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沈冷说出你们五个一起上吧这几个字之后,那些火石国的人全都愣了,他们互相看了看,然后有人忍不住笑出声,一个人笑了,其他人也跟着哈哈大笑起来。

    拎着铜锣的那个火石国人走到沈冷面前说道:“你是不是穷疯了?”

    沈冷问:“你们不敢?还是舍不得钱。”

    那火石国的人笑的前仰后合:“你确定你要一个打我们五个?”

    沈冷思考了一下:“你觉得有些过分?”

    火石国的人道:“你不觉得有些过分?”

    沈冷点了点头,把右手背到身后:“既然你说过分,那我再让你们一只手。”

    在沈冷身后,那几个书院弟子也都有些懵,比懵更强烈的情绪是振奋。

    “这位将军是谁啊?看着眼熟,似乎在哪里见过。”

    “从迎新楼出来的,听闻明日有巡海水师的一位将军在迎新楼办喜宴,莫非这位就是......”

    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同时说出:“沈冷沈将军?”

    沈冷站在那,左手往前伸出去做了个请的手势:“既然是在大宁,你们远来是客,所以你们先出手。”

    拎着铜锣的火石国人暴怒:“宁人都如此狂妄?!”

    他将铜锣扔在地上,一拳朝着沈冷打过去,在刚才他出手的时候沈冷就有了些判断,这个人的实力最不济也不低于个七,或许有八,可不管是七还是八,沈冷又不会太在意,反正他是十。

    在那拳头即将打在沈冷身上的时候沈冷才有所反应,他的左拳抬起来,像是等在那,并没有往前发力,可是左拳抬起的位置又恰到好处,时间角度都精确的令人咋舌,当他抬起左拳的时候对方的右拳已经不可能再有时间变幻方位,只能打在他的左拳上。

    砰地一声闷响。

    被动接了一拳的沈冷纹丝没动,而打过来一拳的火石国人右臂猛的往后一荡,然后甩在自己的后背上,这一拳和刚才书院弟子主动进攻而被震得胳膊脱臼的场面如出一辙,只不过胳膊脱臼的换成了那个火石国人,这个人的同伴也赶紧跑过来,帮他把胳膊挂回去,可是应该不太熟练,挂了两次都没挂好。

    沈冷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那几个脸上出现怒意的火石国人:“下一个。”

    面前的火石国人哪里能服气,左拳朝着沈冷再次打了过来,沈冷向前进了半步,左肩下沉,身子让过火石国人的拳头,肩膀扛在那人腋下往前一撞一顶,肩膀上发力,火石国人随即往后倒飞出去。

    在那人飞出去的同时,后边的火石国人一脚踹向沈冷的小腹,这一脚哪里还有收力的迹象,似乎已经忘了点到为止的承诺,当然就算他们点到为止沈冷也不打算那么做。

    沈冷的左拳在那只脚过来的时候往下一砸,拳头砸在对方的腿上,火石国人嗷的叫了一声,踹过来的腿就急速下沉,脚砰地一声落在地上,沈冷抬起来脚勾着对方的脚往后一拉,火石国人在一声裆裂的惨呼声中被动的完成了贴地一字马,也可称之为不慈不悲一字劈叉。

    特别标准。

    如果是有准备的劈叉对于武者来说也不算什么,可是这种被强拉的劈叉,最疼的应该不是腿。

    第二个人倒下去,后面三个人同时冲了过来,三个人六个拳头暴风骤雨一样朝着沈冷打过来,六个拳头的速度快到竟然让人错觉有一片虚影。

    沈冷的左臂抬起来左右格挡,一只手把六个拳头的攻势如数化解,三人六拳的攻击速度有多快?可沈冷的手比他们更快,没有一拳遗漏。

    三个人猛攻足足十五息以上,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打出来多少拳,沈冷拨开一个拳头后抽空还能还击,他拨开的拳头把旁边的拳头撞开,于是沈冷面前出现了一个空当,沈冷的左手伸过去在其中一个火石国人的脸上扇了一下,这一下打完,那人脸上很快就浮现出来五个指印。

    又五息之后,地上多了三个人,五个火石国人全都倒在那起不来了。

    沈冷招了招手,陈冉屁颠儿屁颠儿的拿着一个口袋过来,把桌子上的金子和珠宝全都装了进去,那分量沉重的很,陈冉抡起来往肩膀上一扛的时候,带的他转了一圈。

    这家伙一脸开心:“算是你们不远万里给我送来的贺礼。”

    他说完这句话之后,那几个火石国的人同时看了他一眼。

    沈冷从袖口里摸出来一张二十两银子的银票,蹲下来放在其中一个火石国人的身边:“金子我收下了,如果明天还有擂台比试的话记得把铜锣敲的声音再响亮些,我还会来,这张银票给你们,算是返利。”

    沈冷说完之后往回走,身后那几个书院弟子已经欢呼起来,沈冷虽然经常去书院,不过武院的位置比较靠里边所以沈冷并不路过,武院的弟子当然不可能都认识他,此时见到沈冷如此轻而易举的就击败了五个火石国人,那种振奋无法形容。

    “回去喝酒。”

    沈冷往前走,背后的一个火石国人忽然从怀里掏出来什么东西,朝着沈冷扔了过来,那东西并没有落在沈冷身上,落地之后砰地一声爆开,一股烟雾瞬间弥漫出来,沈冷将身边的书院的弟子推开,抬手捂住口鼻往后退了出去。

    风大雪大,烟雾很快就散了。

    沈冷看向那几个书院弟子,几个人都没事,再看时......陈冉倒在地上,身体还在一下一下的抽动着,沈冷一个箭步过去,陈冉的嘴里往外冒出来一股一股的白色的东西,眼睛都往上翻了。

    沈冷立刻把陈冉抱起来冲向迎新楼,迎新楼的后院,沈先生和几个老兵正坐在那喝茶聊天,听到沈冷的喊声沈先生连忙起身,当他看到陈冉的时候脸色一白:“怎么回事?”

    “不知道,像是毒。”

    沈冷把陈冉平放在桌子上,沈先生立刻取了药箱,用银针轻轻的送进陈冉嘴里,再抽出来看了看:“我先给他服解毒丸,可是不知道他中的什么毒,无法确定有没有效果,你立刻派人去沈家药房把人请来,能来几个来几个。”

    沈冷跑出去吩咐了一声,再回来看的时候,陈冉已经陷入昏迷。

    “当时沾上那些粉末的不止陈冉一个人,包括我在内,只有他一个人这样了。”

    沈冷看着沈先生急切问道:“会不会不是毒?如果是毒的话为什么只有陈冉一个人中毒。”

    “肯定是毒。”

    沈先生一边给陈冉把解毒丸喂下去一边说道:“你说是西域人?如果是西域人用毒多是蛇毒,我的解毒丸就有效,可是为什么只有他一个人中毒了。”

    沈冷又硬撑着等了一会儿,不见陈冉有什么好转,而且看他脸上越来越红像是烫的要命,沈冷伸手在他额头上摸了摸:“烧的这么厉害。”

    “我去问问那几个火石国的人。”

    沈冷转身大步冲出后院,到了前边,迎新楼里流云会的人和水师的人已经把那几个火石国的人全都按在那,绑的结结实实。

    沈冷大步走过来,人还没到腿先到了,一脚将其中一个火石国人扫飞了出去,那人的身子在半空翻转一周重重的砸在地上。

    “什么毒。”

    沈冷问。

    剩下的四个火石国人看着沈冷,之前那个拎着铜锣的火石国人嘴角都是血,却冷笑着说道:“什么毒你也救不了他了,我是不会说的,大不了就是和你那个朋友一起死,有什么可怕?我们火石国的人都是勇士。”

    沈冷脸色一寒,一脚将那个火石国人踹倒在地,弯腰将那人的左臂抓起来,一脚踩着那人肩膀:“什么毒?”

    那个火石国人疼的脸都扭曲,可只是不说,沈冷脚下发力死死的踩着那人肩膀,两只手抓着那人胳膊往上拽,那个火石国的人疼的嗷嗷的叫唤着,身体剧烈挣扎,可被沈冷踩着根本就挣扎不出去。

    噗的一声!

    他的左臂被沈冷直接撕扯下来,沈冷把断臂扔在一边,迈步到了那个火石国人另外一侧把胳膊抓起来:“什么毒?”

    “我......”

    满头是汗的火石国人眼睛里已经满是惧意:“我不知道。”

    沈冷嘴角抽了一下,那是压制不住的杀气。

    “我真的不知道,毒是别人给的。”

    火石国的人哑着嗓子喊;“有人让我们来这里摆擂,还给了我们那瓶药粉,他说我们不会有事的,我们不是宁人,宁人不敢随意杀了我们,你快住手......”

    沈冷的脚往下一踩,咔嚓一声,那人的肩膀就被踩的瘪了下去,他抓住胳膊往上拉,那个火石国人疼的昏死过去,可是又被剧痛折磨的很快苏醒过来。

    “我知道你没说实话。”

    沈冷的双手力量越来越大,那种再一次即将被撕裂的痛苦和恐惧让火石国人完全崩溃了,他啊啊的惨叫着,一边惨叫一边求饶。

    “是花毒,是我们火石国的花毒,不是蛇毒。”

    “有没有解药。”

    “没有......真的没有。”

    沈冷一脚踩在那人脑壳上,脑壳崩碎,头骨都裂开了,血糊糊的东西迸射出来,溅出去很远。

    沈冷又走到第二个火石国人面前,低头看着他:“有没有解药。”

    这个火石国人早就吓得面无血色,拼了命的摇头:“真的没有,我只知道,那是火粟花和鬼瘾花制造出来的毒,鬼瘾花的汁和火粟花的汁融合在一起,牛都能毒死,可是分开的话只有异香,死不了人的。”

    沈冷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是谁让你们来的?”

    ......

    ......

    【今天家里有事,一直到下午才得空码字,抱歉抱歉。】

章节目录

长宁帝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知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知白并收藏长宁帝军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