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外面天色刚蒙蒙亮,是谁会在这么早跑到客栈来找叶枫呢?

    莫非是青龙镖局那边又出了什么事?

    叶枫心中一紧,转头和周大人对视了一眼,看见他也是一脸的疑惑。

    还没来得及说话,就看见客栈外面,急匆匆地闯进了一个人,竟连通传也等不了了,径直向着客栈大堂奔了过来。

    叶枫定睛一看,这个人却面生得很,并不认识,不过他身上穿着军中的服饰,看起来应该和青龙镖局没什么关系,心里这才暗暗缓了一缓。

    这个奔过来,看见了叶枫,先施了一礼,又看见了一旁的周大人,于是又施了一礼:“原来知府大人也在这里,这便好了,小人还准备稍后就去府衙寻找大人呢。”

    周大人认识眼前的这人,知道他是兰州监军马靖手下贴身的几名侍卫之一,如此急着跑来,必然发生了大事,于是沉声问道:“马监军派你前来找寻我们所为何事?”

    叶枫这才知道这个人原来是马靖的手下,也奇怪地看着他。

    那名侍卫的话语之中明显透着一丝焦急:“马大人命小人无论如何尽速寻到二位,请二位赶紧去马大人府中相见,有要事相商。”

    要事?叶枫心中一阵疑惑,在这个时候马靖这么急于地要见自己,甚至还有兰州知府周大人,看起来这事一定不会小。

    莫非,是和他中毒一案有关?

    周大人这时也开口问道:“马监军这么着急,究竟是什么要事啊?”

    那侍卫面露难色,应道:“这个,小人实在不便说,二位到了府上见到马大人,自然就会明白。”

    叶枫和周子然不禁又满腹狐疑地对视了一眼,究竟会是什么事情,要搞得这般神神秘秘的?

    站在叶枫身后一直默不作声的唐玉,这时往前一站,对叶枫说道:“我陪你一道去。”

    他还是担心叶枫的安全,毕竟东海渔和那帮恶喇嘛刚刚退走,关四又负案在逃,现在外面实在不是很太平。

    那侍卫这时脸上的迟疑之色更重,有些吞吞吐吐的说道:“这个,马大人严令只能请叶公子和知府大人前往,至于这位公子嘛,就……”

    这一下,连唐玉也是勃然变色,满怀疑惑地看着这个侍卫,不知道他这么说是何用意,这个马靖,到底在搞什么鬼?

    还是周大人赶紧出来打圆场:“唐公子不必担心,有本府陪同叶公子一道前去,难道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吗?”

    唐玉一想也对,刚才他在一旁已经听周子然说起他是受恩师了改大师之命要保护叶枫的安全的,加上就凭他刚才惊退强敌之时,露的那一手功夫,他的武功绝对应该在唐玉之上。

    料想有他在一旁相陪,叶枫也不会有什么危险。唐玉这才略微放下了心,不再说什么了。

    那侍卫见此情形,面露喜色,对着叶枫和周大人一躬身道:“门外已备好马车,请二位随小人来。”

    周大人对叶枫略略点了点头,叶枫心想,不论如何只有见到了马靖,才能知道他这葫芦里卖的究竟是什么药。

    至少,马靖对于叶枫应该是不会有什么恶意的。

    于是,他们二人便跟随着那名侍卫走出了客栈,上了门前已备好的马车。

    看着马车绝尘而去,唐玉还是有些不放心,回头对着黑鬼急忙

    交待了几句,转身赶紧向着青龙镖局的方向奔去。

    眼下,他要赶快把叶枫的情况通报给唐大,他心里有种感觉,这次叶枫他们赶去马靖府上所为的事情,一定又是一个大麻烦。

    客栈和马靖府邸离得并不算太远,很快就到了。

    叶枫和周大人走进去的时候,看见马靖已经站在厅堂的门前在等候着他们了。

    马靖的脸上写满了焦急和忧虑,看见叶枫他们走进来,情不自禁地就迎了出来。

    叶枫情知必然发生了大事,不待马靖开口,便抢先问道:“马大人,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马靖面沉如水,语气沉重地问道:“叶公子可还记得,先前我曾对你说过,西宁小侯爷宋琥带着两万铁骑正星夜赶来兰州的事情?”

    叶枫点点头,他当然记得。

    正是因为马靖之前的那一声哀叹“没有时间了”,叶枫才会如此争分夺秒地抓紧时间,赶紧勘破了青龙镖局的连环命案,为的就是能腾出手来,一心一意地查明马靖中毒一案的真相,以避免兰州城陷入战乱之中。

    马靖这时的脸色极度的难看,长叹一声说道:“刚才巡防城墙的士兵来报,小侯爷带着两万铁骑,他们已经到了!”

    什么?

    叶枫和周大人都惊愕的瞪大了眼睛。

    从凉州到兰州城,正常情况下怎么也得要至少整整两日的时间,叶枫私下盘算过,从马靖接到宋琥的口信算起,到现在这不过才一日一夜的时间,他至少还应该有整整一日可以调查马靖中毒的案子。

    可是万万想不到,宋琥和他率领的两万铁骑竟然已经到了!

    叶枫这时也明白了为什么刚才在客栈为什么那名侍卫不肯讲出发生了什么事了,兵祸将至,一旦这个消息泄露,在城中引起恐慌,只怕局面会变得更加难以收拾。

    周大人的脸上也现出了焦急的神色,追问道:“消息确实吗?他们如今在哪里?”

    马靖唉声叹气地说道:“如今这两万铁骑已经在兰州城的四门之外安营下寨,而且已经将驻扎在城外的一万黑甲卫的营地团团围住,只怕他们略作歇息之后,等到天明,他们便要开始围城了。”

    周大人并不清楚之前马靖和叶枫之间分析的事情,有些惊讶地问道:“围城?他宋琥忽然带了这么多兵马前来,还要围城,他究竟想要干什么?”

    这时候从门口传来了一个宏亮的声音:“他只怕是冲着本王来的!”

    三人都是一惊,抬头看去,从门口大步走进来一个高大的身影,锦衣玉带,气势逼人,马府门口的侍卫竟然都不敢阻拦,纷纷跪倒在地,正是肃王朱!

    肃王殿下怎么来了?

    三人心中不禁都犯起了嘀咕,但是还是都跪倒参拜。

    肃王朱大踏步走进了厅堂,挥挥手示意大家免礼,对着马靖说道:“马监军,就算本王之前和你有一些误会,发生了如此重大的事情,你怎么不先来通报本王?”

    马靖赶忙躬身答道:“下官也是刚刚得到军士禀报,这才连忙请叶公子和知府周大人前来商议对策,预备商量好办法再禀明王爷,绝非有意欺瞒,王爷明鉴!”

    肃王朱点点头说道:“本王自然相信马监军绝不会有意欺瞒,更加不会与宋琥合谋,否则也不会请叶公子暗中调查马监军中

    毒一案的真相了。”

    马靖这才知道原来肃王殿下也私下让叶枫在调查这个案子,不禁回头有些讶然地看了叶枫一眼。

    叶枫有些歉然地对马靖笑了笑,耸了耸肩,他也是无奈,王爷的暗中所托,他又怎能对马靖明言?

    再说了,你马靖也从来没有问过他啊?

    肃王朱看着叶枫说道:“叶公子刚刚和知府周大人一道勘破了青龙镖局关家的命案,本王都已经知道了。看来叶公子果然慧眼如炬,才干过人,只是不知对于本王所托之事,现在是否已经有些眉目了呢?”

    叶枫怔了一怔,该如何回答呢?

    难道说自己一直在忙于调查关家的命案,对中毒一案还没有开始调查,现在还一无所获?

    这样回答王爷恐怕是说不过去的,该怎么回答才好呢?

    叶枫脑子里飞快地思索着,双眼滴溜溜的乱转,无意中,他的眼光扫到了院子里几个站立着的马靖的贴身侍卫身上,他忽然好像灵光一闪。

    他抬头对马靖问道:“上次我们见面之时驾驶马车的那个侍卫呢,怎么一直没有看见他?马大人好像对他格外信任,怎么今晚发生了这样大的事情,没有让他来寻找我和周大人,却派了个我不认识的生面孔前来?”

    马靖好像有些迷糊,没明白他为什么忽然会问起这个侍卫:“他是我身边的侍卫队长,从京中就一直跟随我,忠心耿耿,所以许多事情我都交托给他办。”

    “本来今晚也应该是派他去寻找叶公子的,因为熟面孔叶公子也比较容易信任他,可是奇怪的是从昨夜黄昏开始,他就失踪不见了,我派人四处寻找也毫无踪迹,这才不得已派了一个生面孔前往。”

    失踪了?有意思。

    叶枫点了点头,他感觉自己猜想的在一步一步接近真相了。

    肃王朱也没听明白,满脸疑惑地看着叶枫,叶枫只好解释道:“本来马大人中毒一案,目前唯一的线索就是为马大人诊治的简太医,他明明早已看出马大人是中毒,却一直拖延着,迟迟不为马大人解毒,这一点极不合理。可以推测,他必然是被人收买或者威胁,不得不这样做。”

    “可惜的是,简太医全家接下来却被一个叫墨北城的杀手屠杀殆尽,灭了口。本来,只要能抓住这个墨北城,就能从他口中问出指使之人,也必然是下毒一案的元凶。”

    “可是,这个墨北城却逃去无踪,我虽然和知府周大人设了圈套,希望能引他现身,不过他应该看穿了我们的用心,始终没有出现。线索看起来,到这里就断了。”

    肃王朱没有听明白,看了一眼周子然问道:“什么圈套?”

    周子然躬身答道:“下官按叶公子所说,在外散布简太医还未死的消息,引诱杀手前来灭口,并且在府衙之中设下了埋伏,可惜这个墨北城十分狡猾,一直也没有上当。”

    肃王殿下点了点头,说道:“此计不可谓不好,可惜太过被动,容易被人看破。”

    他转头对叶枫问道:“既然线索断了,难道就无法可想了吗?”

    叶枫淡淡一笑:“也不尽然。其实还有一条线索,一直被我们忽略了。”

    马靖神情一紧,追问道:“什么线索?”

    叶枫一字一顿地说道:“就是那个实施投毒的人!”

章节目录

寻龙迷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唐家太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家太公并收藏寻龙迷踪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