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子里的炉火烧的很旺盛,谈九州已经起身添了三次木炭,唐家老夫人坐在那看着他傻笑,就好像看着自家的傻哥哥一模一样。

    “你是多怕我冷?”

    老太太笑着说道:“这才想起来自己是做二哥的?”

    “你年轻的时候也怕冷啊。”

    谈九州看向步铮铮:“那时候在长安,你哪天不是冻的哆哆嗦嗦。”

    “你可知道为什么我在长安那两个月一直哆哆嗦嗦?”

    步铮铮狡黠的笑了笑,虽然已经六十岁年纪,有不少白发,可是她身材没太大变化,精气神都好,所以面容看起来不似六十岁的人,一笑之际,隐隐约约还能看出来少女时候的风采,若是猛的看上去,也就是四十几岁年纪,她心态强大的近乎无敌,所以青春便愿意在她身上多住一阵子。

    “那是冬天啊。”

    谈九州倒是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长安城的冬天想来很冷。”

    “冷的过西北?”

    步铮铮道:“长安城的冷没那么吓人,你以为我哆哆嗦嗦是被长安城的冬天打败了?并不是啊我的二哥,我哆哆嗦嗦两个月,那是在你们面前才会那样,我和你们逛街的时候你见我哆嗦过吗?外人面前我哆嗦过吗?”

    谈九州仔细回忆了一下,摇头:“确实没有,为什么?”

    “那是因为老娘穿的少,显身材!”

    步铮铮哼了一声:“去长安之前就听闻过不少次,长安城的女子个个都会梳妆打扮,而且自认为穿衣举止天下无双,老娘当然不服气,比身材相貌,老娘不能输给长安城里的那些小丫头小媳妇吧,去的时候就想着,不能输不能输。”

    谈九州听了之后哈哈大笑:“你去长安的时候已经多大了,还和小姑娘们比。”

    “都怪唐清源啊。”

    步铮铮叹道:“我和他认识十五年,嫁给他之前五年,嫁给他之后十年,他从来都没有把我当唐家的夫人哄着,也从来都没有教我怎么去做唐家的大夫人,他一直还是把我当步大小姐哄着的。”

    谈九州笑了笑道:“那确实都怪他。”

    “可是啊,我们俩的缘分来迟了。”

    步铮铮似乎也早就已经释然,所以说这些的时候并没有太多伤感,她看向谈九州:“回去之后有什么打算了吗?”

    “没有。”

    谈九州道:“我已经习惯了打算好一切,在西疆做大将军这么多年,每一天每一个时辰都在打算,算这算那,能退下来了,所以就不打算再打算什么,就好像个无用之人那样混吃等死,想想就很美。”

    步铮铮道:“你也就是说说,你这样的人能混吃等死?”

    “我可以能啊。”

    谈九州道:“我都想好了,回长安后先在城里逛上一个月,整天就是逛吃逛吃,若遇到街边有下棋的老头,我便与他切磋,输赢不计较,赢了自然欢喜,输了我就骂他。”

    步铮铮大笑道:“你这叫没打算?”

    谈九州想了想,这还确实打算过了。

    “你也该休息了。”

    谈九州看向步铮铮:“不如趁着还走得动也回长安去看看,陛下曾经说过,你不用等旨意,你想去长安随时都能去。”

    “我不去。”

    步铮铮看向谈九州:“二哥,回到长安后见了大哥替我磕个头,我知道你们俩其实心里有别扭,大哥后来走了弯路,好歹还没有忘记自己是什么身份,陛下给他一个体面,所以以往的事过去了就过去了。”

    “这才是你来见我的目的?”

    “滚你的蛋。”

    步铮铮骂了一句:“你良心都被什么吃了?”

    “哈哈哈哈。”

    谈九州大笑道:“我早就已经不记恨他了,那几年我给他写了至少十几封信劝他收敛,他连一封信都没有给我回过,后来他留居长安做武院院长后,给我写了一封很长很长的信,信里把他自己好一顿骂,那时候我就想着,人啊,还是得靠自己悟,执迷的人劝不动。”

    步铮铮嗯了一声:“一把年纪了,回去该和好就和好。”

    “知道了知道了。”

    谈九州哼了一声:“啰嗦。”

    步铮铮白了他一眼:“也就是这一次再啰嗦,二哥有件事我还是忍不住要劝你,你若是嫌啰嗦你就左耳朵进去右耳多出来,可我得说,陛下立二皇子之心已经再清楚不过,可大皇子还在呢,说是游历,说白了不就是赦免吗?你回去之后不要站队,不要多说话,陛下不需要你多说话,你就回去安享晚年,站队是还没有退下来的人的事,你退了,就躲。”

    “我知道。”

    谈九州起身,打开柜门取出来一个方盒子:“你爱吃的,千层酥。”

    步铮铮一喜:“家里那些晚辈可不许我吃,说是吃多了伤胃,我想偷着买都不行,我一把年纪了还管我花钱,你说我闷不闷,二哥,你是知道我要来?”

    “如果我不了解你,会和你结拜?”

    谈九州把千层酥打开,递给步铮铮:“今天只能吃一块,这一盒酥吃完后一年之内不能再吃。”

    “行行行,啰嗦。”

    步铮铮伸手接过来那块酥糕,咬了一口后格外满足:“我年轻的时候就喜欢吃这个东西,可这东西本地怎么都做不好吃,就算是聘请的南方师傅也一样做不好吃,后来知道,不光是材料,连水也有要求,各种东西都合适了才能做出好吃的千层酥,人啊,也一样,各种都合适了才舒服,不合适的,就会别扭。”

    她看了谈九州一眼:“你回去之后没位置,没位置就是不合适。”

    谈九州笑道:“你还是劝我放下,我早就已经放下了。”

    他起身走到窗边:“都不年轻了,争,是年轻人的事。”

    步铮铮起身:“我还得回去争。”

    “这就要走了?”

    “得走了。”

    步铮铮走到谈九州身边,张开双臂:“抱一下吧,一辈子了也没抱一下,特么的女人和男人结拜为兄弟好吃亏,那时候你和石元雄勾肩搭背,两个人身材都真棒,老娘想揩你们的油都揩不到。”

    谈九州哈哈大笑,过去用力抱住步铮铮:“要好好的,等到你把家里的事也能放下了,要么我来找你,要么你来长安,我拉上石元雄那个王八蛋,咱们三个老家伙凑一起。”

    “嗯。”

    步铮铮长长吐出一口气:“行了,差不多得了,再抱被外面的年轻人看到了,还以为老娘千里迢迢的过来,是为了和你红杏出他娘的一墙。”

    谈九州笑着摇头:“谁不了解你?你要是愿意想娶你的人太多了,话说你之所以在长安城多和我们两个接触,是因为你知道,唐清源去世之后没多少人写信给你,人情冷暖,人死灯灭,而且那时候先帝打压你们唐家,人人避之不及,就算是后来陛下登极也过了好几年人们才缓过来敢与你们唐家走动,唐清源去的时候你家里冷清,少有宾客登门吊唁,我和石元雄都曾与唐清源是旧识,得益于他的教导,虽没有师徒名分但却有师徒情分,所以我们两个虽然不能抽身但写了信过去,还派了家里人吊唁,那时候你就想着,重情义的人多半不会差。”

    “唔”

    步铮铮笑道:“那时候我去长安,就想看看唐清源提过无数次的两个后生都什么模样,见你们的时候你们都已经是大将军了,虽然他也比你们大不了多少,可是论辈分你们得管我叫师母,哈哈哈哈,老娘这个便宜不能占啊,又不想和你们疏远了,所以才会和你们结拜。”

    谈九州嗯了一声,在步铮铮肩膀上拍了拍:“实在急着回就回吧,你能来送我,我在西疆便再无遗憾。”

    “我是催你赶紧给我孙子腾地方。”

    步铮铮缓步往门外走,走到门口回头:“唐清源能教过你们两个是他的运气,我能和你们两个结拜是我的运气,除了小时候不算,老娘这辈子是被第二个男人抱了一下,你记得告诉石元雄,让他嫉妒你。”

    谈九州哈哈大笑:“他会揍我。”

    步铮铮迈步出门:“西疆好,西疆无是非,你若是无事也回西疆来,我让人给你们建个院子,你和石元雄过来每天挑挑水种种菜,菜可以吃了我就薅走,养养猪,猪长肥了我就拉走。”

    谈九州笑:“还是那般脸皮厚。”

    然后他注意到步铮铮手里拿着什么东西,往自己身上看了看,才发现自己挂在腰间的那块玉佩被她偷走了,小老太太出了门哈哈大笑,举起玉佩:“回去之后我就举办个拍卖,谈大将军的贴身玉佩,卖了钱我给你们置办院子。”

    谈九州道:“既然睹物思人,也该给我留下点东西吧。”

    “给你留了,桌子上呢。”

    谈九州回头看,桌子上有一封信,竟是没注意到步铮铮什么时候放下的,他过去将信拿起来,抽出信纸,原来里边是一幅画,画上有两个老头在打架,互相掐着脖子,一个妙龄少女坐在一边鼓掌,或许是怕他看不出来还标出名字,一个老头是谈九州,一个老头是石元雄,那妙龄少女自然是步铮铮。

    “还能不要脸点吗?”

    谈九州看向院外:“凭什么我们这么老你那么年轻。”

    已经走出院子的步铮铮笑了笑。

    “老娘什么时候都是少女啊。”

    她把拐棍往自己腿下一塞做骑马状:“嘚驾!”

    【悠閱書城一個免費看書的換源app軟體,安卓手機需google play下載安裝,蘋果手機需登陸非中國大陸賬戶下載安裝】

章节目录

长宁帝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知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知白并收藏长宁帝军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