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饶活佛的神色之间,似乎对于这个人充满了尊敬:“先生是我见过最为睿智的汉人,他对于天文地理,历史典故,无所不知,无论多么困难的事情,他总能够想出办法来解决。”

    “原本我虽然靠着一身武功和多年积攒下的佛学知识,发展起来了自己的势力,被尊为西饶活佛,可是与发展了已经在此地传承了数百上千年恩西派相比,依然是难以望其项背的。正是在他的帮助下,我才能在短短的这几十年里,迅速壮大,实力足以和恩西寺分庭抗礼,到今天能够杀上门来,一雪旧怨,不能不说简直就是一个奇迹。”

    叶枫这时忽然插嘴问道:“上一次恩西小活佛进入中原,你派出那个会密宗大手印的长眉喇嘛于途中一路截杀,想要劫持他以要挟恩西寺交出黄金圆轮的秘密,这恐怕也是这位先生给你出的主意吧?”

    西饶活佛点了点头,说道:“没错。原本当我实力壮大之后,几次想要和恩西寺正面明刀明枪的干上一仗,最后都是无功而返,然而在这时候,那个道貌岸然假惺惺的伪君子恩西活佛却忽然间传闻身染重病,圆寂了。而眼前的这个小鬼却继承了他的衣钵,成了新一任的恩西活佛。”

    “这恩西活佛原本就应该是我,这恩西寺中黄金圆轮的力量原本也应该是我的!当年若不是那个伪君子和那些贼秃长老们相勾结,不但夺走了恩西活佛的位置,还对我赶尽杀绝,一心想要斩草除根,把我逼入绝路,如今岂能轮到这个小鬼?”

    “所幸的是苍天有眼,连佛祖都在帮我,那个伪君子机关算尽,却不料最后阳寿不足,没能耗过我,我还好端端的站在这里,他却先死掉了,这倒是便宜他了,不能让他亲眼看着恩西寺毁在他的眼前,真是我一生的遗憾。”

    “就在我准备趁着这小鬼新近接任恩西活佛的位置,寺里人心不稳的时机再次攻打恩西寺的时候,我一直安排来监视恩西寺这里动静的人却报告说,这个小鬼忽然动身进入了中原。先生当即便认为这是天赐良机,只要能够抓住这个小鬼,那恩西寺中的这些贼秃们定然束手无策,我们不费一兵一卒就能让他们乖乖的投降。”

    “于是,我派出了我座下武功最高的大弟子,也就是你所说的那个长眉喇嘛,带着几个精兵强将,沿途一路劫杀,势必要抓住这个小鬼不可。原本一切都很顺利,可是到了兰州城之后,他们却忽然间失去了消息,想必是凶多吉少了。我到现在也没有想明白,这么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鬼,究竟用的什么妖法对付的我派去的这些人?”

    叶枫暗暗摇了摇头,西饶活佛自然想不明白的。

    他不会想到,当时的兰州城,是如何的风云际会,江湖中各路高手纷至沓来,东海渔、南山棋、墨家巨子墨七重,还有江湖中最有势力的女人,蜀中唐门的唐老太太,竟然全都聚集在了兰州城中。

    他也不会想到,兰州城中的几股势力,肃王朱楧、监军马靖以及西宁小侯爷宋琥,竟然会相互之间斗得如火如荼,到最后竟然小侯爷胆敢率领边军,围攻兰州城!

    他更加不会想到,他的那个大弟子,会使密宗大手印的长

    眉喇嘛,在想要趁乱逃出兰州城之时,会遇见西宁小侯爷围城的大军。而长眉喇嘛无论武功再好,在训练有素,千军万马的军阵面前,也同样是不堪一击,惨死在了阵前。

    这一切,当时远在乌斯藏地的西饶活佛全都一无所知,因而才会感到这般的奇怪。

    而纵然是当时亲身经历了这一切的叶枫和张胖子他们,回想起来也只觉得依然是惊心动魄,不堪回首的一段经历。

    西饶活佛用很奇怪的眼光望着叶枫,问道:“我只是很奇怪,你是如何知道此事的?”

    叶枫淡淡一笑,说道:“我不但知道这件事,而且我猜,这一次你从中原弄来火药,便也是这个先生在背后出谋划策,连运送这批火药来到这里的,也是先生的人。是吧?”

    西饶活佛的眼神简直就像见了鬼一般,直愣愣的盯着叶枫,他当然不会知道,他面前这两个忽然冒出来的汉人,就是坐着先生的弟子,巴特尔运送这批火药的马车车队,来到这里的。

    如果他知道这一切,不知又会对于他心中这位无比尊崇,认为算无遗策的先生,作何感想?

    西饶活佛望着叶枫,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口说道:“你说的倒是一点不错,当我得知派出去劫杀这小鬼的人失败了,这小鬼已经顺利的回到了恩西寺中的时候,我便决定要强攻恩西寺。”

    “可是这恩西寺背山而建,坚固异常,易守难攻,之前几次攻打,便是因为这一点才无功而返。于是先生便建议,使用火药。他利用他的人脉,牵线搭桥,我不惜重金从中原购买了一批火药,由他的弟子带着一群蒙人负责押送,一直送到了这雪峰之下。”

    “虽然之前炸毁寺后山崖的计划被你们破坏了,不过靠着这批火药,我们还是成功的炸开了寺门,破寺而入,总算是殊途同归,恩西寺今日也难免覆灭的下场。”

    这时他的脸色一沉,望着叶枫喝问道:“只是你们究竟是什么人?是怎么知道这一切的?”

    叶枫笑了笑:“我们是如何知道这一切的重要吗?你身为出家人,自称活佛却并无半点慈悲之心,为了当年自己的一点私怨,不惜大动干戈,滥杀无辜,你的这些恶行,就不怕被天下人所指责唾骂?”

    西饶活佛看来被他骂得恼羞成怒,恨恨的说道:“当年他已经身为恩西活佛了,却不是一样为了稳固自己的地位对我赶尽杀绝?他又何来半点慈悲之心?这恩西寺里的一切,这所谓黄金圆轮的秘密,原本就应该是属于我的,现在我只不过是把它们拿回来,有什么错?”

    听了之前西饶活佛的讲述,当年他的确也是受害者,他如今偏执疯狂的行径,与他当年的悲惨遭遇实在是密不可分的,叶枫一时之间也不觉语塞。

    这时一直沉默不语的小桑吉忽然长叹了一声,开口说道:“你错了,对于师尊,你完全想错了。”

    他口中的“师尊”,自然便是已经圆寂的上一任恩西活佛,也是西饶活佛当年那个亲如兄弟一般的伙伴。

    西饶活佛愣了一下,反问道:“错了?哪里错了?”

    小桑吉一脸沉痛的摇摇头说道:

    “全都错了。首先,当年长老们之所以指定师尊作为恩西活佛的接班人,并不是他们一时起意,这当中也没有你想象的什么阴谋,而完完全全是遵照着离世的前任恩西活佛生前的意愿。”

    西饶活佛不信:“这怎么可能?自从我们被选中作为朱古进入恩西寺中学习的那一段时间里,活佛本人都曾经好几次夸赞过我,说我的天赋和悟性都极为出色,他根本就已经属意于我来继承他的衣钵,怎么会到了最后选择的人是他?你简直是一派胡言!”

    小桑吉点点头说道:“关于你与他之间的一切恩怨,其实师尊在生前也多次向我提到过,你说的没错,当年活佛的确是多次夸赞过你,师尊自己也承认,以他的天赋和悟性,无论那一方面都比不上你。”

    西饶活佛双眼一瞪,喝问道:“那你为何还要说当年活佛会选择了他作为接班人?”

    小桑吉长叹道:“你要明白,恩西活佛不但是一种尊荣,更是一种责任,每一世的恩西活佛都必须要守护恩西寺,守护寺中的黄金圆轮,而要掌握黄金圆轮的力量,光有着天赋和悟性是远远不够的。”

    “其实你们当初被选出来之后,送到寺里来学习的那段时间,便是对你们的观察和考验,的确,你无论从各个方面的表现都比师尊要更为优秀,可是在这段时间之中,活佛却发现你身上的一些弱点,而这些弱点对于成为恩西活佛而言,却是致命的。”

    西饶活佛不觉一呆,问道:“什么弱点?”

    小桑吉说道:“首先,就是你这个人太聪明了,聪明的人通常都很有自信,而自信与自负之间,其实只差一步而已。因为你的太过聪明,所以你也非常的自负,你常常会用自己的想法去理解所有的事情,理解这个世界。”

    “你一直口口声声说师尊是你亲如兄弟一样的伙伴,是你的朋友,其实你根本从没有把他当做过朋友,你只不过把他当做你的对手而已。从小你们就被称为雪峰附近最为聪明的两个孩子,因此从小你就把他当做了你的假想敌,你接近他,与他成了朋友,只不过是为了更好的了解他,打败他,知己知彼这一点,你从小就明白。”

    西饶活佛似乎被说中了心事,甚至一晃,哑着嗓子问道:“这些都是你师尊对你讲的?”

    小桑吉摇摇头,说道:“其实这些全都是前任的活佛生前告诉我师尊的。当年你们在寺中学习的这段日子里,活佛一直在观察你们,他看到了你身上的聪明与天赋,也看到了你事事争强好胜,处处都要高人一头的那种优越感,还有你隐藏在内心深处的戾气。对于今后要团结领导大家,共同守护恩西寺,守护黄金圆轮的秘密的恩西活佛而言,这一点尤为致命。”

    “如果假以时日,相信在活佛的教导之下,你一定能够克服这些弱点,以佛法的宏大来化解心中的戾气,成为合格的恩西活佛的接班人。可惜,当时活佛的身体已经非常的不好了,他已经没有时间再来慢慢引导你了。因此,虽然他对于你的天赋和悟性感到非常的惋惜,却还是选择了师尊作为继承他衣钵的接班人,接任下一任的恩西活佛。”

章节目录

寻龙迷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唐家太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家太公并收藏寻龙迷踪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