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张弓,箭开山门。

    沈冷三箭连发,三支箭却不在一个直线,射出的同时弓横向移动,三支箭瞬息之后就到了对面求立人的阵地上,那边不服气的求立人还在拼尽全力的拉弓,羽箭连珠而来,噗噗噗三声,三个求立士兵的额头近乎同时被击穿,那箭的力度大到连坚硬的头骨都挡不住。

    因为射程的缘故,九个人就把对面阵地上的百余名求立弓箭手压制下去,求立人不敢露头,只要一出现立刻就有羽箭招呼过来。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第二艘蜈蚣快船到了,后续上来的大宁战兵几乎没有压力,沈冷他们九个人把第二层防御的求立人完全压制,而第三层防御的求立人距离远了些,就算是有羽箭落下来也已经轻飘飘的没了什么力度。

    士兵们开始迅速登岸,第二艘,第三艘,第四艘......

    海岸边上的杜伟志看的脸上一阵阵发热:“居然十艘船全都靠岸了。”

    他手下副将也觉得难以置信:“可就算是他们全部都上去了也不过是九十个人而已,难不成九十个人还能攻破有一千多求立人固守的岛屿?”

    杜伟志摇头:“我现在没有什么不敢相信的了。”

    他将千里眼递给手下亲兵:“让队伍上去支援,若此时不能拿下东窑岛以后怕是也难以有机会了。”

    他大步向前,眼睛依然盯着远处岛屿,心里对沈冷的态度从之前的恼火甚至轻视变成了敬畏,他当然早就听闻过沈冷的名字,也听过关于沈冷的诸多战绩,然而不亲眼所见还是体会不到那种感觉,有些人站在你身前你觉得是目标,有些人站在你身前你会觉得那是永远达不到的远方。

    明明都是男人,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差距?

    杜伟志带着至少千余人的战兵队伍准备支援过去,而此时沈冷部下的亲兵却没有动,那是沈冷的军令,虽然沈冷已经拿下了第一层防御,可高处的抛石车依然还在,沈冷部下已经没有小船,他们的伏波战船目标太大水路又狭窄,根本躲不开抛石。

    杜伟志这边带人上前,陈冉过来想问问能不能把蜈蚣快船分给他们一些,可过来的时候才知道杜伟志已经亲自带着人上去了。

    东窑岛。

    沈冷的人全都登上左侧山坡,第二艘船领队的是杜威名,第三艘船领队的是王阔海,两个人一左一右蹲在沈冷旁边:“将军,怎么打?”

    沈冷伸手往上指了指:“杜威名带一个十人队在这继续压制右侧求立人的弓箭手,不要让他们抬头,至于上面的怎么打......”

    他嘴角微微上扬:“想怎么打就怎么打,只一样,不许吃亏。”

    王阔海嘿嘿一笑,将他那面特殊的巨盾举起来:“跟我上去!”

    数十名大宁战兵分成三队,一队跟着沈冷一队跟着王阔海往上冲,杜威名则带着一个十人队的战兵持续压制对面求立弓箭手。

    杜伟志带着上百艘蜈蚣快船往东窑岛靠近过来,眼看着就要进入抛石车的射程之内,杜伟志回身大声喊道:“都打起精神来!”

    士兵们整齐的答应了一声,气势如虹,却也难掩忐忑。

    每个人都盯着半空中,等待着那巨石从天而降。

    可没有等到。

    杜伟志看到远处山崖上一架抛石车坠落下来,还没有落地就碰撞的四分五裂,这边才掉下来,另外一边起了火,一架抛石车被烧了起来,他又转向第三架抛石车那边,看到了一根一根的木头散落。

    这怎么回事?

    这怎么可能?

    沈冷只有那几十个人,是怎么做到多点进攻的?

    难道东窑岛上那一千多求立士兵都已经变成了任人砍伐的木头?就算是站着不动被沈冷的人砍也得砍一会儿呢,心理上的那种巨大落差让他越发的脸上热起来。

    “刚才卑职问过。”

    副将在杜伟志旁边说道:“沈冷带上去的几十个战兵,每个人都配备了很多东西,制式横刀,短刀,硬弓,连弩,箭壶,还有飞索,甚至还有一些人是挂着铁标枪上去的,这不合道理......那么多东西分量沉重,登山攀爬,他们怎么可能还保持体力的?”

    那可是登山,坡度还不小,带着那么多装备上去加起来的分量跟又背着一个人上去也差不多了。

    没有了抛石车的阻拦,杜伟志的水师队伍很快就靠近了东窑岛,一艘一艘的蜈蚣快船在那狭小的沙滩停下来,可大宁战兵训练有素,并没有淤积拥挤,在各标校尉的带领下,队伍很快就顺着左侧山坡冲了上去,左侧山坡上行的求立弓箭手已经被沈冷解决掉,右侧的弓箭手被压制的抬不起来头,所以杜伟志的人顺利爬了上去。

    可是到了上边却发现沈冷留下的那十一个人根本没在。

    人呢?

    杜伟志抬起头往上看了看也没有发现,之前有过厮杀的地方全都是求立人的尸体,没有看到一具大宁战兵的尸体,此时此刻的杜伟志感觉进入了梦幻之中。

    “应该是杀到上面去了,速度快些!”

    杜伟志往上指了指:“沈将军身边人太少,求立有上千人。”

    顺着陡坡,大宁的水师战兵犹如倒卷的海水一样往上蔓延,杜伟志带着亲兵冲在最前,一口气冲到求立人的第三道防线,这是最长的一道防线,壕沟至少有近百丈长,这么长的防御阵地,至少会有数百名求立人的弓箭手在此拦截,可是冲上来却没有看到一个活人,壕沟里倒着的都是求立人的死尸,粗粗看一下也有两百余。

    可还是一个沈冷的人都没有看到,他们好像凭空消失了一样,而那些被杀死的求立人更像是死于某种别的什么诡异的手段之下。

    就在这时候右侧山坡那边依稀有喊杀声传来,杜伟志连忙带着人赶过去,从左侧绕过正对着沙滩的悬崖到右侧大概走了一刻时间,到了地方之后杜伟志又惊了一下......右侧这边依然没有看到一个大宁战兵,活的没有死的更没有,地上横七竖八全都是尸体,大部分是被羽箭射死的。

    杜伟志下意识的蹲下来看了看地上的尸体,被其中一具尸体身上的箭所吸引,那是一支特质的铁羽箭,箭从求立士兵的额头正中射穿了头骨,杜伟志回头看了看左侧山坡那边到这的距离,至少三十几丈远,这个距离能一箭洞穿头骨那是多大的臂力?

    他把尸体翻过来看了看,箭簇上挂着黏糊糊的血,光是这一个箭簇的分量似乎都不轻,箭身是纯铁打造。

    杜伟志站起来长叹一声,这个距离,这个准度,他不得不承认自己和沈冷的差距,可当他转身准备带人继续往山顶上进攻的时候却发现一具钉在树上的尸体,依然是被一箭洞穿了额头,杜威名走到树后边看了看,箭簇在大腿粗的树另外一侧穿过来。

    非但洞穿了头骨还洞穿了一棵树。

    杜伟志长长的吐出一口气,忽然笑了笑。

    释然。

    他带人往山上继续前行,一口气冲到半山腰,那是一片求立士兵建造的营房,到处都是血迹到处都是尸体,走进营房的时候,因为血液太多甚至感觉抬脚都需要加大一些力气才行,鞋底离开地面的时候,血液被拉出来一条一条的细丝。

    杜伟志看到了一片尸体,尸体倒下来姿势让他觉得有些难以置信,所有的尸体围成了一个圆,圆正中大概近一丈的范围是空的,没有一具尸体,所有的尸体都在这个圆心之外,他走到那低头看了看,直径不到一丈的范围内只有带血的脚印。

    有人在这里被围攻,却杀了几十人。

    就在这时候营房后边发出一声怒吼,杜伟志立刻带着人赶过去,离着还远就看到一个比他要高一头还多的壮汉一手拎着一个求立士兵往石头上撞过去,砰砰两声,脑壳碎裂,那壮汉抽刀将人头切下来挂在腰上,那一圈挂的都是人头,看起来他就像个地狱恶魔。

    那壮汉右手拎着刀,左手扛着一面巨盾往回走,让人错觉他每走一步地都跟着颤一下。

    “你们沈将军呢?”

    杜伟志问了一声。

    那壮汉把盾牌戳在地上后抱拳:“拜见将军,我也不知道沈将军在哪儿,求立人吓得往后山逃走,将军应该是追过去了吧。”

    杜伟志带人又往后山那边过去,一路上断断续续的看到很多尸体,让人觉得恐怖的是这些尸体没有一个身上有两处伤口,全都是一刀毙命。

    又走出去大概一里远,看到一个身穿将军战服的年轻男人过来,带着几个战兵,这几个人用绳索拖拽着很多人头在往回走,那场面如果是被普通百姓看到了一定会吓得魂不附体。

    “你们沈将军呢?”

    杜伟志又问。

    那人连忙过来抱拳回礼:“见过将军,我们沈将军应该是往后山过去了,将军可到后山去寻,我还要回去找王阔海,将军刚刚见到他了吗?很高很壮的一个汉子,看起来跟个大号大猩猩似的。”

    杜伟志点了点头:“见到了,就在军营那边。”

    杜威名道:“那我就先过去了,我和他打赌看谁杀的多些,也许这次能赢。”

    那绳子上穿着的一串人头多的让人头皮发麻。

    杜伟志叹道:“如果那营地是被他一个人屠了,你可能会输。”

    杜威名一怔:“那就不去了。”

    他带着手下人又往回走:“再去找几个杀杀,都怪将军,也不知道给我多留几个。”

    正说着话看到一个血人从远处过来,黑色的战服好像都变成了暗红色。

    杜伟志连忙上前:“沈将军?”

    沈冷看到杜伟志后也连忙回了个礼:“杜将军。”

    杜伟志道:“可是追的辛苦,竟是一个活的敌人都没有看到,沈将军你们杀的好快。”

    沈冷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手下的崽子们往前冲的太快,只好四处跟上去。”

    他看向杜威名:“吹角,看看大家是不是都在。”

    杜威名随即让亲兵吹响号角,这漫山遍野的,一会儿冒出来一个,一会儿冒又出来一个,浑身是血的战兵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

    杜威名清点了一下人数:“将军,归来八十九人。”

    沈冷像是怔了一下:“怎么少了一个!”

    杜威名看了看他:“没算你......”

    沈冷:“唔......”

    他看向杜伟志,讪讪的笑了笑:“见笑见笑。”

章节目录

长宁帝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知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知白并收藏长宁帝军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