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乐默默的跟着耿珊回了息烽口大营,远处跟着霍丁出去的那数百人队伍没有散开而是等在一边,士兵们看起来都有些低迷,也许是因为刚刚在息烽口外发生的事,所以古乐小心翼翼的看了看耿珊,耿珊道:“去吧,办完了事马上回来。”

    古乐如蒙大赦,他必须为孟长安把事情解决,这种事孟长安自己怎么解释?况且孟长安那个家伙,从来都不会说假话,让他去编一个谎言去应付那些士兵那怎么可能?

    可当他跑过去的时候,却发现孟长安走到队伍前边指了指校场方向,队伍随即朝着那边开了过去,古乐一怔,上去拉了孟长安一把:“你想干什么?”

    孟长安道:“这件事不能瞒着士兵们。”

    古乐一怒:“你还想跟他们说你确实和敌国公主确实有问题?”

    “是。”

    孟长安的回答就是这么简单,也不会解释什么。

    古乐就那么瞪着孟长安,孟长安对他笑了笑,手在古乐肩膀上拍了拍:“我有时候特别佩服沈冷一件事,他总是能把做兄弟的人聚在一起。”

    古乐摇头:“他的兄弟一个个都是蠢蛋!”

    孟长安:“所以,还挺好的。”

    古乐气鼓鼓的看着他,然后噗的一声笑出来,甩手就走了:“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一个个都是蠢蛋,妈的我也是蠢蛋,大蠢蛋。”

    孟长安让人击鼓,不多时大营里除了当值之外的所有士兵全都聚集在了校场上,他从长安城回来之后就在息烽口招募新兵,如今已有两万余人的规模,招募新兵的消息一传出去,辽北道的汉子们蜂拥而至,都是七尺男儿,谁还没有一颗建功立业之心?

    不过此时大营里的没有新兵,新兵营在息烽口往南不到四十里的地方,那边地势开阔适合练兵。

    孟长安缓步走上高台,看着下面聚集起来的数千战兵沉默了片刻,他真的是一个不善言谈的人,如果是没什么事的时候他甚至可以一天都不说话。

    “我做了一件错事。”

    孟长安缓缓吐出一口气后大声说道:“我是孟长安,大宁息烽口的领兵将军,除此之外陛下还让我在这里训练新兵,大家都知道为什么训练新兵,都知道距离我们和黑武人开战已经没多远了,不光是我们知道,黑武人也知道。”

    他抬起手指了指北方:“黑武人在这一线增兵三十万,黑武国北院大将军带着人在这拦着我们,这一战关乎大宁未来百年基业,可我却在这个时候做了一件很愚蠢的事。”

    他缓了一下,提高声音说道:“黑武国长公主阔可敌沁色是我的女人。”

    一时间场面鸦雀无声,所有士兵都看着他,似乎连呼吸都被不自觉的刻意压制了。

    孟长安站在那,这句话说完之后沉默了很长时间。

    不知道过了多久,忽然有个声音从队伍稍微远一些的地方传来。

    “牛-逼!”

    孟长安一怔。

    远远的看着这边的古乐和耿珊也一怔,耿珊看向古乐:“难道是我们想的太多了?”

    古乐:“我也不知道.......”

    第一个人喊了这两个字,没多久校场上此起彼伏的全是这种声音,孟长安怎么都没有想到部下会是这种反应,他觉得士兵们应该骂他,应该仇视他,黑武人是大宁永远的敌人,那种仇恨无法化解,从大宁立国以来和黑武之间的战争就几乎没有停止过,每年在北疆抛头颅洒热血的大宁男儿数都数不清。

    在北疆瀚海城外,有一座石雕,那雕塑是一个身穿铁甲的将军剑指北方。

    这就是大宁军人永生不变的目标。

    “孟将军!”

    一个士兵在台下喊道:“将军你睡了黑武娘们儿的事我们都知道了,将军何必还要再跟我吹嘘?”

    “是啊,睡了黑武国的长公主是将军厉害,若说连黑武国的长公主都为将军倾倒我们深信不疑,可若是有人说将军是因为想通敌叛国所以才和黑武国长公主有了纠缠,我们特么的才不信!”

    “谁不知道将军杀黑武人杀的最恨?”

    “将军,我们是一直跟着你的,你不用跟我们解释什么,你告诉我们黑武国长公主是你的女人了,我们都跟着提气!”

    “牛-逼!”

    孟长安站在那,手都在微微发颤。

    一个士兵扯着嗓子大喊:“要不然将来对黑武国一战,将军带着我们直捣红城,告诉黑武国的汗皇将军你是他姐夫?”

    一群人哄堂大笑。

    另外一个士兵喊道:“将军娶了黑武国长公主我们都答应,将军将来不带着我们北征我们才不答应!”

    “将军要是觉得不好意思,不如先把喜糖发了?”

    孟长安站在这群自己平日里管教的那么严以至于他们都有些怕自己的士兵们面前,眼睛微红,他很想再说些什么,可真的没有什么词汇。

    他慢慢的抬起右手,握拳,横陈在胸口。

    “大宁!”

    随着红着眼睛的一声暴喝,所有士兵们都把右拳横陈胸口敲着自己的心脏位置:“大宁!”

    “大宁!”

    “大宁!”

    “大宁!”

    那声浪一浪高过一浪,其中还夹杂着几句牛-逼。

    古乐靠在树上斜着身子一脸的不可思议:“看来我们确实想的有些多了,一个将军去认可一支军队很难,一支军队能每个人都认可一位将军,更难。”

    耿珊看了他一眼:“站好!”

    古乐连忙站直了身子:“是是是......站好,站好。”

    耿珊看着他:“你下令让他们把我绑起来的是吧?”

    古乐:“是是是......是我。”

    耿珊一回头,她手下那些廷尉整齐的往后退了一步,耿珊眼睛一瞪:“他让你们绑你们就敢绑?你们到底是我的人还是他的人!”

    手下人全都看向古乐,一个个面带哀求之色。

    一个廷尉小声说道:“是古千办逼着我们绑的。”

    一群人连忙附和:“是是是,是古千办逼着我们绑的。”

    古乐:“我逼着你们绑你们就绑?身为耿千办的手下,下次我让你们绑她的时候你们应该记住,哪怕是反绑了我也不能绑她!”

    耿珊:“唔......绑了他!”

    一群廷尉立刻就欢快起来,比耿珊手下还欢快的是古乐的手下,他们化身成一群快乐的下叛徒,比耿珊的手下还主动,还卖力,他们表面上看起来像是在维护自己的千办大人,可一个个的抓着古乐的胳膊和腿喊着不要绑不要绑,然后就把古乐放倒了,一群人压在那还在喊不要绑不要绑。

    很快,古乐就被绑了一身的绳子,他一脸可怜的看着耿珊:“可以了吗。”

    “不可以。”

    耿珊背着手走到古乐面前,眯着眼睛看着他:“我记得某人还在我脖子上狠狠的打了一下,这笔账怎么算?”

    古乐把头低下去:“你打我两下好了,三下也行。”

    耿珊猛的抬起手,猛的落下,可是在即将切在古乐脖子上的时候骤然收力,她的手在古乐后颈上挠了挠:“打回来你就不欠我的了,以后你得永远欠着我的。”

    她哼了一声,背着手溜溜达达的走了。

    古乐嘿嘿傻笑,然后看到一群廷尉看着他嘿嘿傻笑,那是一种妈妈笑。

    古乐:“笑什么笑,还不把我放下来?!”

    耿珊的手下全都往后退:“我们可不敢放,我们是耿千办的手下,千办大人不下令的话我们可不敢乱放人。”

    古乐的手下互相看了看然后也往后退,有人朝着耿珊那边喊:“千办大人你那边还收人吗?我们准备集体叛变了。”

    耿珊一边走一边说道:“收什么收!他的都是我的!”

    一群人立刻哄了起来,嗷嗷的叫,刚才还是一群人脸上挂着妈妈笑,现在变成了一群小狗崽子,扯着脖子嗷嗷嗷。

    耿珊笑道:“把他放下来吧。”

    这群人这才把古乐松绑,古乐瞪了那群廷尉一眼:“早晚把你们办了。”

    廷尉们朝着耿珊喊:“耿千办,古千办威胁我们!”

    耿珊回头看向古乐:“你给我过来!”

    古乐连忙小跑着追上去:“好嘞好嘞马上来。”

    然后瞪着那群廷尉:“一会儿就跟你们算账!”

    高台那边,孟长安看着下边那群让人感动的兄弟们,他没有办法表达自己的感谢之心,慢慢的单膝跪在高台上朝着士兵们抱拳:“谢谢!”

    所有人全都单膝跪倒,同时抱拳:“将军不负我,我等不负将军!”

    将军不负我,我不负将军!

    孟长安手指苍穹:“我定不负诸位!我定不负大宁!”

    士兵们全都振臂高呼。

    古乐伸着脖子往外看着,一脸的羡慕:“孟将军能把兵带到这个地步也令人钦佩,说的真好,我定不负诸位!我定不负大宁!”

    耿珊:“那你有啥想说的,你不负谁?”

    古乐:“我定不负廷尉府!我定不负大宁!”

    耿珊一脚踹在他屁股上:“嗯?”

    古乐这才反应过来:“不......不负大宁,不负你。”

    ......

    ......

    【这一章写的太着急,应该会有错别字和不通顺的地方,我回来之后尽快改。】

章节目录

长宁帝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知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知白并收藏长宁帝军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