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子然说道:“我自小就拜在师傅门下习武,那时候师傅还不是少林寺的住持,因为是俗家弟子,又极少出现在少林寺,所以没什么人知道。”

    “后来我入京会试高中,有幸入金殿之上天子之前参加廷试,获二甲赐进士出身,却因朝中没有背景,只是被外授了一个小小的知县。”

    “此后我因政绩一步一步获得提升,到现在做到了这兰州知府,算下来,也有快二十年了。”

    听了这话,叶枫不禁对这位周大人肃然起敬,想不到他不但武功高超,而且是文武全才,竟能在殿试中高中二甲,文才实在不可谓不高。

    (元代之后的科举考试,先是各省乡试入选的举人赴京参加会试,录取者称为贡士,进而可以入皇宫参加殿试,又称廷试,取一甲三名,赐进士及第,分别为状元、榜眼和探花,二甲若干名,赐进士出身,三甲若干名,赐同进士出身。)

    而且他在朝中毫无背景的情况下,从一个小小的知县做起,能做到现在一州知府,封疆大吏,其才干也绝非寻常人可比。

    看着眼前这位胖乎乎的周大人,他心里甚至有了一丝钦佩之情。

    周大人并没有注意到他的目光,接着说道:“后来师傅为了破解上古卷轴中的秘密,便将我和其他三位师叔一同拉入了佛五心里,协助他的研究工作。”

    “我因为身在官门之中,可以通过官府的渠道得到很多消息,于是我的主要任务就是探听消息,并且暗中查访朝廷对于上古卷轴的所有相关行动。所以,在佛五心里,我就是佛耳。”

    叶枫皱了皱眉,忍不住问道:“难道朝廷对于这个上古卷轴也有兴趣?”

    周大人看着他微微一笑:“其实师傅早就察觉到朝廷中有人也对这个上古卷轴中的秘密垂涎三尺,蠢蠢欲动,只是我多年以来始终查访不到相关的线索,无法知道这个人究竟是谁。”

    “不过,越是如此,越说明这个隐藏在朝廷中的人一定是位高权重的人物,也更加的危险。再说,这些年我的查访也不是全无成果。”

    他对着叶枫神秘地一笑:“你以为,皇宫之中收藏着推-背图的消息,师傅他是怎么知道的?”

    叶枫这才明白,原来这个消息就是由身为“佛耳”的周子然打探得来再传回少林的。

    提到了这个,他不由得想起了皇上赐给他的那一本推-背图,以及护送这本书回少林寺的了空大师,不知道他有没有安全回到少林寺?这本书有没有交到了改大师的手中?

    转而他又想起了在玄武门前,为了保护自己而孤身一人挡住叛军,最后献出了生命的了凡大师。

    他转头问道:“那么了凡大师呢?他也是佛五心里的人?”

    周子然想来早已知道了了凡大师的噩耗,脸色有些黯然,说道:“不错,了凡师叔确实也是佛五心中的人。”

    “了凡师叔早年因为违反寺规,被逐出了少林寺,常年浪迹江湖,游戏风尘,却正好可以为师傅奔走四方,找寻有关上古卷轴的线索,因而他就是佛

    五心中的佛眼。”

    “本来你之前赴京,师傅因为担心你的安全,所以特意通知了了凡师叔暗中保护,谁知道你竟然会卷入那么大的一个阴谋里,而了凡师叔也为了保护你而溘然圆寂了。”

    说到这里,周子然有些难过的低下了头。

    叶枫脑海里浮现出了凡大师那手里握着半只肥鸡,仰面大笑的样子,心里也是一阵难过。

    默然片刻,他问道:“佛五心里还有谁?”

    周子然说道:“了空师叔,他虽然性格比较直率,可是他和师傅感情最深,最是忠心,武功也高,所以通常送信办事,我们之间的联络都是他负责,他就是佛手。”

    叶枫想起了初见了空大师之时,他虽然被东海渔重创,身上还裹着透血的布巾,可是他那毫不在意的笑容,果然是一条铁骨铮铮的汉子!

    于是他又问道:“最后一个人是谁?”

    没想到周子然竟然摇了摇头,说道:“最后这一个人很神秘,连我也不知道究竟是谁,只是知道有这么一个人存在,其他的一概不知。”

    他看着叶枫笑了笑:“你也不必再追问他的身份,就像关于上古卷轴的秘密一样,你应该知道的,师傅已经全部都告诉你了。你所不知道的那些,是你现在还不需要知道的,等到时机一到,你也就自然都会知道了。”

    他这一连串绕口令一样的话,听得叶枫心里却有了一丝疑虑,听他话里的意思,了改大师并没有把所有关于上古卷轴的秘密都告诉自己,他还有所保留。

    可是,他保留的究竟是什么呢?

    周子然看着低着头在思索的叶枫,好像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暗暗一笑,把眼光投向了站在叶枫背后的黑鬼赫连铁。

    自从被解开了穴道,黑鬼就一直默默地跟在叶枫身后。

    今晚,本来是因为南山棋前来寻找叶枫,因而黑鬼才会打发客栈的伙计去青龙镖局通知叶枫回来的。

    可是没想到后来又来了一个老头,东海渔!

    这个老头不但武功奇高,一出手就制住了自己,还带来了那群恶喇嘛,布下了陷阱等着叶枫他们回来。

    当时黑鬼就坐在椅子上被制住了穴道,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叶枫他们由于自己的错误而踏入了陷阱,陷入重围之中,自己却连一个字也叫不出来。

    那时候的他但凡只要能动一动,一定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根自尽以谢罪了。

    还好这个平时看起来蠢蠢的胖乎乎的周大人在关键时刻出了手,想不到他竟然还是个高手,一举逆转了局势,叶枫他们才能逃过一劫。

    虽然叶枫有惊无险,可是黑鬼还是不免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之中。

    叶公子当初救了他,而且师傅了凡大师不惜拼了性命也要保护叶公子的安全,可是现在因为自己的错误,却让叶公子陷入了如此险境,他实在没有办法原谅自己。

    所以他一直默默的跟在叶枫的身后,却一句话也不敢说。

    周子然看着面有惭色的黑鬼,微微一笑问道:“这位应该

    就是了凡师叔在京城收的弟子了吧?”

    黑鬼看着他木然地点了点头,一个字也没有说。

    周子然叹息了一声道:“了凡师叔一身本领,可惜圆寂得太过突然了,想必他的本事你还没有学到几成。”

    黑鬼神色有些黯然地又点了点头。如果不是师傅走得太突然,如果他能学到师傅的本事,也许就不会被那个东海渔那么容易地制服了。

    周子然走到他身前,看了看他背上一直背负着的那根了凡大师遗留下的木杖,一伸手说道:“给我。”

    不知道为什么,黑鬼居然对这个周大人充满了信任,竟然把那根木杖双手递了过去。

    周子然双手拿着木杖掂了掂分量,这根木杖虽然比寻常的木杖要粗上许多,可是分量却重得惊人,根本不像是用木头制成的。

    他双手持着木杖,沉声一喝,用力下插,整个木杖发出了沉重的笃的一声,竟然有三分之一没入了地上的砖石之中。

    叶枫和黑鬼都惊疑地对望了一眼,不明白周大人这是要做什么,就见周子然突然一扎马步,脸上隐隐透出红光,大喝了一声,一拳挥出击在了木杖之上。

    那木杖的表面喀的一声竟然出现了一道裂纹,这裂纹快速的向上下延伸,越来越大,终于啪的一下,木杖裂成了两半。

    叶枫和黑鬼都大吃了一惊,怔怔地看着眼前裂开的木杖,因为在木杖的中间,居然是空心的!

    如今木杖裂开,露出了在木杖之中竟然还藏着一根样式古朴的黑色铁杖!怪不得这根木杖会如此地沉重,原来所谓的木杖不过是个障眼法,真正沉重的是藏在木杖之中的这根黑铁手杖。

    周子然一把将手杖拔了出来,递给了黑鬼,黑鬼双手接过,爱不释手地仔细端详着。

    这根手杖明显很有些年头了,不但样式古老,而且上下都被人摩挲得十分光滑。这不知道是什么材质所制,非金非铁,却沉重异常。杖身之上隐约可见刻着许多人形图案,还配着一些蝇头小字。

    周子然看着几乎惊呆了的黑鬼说道:“这就是少林至宝之一的金刚伏魔杖,杖身上面刻着的就是少林七十二绝技之一的金刚伏魔杖法。传说此杖是达摩祖师所铸,杖法也是他所创,了凡大师就是凭着它,纵横江湖罕逢敌手。”

    黑鬼眼中忽然滚落了泪珠,他终于明白师傅在临终之际,为什么什么也没留下,只是用尽最后的力气把这根木杖交给了他。原来这木杖之中就藏着师傅要传给他的最珍贵的东西。

    周子然叹息了一声,对黑鬼说道:“你以后就照这根手杖上的杖法习练,我也会传你一些少林内功心法相配合。我看你天赋异禀,正适合练这套至刚至猛的杖法,了凡师叔果然是没有选错传人。”

    黑鬼心中伤感之余,也赶到一阵欣喜,有了这套杖法,不但师傅的一身本领后继有人了,他还一定可以继承师傅的遗愿,好好的保护叶公子。

    他们正在说着话,忽然有周大人手下的捕快进来禀报,说是门口有人求见叶公子。

章节目录

寻龙迷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唐家太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家太公并收藏寻龙迷踪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