狭窄的水路停了很多船,以至于后面的士兵不得不从远处一艘一艘的跳过来,陈冉带着亲兵登上东窑岛的时候,看到的是一片狼藉,到了山顶上一处稍显平坦些的地方才找到沈冷,沈冷和手下八十九个人坐在那,血糊糊的人在阳光下好像散发着热气,又或是没散掉的杀意,以至于他们头顶上的空间都有些扭曲。

    平均算下来,他们每个人杀了十几个敌人,可实际上沈冷王阔海杜威名三个人杀的加起来,数字大的能让人震撼的说不出话来。

    沈冷看到陈冉过来之后指了指远处:“去搜搜营房,看看有什么东西值不值得要。”

    陈冉嗯了一声,过来递给沈冷一壶水:“你先喝口水,我带人去搜搜,杜将军的人呢?”

    “撤下去了。”

    沈冷道:“他不好意思去清点求立人的东西,我与他说了两次他只是不肯,你带人去吧。”

    陈冉转身带着亲兵们去营房那边,求立人在这东窑岛上已经盘踞两年,这地方地势得天独厚,整个求立可能都找不出来第二个如此易守难攻之处。

    沈冷看了一眼手下人:“饿不饿?”

    “饿。”

    王阔海靠在一棵树上嘿嘿笑:“饿的很嘞。”

    肚子咕咕叫,身体也很诚实。

    沈冷道:“你们歇着,我去求立人的厨房看看有什么能吃的。”

    王阔海起身:“我跟将军去。”

    这山上可以搭建房屋的地方倒也不是很多,空地大部分都种了粮食,显然求立人在东窑岛上的日子也没有感觉上那么自在,从他们恨不得在能看见土的地方就种上粮食也能推测出来食物对他们来说弥足珍贵。

    在厨房那边转了一圈,能吃的东西除了玉米之外也没什么了。

    “这么穷。”

    王阔海在柜子里扒拉了扒拉,没有一样东西能勾起食欲。

    “外面的玉米能吃了。”

    沈冷从厨房拿了把菜刀出去,院子里种了一些玉米,把能吃的都砍了下来,又找了一口大锅煮上,没多久玉米的那种清香就逐渐释放出来,王阔海肚子又开始咕咕叫。

    煮熟了之后王阔海端着一个大盆把玉米送到刚才休息的地方,士兵们一人两个,那一身征尘再加上血满全身,啃玉米的样子让人有几分心疼。

    陈冉跑回来的时候面前飞过来一个玉米,他一把接住咔咔啃了两口,走到沈冷面前嘴里含含糊糊的说道:“意想不到的惊喜,在营房后边发现了一个山洞,里边居然还藏着七八个求立人,差一点被他们搞了我,还好我反应快。”

    他回头指了指:“山洞里有不少好东西。”

    沈冷起身:“过去看看。”

    两个人回到山洞那边,这山洞居然不小,之前王阔海一人杀入营地的时候有七八个求立士兵胆寒逃进山洞躲起来,刚刚陈冉进来的时候差一点被冷箭给干掉,那几个人被陈冉杀了,还有两个活口绑了跪在一边。

    陈冉打开一口箱子:“惊喜不。”

    那箱子里满满当当的都是金银。

    沈冷嘴角一勾:“有多少?”

    “粗粗估算也有个几万两银子吧。”

    “不止。”

    有亲兵从山洞深处跑出来一脸的惊喜:“后边还有。”

    沈冷他们随着亲兵回到山洞深处,发现居然有个暗门,用一块石头挡住了,刚才亲兵发现有些光亮从石头后边缝隙里露出来,几个人将石头推开才发现别有洞天,山洞之中的山洞,里边点着火把倒也还算明亮,山洞里堆积着很多物资,不过没有一样是吃的,所以王阔海一阵阵失望。

    “好家伙。”

    陈冉看的眼睛都有些发直:“这个阮宰西真特么有钱。”

    这个山洞里堆着上百口木箱,随便打开一口里边都是求立的官银,一锭一锭的码放整齐,一箱子就有差不多五千两,这里有上百口箱子,陈冉粗粗算了算已经乐的合不拢腿。

    “大几十万两啊。”

    “这家伙怎么这么有钱?”

    “应该是当初逃过来的时候,顺走了求立水师大营的存银。”

    “守着这么多银子有什么用,连块猪肉都买不到。”

    王阔海哼了一声:“没意思!”

    在他看来,几十万两银子也不如现在给他一锅炖肉加几个白面馒头。

    陈冉凑近沈冷问:“怎么处理?”

    沈冷叹道:“我们什么时候对银子有兴趣了?”

    陈冉:“我们时候对银子没兴趣了?”

    沈冷:“那你还问!”

    陈冉嘿嘿笑了笑:“懂了。”

    杜伟志的队伍已经撤到海岸那边,东窑岛是沈冷打下来的,他哪里好意思插手,当然也更不会想到这小小的东窑岛上居然有数十万两藏银,这么大一笔银子足以给沈冷的水师把装备换一茬,银子放进天机票号的话作用会更大。

    “这边还有好东西!”

    杜威名从角落处翻出来个箱子,打开之后惊了一下:“是求立的传国玉玺。”

    沈冷:“假的吧。”

    杜威名也觉得是假的:“按理说真的传国玉玺怎么可能在阮宰西手里,不过是个四品将军而已,又没有守过都城,真的传国玉玺不是已经送去长安了吗?”

    “那这玩意是什么传国玉玺。”

    “那谁知道。”

    沈冷把玉玺拿过来看了看,心说这玉玺上边也是奇怪了,就不能刻上国号?

    “先收起来,回南屏城之后交给大将军看看。”

    沈冷把玉玺扔给杜威名:“收好。”

    杜威名嗯了一声,把东西收起来又往箱子里看了看:“可能不用去问大将军了。”

    他从箱子里取出来一把剑递给沈冷,沈冷看了看那剑,剑鞘上镶嵌着九颗宝石,虽然蒙尘,可依然能看出来每一颗都不是凡品,剑鞘的一侧刻着一个周字,翻过来另外一侧刻着三个字......天子剑,天子剑上的九颗宝石象征天下九州。

    “大周天子剑?”

    沈冷楞了一下:“楚之前的大周?”

    那时候天下诸侯数百,强者拥兵几十万,小者拥兵几千,可是不管大小诸侯都奉周天子之命,当时有句话说天子剑号令天下,周天子出行配天子剑,所到之处,诸侯跪拜。

    周被楚所灭,后来周天子剑就不知下落,楚开国皇帝当时还勃然大怒,后来派人寻找了很久也没有找到,据说是被一位楚国的开国大将私藏,楚皇下旨将这位大将抄家灭门然而也是一无所获,因为这件事楚皇被后世骂的极惨,都说那位大将是冤枉的,事实真相却早就已经无据可查。

    如今周天子剑在求立这孤岛上重见天日,山洞里的每个人都感觉有些怪怪的,他们下意识的看向沈冷,把沈冷都看的有些发蒙,拿着天子剑看看众人,众人看着他。

    “上交吧。”

    沈冷叹道:“这东西烫手。”

    “要是......”

    杜威名声音很低的说道:“留下呢?”

    一件大周传国玉玺,一柄大周天子剑。

    王阔海咽了口吐沫:“留下也没什么事的吧......反正只有咱们自己人知道。”

    陈冉也看着沈冷:“是不是天意?”

    沈冷摇头:“天意个屁。”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仿佛天子剑有一种诱惑力,又好像已经黏在他手里了似的。

    陈冉往四周看了一眼:“不管留下还是上交,所有人都记住,这东西现在在将军手里的事暂时谁也不要说出去!将军把咱们当兄弟,当兄弟的不能害了将军。”

    “知道!”

    众人应了一声。

    可正因为陈冉说了这样一句话,所有人看向沈冷的时候,眼神里仿佛多了一种炽热。

    六天后,南屏城。

    沈冷没有按照原计划一路向南去圣徒城而是返回南屏城,两个原因,第一是白捡了大几十万两银子,这笔钱不是个小数目,沈冷把银子从东窑岛运回来之后就想办法转交给了林落雨,这笔银子进入了天机票号。

    第二件事是天子剑和传国玉玺。

    书房。

    沈先生看了一眼摆在桌子上的天子剑:“这东西确实烫手......周天子啊,那时候楚皇没有得到周天子剑,后来吩咐人秘密打造了一把假的,可能是觉得太过自欺欺人,于是又做了一场戏,在楚国都城修建了一座高台,楚皇当众将假的周天子剑毁掉,用以昭告天下周国已灭,或许是觉得那假天子剑一旦被人认出来岂不是太丢人?索性还不如做个毁了的假象,可是后来一直到楚灭,历代楚皇都没有放弃对周天子剑的寻找,楚国开国皇帝毁掉假的天子剑之后,召集天下最强铸剑师,打造了一把新的天子剑,名为帝运。”

    沈冷看向沈先生:“楚先生手里那把?”

    “嗯......交给陛下了。”

    沈先生道:“陛下得楚帝运剑,不少人都说这是一种象征,陛下也极开心,可实际上,楚帝运剑的象征意义远没有周天子剑那么大,若是陛下得了真正的周天子剑会开心坏,然而......一直都有一种说法,叫得天子剑者得天下,那时候周有数百诸侯,诸强瓜分天下,周天子后来反而成了摆设,那些诸侯人人对天子剑梦寐以求,只要拿到天子剑便可称帝取代周天子......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天子剑比传国玉玺更有价值。”

    他看了沈冷一眼:“所以你应该明白这两件东西有多可怕。”

    沈冷点了点头:“所以先生的意思是?”

    沈先生的视线落在天子剑上,看一眼,强行把目光挪开,然而片刻之后就又忍不住看过去,那天子剑上的魔力仿佛能摄人心神,他犹犹豫豫的看了沈冷一眼:“不然......先留着?”

章节目录

长宁帝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知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知白并收藏长宁帝军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