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狐狸你坐在这里干什么?朴儿你快回房洗澡然后叫颜大哥做饭给你吃吃完了就睡觉!”

    夕阳西落时玩了一天的风夕、韩朴终于回来一进门即见丰息正坐在园中手中把玩着什么在夕辉之下闪着七彩光芒。

    “姐姐你呆会儿是不是还要出去?我和你一块去好不好?”韩朴目光瞟一眼丰息然后转回风夕身上。

    “不好!回房去。”风夕断然拒绝打着他。

    韩朴无奈噘着嘴回走。

    “玩得可尽兴?”丰息瞟一眼她然后继续把玩着手中之物。

    “差点没走断两条腿!唉那小鬼比我还有精力!”风夕走近他看向他手中之物一见之下不由叫道“认识你十年我可从没从你手中见过这种女人用的东西!珠花耶!你准备要送给凤美人还是华美人呀?既然还没送那不如先送我好不?我呆会儿正要出门去你这珠花让我去换两坛美酒吧!”

    丰息抬看她一眼虽是近四月天气十分的暖和但那眼光竟带着冰的寒意让风夕不由自主的觉得一阵森冷。

    “你好象没这么小气吧?这东西又不值几个钱不愿给就不给呗……”

    话未说完眼前忽珠光闪烁她马上双手一挥剎时一双手幻出千重手影。

    “黑狐狸你今天怎么啦?阴阳怪气的!”

    风夕看着双手中的珍珠再看看此时安坐于椅优雅安闲得似刚品完一杯香茶的丰息几不敢相信刚才这人竟用珍珠袭击了她可手中明明有一手的珍珠啊!

    “你不是要换酒喝嘛这样可以换得更多啦。”丰息一边道一边优雅的站起身来。

    “说的也是!我先去洗澡了!”风夕灿然一笑懒得深究他今天稍稍有些怪异的行为转身跑回房中。

    “唉世上竟然有这种女人?!”丰息看着她的背影摇头叹息。

    “当春风悄悄杨柳多情我踏花而来只为牵着哥哥你的手……”

    夜色中星月淡淡风夕在屋顶上飞走怀中抱着两坛美酒哼着那欢快的小调想着呆会儿要见的人嘴角不由勾起忽然眼前人黑影一闪一人挡在她身前。

    “皇朝?”抬一看来人不由惊讶。

    “是我。”一身紫袍的皇朝仿若暗夜的皇者。

    风夕看着他眼珠一转然后偏头笑问:“你来找我?”

    “是的。”皇朝负手而立。

    “那么请问何事?”风夕将手中酒坛放在屋顶上然后坐下。

    皇朝走近两步看着夜色中的她清清楚楚的看一遍然后清晰无比的道:“我来是想在你去天支山前再问一次你愿意嫁给我吗?”

    “哧……”风夕闻言轻笑出声。

    “风夕我是很认真的!”皇朝在她面前蹲下眼睛比那天上的星辰还要闪亮而且带着骄阳的炽热。

    风夕闻言敛笑眼光落在月下那张俊美无俦的脸上那庄重的神色显示着他此刻再正经不过。

    “既然你是认真的那么我也就认真的问你一句:若我嫁你为妻那你便不得再取他人终生只得我一人!你可愿意?”

    皇朝闻言半晌无语。

    “呵呵……你不用回答我知道你决做不到的。”风夕轻轻笑道拍拍皇朝的肩站起身来“眼前就有你想尽办法都要娶到的另一人!”

    “风夕不管我娶多少人但你绝对是最特别的一个!”皇朝站起身揽住她肩膀。

    风夕手一抬拂开他的手目光落向远方“皇朝白风夕与你是不同世界的人你不管喜欢或不喜欢都可拥有很多的女人但我不同我只想拥有一个喜欢的并且也只喜欢我一个的人!”

    “风夕或许我会娶很多的女人但我的正妃——甚至我日后为帝——皇后绝对是你无疑!”皇朝伸出手握住风夕的手“做我的皇后我皇朝可对天誓此生定爱你至老!”

    “我信你会说到做到只是……”风夕微微一笑“我的丈夫绝对只能有我一个妻子!他的心与身绝对只能我一人拥有!”

    闻得此言皇朝抿紧唇畔看着她良久然后微微一叹转身看向无垠的黑夜语意萧索“为着天下我必须娶到华纯然这是我得天下的手段之一!”

    “唉又是天下。”风夕一叹“皇朝南国初会以来我一直把你当一位英雄而英雄是不屑用这些手段的。”

    “我不是英雄风夕你看错了。”皇朝猛然回目光如电脸上神情却是平静中透着一种冷然“风夕我不是英雄我是王者!”

    风夕闻言抬头直视他的目光蓦然心头一颤半晌无语。

    “做英雄要有以一敌万的绝世武功要笑谈生死的慨然气概光明磊落的胸襟气度他是战一人、战百人、战万人……而不败的神话!如星如月般光明是万众景仰的神!”皇朝以手指天天幕上一钩残月点点繁星。

    “而我选择当王者!王者是权衡、谋划、取舍、定夺……是战千千万万、战整个天下的人!我要做王者!我要用我这双手握住这个天下!握住天下需要力量需要这个天下最为强大的力量!所以我要累积力量通过各种手段、各种途径累积我所需要的力量!成为这个天地间独一无二的王者!”皇朝伸长手臂敞开怀抱仿佛要拥抱这个天地脸上的神情庄严而肃穆!带着一种义无反顾的绝然!

    星月的浅辉映像在他的脸上从风夕的角度的看去他一半在光中一半在黑暗中!这个人此刻的气势是可吞下整个天地仿若顶天踏地的巨人高不可仰!他会握住这个天下吧?只是……心没由来的沉沉落下仿若这一刻自己失去了一份很珍贵的东西!只是却注定会失去的!

    压住心头的微涩转过身来看着脚下黑压压的大地只觉一种寒意生出不由自主的抱住手臂。其实这个乱世中的有志者就应如此不择手段的谋划策略才能成就霸业他如此他也如此所有的人都如此!这世间可有人做事是不要求利益回报?做事只是纯粹的想做而不是心机沉沉的出手?

    “与这天下相比我便不值一提。”风夕抱起地上的酒坛“至尊的地位、权利在你们男人心中是胜过一切的!”

    “风夕你拒绝是真的只是因为我会有很多妻室?还是因为你心中早已有人?”皇朝看着即要离去的风夕脱口问出这几次欲问出口的话。

    风夕闻言看看手中酒坛夜风吹起她长长的丝遮住她的双眸唇际露出一丝飘忽的浅笑却有些茫然、有些无奈、甚至还带有一丝哀伤!

    “心中的人吗或许会有或许会无!只是……不论我心中有否人不论是做王妃还是皇后我都不会嫁你!因为……”

    皇朝闻言并未动怒只是眉头一挑示意她说下去。

    “因为你只是朋友!”风夕看着皇朝的眼睛淡淡吐出。是的这个人作为敌人他太强!作为爱人身心太累!只有做朋友做保持距离的朋友才是最好的!

    皇朝闻言却是一笑伸出手来轻轻揽住风夕的肩膀这一次风夕未推开他“我从出生至今从来没遇过任何挫折你是第一个。”

    风夕看着他平静的神色灿然一笑“或许你马上还会在另一个女子身上再次尝到败绩!”

    “那并不重要我若只因两个女子便一败涂地那上天生我皇朝何用!”皇朝放开风夕回复他尊贵傲然的皇世子面目。

    “所以对于你来说只有天下才是最重要的!”风夕身形一退转身离去。

    “能娶到你的人定会是这世上最幸福的人但能做你的朋友也是非常幸运的!”皇朝看着她的背影缓缓道出。

    “只是朋友却很少有一辈子的!”

    风夕身影已逝话音却远远传来独留皇朝于屋顶之上细细品味她这最后一语。

    天支山高山峰流水亭。

    翠柏青松环绕的高山峰顶在西面近悬崖边建有一座石亭亭皆是此山上的巨石而建简单朴实却大气。

    这高山峰、流水亭流传着一个动人的故事。

    很久以前有一名乐师独善理琴但当时的皇帝却最中意鼓瑟于是举国上下全是会瑟为荣百乐闲置。

    于是这个只会弹琴的乐师虽琴艺绝代却无人欣赏更甚至弹琴时还会遭人辱骂皆认为他对皇帝不敬!所以这名琴师便不再在人前弹琴而是携琴至这天支山顶弹琴与这高山幽谷、白云清风听。

    有一天他又在这山峰上弹琴时忽闻身后有人鼓掌。

    琴师十分惊奇回头一看只见一人一边走来一边歌道:

    山君抱绿绮西上天支峰。

    闲洒一挥手如听万壑松。

    尘心洗流水余响入霜钟。

    不觉碧山暮秋云暗几重。(改李白的)

    琴师与此人结为知己以后琴师便只弹琴给此人听。琴师名叫高山而那听琴之人便叫流水。

    后来皇帝驾崩新帝即位。

    这位新皇帝却不似他的父亲那样只喜欢瑟他精通音律对各种乐器之音只要是佳品他都喜爱听于是百乐又在民间兴起。

    新帝也听闻了高山的高琴艺于是便下旨邀高山进宫弹琴但高山却拒绝了他说有生之年他只弹琴与流水听因为不论何时、不论何地只有流水才是他真正的知音。

    前来传旨的官员见他竟敢拒绝皇帝不由皆是惊怒便将他抓起来押往帝都但到了皇宫高山依然没有弹琴给皇帝听因为他在路上竟自折手骨!他此生是再也不能弹琴了!

    皇帝也被他的绝烈而憾动便放他回去并赏赐他一些珠宝。

    但高山什么也没要只是孤身回家了。

    回到家乡后却现流水已在他被抓往帝都后自刺双耳他此生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了!

    高山与流水知道彼此的情况后只是相视一笑然后两人抱琴上天支山但是却再也没有下来。有人说他们他们是跳下山崖死了有人说他们在天支山幽谷隐居起来了有人说他们被天帝派神仙接往天庭了……各种各样的传说流传下来但人们一般喜欢相信最后一种说法。

    后来仰慕他们的后人便将当年高山弹琴的山峰称作高山峰且在高山峰顶建起这座石亭取名为流水亭用以纪念他俩人的友情。

    高山峰峰顶之上风吹得衣袂飞扬而那一轮皓月正当空而挂洒下清辉若一层薄纱轻柔的笼在这高峰上轻轻的将流水亭围绕而此时还有那清雅绝俗的琴音在随风而飞在随月而舞清幽而雅逸闲适而舒心再加上亭中那白衣如雪风姿如仙的两人一切如梦如幻仿若置身仙境重会那高山流水。

    “这一曲飘逸似不食人间烟火我听着仿佛以为自己已到碧落山上正采花为食取琼泉而饮摘瑶果而逗仙鹿踏流霞而戏青娥。”

    在琴音止歇时风夕睁开双眸看向眼前的玉无缘悠然而叹世间也只有此人才能弹出这般绝俗的琴音。

    “高山流水……高山的琴音果然也只有流水能听懂。”玉无缘抬注目于风夕眼前的女子拥有一颗玲珑剔透若的水晶心永远是那般潇洒自然在任何地方都是一道独特的风景让人看着便舒心畅意。

    风夕闻言微微一笑高山流水他们会是吗?

    “这支琴曲叫什么?”

    “没有名字?”玉无缘抬看看空中明月“这支琴曲只不过是我此时此刻的感受而已我只是随心而弹。”

    “没有名字?呵……你的琴没有名字想不到你弹的曲也没有名字。”风夕移过琴十分的普通随手一挑琴弦出空灵的清音“随心而弹便不是凡曲难怪人人称诵你为天下第一公子!”

    “清夜无尘月色如银。酒斟时、须满十分。浮名浮利虚苦劳神。叹隙中驹石中火梦中身。”玉无缘捧着酒坛斟满桌上石杯。

    “虽抱文章开口谁亲。且陶陶、乐尽天真。几时归去作个闲人对一张琴一壶酒一溪云。”风夕执杯在手目注于他笑吟吟的接道。

    “几时归去……归去……风夕我真要归去了。”玉无缘忽然轻轻吐出眼睛忽然移向亭外那万丈峭壁。

    “归去?”风夕闻言看住他没来由的心口猛然一紧手中杯一抖然后搁于石桌上。

    “是啊我要归去。”玉无缘依然看着绝壁未曾回头。

    “是吗?今晚就是辞别吗?”风夕忽地笑笑“要到哪去?何时走?可要……可有同伴?”

    玉无缘回目光落在她脸上空蒙中带着一种深幽声音却是那般清晰“不和谁一个人也许很快也许过些日子。”

    “一个人是吗?”风夕还是在笑笑得灿烂然后手猛的一推将琴推回他面前“不是一个人吧至少要带着这琴高山不论走到哪不管有没有流水至少都有琴的!”

    “风夕。”玉无缘忽然握住她的手目光深幽难懂的看着她还带着一种莫名的伤痛“我不是高山我从来不是高山……”

    说到此处忽然顿住喉咙处似哽住了一般无法再说话。

    风夕看着他目中带着一种微弱的希冀看着他等着他说话等着他说出……

    “我只是玉无缘。”玉无缘轻轻吐出说出这一句话便似倾尽所有心力一瞬间他是那么的疲倦苍白。

    “我知道。”风夕将手轻轻从他手中抽出一瞬间手足冰冷如置冰窟。

    “风雨千山玉独行天下倾心叹无缘。”玉无缘轻轻念出看着空空的掌心一丝苦笑浮上那一贯云淡风清的面容“说得多贴切啊传出这两句话的人是不是看尽我玉无缘一生了!”

    “天下叹无缘是吗?”风夕一笑这一次却笑得那般的苦怎么藏也藏不住无缘……无缘啊!

    “不是天下叹是我叹!”玉无缘看着她眼中有着即将倾泻的某种东西但他转头泻向那深不见底的幽谷!

    “不管谁叹都是无缘。”风夕站起身来“只是若有缘也当无缘那便可笑可悲!”

    “你请我听琴我便赠你一歌罢。”

    说完她足尖一点落在亭外那一丈见方的空地上手一伸袖中白绫飞出。

    “瑶草珂碧春入武陵溪。溪上桃花无数枝上有黄鹂。我欲穿花寻路直入白云深处浩气展虹霓。祗恐花深里红露湿人衣。”

    她启唇而歌声音清越直入云霄身形也随歌而舞翩若惊鸿矫若游龙白绫在空中翻飞衣裙飞扬于夜风中仿若天女飞舞。

    “坐玉石倚玉枕拂金徽。谪仙何处无人伴我白螺杯。我为灵芝仙草不为朱唇丹脸长啸亦何为?醉舞下山去明月逐人归。”

    唱到最后一句白绫便直直飞去缚上一株高树上然后身子一荡轻飘飘的若荡秋千一般飞掠而过眨眼间便消**影。

    风夕离去后石亭中玉无缘手伸向琴心中凄楚便宣泻而出和着琴音引颈高歌:

    “苍穹浩浩兮月皎然

    红尘漫漫兮影徒然

    欲向云空兮寻素娥

    且架天梯兮揽明月

    三万六千兮不得法

    黯然掬泪兮化泠水

    泠水如镜兮映花月

    花浓月近兮我陶然

    唉噫……

    天降寒冰兮碎我月

    地划东风兮残我花

    唉噫……

    倾尽泠水兮接天月

    镜花如幻兮空意遥

    镜花如幻兮空意遥……空意遥……”

    歌声悲伤而哀凉那种怅然憾恨表露无遗。

    树林深处风夕抱膝而坐听着从山顶传来的琴歌喃喃轻念:“倾尽泠水接天月镜花如幻空意遥……空意遥……玉无缘……你……你……你……”

    “你”了半天却终于咽回只是一叹拾起地上的白绫收回袖中然后起步往山下走去。

    山顶之上玉无缘走出石亭抬望着空中还是那般皎洁的明月那不知人间怨忧的明月为何偏向别时圆?

    闭上眼所有的……连月也不愿让它窥视。

    终是放开了这一生中唯一动心想抓住的还是放开了手!

    你以为我为灵芝仙草而弃朱唇丹脸吗?其实我愿以灵芝仙草换谪仙伴我白螺杯!只是……

    风夕对不起让你失望了!

    人若有来生那你我以此曲为凭便是千回百转沧海桑田我们还会相遇的。

    今天是华王宴请之日可风夕却懒懒的不想去去干么呢只为欣赏华公主金笔点婿吗?干卿底事!酒足饭饱一顿吗?这些日子在落华宫吃得够多了!

    一大早丰息即进宫赴宴去了看着他的背影风夕不由嘲弄的笑笑心头却没来由的一阵酸苦深吸一口气摇摇头甩去那一片苦意搬张长椅放在院中晒着太阳打着瞌睡这是多么舒服自在的日子哪来的苦为何苦?

    或许自己知道只是不肯承认不肯细思。

    眼前品的是山珍海味饮的是琼浆玉液在座的上是华国之主下有劲敌皇朝、玉无缘……旁还有那美艳无双的纯然公主。而大殿中那些如花的宫女正翩然起舞曼妙轻歌怎么说都应该集中精力慎重以对才是。更何况今天可是决定华国驸马的重要日子怎么能如此心不在焉?

    可自进此殿始丰息的思绪便有几分恍惚眉头时皱时展似有难题却不知如何解。

    “丰公子丰公子!”

    耳边听得有人低声浅唤着猛然回神只见华纯然正立于他桌前睁着一双美目疑惑的看着自己。

    是了酒宴已过半公主要开始点驸马了她那藏在袖中的手定是握住了一支金笔她已至他桌前那金笔即将点向他……但见她着一身粉红宫装头梳飞鸿髻一枝金凤钗端端正正的嵌在中衬得她高贵雍容蛾眉淡扫樱唇轻点那如雪似玉的脸颊在看向他时涌上一层淡淡的烟霞说不尽的娇丽与明艳实是世所难求的绝色美女……可心头却忽然清明了她不是她!不是她!

    丰息猛然站起身来或许因为起身太快桌子被他撞得“砰!”的一声响殿中所有人的目光都移过来了有华王带一丝轻视的目光有皇朝锐利如剑的目光有玉无缘淡然无波的目光有明月山他们疑惑的目光……

    “丰公子!”华纯然见他猛然起身只当他已知她即将金笔点他因此十分激动想到马上……袖中握笔的纤手不由一阵微抖是他了……就是他了……眸光如水轻柔的落在他身上手臂微抬罗袖轻滑露出点点玉笋似的指尖指尖中夹着一点金光那是……

    “大王息忽然想起还有要事先行告退了请大王恕罪。”丰息向着殿上一施礼也不等人回答也不管身后众人的哗然也不理会华纯然惊鄂的表情大踏步走出金殿。必须快快离去以免后悔!

    大殿中不但华王震怒便是皇朝也是极为不解他不会错过刚才华公主的表情和动作他明明驸马之位即将到手可为何却匆匆离去?转头看向玉无缘只有他依然是面色平静淡然仿佛这是再自然不过的事只是眼中却闪过一丝叹息与失落!一剎那间仿佛明白了一些什么。

    “哈哈……既然丰息公子有事先离去那他的那一份美酒诸位可不能推辞必要代他喝尽!来我们干杯!”华王高举金杯笑道。

    “谢大王!干!”众人齐举杯各怀心事。

    华纯然举起丰息桌上的玉杯仰饮尽的一瞬间一丝苦涩与微咸一齐入喉。放下杯一滴清泪滴入杯中仿佛还能听得杯中出的那细微、空旷的回音咬住唇止住那即将溢出的悲泣握紧手中的金笔。千算万算却独独漏算他或许会不愿!太自信了太骄傲了!以为有着华国公主高贵的地位以为有着这张倾国之容便天下所有人都应为之倾倒!原来还有人是例外的还有人能不为权势、富贵、美色所动!但是我是华国第一公主岂能在此失态岂能在此言败!

    抬的瞬间她是美艳无双的、高贵雍容的、镇定优雅的华国纯然公主!一抹温柔的浅笑浮上那无瑕的玉容轻移莲步款款走向皇朝那位尊贵傲然的皇国世子!握紧袖中的金笔好似怕它忽然挣出手去!

    “砰!”

    正躺在院中晒着暖暖太阳昏昏欲睡的风夕忽然给惊醒了不由睁眼坐起身来只见丰息立在门口眼睛紧紧盯着他神情间似懊恼非常。

    “咦?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怎么华王已选你为婿了?不过以华美人对你的情意此事当然是水到渠成一帆风顺!”风夕又躺回长椅懒洋洋的打趣着。

    丰息也不答话而是走进院子立在椅前不一言的盯着她。

    风夕不由奇怪倚起上半身疑惑的问道:“你在生气?难道求亲失败?”

    “哼!我不会娶纯然公主了!”丰息冷冷一哼然后手一伸一把将风夕从椅上推了下去风夕不防他这一手一下给跌在地上了。

    “咦?真的?”风夕却不恼就坐在地上抬看着丰息待从他脸上证实之后嘴角不由勾起一丝欢快的笑就要成形忽儿转念一想欢快的笑转成了嘲讽的大笑:“哈哈……黑狐狸难不成华王还是不中意你这个江湖百姓当他女婿还是中意那个有着强大国力、有着二十万雄师的皇国世子皇朝?所以你垂头丧气的回来了?哈哈……真是笑死我了!原来这世上也有你办不成的事呀!”

    一边笑着一边从地上站起身来待看到丰息阴沉的脸色不但不敛笑反笑得更加猖狂“哈哈……黑狐狸你求亲不成竟然如此生气实在有失你武林贵公子的身份啧啧你那一身的雍容大方哪去了?”

    而丰息看着她大笑不已面上雍容的笑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眼睛盯着她仿佛能冒出火来!

    “哈哈……”风夕看着他那模样却笑得更加欢畅凑近他眼光瞄了瞄他怀中故意压低着声音“黑狐狸其实只要你拿出某样东西华王一定会马上招你为婿的!你为何不拿呢?白白错过机会白白费了一翻工夫呀!”

    丰息唇动了动似要说话最后却依旧不语只是眼色越来越冷最后竟是拂袖而去了。

    风夕待他转身依旧在长椅上躺下口中依然喃喃而语“难得呀这黑狐狸竟如此生气!可生气也不应该对着我啊又不干我事!要知道我可是帮了他不少忙的!”

    丰息走进东厢房推开窗看着正躺在椅上闭目养神、惬意非常的风夕不由敲敲挂在窗台上的鸟笼逗着笼中的碧鹦鹉“真不值得你说是不是?真是不值啊!”

    “朴儿你起床了没姐姐今天带你去玩!”

    第二天风夕似乎心情十分的好一大早就叫起了韩朴。

    “真的?”韩朴马上蹦出房间。

    “当然是真的!”风夕一把抱起他竟马上就施展轻功飞了起来“今天我们要把华都玩个够!颜大哥你要是想玩就自己跟来!”人已跑了还不忘招呼才跨出门的颜九泰。

    “你放我下来让我自己走呀!”远远的还听得韩朴的叫嚷声。

    “公子您要……”钟离才推开门丰息便走了出来。

    “我们就上街挑一件好礼物恭贺华公主的大婚庆典!”丰息淡淡的道。

    “是。”

    双胞胎伴着丰息出门西厢一扇开启的小窗露出凤栖梧清冷的艳容看着那前后走出的背影微微一叹。

    “不愧是最富的华国都府!”风夕看着繁荣的街市道“六国我都走遍了要论到最好玩的还真是这个华国!”

    “姐姐我们在华国还要呆多久呢?什么时候离去?然后我们再去哪?”韩朴牵住风夕的手一边看着两旁的店铺一边问道。

    而颜九泰则无声的跟在两人三步后。

    风夕闻言不由转头看向他神情一顿但马上恢复笑容“朴儿今天不说这个今天只管玩。”

    “夕儿!”忽然一个声音盖过街上的喧闹传入三人耳际。

    “久微!久微!”只见风夕一转头然后马上飞身跑去一把抱住那人又是跳又是笑那欢快的叫声刺人耳膜。

    那人在抱住风夕的一剎那只觉两道目光射来抬望去只见街道两旁分别立着一黑一白两位公子白衣的在他看去时温和的笑笑黑衣的则微微点头致意低头看向抱住他的风夕不由轻轻一笑真是有眼光啊!

    “夕儿你快把我脖子给勒断了!”那人扯着风夕抱住他颈脖的手道。

    “久微我好久好久没见到你了!你都到哪去了呀!”风夕闻言马上松开手看着久微笑问道。

    “我还不就是四处飘荡。”久微洒然一笑道。

    韩朴与颜九泰呆呆的看着这个名叫久微的人弄不明白他有何魅力竟让风夕在大庭广众之下忘形的对他又抱又笑风夕虽言行张狂可却也从未对哪个男子如此亲热过即算是相识十年的黑丰息也只限打闹间的相接相触。

    年约三十左右高而瘦的身材普通的五官朴素的青布衣一头长在颈后以黑带缚住一眼看去实在不是什么出色的人可再看第二眼时却觉得这人很特别可特别在哪却不知道或许在那一抬眉一勾唇之间又或许在那双眼睛有意无意的顾盼之间这人是那种你记不住他长什么样但第二次见面时你一定能在第一眼就认出他。

    “十年重见依旧秀色照清眸!”久微细细看一遍风夕感叹道。

    “姐姐!”韩朴走过去将风夕的手夺回抓在手中眼角瞟一眼久微其意不言而喻。

    “朴儿我告诉你哦这个就是久微!就是祈云落日楼的主人久微!天下第……嗯……数一数二的厨师!他做的饭是非常非常好吃的!”风夕一边说着一边吞口水“久微这就是我弟弟韩朴你看他漂亮吧!”

    “弟弟?”久微看一眼韩朴不会错过他一脸的戒备神情“我记得你没有兄弟姐妹的这该不会是你的私生子吧?我看看长得还真有几分像呢!”

    “咳咳……”风夕差点给口水呛死一拳击向久微将他击得倒退三步“几年不见你还是改不了这‘一鸣惊人’的习惯呀!”

    “哎哟!”久微抚着胸口皱着眉头“我就算说中了你也不要心虚得这么用力啊要知道我可不懂武功的经不起你白风夕一击的!”

    “嘻嘻……谁叫你老是乱说话!”风夕幸灾乐祸的看着他“现在罚你马上做一顿可口的饭菜给我吃!”

    “我知道!我就知道!”久微抚着额头叹息道“你见到我的第一件事就是吃饭!我走遍六国再也没见过比你还要好吃的女人了!”

    “那就快走吧!”风夕一手挽住他一手牵着韩朴毫不理会街上那些落在她身上的异样眼光“我知道你这家伙住的地方肯定是最舒服的所以咱们去你那里!”

    “颜大哥你快跟上呀!朴儿今天我们又可以大餐一顿了!”

    整条街都能听到她兴奋的欢呼声所有的人莫不以为此女子是否脑袋有毛病不但不忌礼法当街跟一个男人又楼又抱而且嗓音大得仿佛要将这吃饭的小事广播天下!竟是个疯子真是可惜了一付好样貌!有人摇头叹息。

    久微离去前回头一顾那一黑一白两位公子已早无踪迹了。那黑衣的定就是夕儿口中常提起的黑狐狸黑丰息了。那白衣的是谁呢?那般出尘的风姿决非常人所有立于人潮涌挤的街上却安定静然若立在佛堂的佛整个人皎然洁凈如玉难道是那天下第一的玉公子玉无缘?

章节目录

且试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倾泠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十六、高山流水空相念,且试天下,笔趣阁并收藏且试天下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