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前明月光,地上鞋两双。

    土炕上两个大汉盘膝相对而坐,中间隔着一个正方形的炕桌,桌子已经有些年头,原本的漆色都已经斑驳脱落,这样的家具用的时间久了就会干裂开缝,可让人看着亲切。

    小炕桌上摆着几盘菜,一碟花生米,一碟韭菜炒鸡蛋,还有一盘醋溜白菜,正中间摆着一盘主菜焦溜肉丸,以北疆的条件这算不错的饭菜。

    孟长安给沈冷倒了一杯酒递过去:“陛下准了你我两天休息,打算干嘛去?”

    “睡觉,一口气睡他个昏天暗地。”

    沈冷伸了个懒腰,接过酒抿了一口,这北疆息烽口的老酒也足够烈,两个人都不喜欢温酒,似乎大宁的年轻人都不太喜欢,在年轻人看来,酒要烈也要冷,冷冽入喉方有滋味,温酒?那是年纪大了的人才会喜欢的事。

    然而实际上,温过的酒喝起来口感像是柔和了些,可力度更足。

    沈冷和孟长安之所以不喜欢温酒,只是因为懒。

    一小杯烈酒下肚,昨日昨夜不停厮杀的这一身疲惫似乎都去了两三分,酒入口是冷的,可进了喉咙开始发热,一股火一样一直烧到胃里,那种感觉真的是让人觉得过瘾。

    沈冷夹了一口醋溜白菜尝了尝:“这边军大锅菜的滋味,比起长安城里好多酒楼都要强一些。”

    孟长安喝了口酒,看了一眼那些饭菜:“北疆清苦,陛下到了这最好的招待也就是差不多的这几样菜了,若是能打到几样野味还好些,一场大战,怕是方圆几十里连只兔子都找不到,别说更难得的野味。”

    沈冷楞了一下:“为什么你会想这些?”

    孟长安:“没什么,只是胡思乱想。”

    沈冷:“想说什么直说,吞吞吐吐,不像是你的性格。”

    孟长安看了他一眼:“陛下的态度是?”

    “陛下的态度?”

    沈冷自然知道孟长安问的是什么,关于沁色,实在是个难题,为了以后制衡黑武,沁色是必须要留下的,可对于大宁来说最有利的留下,是把沁色抓过来软禁,等到北征之战打完再放出去,孟长安看似是个冷面汉子,可总不能真的就对自己女人无情无义,他总是,也只是看起来很无情。

    “你也知道,昨天咱们刚回到土城沁色就派人送来一封亲笔信,陛下说是贺信,祝贺咱们大宁首战大捷,还把象征着她身份的长公主金印也送了过来,陛下看都没看一眼,那金印其实并没有什么价值,可好在沁色这样的态度还算让陛下满意。”

    孟长安沉默。

    沈冷举杯:“干一个。”

    孟长安端起杯和他碰了一下,两个人将杯子里的就一饮而尽。

    “你和沁色的事,现在没有人闹腾,是因为现在大战已开,朝廷里的人是不会在这个时候给陛下添乱的,可只要大战结束,大人们绝对不会放过你。”

    沈冷看了孟长安一眼:“沁色想让我问问你,若是在大宁混不下去了愿不愿意跟她去黑武。”

    “不去。”

    孟长安的回答干脆利落。

    沈冷笑了笑:“就知道你也不去。”

    孟长安又倒了一杯酒:“我是宁人,亦是宁臣,这个世界上没有几个人能让我背弃大宁。”

    他看了沈冷一眼,沈冷举杯:“这个世界上,也没有几个人能让我背弃大宁。”

    两个人再次一饮而尽,这样的话已经足够大逆不道,也就是他们两个独处的时候才会说的这么随意,这种话要是被别人听了去在皇帝面前告一状,就算皇帝再想护着他们俩也不行,那是绝对不能容的想法。

    对于军人来说,这个世界上不应该有任何一个人让他们背弃国家。

    “这一战不好打。”

    孟长安看着沈冷:“第一战打的酣畅淋漓也打的士气如虹,可你我都知道,黑武北院大营的兵马和南院大营的兵马比起来根本就不是一个层次,真正难啃的是南院,南院能拼凑出百万大军,还有乞烈军,黑武汗皇桑布吕也在南院”

    沈冷:“你担心什么?”

    “担心有人会趁着大军和黑武人纠缠不清的时候在长安城搞事,一旦长安城出了什么事,消息传到北疆,必然军心震动,打黑武南院,从来都没有必胜的把握,不管是谁都一样,谁也不敢说就一定能把黑武南院打的服服帖帖,黑武人先有失误,他们输,我们先有失误,我们输。”

    沈冷:“你担心太子?”

    孟长安:“你不担心?”

    沈冷摇头:“陛下既然那么安排,必然有其道理。”

    “那是陛下的长子,陛下不如此安排又能如何安排?”

    孟长安吐出一口浊气:“我不相信太子,从一开始就不相信。”

    沈冷沉默。

    他总是不愿意太相信这个世界上那么多的冷漠无情,皇帝那么好的人,太子是他的亲儿子应该不会做出太过分的事来吧可是沈冷想到这里的时候心中都没有底气,如果是其他事还好说,可那是皇位。

    “太子是皇后教出来的。”

    孟长安喝了一口酒:“皇后能教出来什么好东西。”

    沈冷:“你和别人说话可不要这么放肆。”

    孟长安看了他一眼:“我会和谁多说话?”

    沈冷笑了笑,面前这个家伙啊,除了和他话多之外,还会跟谁多说话。

    “冷子。”

    “嗯?”

    “如果有一天”

    孟长安张了张嘴,后边的话终究是没有说出来。

    “算了。”

    他本想说,如果有一天若是皇家的事牵扯到了你,你不要太仁义太傻,皇家的事从来都没有什么仁义可言,真要是有朝一日事情闹到了那一步,傻冷子的性格会做出对不起陛下的事吗?

    孟长安没说出来,是因为他知道就算他说出来,沈冷也不会做的出来,所以他觉得不说也罢,沈冷做不出来的,他来。

    “喝酒。”

    孟长安举杯。

    沈冷问:“喝酒总得有个祝酒词,你想一个。”

    孟长安:“祝我们都老死。”

    沈冷一愣,然后笑起来:“你有病吧不过这个好,挺好。”

    两个人再次一饮而尽,沈冷试探着问了一句:“问你个事。”

    “什么?”

    “如果以后有黑武人管你叫爸爸你能适应吗?”

    孟长安一怔:“黑武人管我叫爸爸?”

    他莫名其妙的脸色变了变:“有过了。”

    沈冷心说难道孟长安已经知道沁色有了身孕的事?可是看孟长安这个一脸骚气的表情不像是知道孩子的事,沈冷看着孟长安那张微微发红的脸,想着孩子的事也不至于让他脸红啊,再说了,孟长安这种冷脸汉子能有什么事是让他都能脸微微发红的。

    沈冷百思不得其解,脑子里想着到底哪个黑武人会管孟长安叫爸爸,难道是战败求饶的黑武军人?想到求饶,然后忽然想起来什么,沈冷咳嗽了一声:“不要脸。”

    孟长安:“她要叫的!”

    沈冷:“滚”

    孟长安举起酒杯喝了一口掩饰尴尬,可是杯子里哪里有酒,刚才一口都喝完了。

    虽然沁色不打算把有了孩子的事告诉孟长安,可是沈冷仔细思考过,这事还是得让孟长安知道,那是他的孩子,他有这个权力,而且万一以后大宁和沁色之间出了什么问题,群臣抓住沁色的事对孟长安群起而攻之,孟长安却还不知道沁色有了自己的孩子,更麻烦。

    “你把你的不要脸收一收。”

    沈冷给孟长安把酒杯倒满:“有件事很严肃。”

    孟长安看了沈冷一眼:“说。”

    沈冷夹了一口菜吃,然后又喝了一杯酒,缓了缓心情后说道:“有件事沁色不想告诉你,如果不是我前阵子去见她的话我也不知道,她应该是已经有了你的孩子”

    孟长安猛的一抬头:“什么?”

    “沁色有了你的孩子。”

    “嗯”

    孟长安脸色白了一下,然后笑了笑:“正常。”

    沈冷:“你不担心?”

    “以前就想到过。”

    孟长安把杯子里的酒喝完,沉默了一会儿后说道:“说句无情的话,最初是她选择了我而不是我选择了她,这样说显得我很不男人,可实际上确实如此,沁色自己也很清楚,因为我是宁人而她是黑武人,所以我不可能全心全意的待她,也不可能一直对她负责,她不是个寻常女子,这些事她比我想的都透彻,她比我也洒脱,大部分时候我们都觉得男人应该比女人更负责才对,我也一样这样想,可沁色不这么想,她的想法很特殊,她只是觉得她喜欢我就要和我在一起,将来不喜欢了也不会有什么纠缠会断的干脆利落。”

    孟长安道:“她是一个很独立的人,她只是不愿意辜负自己的感情,也许都算不上是不愿意辜负我,我也没有什么是她不舍得辜负的,对她的事来说,我不算个男人,所以从一开始我们两个就聊过这些事,我问她,如果以后有了孩子她愿不愿意随我回大宁,她不愿意,她问我愿不愿意随她去黑武,我自然也不会答应。”

    “沁色说,早就想到了,所以有了孩子是很美好的一件事,我不能跟她走,总得给她留点什么。”

    孟长安伸手把酒壶拿过来,一仰脖,一口气灌进嘴里半壶酒。

    “我已无情,不能更无情。”

    沈冷点了点头:“懂了。”

章节目录

长宁帝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知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知白并收藏长宁帝军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