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鹿城。

    铁旷只带着一百多名斥候归来,不能说一无所获可是和预期差距太远,所以他觉得自己无颜面对父亲,更何况还丢了他父亲送他的铁枪,这么多年来他一直将那杆铁枪视为自己最珍贵的东西,那是他唯一能感受到父亲疼爱的东西。

    将军府,铁旷进门的时候往四周看了看,府里已经很空,基本上需要带走的东西都已经装车,不能带走的东西都已经毁掉,他知道父亲绝不会给宁人留下,哪怕是一张纸也不会。

    院子里有个不算很大的荷池,这个季节荷池光秃秃的,连原本欢快的鱼儿都不知道躲到了什么地方,更不知道没有人喂养它们能不能熬过这个冬天。

    他父亲就站在荷池边上,在看到父亲的那一刻铁旷楞了一下,因为他发现父亲的腰板已经没有印象中那么挺直,然后才醒悟过来,不知不觉间父亲已经是快六十岁的人。

    “父亲。”

    铁旷紧走几步,俯身一拜。

    “吃亏了?”

    雅什没回头,依然看着荷池问了一句。

    “是”

    “你能回来就好。”

    雅什吐出一口气:“不过你错了。”

    “我”

    铁旷单膝跪下来:“请大将军责罚。”

    这一声大将军,是他最后的倔强。

    “起来吧,本来想责罚你,可这个时候不对,我说你错了是和我的想法不同,如果抛开这个不谈你的做法就没错,你是军人,是我的儿子,是我教导出来的人,所以你骨子里有一种勇气和责任担当,你想保护好吐蕃,保护好这里的每一寸土地,因为这个你才去找宁人的麻烦,我没有理由责罚一个想保家卫国的军人,更没有里有对一个谨记父亲教导的儿子发脾气。”

    铁旷鼻子一酸:“父亲是我错了。”

    “哪里有那么多对错。”

    铁旷转身看向自己儿子,眼神里难得的出现了他很少出现的疼爱。

    “对错”

    他指了指不远处的亭子,铁旷随即迈步跟上去。

    雅什一边走一边说道:“我为了把少主能安全送到王庭而和宁人暗中联络,你说是对还是错?”

    铁旷一怔,这个问题真的很难回答。

    “父亲不会错。”

    “我自己都不知道对错我曾不止一次对手下人说过,从穿上军服的那一刻起每个人的命都不是自己的,而是这个国家的,当这个国家需要我们付出生命的时候,那是我们的荣耀,可是人总是会面临各种艰难的抉择,安息人和后阙人楼然人霸占了我们的王庭,王庭不归,吐蕃将灭,国都是什么?国都是百姓们心中的信仰,若是国都拿不回来,信仰不在。”

    “我一直都在矛盾着,如果我们紧守此处应该是最好的选择,不去管什么王庭,只要在这不鹿城辅佐少主也未必不能坚持下去,可是孩子宁人是不会让我们安安稳稳按照自己的心意过日子,宁人不攻我们,也会把安息人和西域诸国的军队放过来,与其如此,还不如我们和宁人合作,这里送给宁人了,换我们能安然出去和安息人打和那些叛贼打。”

    “吐蕃不是只有我们这些人,当少主回到王庭登高一呼,我相信还会有无数的吐蕃人赶往王庭,他们会拿起武器守卫都城守卫吐蕃最后的尊严。”

    这是这么多年来第一次雅什和铁旷说了很多话,所以铁旷一时之间有些恍惚,他父亲说了些什么他没有都听清楚,却想着若是一直这样下去也好,父亲说着他听着,就好像小时候父亲把他抱在膝盖上给他将那些神话故事。

    每一个神话故事里都有英雄,要么一个要么很多个,所以从那时候开始铁旷就想做一个英雄,到后来他发现原来英雄就在自己身边,他的父亲就是最真实的英雄。

    “孩子。”

    雅什在凉亭里坐下来,拍了拍自己身边的位置:“来。”

    铁旷有些受宠若惊,连忙在父亲身边坐下来,可是有些局促不安,看到他这个反应雅什有些心疼。

    “我知道,这些年来一直都待你太严苛,不管你做什么我都没有夸过你,你以为是我偏心我没有偏心,我是想把这数万大军交给你,你做的多好我都觉得不够好是因为我知道你能做的更好,如果没有这次战争,神鹿军会交在你手里,而不是野年原。”

    铁旷眼睛发红,起身拜倒在地:“是我让父亲失望了。”

    “没有啊。”

    雅什伸手把铁旷扶起来:“你从不曾让我失望,你所做的每一件事我都知道,我也很想夸你,但我不希望你骄傲自满,你小时候我就对你说过,将来你也要穿着战甲成为吐蕃的英雄可是现在,英雄与否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不管用什么样的手段也要回到王庭去,让吐蕃的大旗继续飘扬在王庭的城头。”

    他朝着远处招手:“把东西拿过来。”

    两名亲兵抬着一杆长枪过来,雅什起身,一把将长枪抓起来:“我这一生一共用过三条铁枪,之前送你的那条是我的第一件兵器,我十五岁到二十六岁一直用,用了十一年,这条长枪是我二十六岁开始用到四十五岁,是我所用长枪之中分量最重的一条,现在我已经没有那么多气力一直用它,我把它传个你。”

    他把长枪抛出去,铁旷一把抓住。

    “做我的先锋官。”

    雅什缓缓吐出一口气:“如果我们父子能护送少主回到王庭,最起码对得起身上的这件战袍,也对得起我们手里的铁枪。”

    “是!”

    铁旷双手捧着铁枪单膝跪倒:“我将带着先锋军走在最前!”

    宁军大营。

    沈冷看着面前的地图,手里把玩着一根金簪,这根簪子他时不时拿出来攥在手里,因为这根簪子不是他这段日子收集来要送给茶爷的,而是他送给茶爷的第一根金簪,那时候他才刚刚进水师没多久,用一个金锭给茶爷打造了第一根簪子,剩下的金子也装进荷包放在茶爷手里。

    后来茶爷希望把他这根簪子一直带在身上,金簪上茶爷刻了两个字,一个是冷,一个是茶。

    他低头看了看簪子,忽然笑起来,他想起来茶爷把簪子递给他的那一幕。

    “为什么是一个冷字一个茶字?”

    沈冷看向茶爷:“不应该是颜字?”

    茶爷理所当然的回答:“不好刻。”

    沈冷笑了笑,把簪子收进怀里,他转头看向陈冉他们:“给戊字营传令,如果雅什的大军到了就打开城门放过去。”

    陈冉立刻应了一声,吩咐传令兵赶去魔山关。

    “你在犹豫?”

    陈冉安排了人后看向沈冷:“犹豫什么?”

    “雅什是个值得尊敬的敌人,他儿子铁旷也是。”

    沈冷的视线离开地图:“我一直都在想,如果把我换成他们的话,我和他的选择会不会是一样的没有那么多如果所以我也不知道答案,但我觉得应该给他们一个守护尊严的机会,放过去吧,铁旷也放过去,想了好几日,让他去多杀几个安息人也好。”

    方白镜他们全都长出了一口气,因为他们知道这个决定是对的。

    “派人去联络一下雅什。”

    沈冷看向聂野:“我想和他见一面。”

    聂野点头:“我现在就安排人。”

    沈冷又看向站在一侧的庚字营将军杨恨水:“雅什的人离开不鹿城之后,劳烦将军带一万兵力过去,不鹿城是东南要地,稳守不鹿城,非但能把控这一带,还能打通往大支国的通道,派人率军攻入大支国,西域联盟就会更分散,大支国虽然只有不足万人的兵力在那边,可大支国一撤兵,其他西域小国也会军心动摇。”

    杨恨水俯身:“卑职立刻去整顿兵马。”

    “不急。”

    沈冷道:“等我和雅什见过面之后再带兵过去。”

    杨恨水有些疑惑:“为什么要等见过面之后?”

    沈冷沉默片刻,摇了摇头:“让他安心上路。”

    他缓步走到门口,看着外面已经逐渐萧条的世界:“派人给谈大将军送信,冬天来了,是时候结束这一场乱糟糟的战争,也是时候让那些自以为是的西域人体会到什么叫疼。”

    “是!”

    所有人全都肃立。

    沈冷深吸一口气,缓缓吐出:“他们闹腾的足够久了。”

    与此同时,长安,未央宫,东暖阁。

    皇帝坐在书桌前看着铺在桌子上的西域百国图,皱着眉沉思了一会儿,起身:“这一仗已经拖的足够久了,从战争一开始谈九州就派人给朕送来一份奏折,他说这一仗的结束当在冬天,朕明白他的意思,西域人的粮草消耗已经到了极限,冬天他们会过的很难受他们难受,可朕不能让朕那些在西疆为国而战的将士们难受。”

    他看向赖成:“朕要求内阁知会各部准备的补给发过去了吗?”

    “两个月之前就已经发出去了,是武院的那批年轻人护送,算计着日子应该已经快到西甲城,按照陛下的吩咐,冬衣每个人最少两件,要能换洗,棉靴每个人要有两双以上,这些物资臣派人都清点过,没有疏漏。”

    赖成俯身道:“除了冬衣之外,户部调派的军粮也已经应该送到西甲城,最主要的是,在北边的那支队伍也能抽身出来了。”

    皇帝嗯了一声:“这一仗打完之后,朕对大宁最后一块不稳定的地方也能彻底安排好。”

    他长出一口气:“草原啊”

    他的视线落在地图上,那一片浩大的草原。

    “朕还没有去过草原。”

    皇帝看向赖成:“安西都护府的第一任都护人选你看谁合适?”

    “陛下不是心里已经有人选了吗?”

    赖成笑了笑:“还有谁比韩大人更合适?”

    皇帝也笑起来:“是啊朕答应过他的。”

    【悠閱書城一個免費看書的換源app軟體,安卓手機需google play下載安裝,蘋果手機需登陸非中國大陸賬戶下載安裝】

章节目录

长宁帝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知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知白并收藏长宁帝军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