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胖子被这一声巨响吓了一跳,忽的一下子跳了起来,嘴里嚷嚷着:“什么事?发生了什么事?”

    叶枫虽然腿上有伤,站不起起身来,心中大吃了一惊,望向小桑吉,却见他依旧正襟危坐,面带微笑,就好像根本没有听到那一声巨响。

    大殿之外的诵经之声依旧,明显殿门外的那些长老们对于这一声巨响也丝毫不为所动,依旧在诵经祈福。

    叶枫和张胖子对望了一眼,对于自己的失态似乎感到有些羞愧,不过还是隐隐有些担心起来。

    殿外出来了脚步声,片刻之后,一个声音在外面响起:“活佛,多普求见。”

    是多普大师来了,叶枫的心中一紧,看来外面必定是发生了极为严重的变故,多普大师才会匆匆赶来。

    小桑吉的声音依旧非常的平和,似乎他的心中毫无波澜:“大师请进。”

    门口出现了多普大师的身影,依旧是全身站得笔直,就像是一颗倔强的老树,坚忍不拔。

    他对着小桑吉施了一礼,说道:“活佛,都是我思虑不周,没想到西饶老贼他们竟然还备有余下的火药。他们把火药装载在车上,推到寺门前引爆,如今寺院大门已经被炸毁,老贼和他手下的那些人已经冲入了寺中,我们恐怕抵挡不了多久了。”

    他的脸上满是汗珠,表情异常焦急,双眼直视着小桑吉,催促道:“请活佛赶紧离开,我们一定拼死保护活佛杀出一条血路来!”

    西饶活佛他们杀进来了?

    叶枫和张胖子的脸色俱都是一变,这西饶活佛的手下个个凶狠彪悍,身负武功,而恩西寺中的喇嘛们却多以修习佛法为主,唯一的高手恐怕就只有这个多普大师了,但是双拳难敌四手,寡不敌众,估计很难能够挡住西饶活佛他们的进攻。

    然而小桑吉却丝毫不为所动,面色平和的望着多普大师说道:“大师,你失态了。”

    多普大师愣了一下,随即垂下头去恭恭敬敬的应道:“是。”

    小桑吉说道:“大师修行多年,佛法造诣不可谓不深,自然应该明白诸相皆空的道理,刚才却在盛怒之下直呼西饶活佛为老贼,如此嗔怨,非我佛门弟子所为。”

    张胖子闻言不由得一愣,望着小桑吉感觉有些哭笑不得,人家明刀明枪的杀上门来,一心想要你的性命,这个时候小桑吉却还在纠结于骂不骂人的问题,他实在是有些理解不了。

    难道别人挥刀看过来的时候,身为佛门子弟,就只能够伸长了脖子等死?

    而叶枫早前在少林寺中修习易筋经之时,曾经接触过一些佛门典籍,自然也明白一些佛家舍身成佛的道理,因此对于小桑吉的话也并不会非常的意外。

    多普大师的面色平和了下来,低垂着头轻轻说道:“活佛所言甚是,是弟子失态了。”

    小桑吉点了点头,语气依旧很平静:“烦劳大师先去前面挡住他们,争取一些时间,我这就带着二位公子去后山。”

    多普大师一抬头,有些担心的说道:“可是活佛你自己的安全……”

    小桑吉淡淡的笑道:“该到来的始终会来,谁也无法逃避,所以,何必多虑?”

    多普大师低下头应了一声:“是!”转过身大踏步的离开了。

    叶枫望着他的背影,心中却隐隐感觉很不安。

    刚才虽然多普大师站得笔直,尽力在掩饰着,不过从他满面的汗珠和微微发颤

    的身体,叶枫还是发觉了一些异常。

    他是亲眼看见了西饶活佛那一记密宗大手印结结实实的打在了多普大师的胸口的,西饶活佛的那条手臂,叶枫尽全力的一刀尚且不能伤其分毫,其厉害可想而知。

    多普大师中了这一击,难道能够丝毫无损?

    即便他的内功修为再强,这也是不可能的。

    如今形势危急,他却只字不提自己的伤势,还在刻意隐瞒,这只能更加的说明,他的伤势必定非常的严重。

    带着这样的伤势,他能够挡得住西饶活佛他们吗?

    叶枫的心里怀着深深的担忧,佛五心之中除去远在少林寺中的凝然了改大师,多普大师是现在仅存的一人了,他不希望这会是他看到多普大师的最后一眼。

    看着多普大师离去了,小桑吉也站起身来,对着叶枫和张胖子一笑,说道:“我们走吧!”

    张胖子愣了一下:“去哪儿?”

    小桑吉笑而不语,只是双眼望着叶枫。

    叶枫淡淡的说道:“自然是去见一见那神秘的黄金圆轮了。”

    小桑吉十分满意的呵呵一笑,转身当先便向着大殿后面走去。

    张胖子没奈何,只能背负起不能行走的叶枫,跟了上去。

    出了大殿后面的门,是一条狭窄的山道,蜿蜿蜒蜒直通往雪峰之上。

    小桑吉不紧不慢的沿着石阶拾级而上,张胖子背着叶枫紧紧的跟在后面。

    四周全都是一片白茫茫的积雪,连一棵树木也看不见,目光所及只有陡峭的悬崖和一些山石。

    不过很奇怪的,走着走着,张胖子老是觉得有什么东西在跟着自己,脑后总有一种被人注视的感觉。

    回头看去,除了周围一片皑皑的白雪,却又什么也没有。

    张胖子耸了耸肩,或许是因为即将看到那传闻中神奇的黄金圆轮,所以感觉有些紧张,因此才会产生的错觉吧。

    回头看去,雪峰下越来越远的恩西寺院中有浓黑的烟火冒起,可以想见,那里一定正在发生着激烈的战斗。

    张胖子的眼前又浮现出了那一晚在林中看见的那土坑之中横七竖八的那些村民的尸首,这惨烈的一幕让他不禁为恩西寺中的那些僧侣们担心了起来。

    他们行进的速度并不快,因此没过多久,就听见了从身后山道上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

    回头望去,之间三条身披白色僧袍的人影沿着山路,正快速的朝他们追赶上来,为首的一人白眉白须,正是西饶活佛!

    看到西饶活佛追了上来,叶枫心里不由得一沉。

    西饶活佛既然出现在了这里,那么负责挡住他们的多普大师呢?

    西饶活佛追赶上来的速度极快,很快他就来到了叶枫他们一行人的身后,而这时叶枫也看清了,紧跟着西饶活佛的正是先前在门口出现过的,他身边的那两名护法。

    这两人虽然当时并不是多普大师的对手,然而他们的武功说实话都着实不错,再上上个西饶活佛,身有伤残的自己万万不是对手的,叶枫的心沉得更深了。

    小桑吉这时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来,面对着西饶活佛,微笑着施了一礼道:“扎西德勒,西饶活佛,能够见到你真的是我的荣幸。”

    张胖子的心中此刻却在暗自叫苦,这个小活佛到现在还在跟人家客气呢,人家可是不怀好意,一会儿若是真的动起手来,只怕人家才不

    会跟你客气。

    西饶活佛有些惊异的望着面前这个神态自若的小孩,似乎也有些吃惊。

    虽然他一直在筹谋着如何对付眼前的这个小鬼,甚至还派出得力的手下去中原想要劫持他,可是要说真真切切的亲眼看到他,这还是头一次。

    眼前这个被奉为恩西活佛的小鬼,看起来竟然长得如此的寻常,毫无奇异之处,与平素里见到的那些藏人小孩子没有什么两样。

    可是这个貌不惊人的小鬼,在见到自己的时候,明知道自己会对她不利,却没有一丝一毫的畏惧惊慌,却显得如此的从容镇定,分明显示着他身上的与众不同。

    小小年纪,竟然有着这样的修养,看起来传说所言非虚,这个小孩真的继承了前一世恩西活佛的学识与记忆,他并不是个普通的小鬼,也决不能够把他当做一个普通的小鬼来看待!

    不过,这也恰好证实了传说的真实性,那个神秘的黄金圆轮,真的具有着神奇的功效,能够完美的契合圆寂的活佛和转世灵童之间的传承,的确是一个稀世的宝物。

    他的心里不禁感觉到激动了起来。

    如今恩西寺已破,这个小鬼就在自己的面前,那传说之中的神秘宝物也唾手可得,多年以来的夙愿即将达成,他只觉得心潮澎湃,难以自已。

    至于这个小鬼身边站着的那两个汉人,他压根就没放在眼里。

    一个肥头大耳,长得就自带一副蠢相的胖子,还有他背负着的那个明显是双腿有疾的残废,他们能做什么?

    先前在恩西寺门前,他已经领教过了这个残废青年的刀法了,虽然很精妙,可惜,他用尽了全力的一刀却连自己的皮肉也没能伤到分毫,对于战胜他,西饶活佛有着绝对的自信。

    他怎么可能会是自己密宗大手印的对手?

    他双眼望着小桑吉,脸上露出了胜利者的微笑,说道:“不用客气了,看到你,才是我的荣幸。”

    他的声音里透着一股子冷森森的味道,他当然不会在乎眼前的这么一个小鬼,他真正感到荣幸的,是即将见到的那传说中的神器,黄金圆轮!

    叶枫伸手拔出了腰间的刀,紧握在手,对西饶活佛开口问道:“多普大师他们呢?你把他们怎么样了?”

    西饶活佛转头看了叶枫一眼,似乎直到现在他才注意到这个人的存在一般,充满了轻蔑的说道:“那个老顽固,明明之前已经受了重伤,连肋骨都断了,却还死撑着挡在我的面前;还有大殿前面那一群只会嗡嗡嗡的念经文的老和尚们,明明手无缚鸡之力,没有半点武功,却一步也不肯退,挡在大殿门口。”

    “现在,我已经成全了他们,他们全都已经求仁得仁,修成正果去了西天极乐世界,你们这两个汉人小子,是不是也想学学他们的样子?”

    他说得很慢,声音里连他自己听起来都透着一股子令人不寒而栗的杀气。

    叶枫和张胖子的脸色变了,甚至连一直很平和的小桑吉脸上也露出了愤愤之意,开口说道:“同为向佛之人,你竟然能够下得去手?你难道心中丝毫没有佛祖的怜悯之心?”

    “怜悯之心?”西饶活佛忽然狂笑起来,“当年同为被选中的朱古,他成为了恩西活佛,享受世人的推崇爱戴,而我却被像垃圾一样的丢弃掉,赶出了恩西寺,一个几岁的孩童,无依无靠的在冰天雪地之中流浪之时,有谁又对我有过怜悯之心?”

章节目录

寻龙迷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唐家太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家太公并收藏寻龙迷踪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