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是会发生一些什么莫名其妙的事把人的命运改变,当然禅宗说一切皆有定数,所经历的都是定数之中,可这话也未必准确,沈冷没有去难为圣徒城的那位大和尚不仅仅是因为大和尚一人身系整座城百姓的生死,还因为当初圣徒城外一战,求立残兵被大和尚放进来得以救治,而大和尚带着上百弟子到城外为宁军伤兵上药包扎。

    沈冷对宗教并无成见也无信仰,可沈冷觉得,大和尚做的事配得上百姓们对他的敬意。

    北疆孟长安那边发生了什么沈冷自然不知道,他这边也不是风平浪静。

    相对于大和尚,沈冷更像是一个恶人。

    沈冷本就是一个战场上的恶人。

    一切准备妥当,海沙带着两万余大宁战兵精锐登上了日郎国的战船在做最后的准备,物资都已经搬运上去,士兵们登船之后随时都可以出发。

    而沈冷和罗珊此时此刻面对面坐着,罗珊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沈冷的眼睛,等待着沈冷给她的答案。

    “我可以答应你的任何要求,哪怕倾国之力我也会把你要的东西都凑齐,可有一个条件你必须答应我......陛下意外过世,日郎无君,还要面临安息人的猛攻,如此动荡,国之不国,民不聊生,我只想救更多人,如果你答应我帮助稳定日郎朝局,派兵接回太上皇回国主持大局,我会尽快把你所要的物资准备好。”

    这话罗珊已经说完过了半柱香的时间,而沈冷像是一直都在思考。

    “你做不到?”

    罗珊终于沉不住气问了一句。

    “做不到。”

    沈冷看向罗珊:“我所说的做不到,不是你认为我的不想去做,而是不能去做,大和尚做了取舍,离开你们日郎到求立参禅悟道,大和尚有所持,也有所弃,他是不会回日郎的......他那样的人难道看不出来,你们这所谓的二十万大军必然不会打赢,他难道看不出来宁人从来都不会被打了不还手?”

    罗珊看着沈冷:“可我不能将一国百姓至于不顾,我相信太上皇也不会将日郎至于不顾。”

    “他不是不顾,而是不染。”

    沈冷叹道:“换个人吧,大和尚那边你不要去想了。”

    轮到罗珊陷入沉默。

    许久之后她轻叹一声:“我只是个臣子。”

    沈冷道:“我知道你所能想到的最稳妥的法子就是请大和尚回去主持大局,然而大和尚既然看得透彻为什么不直接跟我来而是只给了我一封亲笔信?那自然就是他的态度,你是臣子,你觉得你不能左右皇族事,让你在瓦西里的儿子里选个人继承皇位,你害怕。”

    罗珊嗯了一声,她深吸一口气,然后看向沈冷认真的说道:“我知道我没有什么能打动将军的地方,若将军能尽力帮我请回太上皇,我什么都愿意做,哪怕......”

    她站起来,摘下发簪,那一头长发便飘落下来,她虽然不算年轻可依然还有七分姿色,还有着一种日郎女子特有的妖娆,显然她今天来的时候已经做了准备,没穿官服,穿的是一件长裙,她起身之后开始解身上的衣扣,沈冷吓得往后躲了一下,这个世界上能把沈冷吓得往后躲的事情并不多。

    女人脱衣服显然是其中之一。

    沈冷连忙摆手:“别别别,你千万别这样。”

    罗珊眯着眼睛,有些如丝般的媚意:“将军是觉得我不好看?”

    “是啊。”

    沈冷点头:“确实不好看啊。”

    罗珊:“......”

    可她没打算放弃,还要继续脱,沈冷忽然一个箭步过去一掌切在罗珊脖子上,然后往四周看了看,踅摸来一条绳子把罗珊绑起来,绑好了之后把罗珊放在椅子上,罗珊疼的脸都有些扭曲,还是因为沈冷刻意没有怎么发力所以她倒是没有晕过去。

    沈冷看着被他绑的跟粽子似的罗珊长出一口气:“这样就踏实多了。”

    罗珊忍着疼却对沈冷更加好奇:“世上男人,有几个能抵挡的住女人诱惑。”

    沈冷一脸平静:“你不了解。”

    罗珊忍不住又问:“我真的没有一丝诱惑?”

    沈冷:“没有。”

    罗珊:“......”

    接下来的沉默对于罗珊来说有些尴尬。

    “我挺佩服你的。”

    沈冷道:“你这么做是为了保护你的国家百姓,如果你是为自保的话我可能把你扔出去了,可你不是为自己,这样吧,既然你做不出你以为的对不起日郎皇族的事,那你告诉我一个最适合做日郎国皇帝的人是谁,我来保他。”

    罗珊再次陷入沉默,好一会儿之后才点了点头:“二皇子雅郑,他虽然年少可有明君之相。”

    沈冷:“唔,那我到了日郎之后先把他干掉。”

    罗珊的眼睛骤然瞪大:“你是在吓唬我?”

    沈冷指了指她身上衣服:“你先吓唬我的。”

    罗珊:“......”

    沈冷道:“我现在把你放开,你不能再来了啊,我答应你的要求保雅郑为帝,甚至可以留下一些人帮你训练军队以抵抗安息人的入侵。”

    罗珊:“如果将军愿意留下大宁战兵,我们日郎人愿意献出更多的礼物以表达谢意。”

    “大宁的军队永远不会是雇佣军。”

    沈冷道:“军队尊严所在,不是你给多少钱的事。”

    罗珊一怔:“我终于明白一些为什么宁军如此善战如此团结又如此忠诚。”

    沈冷过去把她身上的绳子解开:“明日一早大军开拔,到了日郎之后你先派人回去请你们的二皇子雅郑到海岸某处你认为安全的地方见我,之后的事我会帮你完成。”

    罗珊起身后一拜:“多谢将军。”

    沈冷心说我是去打你们的,你还谢我......

    与此同时,求立南屏城。

    庄雍看着正在收拾行李的沈小松一脸笑意,沈小松则使劲儿瞪了他一眼:“如你的心意了?”

    庄雍只笑不说话。

    沈小松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说道:“你从一开始就不满意我的想法,你只是不愿意说出来,看似你对我的想法很支持可你一直都在按照你自己的想法去做,你个老家伙为了保沈冷可以牺牲自己却不能触及陛下,你拼尽全力的想把沈冷留在求立这边......以为我看不出来?”

    庄雍:“我没说你没说,大家心照不宣。”

    沈小松哼了一声。

    庄雍叹道:“你个老家伙难道不一样?你虽然为沈冷筹谋这么多可也只是为了沈冷将来有自保之力。”

    沈小松楞了一下,摇头。

    庄雍脸色一变。

    他看着沈小松:“你居然真的想过?”

    沈小松嗯了一声:“真的想过。”

    接下来是很长一段时间的沉默,庄雍还是笑了起来:“幸好幸好。”

    沈小松收拾好了衣服后看向庄雍:“按照你我年纪,这一别之后怕是真的再无机会见面了吧?”

    庄雍心有所感,伸手想抱抱这个老朋友。

    沈小松也伸出手:“你看看是送我些什么才能安慰我一下?我之前看你书房里有个很不错的摆件,就是白玉的那个......”

    庄雍:“送你就是了。”

    他吩咐人去取,手下连忙跑回大将军府。

    庄雍叹道:“你说的其实也对,你我这个年纪远隔崇山万里,以后再见面真的难了,回长安之后替我去那几个老友家中走走坐坐,顺便也帮我带回去一些礼物。”

    沈小松道:“车马费付一下。”

    庄雍哈哈大笑,笑着笑着眼神又逐渐暗淡下来:“不过有件事我想提醒你,这话为臣之人本不该说......长安城其实并不安宁,我说的是以后,如果太子那边......你最好还是离开长安,选一个山清水秀的好地方隐居。”

    沈小松眼神也有些暗淡:“所以我才会在求立这边为冷子谋求这么多。”

    庄雍拍了拍他肩膀:“我们都应该相信陛下。”

    沈小松嗯了一声:“行了行了,这些事我们也左右不了太多,只说今日分别事,日行一善,不问前程。”

    庄雍嗯了一声:“日行一善不问前程。”

    沈小松:“你还记得在云霄城的时候我于道观修行,你经常来找我蹭茶蹭饭,那时候有人问你身份,你便给自己取了个雅号?”

    庄雍猛然醒悟:“滚!”

    沈小松:“这么大年纪了发什么脾气,行一善居士。”

    南屏城大牢。

    原南屏城府治严豁披头散发的坐在大牢里,牢门打开,狱卒往四周看了看,然后伸手做了个请的姿势,一个穿着斗篷带着帽子的人走进来,这人进来之后狱卒就连忙到外面去守着了。

    进来的人把帽子往后撩开,看了一眼严豁:“严大人何至于此?”

    严豁抬眼看了看,猛的激动起来:“宋先生!”

    这人是严豁的一个老朋友,两个人已经多年没见,他怎么都不会想到宋谋远会出现在这个地方,看到如此狼狈的他。

    “我是来救你的。”

    宋谋远蹲下来压低声音说道:“你不日就会被押送回长安城受审,到了长安之后你只需一口咬定是庄雍与沈小松合谋要除掉你就行了。”

    严豁一惊:“可他们两个为何要除掉我?”

    宋谋远的声音更低了些:“我当初奉阁老之名南下求立就是要搜集庄雍罪证,这个人有不臣之心啊,不久之前,沈冷得到了周天子剑和大周传国玉玺并且私藏起来,这东西不在庄雍手里就必然在沈小松手里,你只管说是你发现了他们的勾当才被庄雍以莫须有的罪名囚禁。”

    严豁脸色发白:“可......谎话经不住考验。”

    “谎话?”

    宋谋远笑起来:“你是真的低估了他们的胆子,周天子剑和传国玉玺真的在他们手里。”

    他戴上帽子:“严大人只管去说,我们必倾尽全力保你一命。”

章节目录

长宁帝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知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知白并收藏长宁帝军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