陛下和沈冷在未央宫里散步聊天的时候,在雁塔书院老院长的独院里,老院长,沈先生,韩唤枝,还有叶流云四个人围坐一桌,铜锅里咕嘟咕嘟的冒着泡,菜香肉香让这屋子里的暖意多了几分滋味。

    老院长抿了一口酒,年纪大了,喝酒也比以往少了许多,可对酒的馋倒是远超以往,喝不多,总想喝,一天一两酒就是满足。

    “周天子剑的事,怎么回事?”

    老院长终究还是忍不住问了沈先生一句。

    “若非沈冷,可能真的铸成大错。”

    沈先生长叹一声:“是我起了贪念。”

    韩唤枝端着酒杯不解的看了他一眼:“贪念?”

    沈先生道:“还不是因为那传说。”

    韩唤枝叹道:“你居然也会去信那种东西。”

    沈先生道:“在求立的时候,我让冷子把东西留在这我,我于交上去和留下来之间纠缠不清,连自己都一阵阵恍惚,后来茶儿问我,那东西留下来何用?我说没用,只是......还没等我把话说完,茶儿就说冷子让她转告我,如果周天子剑和周传国玉玺代表天命所归,周不会灭,那个得到传国玉玺和天子剑的求立人也不会被他灭,这本是最肤浅的道理,这东西最大的价值,应该就是能卖钱。”

    叶流云噗的一声:“符合他的想法。”

    沈先生道:“茶儿说,冷子说了,这东西要是留下也行,找个门路卖了它,然后带着这笔钱一家三口跑路了吧。”

    老院长笑了笑:“他不执迷,你执迷。”

    沈先生嗯了一声:“所以我连夜安排人把东西送往长安,如果这东西是我带回来交给陛下,那乱子就会出来,我们在半路耽搁了,而那时候从求立押解到长安的严豁已经受审。”

    老院长道:“这事算是过去了,你以后再也不能这样胡作非为。”

    沈先生叹道:“也不知道怎么了,越老越糊涂。”

    老院长瞪了他一眼:“屁。”

    沈先生:“......”

    韩唤枝道:“你不觉得应该做点什么来弥补一下?”

    “什么?”

    “这次我从云霄城带回来数百廷尉补充到廷尉府,都是要举家迁过来的,如果我出面的话不好说,好说也不好听,传扬出去终究有损廷尉府的名声,你若是有空就跑跑户部,争取把城西祥宁观外边那片空地买下来,几百户人不是小事。”

    沈先生:“好的好的,我回头去跑跑看。”

    然后醒悟过来:“呸,我犯错的事和你有什么关系,为什么是我给廷尉府去跑腿儿?”

    韩唤枝喝了口酒:“不能言而无信啊。”

    叶流云笑道:“你看,心里有愧就会没分寸,没分寸就会被人占便宜,你这事跟他廷尉府确实一丁点的关系都没有。”

    韩唤枝道:“这样吧,你往户部跑的时候我也顺便说几句话,户部那边终究也会给面子,地按价来买,不能有乱纪之事,以你的名义把地皮买下来,建造好之后,我廷尉府整体租下来。”

    沈先生道:“几百户的用地那么大,这事还是得经过陛下。”

    韩唤枝点了点头:“也好,你来说。”

    沈先生:“......”

    老院长道:“这也算是正事,廷尉府那边暂缓廷尉家眷从云霄城搬过来,从买地批文下来到建造好几百座房子,最快也得耗时一年多,一年多后房子建好再把人搬过来,总不能提前来了让那么多百姓没地方住。”

    沈先生叹道:“罢了罢了,我办就我办。”

    韩唤枝哼了一声:“那么大一片地皮归你了,你好像吃亏了似的。”

    沈先生道:“难道我还真好意思收你们廷尉府的房租?”

    韩唤枝眯着眼睛看他,沈先生认真的说道:“我还真好意思。”

    迎新楼。

    陈冉和高小样坐在大堂里聊天,忽然想起来沈冷离开之前让黑眼转交给他的东西,去柜台那边拿过来笑着说道:“这是太子送给咱们成亲的贺礼,我问了问,据说是从祥宁观求来的东西,戴在身上可以趋吉避凶。”

    他将盒子打开,里边是个极精美的玉佩,这东西做工好的让人赞叹,还有一股奇香,玉佩里边应该是中空的,气味可以释放出来但里边的东西却不会漏出来,高小样拿起来看了看:“真好看,太子送给咱们,只是因为和沈冷见面礼貌性带的东西,不过应该也价值不菲。”

    陈冉把东西给高小样挂在腰带上:“你戴着,好看。”

    高小样笑了笑:“那我不戴就不好看了?”

    “好看,你怎么都好看。”

    陈冉傻乎乎的笑。

    “这味道真奇怪。”

    高小样深深吸了口气:“越闻越想闻。”

    陈冉嗯了一声:“还真是。”

    黑眼从二楼下来看着那俩傻笑的家伙忍不住摇头,想起一句至理名言,恋爱中的男女越是傻乎乎的证明两个人会越幸福,傻的程度决定了幸福的程度,再想想沈冷和茶爷那两个家伙都傻到什么地步了?茶爷现在绣的鸳鸯也跟图腾似的,沈冷还不是一如既往的美滋滋,沈冷给茶爷挑选的礼物品味老龄化的让人难以接受,茶爷就是喜欢的不得了,谁跟她说沈冷审美有问题她都不信。

    “你们俩矜持点。”

    黑眼一边走一边说道:“后天就成亲了,合法以后再秀恩爱。”

    陈冉笑道:“我理解为你嫉妒。”

    黑眼走过来,鼻子抽了抽:“什么味道这么香?”

    陈冉指了指高小样腰间挂着的那玉佩:“太子让冷子转交给我的,给我们俩的成亲的贺礼。”

    黑眼沉默了一会儿:“先摘了吧。”

    “怎么了?”

    “没怎么。”

    黑眼道:“只因为那是太子送的,可能我太敏感,小心无过错,说是在祥宁观请小张真人祈福过的东西,我明天让人去祥宁观问问,踏实了再留下。”

    高小样有些不舍的把玉佩摘下来:“味道怪好闻的。”

    陈冉把东西接过来装进盒子:“听黑眼的,小心无过错。”

    未央宫。

    皇帝一边走一边说道:“对黑武的战事还得到了北疆之后看情形再确定细节,大方向不会变,你回去之后给孟长安写封信,让他思考一下你的提议。”

    沈冷嗯了一声:“臣回去就写。”

    两个人走到池塘边,月色在池塘水面上镀了一层银,皇帝驻足于此,看着水面沉默了一会儿后说道:“有件事之前跟你提过,不过你大部分时候不在长安,这次你回来之前本打算直接让你去北疆,后来又改了主意,所以这几个月你多了空闲,和二皇子走动的勤快些,指点他武艺。”

    “臣遵旨。”

    “长烨......更像朕。”

    皇帝看了沈冷一眼,因为天黑,沈冷并没有看清楚皇帝眼神里的意思,可是他心里也隐隐约约的觉得陛下话里有别的什么深意。

    “回去吧。”

    皇帝道:“在长安的这几个月,也多到兵部走动,兵部侍郎杜高淳你可多接触。”

    “臣领旨,臣先告退。”

    “沈冷。”

    “在。”

    沈冷连忙又站住,垂首道:“陛下还有什么吩咐?”

    “天冷,以后出门多穿件衣服,年轻的时候不惧寒风,老了就会吃苦。”

    “臣谢陛下。”

    沈冷俯身一拜,转身离开。

    皇帝站在池塘边看着沈冷离开,一直到沈冷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中他才将视线收回来,看着池塘发呆了好一会儿,代放舟轻轻的叫了好几声陛下他才缓过神来,笑了笑,回了东暖阁。

    第二天一早,沈冷在家里扛着一个石磨在院子里跑圈,黑獒跟在他屁股后边跑,沈冷跑了多少圈它就跑了多少圈,摇着尾巴还觉得很好玩,跑完了之后沈冷坐下来休息,顺便压了压腿,黑獒看着沈冷压腿也把腿伸直了,脑袋跟着沈冷一块动,沈冷压身子,它就在那点头。

    沈冷做什么它做什么,学的有模有样。

    陈冉从外边进来,拎着刚刚买来的早饭,一份是沈冷的一份是他自己的,还有八份是给黑獒的。

    黑獒看到陈冉后就开始摇尾巴,过去在那蹭,陈冉把给它买的八份肉包子倒进盆子里,黑獒大口大口的吃,陈冉递给沈冷一份:“刚刚从迎新楼回来,一早沈先生也到了,他说要去户部跑跑关系看能不能将祥宁观旁边的那片空地买下来。”

    “祥宁观旁边的空地?”

    沈冷想了想:“咱们也去看看,回来后还没有见过二本他们,也有点想他们了。”

    “好嘞。”

    陈冉道:“要不要带点礼物?”

    沈冷想了想道:“还是带点吧,二本他们还好说,小张真人那边总得带些像样的东西,我去挑挑咱们从求立带回来的,这样,你去买一些好酒好茶的带上。”

    陈冉点头:“行嘞。”

    两个人置办了东西乘车往西城去,陈冉忽然想起来太子送的东西,看了沈冷一眼:“太子送的东西说是从祥宁观求的,能趋吉避凶,要不要顺便问问?”

    沈冷点头:“问问也好。”

    祥宁观。

    二本道人坐在墙头上晃荡着两条腿,看着外边那一大片空地发愁:“师父,你说长安城这寸土寸金的地方,这么大片空地留着多浪费。”

    他看向胖道人:“要不咱们问问能不能买下来?”

    “你有那么多钱吗?就算有,你买了干嘛?”

    “上次你不是说过要弄个桃林什么的吗?会有很多漂亮的小姑娘来这游玩。”

    二本道:“我不是因为什么漂亮小姑娘啊,我就是纯粹的想为了咱们道观创收。”

    青林道人哼了一声:“如果你真的春心萌动,为师可以给你指一条明路。”

    二本脸一红:“怎么会呢,我对女人,兴趣不大。”

    青林道人叹道:“我也没说女人啊,要不然我给你收个小师弟?”

    二本一脸惊恐的看着他师父:“师兄弟是这么玩的吗?”

    青林道人:“不然呢?”

    二本道人问:“那你和师叔他们......”

    青林道人一脚踹过去,二本从墙上出溜到墙外,正好看到远处有一辆马车过来,他回头看着青林道人说道:“赌一把?女人还是女人,人数是单数还是双数?谁赢了谁洗一个月的衣服。”

    青林道人道人看了看那马车:“最近真人出关,也不知道为啥突然决定开放道观,这些天咱们道观都是来求见真人的小姑娘小媳妇的,一个个被迷的神魂颠倒......我猜是女的,猜错了我给你洗一个月衣服。”

    两个人盯着那马车,马车在道观门口停下来,两个人更加的目不转睛。

    一条大黑狗跳了下来。

    青林道人:“咳咳......你看这黑狗眉清目秀,应该是母的。”

    刚说完,黑獒抬起腿在道观门口撒了泡尿。

    二本道人看了看他师父:“你就说,比你的大不大?”

    青林道人:“滚......”

    。。。。。。

    。。。。。。

    【求月票啊喂,使劲儿求啊喂。】

章节目录

长宁帝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知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知白并收藏长宁帝军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