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军大帐

    裴亭山义子薛不让撩开帘子进来,抱拳一拜:“义父,刚刚已经全都确定过,一共十三个部族首领都已经表态了,他们愿意献出牛羊存粮,并且立刻断了和阔可敌沁色那边的来往。”

    裴亭山笑了笑:“这些部族最小的是哪个?”

    “叫鹿山部,加起来一共只有不到万人的规模,这个鹿山部首领叫盾歌,说起来这个部族曾经来历不小,当年是鹿山部与黑武部争雄,他们输了,部族首领决定向黑武人投降认输,黑武皇族九屋炎家族表面上接受了鹿山部的臣服,可在酒宴上却设伏兵,一口气杀光了鹿山部所有参加酒宴的人,然后下令屠杀屠杀鹿山部族,那一场屠杀持续数年,杀了鹿山部上百万人,后来鹿山部有一部分逃离,又经过千年,鹿山部从原来的第一大部族已经衰落成这样落魄的小部族。”

    “最大的呢?”

    裴亭山又问了一句。

    “炎月族。”

    薛不让道:“曾经也是很大的部族,与鹿山部的经历差不多,其实炎月族与鬼月族本是同族,只是不同支,最初的第一代黑武汗皇出自炎月族九屋炎家族而非鬼月族,到了第六代黑武汗皇的时候,鬼月族的人谋反,将汗皇杀死,汗皇随行的炎月族贵族也全都被杀,鬼月族的阔可敌部灭掉了九屋炎部。”

    薛不让继续说道:“这是我刚刚从那些部族首领那听来的消息,义父,咱们以前对黑武人其实还不算了解,一直以为黑武人就是鬼月人,其实原本应该是拜月八部,最初的时候炎月族最强,后来被鬼月族的阔可敌家族取代,拜月八部中的其他几部也被鬼月打压的近乎灭族,一小部分炎月族的人逃离到了这个地方,算是苟延残喘。”

    裴亭山点了点头:“他们都走了吗?”

    “已经走了。”

    “派人跟着炎月族的人。”

    “都跟着呢。”

    裴亭山看了看手里的烟斗,在旁边敲了敲倒掉烟斗里的烟灰:“炎月族一共有多少人呢?”

    “也没有多少,虽然是这地方十几个部族之中最大的,不过全部加起来也就是三四万人口,真正的能战之兵勉强有几千,都凑出来能有万余。”

    “我把刀兵所有的骑兵都给你。”

    裴亭山把烟斗放在一边,走到大帐门口往外看了看:“明天一早出发,把炎月族灭掉。”

    薛不让一惊:“他们不是已经归顺了吗?”

    “这样的归顺,对他们来说太轻松了,太轻松了他们不珍惜。”

    裴亭山语气平淡的说道:“明日一早你带骑兵把炎月族灭掉之后,对外宣称是鹿山部向我告密,就说是炎月族的人连夜去见了阔可敌沁色的人,我震怒之下,才下令屠掉炎月族。”

    薛不让沉思了片刻还是没太理解,忍不住问了一句:“然后呢?”

    “然后授意其他部族,鹿山部这样的盟友靠不住,因为他们出卖了炎月族,连我裴亭山都看不起他们,这个消息放出去之后,其他部族必然会出兵将鹿山部灭掉。”

    裴亭山看了薛不让一眼:“那些小部族联手灭了鹿山部,你代表我出面去敲打敲打,这样一来他们就会明白,若是和沁色再有来往是会被灭族的,也会明白,我放他们一条生路其实没那么轻易。”

    薛不让垂首:“我明白了。”

    裴亭山道:“这些手段不光彩,但我不管光彩不光彩,我只要他们真的服真的怕,陛下说这边不能有事,那就不能有事,陛下交代我做的,我就要做的足够漂亮,他们以为现在愿意交出来一些牛羊存粮就得到了我的庇护,等我东疆大军一走,他们立刻就会靠回黑武人那边,得让他们明白,他们每个人的命能留下都来之不易。”

    “遵命。”

    薛不让抱拳,转身出了大帐。

    裴亭山从来都不是一个仁慈的人,在战场上,他唯一没学会的就是对敌人表现出仁慈。

    陛下其实根本就没打算让孟长安来,也不可能打算让沈冷来,因为陛下很清楚,只有裴亭山能把这边的事真正的办好,灭两个部族的事孟长安能做出来吗?沈冷能做出来吗?

    他们以后可能会做的出来。

    裴亭山在大帐里坐下来,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那两个小子,你们真的还没有学到所有东西。

    战争,从来都不只是在战场打赢面前的敌人那么简单。

    五天后,格底城行宫。

    沁色听手下人说完之后脸色就变了:“这个裴亭山......真的狠,都说上位者要知人善用,现在我总算看清楚了李承唐的知人善用,宁帝知道这事孟长安和沈冷都做不出来,所以才会让裴亭山北上,才五天,炎月族被东疆刀兵灭族,鹿山部被其他十一个小部族联手灭族,接下来裴亭山只需要轻轻敲打,所有部族都不会再敢与我有任何联系。”

    “那就去抢。”

    瓦剌耶棱一脸愤怒:“这些小部族就是一群墙头草,我待他们和颜悦色,他们以为我好应付,裴亭山亮出来刀子,他们就变成了奴隶,这样的部族留着也是给黑武人丢脸,不如全都灭了。”

    “让裴亭山看笑话吗?”

    沁色瞪了耶棱一眼:“你平日里都冷静,唯独提到裴亭山你就变得不理智,就算我支持你,把行宫这两万多军队都交给你去灭那些小部族,这件事传扬出去,你觉得整个黑武会有多少人恨不得致我于死地?你看清楚些,宁人就是在断我后路,我不臣服,李承唐就会逼着我走投无路,我臣服,李承唐就会施舍给我一点东西一条活路。”

    沁色起身,走到窗口看着外面又一次阴沉起来的天色:“你很清楚,宁人要杀桑布吕然后把我捧起来对抗心奉月,在这之前,李承唐必然会让我失去任何选择的机会,如果你屠灭了那十几个小部族,你想过没有,以后还会有哪个部族愿意跟着我去对抗心奉月?本来这就是几乎不能完成的事,你灭了他们,这事就连希望都没有了。”

    耶棱沉默下来。

    沁色看着窗外,语气有些悲凉的说道:“沈冷还算仁慈,给我留了这两万多人,这是我唯一安身立命的本钱了。”

    耶棱深吸一口气,单膝跪倒下来:“臣错了。”

    沁色回头看了他一眼:“耶棱,宁帝做事,才是真的不给人留余地,事无巨细都被他算的死死的,我已经没有别的路可走了......你派人去息烽口,就说我想请求觐见大宁皇帝陛下。”

    耶棱脸色一变:“殿下,不能去,太危险了!”

    “还有什么危险的。”

    沁色摇头:“如果宁帝想杀我,哪里还能等到今天?耶棱,我们唯一的活路就是宁帝指出来的路,在我们不能摆脱宁人之前,这条路只能一口气走下去了。”

    耶棱不服。

    也只能是不服。

    沁色已经选择了这条路,他只能陪着,不管这条路走下去会有多艰难,可对于沁色来说这是唯一活路,除此之外都是死路一条,耶棱曾经还想过另外一件事,如果大宁的皇帝陛下在乎那个叫孟长安的将军,他早晚都要杀沁色,皇帝不会允许他的爱将与敌国长公主不清不楚,如果大宁皇帝不在乎孟长安,那此时孟长安早就已经人头落地。

    所以,已经很清楚了,宁帝不愿动孟长安,那么沁色就是他想动的人,现在只是需要沁色而已,一旦不需要了,宁帝杀人难道还会犹豫不决?

    耶棱站起来,看着沁色的背影:“殿下,不管你选择什么,臣都会一直在殿下左右,殿下的手指指向什么地方,我就往什么地方冲,我的命是用来保护殿下的,这是我存在的唯一的理由。”

    沁色心里一暖,她再一次回头看向耶棱:“辛苦你了。”

    耶棱俯身一拜:“臣去安排求见宁帝的事。”

    沁色点了点头:“你去吧......耶棱,有些时候你也应该为自己想想。”

    “不用。”

    耶棱没回头,大步走出寝殿:“我没有自己。”

    沁色皱眉:“你应该有。”

    耶棱已经走出门,声音从远处传来。

    “我不想有。”

    沁色的视线再一次转向窗外,夏天的冰湖变得好看起来,可是她不喜欢了。

    在距离冰湖行宫数百里外的普洛斯山脉有一座紧要关隘,名为三眼虎山关,这是黑武西南通向东南的必经之路,三眼虎山关中的守军是黑武南院大营精挑细选出来的队伍,精锐之中的精锐,黑武人比宁人更知道三眼虎山关的重要性,在辽杀狼判断出宁帝要对北院大营动手之后,他立刻又调派了两万精锐赶赴三眼虎山关增援。

    如今这座雄关之内,有超过三万五千黑武边军死守,三眼虎山关背后就是普洛斯山粮仓,有至少可供守军支撑一年之久的存粮,双方都很清楚,一旦三眼虎山关被宁军攻破,宁军就打通了黑武西南到东南,到时候南院大营就会无比被动,甚至面临全面崩溃的危局。

    辽杀狼宁愿把自己手下的兵力分出去,宁愿自己这边更艰难一些,也不愿意宁人轻易攻破三眼虎山关。

    三眼虎山关下,孟长安看了沈冷一眼:“七天了。”

    沈冷嗯了一声:“是啊,猛攻七天了。”

    这座城关足够高,足够坚固,守军足够多,他们兵精粮足装备齐全,哪怕是最善战的大宁北疆边军也变得无计可施。

    “损失已有数千人。”

    沈冷看着面前那座高高的城关眼神有些复杂,如果陛下强令必须攻破三眼虎山关,那么葬身在此的大宁战兵可能会有数万人,而就算牺牲数万人性命怕也打不下来,好在普洛斯山脉是南北走向,如果和大宁的白山一样是东西走向,有这样一座雄关,大宁可能也不会有这次北伐了。

    相对于白山,普洛斯山更高,更险,山顶终年积雪无路可走,不可能出奇兵取胜。

    唯一的办法,就是硬打。

    “有办法吗?”

    沈冷问孟长安。

    孟长安没回答,问他:“你呢?”

    两个人沉默下来。

    夕阳西下,两个年轻人第一次有了毫无办法的无力感。

章节目录

长宁帝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知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知白并收藏长宁帝军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