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落雨在庄园里的住处距离沈冷和茶爷的住处不算很远,两个人一前一后进了门,才迈步进来就看到了坐在院子里抬头望天发呆的沈先生,黑獒蹲在沈先生身边不时也抬头看看,似乎是在好奇他到底在看什么,天空上什么都没有,沈先生的眼神里却有些失落。

    看到沈冷回来,黑獒从台阶上跳下来,给了沈冷一个爱的抱抱。

    “看看它这么长的毛,求立天气又热,应该剪剪。”

    沈冷在黑獒脑袋上揉了揉,那大脑袋一个劲儿的往沈冷怀里蹭,沈冷看了看沈先生那落寞哀怨的表情笑了笑,然后就抱着黑獒到一边去了,半柱香的时间之后,剃了毛的黑獒蹲在沈先生身边抬头看天,它在这一刻似乎理解了沈先生,一人一狗,一脸落寞哀怨。

    沈先生抬起手在黑獒后背上拍了拍,黑獒嗷呜的一声把脑袋贴在沈先生怀里,哭了......

    茶爷拎着擀面杖从厨房出来一眼就看到秃了的黑獒,然后擀面杖就举了起来,沈冷躲在树后边:“我是为它好!”

    茶爷白了沈冷一眼,和林落雨继续回屋忙活饭菜,沈冷靠在门口:“看起来你已经把先生说服了?怎么说的?”

    茶爷:“我是为他好。”

    林落雨:“......”

    四个人分量的手擀面其实也好做,可是还有一条狗呢,吃饭的时候沈冷他们一人一碗,黑獒独自一盆,沈冷坐在黑獒旁边,黑獒看着那一大盆面条动也不动。

    “没食欲啊?”

    沈冷道:“不至于,哪有你以为的那么丑。”

    黑獒不理他。

    沈冷一边吃一边说道:“毛虽然短了,看起来也挺威武的呢,你自己看不到而已,你要是能看到你全身就会发现其实改变并不大。”

    茶爷抱着一面铜镜出来放在黑獒对面,黑獒看了看,嗷的一声,沈冷在黑獒的眼睛里真真切切的看到了泪水。

    沈冷:“你看你......”

    茶爷:“总得让它清楚的知道你干了些什么。”

    黑獒从台阶上跳下去,满院子的跑,跑了几圈之后就开始挠树。

    “这是丑疯了?”

    沈冷看向茶爷:“你负责安抚它啊。”

    就在这时候黑獒又回来了,嘴里叼着刚才沈冷给他剃毛用的剪刀,跑到茶爷面前用脑袋蹭着茶爷的腿,把嘴里的剪刀放在茶爷脚边,茶爷一怔:“想让我给你修修?”

    她弯腰把剪刀拿起来,黑獒用牙齿咬着茶爷的裤子往沈冷那边拉,茶爷反应过来:“你是想让我把他也剃了?”

    黑獒抬起头:“嗷呜~”

    沈冷:“......”

    就在这时候门外来了人,是庄雍的亲兵营队正马化春,站在门外显得有些拘束,沈冷的亲兵进来通报,他就规规矩矩的站在那等着。

    见沈冷出门来,马化春连忙俯身一拜:“沈将军,大将军请你过去议事。”

    沈冷想着自己才从庄雍那边回来没多久,一定是突然发生了什么大事。

    “我和你一块回去。”

    沈冷回头向茶爷喊了一声要去大将军府,然后就跟着马化春一同离开庄园,大街上兵马依然封着,已经被困了将近一天的那些求立人全都瘫坐在地上,一个个的看起来好像泄了气的皮球,他们似乎也已经绝望,再看到沈冷骑马经过,也没了力气再喊着求饶。

    沈冷进了大将军府之后就感觉气氛有些不对劲,与他同来的还有两位将军,陆续还有人过来,显然是发生了紧急军情。

    看到沈冷进门,庄雍指了指自己身边:“两件事,刚刚接到军报,与窕国相隔大概三百里海域的日郎国突然出兵,大概有二十万兵力趁着窕国海防空虚攻入,日郎国与窕国本是盟国,我大宁攻灭窕国的时候窕国曾向日郎国求救,但日郎国并没有出兵,现在突然杀过来,我怀疑和日郎国的宗主国安息有关。”

    沈冷微微皱眉,脑子里开始回忆地图。

    窕国与日郎国是盟国关系,两国向来交往亲厚,当初大宁十几万战兵攻入窕国的时候窕国皇帝连派十几批人往日郎国求援,但日郎国皇帝瓦西里却并没有回应,在大宁宣布窕国国灭之后不久,瓦西里还专门派遣了一支使臣队伍到窕国来见庄雍,向庄雍转达了瓦西里的问候,并且表态,日郎国承认大宁对窕国的统治,当时使臣还与庄雍商议过,说是日郎国皇帝准备派遣使团到长安觐见大宁皇帝陛下,当时庄雍也答应了,并且为此事专门写了奏折送回长安。

    这才多久,日郎国的态度忽然转变。

    沈冷脑海里的地图迅速的浮现出来,日郎国与窕国相隔不远,大概在大海上航行三天就能抵达,根据窕国人的说法,日郎国的国力与窕国相差无几,两国在军事上都算不得有多强大,但因为有着得天独厚的地理条件,所以国家经济实力都不弱。

    安息国是日郎国的宗主国,传闻安息是西方极强大的一个国家,有窕国商人曾经不远万里到过安息,那边的风土人情与中原大宁截然不同,安息国崇尚武力,连年不断的对外扩张征伐,以重甲骑兵威震西方。

    日郎国曾经与安息国有过长达十年的对峙,那时候安息国忙于征服其他国家,等到日郎国再往西的国家基本上都被安息灭掉之后,安息调集十五万军队开始对日郎国进攻,靠着经济实力的强大,日郎国撑了十年,而这十年对于安息来说也极难受,虽然打下来日郎国大概五分之一的国土,但消耗实在巨大,不得已两国开始谈判,日郎国宣布对安息称臣,但日郎国皇帝依然拥有皇帝位,每年向安息交纳一定数额的贡赋,安息国作为宗主国,当日郎国受到攻击的时候将会出兵救援。

    若日郎国与窕国实力相当,根本无力主动对大宁挑衅。

    沈冷看向庄雍:“大将军看的透彻,可能真的和安息有关。”

    “安息号称有百万大军,还号称有重甲骑兵十万。”

    庄雍道:“如果真的是安息想往东扩张,日郎国来袭也只是安息的试探而已。”

    沈冷嗯了一声:“所以必须打的狠一些。”

    庄雍看向沈冷:“紧急把你找来就是想问问你的意见,海沙将军如果要北返东疆的话,他就不适合去窕国了。”

    “我去吧。”

    沈冷道:“不过我手里没兵,得从求立这边抽调,大将军最多可以给我多少人?”

    “两万,是极限。”

    庄雍道:“各卫战兵已经陆续撤回大宁,在窕国那边,我们的战兵留守只有两卫战兵,不足十万人,而且分布窕国各地,如今调往海域迎战的只有大概一万多人,求立这边战兵的数量也只有不到十万,海沙将军走之后,兵力会不足八万,况且窕国与求立不同,求立人不服输且心地阴沉,窕国人多数随遇而安只要日子过得去就不会有大的波动,求立这边八万兵力,除去各地驻军之外,抽调两万人已经是极限。”

    “五千。”

    沈冷道:“我从巡海水师抽调五千兵力,大将军再给我五千人,我带一万战兵去窕国。”

    “日郎国二十万军队。”

    庄雍看向沈冷一眼:“你到了那边,汇合咱们的人也只有两万人。”

    “应该够了,又不是在海里打,只要是在陆地上打就没有什么可担心的。”

    沈冷道:“大将军可立刻派人知会窕国那边,提前运送粮草补给过去,我刚刚算了下路程,我集合巡海水师的队伍大概需要七天,赶过去最快也要近一个月,所以我打算明天先带大将军这边的五千人出发,今夜就把所需物资准备出来,明天一早就走,我的五千人随后赶过去。”

    庄雍:“会不会太急了。”

    沈冷道:“战争不等人。”

    庄雍点了点头:“我给你一万人吧。”

    “五千,不能再多了。”

    沈冷道:“我算计过兵力,抽调走五千人的话不少了,南屏城这边剩下的兵力已经不足一万,现在求立那些大家族大势力都想着闹事,少于一万兵力不足以震慑,正好还有一件事我本想和大将军说的......之前也提过,以求立人治求立人,地方官员那边已经收纳的差不多,可军事上我们确实有些捉襟见肘,这几年大宁陆续开战,兵力腾挪不开,可以在求立招募兵勇许以厚利,用以维持地方,只在平民之中招募,在那些已经开始焚毁富户鬼瘾花田的平民里招。”

    “其一,是躲开那些求立各大家族地方势力,禁制他们的人渗透进求立新军之中,其二是告诉那些焚烧鬼瘾花田的平民,大宁军方会给他们撑腰,给他们分发皮甲兵器,让他们觉得自己已经是大宁的军人,这样一来求立地方上的势力也会有所忌惮,尽力分化富户和平民,让他们的矛盾越大越好。”

    庄雍欣慰的看了沈冷一眼:“你说的很好。”

    沈冷嗯了一声:“大将军不是说有两件事吗?还有一件事是什么?”

    “圣徒城。”

    庄雍叹道:“日郎国不会无缘无故派兵前来,圣徒城里那位禅宗大士,是日郎国的皇族,有传闻是日郎国的上一任皇帝......”

    沈冷一惊。

    庄雍道:“所以对日郎国这一战得先摸清楚他们的意图,是因为得知我们已经兵围圣徒城所以想把他们的老皇帝接回去,还是确实别有所图。”

    沈冷点了点头:“我会弄明白的。”

    他大步往外走:“我去整顿军备,有事大将军派人知会我就是,明日一早我率军出城。”

章节目录

长宁帝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知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知白并收藏长宁帝军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