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兵来袭!”

    土城高处的瞭望手沙哑着嗓子喊着,声音让刚刚安静下来没多久的夜晚再一次沸腾,靠在土墙上休息的宁军士兵全都站了起来,他们手里的弓箭已经准备好迎接敌人。

    “不对劲。”

    沈冷举起千里眼看了看,已经到了后半夜,对宁军有些不利的是今夜是上弦月,到了后半夜月亮就已经不见了,天色变得越来越黑。

    借助星光能看到的远处也并不算多远,当沈冷看清楚对面汹涌而来的马背上没有骑士的时候已经晚了。

    数千匹被驱赶着的战马朝着土城这边冲过来,没有了骑士的操控,战马盲目的盯着跑在最前边的那匹马,箭将马射翻再射翻,陷马坑让马扑倒再扑倒,拒马桩让战马撞死再撞死,可还是有数不清的受到惊吓的战马冲上土墙。

    “小心!”

    陈冉嘶吼了一声,一把将身边的同袍推开。

    马群冲上来,将宁军的防御阵型冲撞的不再完整。

    远处的高坡上,黑武将军科罗廖一样举着千里眼往土城那边看,一样什么都看不清楚,可是从宁军的反应来判断他知道战术成功了。

    人是会恐惧的,骑兵的恐惧可以让战马变得畏惧不前,不是战马不敢再往前跑,而是人手里的那根缰绳会勒住它们,人的恐惧之中又夹杂着理智,所以当面前有危险的时候人会选择停下来或者是后退,这是不可逆改的事,马群在慌乱之中却不会停下来,它们会跑的更快更盲目。

    与此同时,别古城。

    宁军在这个夜晚对黑武人发起了猛攻,战争从来都不是一成不变,北马古城宁军在拼死防守,别古城黑武人在拼死防守。

    息烽口新军分为左中右三军,名义上都受孟长安节制,不过孟长安直领的是中军,左军将军邱万林,右军将军劳有信,两个人都是战兵之中领军多年的名将,不过先后离开边军进了北疆武库练兵,正因为两个人都有着极为丰富的练兵经验,所以北疆大将军武新宇把他们两个也调到了息烽口协助孟长安练兵。

    他们对孟长安是敬服的,可对沈冷之前的态度不满意。

    在来别古城的路上,两个人还骂过沈冷。

    “年轻气盛是好,可对别人失去尊敬是鲁莽。”

    “他太得意了。”

    劳有信哼了一声:“年轻有为,又得陛下赏识,二十几岁便是独领一军的将军,自然气盛跋扈,可他在大帐里说的那些话叫什么?什么叫除了他之外谁也不行?”

    “他才领兵多久。”

    邱万林眼睛里依然还有怒意:“在大帐里当着陛下我没反驳他,他年轻不懂事,我们不能不懂事,再说就算反驳了他陛下也未必开心,陛下自然不愿意看到军将不和,这是用兵大忌,所以我忍了。”

    劳有信道:“我何尝不是与你想的一样,若非怕陛下生气,我当时也就骂了他。”

    两个人一路上聊了许久,其实又何止是他们两个,就连这次率领数千禁军在陛下身边护卫的澹台草野也觉得之前沈冷的话有些过分了,那不像是他以前认识的沈冷,他猜着可能是因为之前沈冷和孟长安先是大破黑武北院大营,又攻破三眼虎山关,所以有些飘了。

    来的路上,澹台草野和手下人聊起来的时候还严肃警告过手下,居功不傲,才是真大气。

    此时此刻,大宁战兵正在猛攻别古城,中军那边,陛下催促进攻的鼓声再一次响起来,左军将军邱万林叹了口气,心说陛下还不是不放心沈冷那个家伙。

    右军将军劳有信听到鼓声之后心中也稍有不满,自己率军进攻并没有收力,陛下还在催促,就好像对他们进攻不满似的,还不是因为那个沈冷。

    北马古城。

    马群冲乱了宁军的防线,还没有来得及重新布置起来,黑武人的攻势到了,马群

    后边紧跟着的数千骑兵朝着土城冲上来,没有马,他们靠着两条腿跌跌撞撞的跑着,冒着宁军的箭雨疯狂的往前压,一个一个的倒下去,一个一个的扑上来,他们不计代价的搬开土城外面的拒马桩,然后挥舞着弯刀冲上高坡。

    后半夜的厮杀变成了白刃战,而此时更让人担忧的是来自南边东马城的黑武援军应该也差不多要到了,失去了防御优势,同处黑暗,黑武人的兵力远远超过宁军,局面变得越来越艰难。

    一个黑武士兵嘶吼着冲上土墙,一刀朝着沈冷砍下来,刀子还没落下,沈冷一把抓住他的脚踝把人拉下来,黑武士兵闷哼一声,还没有来得及反应,沈冷已经压上来,一只手按着黑武人的脑门,右手握刀在黑武人脖子上抹了过去。

    松手的那一刻,黑武人已经不再挣扎。

    沈冷刚直起身子,又一个黑武人跳了下来,沈冷回身一刀将他劈死,刀子还没有收回来,另外一个黑武人往前一扑撞在沈冷身上,沈冷身子踉跄了一下,强撑着没有倒地,反手一刀将黑武人胸口切开。

    几个举着盾的黑武人撞向沈冷,沈冷一刀横扫,盾牌被斩开两面,可还是有两个人撞在沈冷身上,拼了命的黑武人悍不畏死的往前压,试图将沈冷压在地上。

    陈冉带着亲兵从侧翼杀过来支援,土墙上下到处都是厮杀。

    “冷子!”

    红了眼的陈冉从后边搂住一个黑武人的脖子往后拉,刀子一下一下戳进黑武人的后腰,他把人推开,再一脚把压在沈冷身上的黑武人踹翻,那黑武人倒下去的时候已经死了,心口被沈冷的刀刺穿。

    陈冉一把将沈冷拉起来:“四处都是敌人,士兵们快要守不住了。”

    “吹角!”

    沈冷把面甲推上去,夜晚视线不好,带着面甲更看不清楚。

    “撤吗?!”

    陈冉问。

    “吹进攻号角!”

    沈冷大声喊着:“你来吹,就在我身后吹!”

    陈冉根本就不会去问为什么,他只知道,冷子让他做的事一定有道理,就算没道理他也跟着。

    陈冉一把将亲兵手里的号角拿过来,盯住了沈冷的后背,跟在沈冷身后一边吹角一边往前跑,沈冷的亲兵营跟着号角声往前冲,翻倒土墙外边和黑武人厮杀,在潮水一般的黑武队伍中,沈冷带着亲兵营犹如一把尖刀迎面插了进来。

    反攻!

    以如此薄弱的兵力反攻!

    “将军在进攻!”

    “向将军所在冲啊!”

    “号角声在前边,将军杀出去了!”

    “大宁战兵!”

    “向前!”

    被黑武人压着的宁军忽然发力,他们好像一头一头根本就无惧生死的凶虎,从土城后翻出去,他们与陈冉一样,永远不会去怀疑将军的命令,进攻的号角就是军令,他们都是一往无前的大宁战兵,何来退缩?

    黑武人没有想到宁军竟然反攻出来,被一阵凶残的砍杀直接压了回去。

    高坡那边,斥候纵马上来,跳下战马后单膝跪倒:“将军,宁军反攻出来了,黑夜之中无法判断有多杀宁军,似乎他们就在等着这时候反攻一样,已经把我们的人压下高坡,号角声一直在前,听声音是往中军杀来。”

    科罗廖听到之后脸色大变。

    莫非宁军不止一万?

    如果宁军先守后攻,那显然是别有所图,难道难道宁军假意攻打别古城却在此处埋伏大军?那么这一战宁军就能提前与他麾下的人马决战,科罗廖想到这的时候心跳越来越快,宁军战术太多变,如果此时此刻他的援军被围困,别古城那边根本就不是宁军主力,那他带来的队伍就真的危险了。

    “吹角,后撤,结阵防御,下令弓箭手结箭阵把宁军逼回去!”

    科罗廖迅速下令。

    他手下将军急切道:“此时宁军必然是追在咱们的人身后杀,若箭阵阻敌,我们的人也会被射死。”

    “我不用你教我!”

    科罗廖怒吼一声,再一次大声下令:“按照我的命令去执行!结方阵防御,以骑兵探查两翼,弓箭手把宁军先压回去!”

    随着科罗廖的将令,黑武人的号角声响了起来,在前边猛攻的黑武边军开始后撤,而后队的弓箭手则结成箭阵往前压,羽箭漫天而来,宁军和黑武人混战的地方,箭雨轰然落下。

    “撤回去!”

    沈冷抹了抹脸上的血回头朝着陈冉喊:“吹角,撤回去!”

    陈冉鼓起腮帮子使劲的吹响号角,杀出土城的宁军开始迅速后撤,退回到土城后。

    激烈的厮杀停止下来,黑武人的攻势如退潮一样消失,土城外边,到处都是尸体。

    科罗廖在高坡上来来回回的踱步:“传令给后续上来的援兵,让他们戒备两翼,以防有宁军偷袭。”

    “传令斥候,向后探索,后面若有军队上来,看清楚是我们的人还是宁人。”

    他脸色难看至极,自言自语的说道:“既然是想围点打援,那就等天亮。”

    天亮并不远,坚守了一夜的宁军伤亡不小,他们靠着自己的血肉之躯硬生生在至少十几倍的敌人猛攻下坚守一夜,这已经是多大的不容易。

    沈冷抬起头看向东方,脸色越发凝重。

    天亮了,骗不了黑武人了。

    很快,黑武人就会看清楚死守北马古城的宁军只有这么多,暴怒之下,黑武人的攻势会比夜里更猛,这一夜,别古城那边可能已经被陛下率军攻破,陛下说,不管怎么样,他坚守一天之后必须后撤,可此时此刻若是撤下去,谈何容易?他们只有这点人,后退的时候会被黑武人的骑兵撵着杀。

    “整顿一下兵械!”

    沈冷大声下令:“黑武人的攻势很快就会来,抓进时间吃口干粮。”

    他把卡在自己铁甲缝隙里的一支羽箭拔出来随手扔掉:“白天了,他们看得清楚,我们也看得清楚,兄弟们,沈冷还在这!”

    他迈步走上土墙,举刀向苍穹:“沈冷还在这!”

    士兵们如此疲乏困顿之下,听到这一声喊全都站了起来:“誓死追随沈将军!”

    “来了。”

    陈冉揉了揉眼睛,将连弩端起来,对面,黑武人的军队已经黑压压的上来了。

    高坡那边,举着千里眼看清楚了北马古城里宁军的数量之后,科罗廖气的几乎肺都要炸了,他一把将弯刀抽出来纵身上马:“往前压,把那些该死的宁人全都给我碾死!”

    所有黑武军队全都开始往前压,北马古城,就好像是被大海浪潮即将吞噬掉的一块礁石。

    “左翼有宁军!”

    忽然有人高喊了一声。

    “右翼有宁军!”

    又有人哑着嗓子喊了一声。

    正在往前冲的科罗廖猛的勒住战马,举目往两边看,两侧都有宁军大队人马席卷过来,果然是中了埋伏!

    “吹角,撤!”

    北马古城那边,高坡上的瞭望手兴奋的大声喊着:“我军左翼,新军右军将军劳有信到!”

    “我军右翼,新军左军将军邱万林到!”

    “我军后方,见陛下龙旗!”

    左翼,右军将军劳有信不停的抽打着战马:“那个臭小子虽然嘴巴臭,但他娘的是我兄弟!”

    右翼,左军将军邱万林眼睛血红血红的:“老子可以骂他,但他娘的不许黑武人动他!臭小子,真以为老子不知道你张狂是想把最危险的地方抢下来,你嘴巴臭,是不想老哥哥们有危险,有危险的地方,你先来。”

    “杀!”

    “把沈将军给老子接出来!”

    “杀!”

    【悠閱書城一個免費看書的換源app軟體,安卓手機需google play下載安裝,蘋果手機需登陸非中國大陸賬戶下載安裝】

章节目录

长宁帝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知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知白并收藏长宁帝军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