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丁手下这六七十名亲兵的身份是假的,可是他们的个人实力不假,这些人本就武艺不错,后来经过严苛训练之后也能熟练使用大宁战兵的制式兵器,比如横刀,弓箭,连弩......这么近的距离,被几十个人几十把连弩围住,古乐也知道自己大概是要栽在这了。

    可他又不能不来,有些事别无选择。

    没有风雪,天气不错,大地一片银白,似乎是早早就准备好了的满地纸钱。

    古乐往远处看了一眼,依稀看到了耿珊。

    耿珊自然不会来,她的人如果昼夜不休的话,此时应该在至少二百里之外了吧,想想看,也挺好,如果她跟来,此时此地,两个人都面临死境。

    就在这时候忽然传来了闷雷一般的声音,贴着地而来,当他们往四周看的时候,从四面八方都有黑影逐渐清晰起来,那声音很沉闷却具有尖锐的力量,仿佛能刺穿每个人的耳膜。

    这地方是霍丁精挑细选出来的,北边是一片白桦林,他们来的时候翻过了一片高坡,所以后面的人根本不可能知道这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完全可以伪造出来一片战场。

    然而他惊讶的发现,正是因为这地形,导致他也看不到更远处的变故。

    白桦林里一片马啸之声,身穿蓝色甲胄的黑武帝国骑兵从白桦林里冲了出来,他们的蓝色白月战旗犹如一片低压到了人头顶上的乌云,而在另外一边,数不清的骑兵从高坡那边翻过来,密密麻麻的骑兵队伍从高坡下来的画面犹如大坝泄洪。

    霍丁脸色大变,千算万算,算漏了黑武人。

    他手下人也都慌了,下意识的把瞄准了古乐他们的连弩转过来瞄准黑武人,场面立刻就变得诡异起来,原本古乐身边只有几个人,而霍丁这边有六七十人,这是压倒性的优势,而黑武人出现至少有数千骑兵,那优势大的就更加无法逾越。

    很快,黑武人的骑兵就把古乐和霍丁他们全都围了起来,他们的空间被挤压到只有不到二十丈的范围,黑武人的骑兵开始降速,人挨着人的往前走,包围圈进一步缩小,他们动作娴熟的将弓箭摘下来瞄准宁军。

    霍丁的脸色白的有些吓人,他看向古乐,却发现古乐居然笑了起来。

    “你说是不是天意?”

    古乐轻蔑的看着霍丁:“现在我终于相信人恶有天收。”

    霍丁怒视他:“你也是要死的!”

    古乐耸了耸肩膀:“难道我本来不是要死的?”

    霍丁的手下全都聚集在他身边,用他们自己的身躯和战马围了一圈将霍丁护住,而古乐他们这边就显得更加孤单,几个廷尉看向古乐,古乐将长刀举起来遥遥指向黑武军将旗的所在:“进攻!”

    没有丝毫犹豫,四五个廷尉抽出横刀,刀锋雪亮,在霍丁惊讶到完全不能理解的目光下,古乐带着他们朝着黑武军将旗所在处发起了冲锋,在黑压压的黑武骑兵面前,他们这几个人的进攻显得那么单薄,可又显得那么壮烈。

    然而,黑武人居然没有放箭。

    这么巨大的兵力悬殊,黑武人只需一轮齐射就能把古乐他们几个全都从马背上射下来,然后那带着决绝气势冲向黑武军队的人却没有受到一点阻拦,乃至于即将冲到阵前的古乐也有几分疑惑。

    将旗处,黑武骑兵往两边分开,一个身穿白色貂绒长裙披着大氅的绝美女子骑马缓缓而出,她的衣服都是白色的,这匹战马也是近乎通体雪白,在额头正中位置却有个菱形的红色部分,让这马看起来都带着几分仙气。

    古乐猛的勒住战马,战马一声嘶鸣人立而起,他停,身后的廷尉也都停了下来。

    “长公主殿下?”

    古乐一怔。

    阔可敌沁色坐在马背上看了古乐一眼,她没有兴趣的男人,看的时候都自动过滤,看到了却根本不会在意。

    沁色的视线直接略过了古乐落在霍丁身上,她眯着眼睛看着那个也有几分模样的宁人,可是眼神里却没有丝毫欣赏。

    “不管是在黑武还是宁国,我相信所有陷害出卖自己人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

    沁色用马鞭指了指霍丁:“你觉得呢?”

    霍丁冷笑:“出卖,陷害?现在的你足以证明孟长安通敌叛国,他勾结你试图谋杀大宁边军将军,还有数百名大宁边军战兵,这件事陛下不会容忍,孟长安早晚必死无疑!”

    “唔。”

    阔可敌沁色笑起来:“别那么大义凛然可以吗?这让你的样子有些可笑,孟长安没有勾结我,是我勾引他才对,他有他自己解决问题的方式,可那是他的不是我的。”

    沁色的黑武骑兵队伍后边,孟长安被至少五百名黑武国骑兵围着,这些人只是用密集的阵型阻挡住了孟长安。

    “我喜欢的男人脑子有点笨。”

    沁色说句话的时候语气里充满了一种别人无法理解的味道。

    “我是他的女人,他笨,我就多想想,我之所以在昨天天黑之前离开息烽口,就是因为我想到了你要想派人回去送信必然不会走关内,从息烽口出关,走二百里到嘉盛关入关,我又想到,如果你带的人少了就会被拦截,所以唯一的法子就是带着你的军队以拉练为名出来,然后以偶遇黑武人不得不开战的说法除掉你想除掉的人,战场总是无情,谁死都不是意外。”

    沁色用一种女王般的眼神看着霍丁,而这才是她本来的模样。

    “看来我侥幸没有猜错。”

    沁色道:“如果你还有什么慷慨激昂的话要说,请快一些,我还想回去睡一下,毕竟昨天有些累。”

    霍丁:“恬不知耻!”

    沁色哪里会在意这种话,拨马转身,手抬起来晃了晃。

    箭弩如雨。

    霍丁身边的人奋力挡箭,奈何羽箭密集的程度足以让他们根本无力反抗,短短片刻,霍丁四周的那些亲兵全都倒了下去,别说是人,战马的身上都没有多大一片完好的地方,羽箭多到让人和战马身上仿佛瞬间长满了野草。

    霍丁身上中了至少十几支羽箭,满嘴是血的吼了一声:“我不服!”

    第二轮羽箭飞来,这次的目标是他一个人。

    另外一边,苏玉石脸色惨白的看着四周,至少四五千黑武骑兵将他们这七百人的队伍围的水泄不通,然而黑武军队却并没有进攻,除了他们几个之外,所有的宁军边军都将连弩端了起来,这是大宁战兵最正常的反应,而他们几个则是心虚。

    纵然被数量是二十倍的敌人围住,边军也没有想过投降。

    沁色骑着马路过被围住的孟长安,队伍打开缺口,沁色进来之后看了孟长安一眼,有些小生气:“除了这么蠢的法子之外你想不到别的什么?”

    孟长安看着她,却没有说话。

    沁色道:“你有你的原则,我有我的,你的原则是不伤害你在乎的人,所以你宁愿选择自己一个人来,纵然赴死也不会后悔,而我的原则......谁也不许动你,我阔可敌沁色喜欢一个男人哪有那么容易,谁动你我就杀谁,一个小小的宁国边军五品将军想动你,那就杀了他,如果是大宁的皇帝杀了你,我现在就回到红城废了桑布吕我来掌权,穷我一生之力,与宁帝势不两立,你若有事,我让宁国万万人陪葬。”

    孟长安依然只是看着她,一言不发。

    沁色催马到了孟长安身边,看着孟长安的眼睛:“你活着一天,我不会为难你在乎的人,任何一个。”

    孟长安长长吐出一口气。

    沁色对他笑了笑,那一笑又像是一个依恋着自己男人的小女人。

    她离开这边队伍,身后骑兵黑压压的跟着他到了宁军被围困之地。

    沁色纵马出阵,摆手示意随从不用跟着她,她一个人到了宁军阵前,那么多弩箭对着她,她却似乎并不在意,这一刻孟长安纵马而来,冲到她旁边,沁色嘴角上扬,她终于确定了孟长安对她也是在乎的。

    “我自己处理。”

    孟长安拉住沁色的马缰绳:“你带人回去吧。”

    沁色笑起来:“所以你还是那么蠢啊,为什么要过来拦着我?如果我被你的人射死了这件事才算一了百了,对你来说真的没有了后顾之忧。”

    孟长安看了她一眼,只是看着。

    他从来都是那么话少的一个人,除了和沈冷相处之外。

    沁色当然了解他,她反而是觉得自己男人有性格。

    沁色道:“应该交给我来处理,你没办法和你的兵解释,你刚才就不该冲过来,没有人知道你来了,他们不会知道,我也不会为难他们,只杀该死之人,其他人我都会放回去的。”

    孟长安:“那是我的兵。”

    沁色摇头:“想让你改变真的很难。”

    孟长安再次沉默。

    她转身离开,黑武骑兵跟着她走了。

    孟长安看着这些大宁国的边军士兵,只是看着,可是苏玉石他们几个却受不了他的目光,忽然间催马向前冲了出去,而古乐的人已经在前边等着了,一阵弩箭,苏玉石等人被射翻在地。

    古乐催马到了孟长安身边:“你回去!”

    孟长安看了看他,眼神里都是纠结和痛苦。

    古乐也盯着他,最终孟长安一声长叹后转身离开。

    古乐等孟长安走了之后大声说道:“这几个人是将军霍丁的亲兵,他们却勾结黑武人谋害了霍丁将军,尸体就在那边我亲眼所见,是孟将军独自赶来和沁色谈判才解决此事,所以他们几个该死,大家先都回去,回去之后我会详细和你们说明。”

    士兵们互相看了看,转身往息烽口方向撤回。

    就在这时候,远处一人纵马而来,古乐看着那人冲到自己近前愣了,竟是风尘仆仆的耿珊。

    “你怎么......”

    他的话还没说完。

    啪!

    耿珊抬手就给了他一个大耳光。

    古乐懵了。

    耿珊就那么怒视着他,古乐秒怂。

    耿珊一字一句的说道:“下次你再试试?”

    古乐:“不......不敢了。”

章节目录

长宁帝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知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知白并收藏长宁帝军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