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大将军府,唐家老夫人瞪了谈九州一眼:“你先出去,我和他们两个小辈有话说。”

    谈九州看了看,这确实是自己的书房,可又惹不起,所以无奈的起身:“行。”

    老太太嫌弃他动作慢了,谈九州立刻加速往外走,好像深怕下一息那小老太太的脚丫子就踹在他屁股上似的,出了门还要帮忙把门关好,在唐家老太太面前谈大将军胆小的好像个鹌鹑一样。

    屋子里只剩下老太太和唐宝宝沈冷三个人。

    老太太在谈九州的座位上坐下来,唐宝宝和沈冷好像小孩子一样毕恭毕敬的站在那,说实话,也不知道为什么,沈冷觉得这位老夫人其实气势太强,他不敢放肆。

    “宝宝儿。”

    “呃”

    “好好答应!”

    “奶奶我在。”

    “嗯。”

    老太太看了唐宝宝一眼:“先说你,你以后就是大宁西疆重甲大将军了,咱们唐家近二百年来出的第一个大将军,可是你得有自知之明,别说上一代上上一代再往上多少代,就算是这一代你都算不得唐家里最出彩的男人,可为什么轮到你成了西疆大将军?”

    唐宝宝垂首:“因为奶奶你。”

    “呸。”

    老太太长长吐出一口气:“因为陛下。”

    唐宝宝立刻垂首:“是。”

    “唐家的组训是什么?”

    老太太问了一句,不等唐宝宝回答,老太太继续说道:“唐家先祖遗训,唐家的人不可贪恋权势,如非必要,唐家的男人入仕之人不许超过家门男丁的一成,且无大战,不可领兵,不可妄议朝政,不可干涉地方,因为先祖担心的是他的子孙后代因为他的功劳而变得桀骜不驯,最终会让唐家面临灭顶之灾。”

    说完这句话后老太太看了沈冷一眼:“你是宝宝儿的结拜兄弟,所以这些话我不避讳你。”

    沈冷俯身:“是。”

    老太太继续说道:“先祖说,功劳他的功劳,与他的子孙后代没有一个铜钱的关系,所以他也不需要去考虑子孙后代怎么想,他位列开国公之首,半生荣华富贵之极,大宁开国太祖皇帝已经给了先祖他最大的荣耀,他所立的战功先祖皇帝都已经奖赏了无一疏漏,若是唐家子孙后代谁拿他所立的功劳去说事,那就逐出唐家,连先祖他老人家都没有拿自己的功劳去炫耀过,他的子孙后代更无资格。”

    其实唐家先祖的遗训原话之一是:老子立的功劳和老子的儿孙有鸡毛的关系。

    “归根结底,先祖这样做不外乎两个原因,其一是向大宁皇帝陛下表达态度,唐家的人永远是宁臣,永远不会做出对不起大宁的事,万幸至今唐家的人都遵循组训无人造次,其二,先祖是为了保护唐家子孙后代,不想因为他的功劳而让唐家子孙飞扬跋扈最终招致灭顶之灾。”

    “楚西凉王的事,你们都知道。”

    老太太起身,一边慢慢踱步一边说道:“宝宝儿,你告诉我,什么是疆,四疆的疆。”

    唐宝宝沉思片刻,回答:“墙。”

    “不对。”

    老太太看向唐宝宝:“是门。”

    唐宝宝一怔,然后点了点头:“孙儿

    懂了。”

    “你的祖父曾经说过,守疆人,就是看门人,唐家几百年来都在西北守疆就是在为大宁做看门人,墙是封住,外面的人要进来不容易,里面的人出去也不容易,所以铸墙不如修门,门在,看门人在,那么大宁愿意让进来的可以进来,大宁不愿让进来的就不许进来,宁人也可以走出去,也可以走回来。”

    “三十年前我给陛下写了一封信,信上只有一句话,唐家的人永远支持陛下随时听候调遣。”

    老太太看向唐宝宝:“二十年前陛下召见我,我远赴长安,陛下见了我的第一句话是唐家的人受苦了。”

    老太太再次长长吐出一口气:“我们唐家做看门人数百年,陛下说我们辛苦了,你告诉我,那么唐家就一直做大宁的看门人,值不值!”

    “值!”

    唐宝宝大声回答。

    “二十年前陛下说,唐家的人什么都好就是太低调,朕需要人帮忙,你可以让唐家的人多走出来,朕对唐家的人从来都没有任何疑虑,朕也不止一次说过唐家的人永远值得信赖,走出来一个朕重用一个。”

    老太太说道:“可是我说不行啊陛下,再等等。”

    “陛下问我,要等多久?”

    “我说,十年。”

    “陛下问我为什么是十年,我说,十年我亲自教导的孙子辈就能上战场了,他们年轻无畏,我儿一辈都太成熟所以心有畏惧,心有畏惧不能一往无前,陛下说那你十年后能不能为我培养出一个大将军?我说不行,培养出一个大将军得二十年,前十年靠我,后十年靠陛下,于是,你二十年前开始跟着我修兵法战阵修刀法杀人技,我用了十年培养你,然后把你送进大宁战兵,后面的十年我把你交给了陛下,陛下把你在军中调来调去,让你体会到了各处战兵的不同各处战兵的作用,你知道这是为什么?陛下是在培养你的格局,唯有看的多了格局才会大,懂得多了格局才会高。”

    唐宝宝这才反应过来,为什么这些年从军他一直都在被调动,从西疆到南疆,从南疆到水师,再从水师到西疆。

    “大将军是什么,大将军得有大格局。”

    老太太再次深呼吸,回到椅子那边坐下来。

    “大将军应该怎么做,我不知道,所以我不能教你更多了,我面前是两个大将军,都比我强,也比你们的父辈祖辈强,虽然我刚刚说你未必超过你的祖辈父辈,但我以你为傲。”

    唐宝宝跪下来:“孙儿谨记!”

    沈冷也俯身下来。

    老太太看向他们两个:“国家大事,我不敢指点,军务大事,我不敢沾染,你们都比我会领兵,所以这些话我就到此为止,之所以留下你们两个是因为我接下来要说的是何为兄弟。”

    老太太看向沈冷:“宝宝儿跟我提起你,说和你做了结拜兄弟,我相信他的眼光,因为他的眼光是我教导出来的,他认为可以做兄弟的人,就一定是可以做兄弟的人,那时候你们都还不是大将军呢,现在你们都是大将军,老太太我有两个孙子是大将军,我觉得我很骄傲。”

    她从袖口里取出来两块玉佩:“一人一个。”

    唐宝宝:“这玉佩”

    “这玉佩

    本来是给要送给你大哥和你的。”

    唐宝宝的眼睛骤然一红。

    “你大哥他”

    老太太长叹一声。

    唐宝宝有个大哥,但不是亲哥哥,甚至不姓唐。

    “你大哥他走了。”

    唐宝宝的眼睛猛的睁大:“什么什么时候?”

    “一年半前,我一直没告诉你,上次你回家的时候也没告诉你,是他不让我告诉你的。”

    唐宝宝的大哥其实是他的家仆,唐家老管家的孙子与唐宝宝一同长大,比唐宝宝大两岁,两个人从小就在一起玩,一起学习一起打闹一起成长,唐宝宝性子顽皮而大哥很沉稳,从小就一直守着他,小时候一起出去玩,如果前边有一条水沟,也一定是大哥先过去一趟试试怎么样然后再回来接唐宝宝,如果遇到什么危险,大哥就会自己去扛着让弟弟先走。

    就这样,两个人一起从孩子变成青年,不管是学问兵法还是武艺,大哥都在唐宝宝之上,所有人都说,如果大哥要是出去领兵的话,一定会是一个合格的将军。

    “二十年前,陛下问我能不能培养一个大将军,我当时想的是他,虽然他不姓唐,可我一直觉得他才是最合适的人,比你更合适。”

    老太太看向唐宝宝,唐宝宝点头:“我知道,我一直都相信大哥比我更优秀。”

    可惜的是,在唐宝宝从军之前非要再去疯一次,于是偷偷去了定君山,大哥知道后追了过去,唐宝宝一个人带了绳索准备攀爬峭壁,却意外遇险,是他大哥及时赶到救了他,可是他大哥却跌落下去,人没死,可是却成了一个废人,只能躺在病床上,一躺就是七八年,再后来他大哥说想看看大宁天下,于是家里人做了一辆特殊的车派人护送他游历天下,一年半前,他在江南安阳郡水师病故。

    “你大哥走过的地方,是你走过的地方。”

    老太太红着眼睛说道:“你从军先去了西疆武库,他也去了西疆武库,然后你调去南疆,他也去了南疆,他那样的身子怎么折腾的起,随行的人劝他回家,他不肯回家,他说知道自己时日无多,就想看看我弟弟走过的人生,他都去过什么地方,生活的怎么样。”

    唐宝宝听到这句话啊的一声喊出来,泪流不止。

    “你大哥说,我一直想着给弟弟做亲兵,我得守着他,他太冲动,我不放心,后来我成了废人没办法去守着他,也不想连累他,但我想知道他这些年是怎么生活的,所以他一路走一路看,看到安阳-水师再也撑不住,他本想最后回到西疆来看你。”

    老太太把其中一块玉佩递给沈冷:“这是本该给宝宝儿的那块玉佩。”

    老太太把玉佩递给唐宝宝:“这是本该送给你大哥的那块。”

    她看着唐宝宝血红血红的眼睛:“之所以把这块玉佩给你,是因为现在你是做大哥的了,你要明白,做大哥,要保护弟弟。”

    “我记住了。”

    唐宝宝握紧了玉佩。

    老太太转身,抹了抹眼泪:“你也要记住,他纵然已经走了可永远是你大哥。”

    她慢慢的往门外走:“现在,我要去看我结拜哥哥了,他就要回长安,自此之后,怕是再难见面。”

    【悠閱書城一個免費看書的換源app軟體,安卓手機需google play下載安裝,蘋果手機需登陸非中國大陸賬戶下載安裝】

章节目录

长宁帝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知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知白并收藏长宁帝军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