道:“就是这里的那位朱大善人!”

    什么?叶枫一下子愣住了,这怎么可能?

    张胖子说这个人是从门里面走出来的,可是朱大善人明明双腿残疾,不能行走啊,再说了,一个穷得连吃白面馒头都成了奢望的老头,怎么可能是那个拥有镇上所有店铺的神秘的大富豪?

    呆了片刻,叶枫才开口问张胖子:“你确实看清楚了?真的是朱老爹?”

    张胖子迟疑了一下子,答道:“当时距离有点远,加上只是匆匆的惊鸿一瞥,我也没有十足的把握,不过真的很像。”

    叶枫眨了眨眼睛,问道:“那么后来呢?又发生了什么?”

    张胖子说道:“那个人穿着一身黑衣,一出来就施展轻功离开了,我心中好奇,想要证实一下我究竟有没有看错,于是就悄悄跟了上去。”

    “可惜,没走多远,也不知道是不是他发觉了有人跟踪,很快他就溜进了一片树林之中,不见了踪影。我见跟丢了,于是赶紧绕回正路,跑回到这里来,想要看一看这朱大善人究竟在不在,谁知道……”

    他望着对面主卧房窗纸上倒映着的人影,没有再说下去。

    既然朱大善人在房间里,那就证明了刚才张胖子看到的那个人绝不是他,这就是最好的证明。

    张胖子似乎感到很疑惑,喃喃的说道:“其实我也不是十分确定,我也不希望这样的一个好人会是一个骗子,我甚至希望真的是我眼花看错了,可是那一眼,实在是太像了,难道世间竟然真有如此相像的两个人?”

    叶枫默然了。

    他自然也打心眼里不希望那个人真的是朱大善人,不希望这样难得的一个好人,这里的所有一切全都是一个骗局。

    可是他也绝对相信自己的兄弟,张胖子没有理由,也没有可能撒这样的谎,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就在这时,他的脑子里忽然灵光一闪,心念一动。

    直到现在为止,其实他们根本还没有看到朱大善人本人,他们所看见的,只是倒映在窗纸上的一个人影而已。

    如果这个影子并不是朱大善人本人呢?

    他和张胖子对望了一眼,张胖子的心里应该也有了同样的疑问,两个人都盯着那个一动不动的人影,齐齐向着主卧房走去,他们想要证实一下,这个始终一动不动的影子,究竟是不是朱大善人本人?

    可是还没等他们走到主卧房的门前,他们的脚步就停住了。

    因为,那个影子,忽然间动了!

    紧接着,房门打开了,朱大善人坐在木轮车上,脸上依旧带着慈祥的笑容望着他们,说道:“叶公子,张公子,你们果然来了。”

    叶枫和张胖子一下子全都呆呆的站在原地,愣住了。

章节目录

寻龙迷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唐家太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家太公并收藏寻龙迷踪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