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阅书城app,免费看小说全网无广告,ios需海外苹果id下载】

    沈冷已经很久没有闻到过海的气味。

    所以当海风扑面而来的那一刻竟然有些恍惚,然后就是一阵阵感慨,自己这个水师大将军离开水师的日子好像已经很久了,再看到大海的湛蓝竟然觉得有些陌生,他到的时候岸边的尸体还没有清理完,满地都是白羽,远远的看过去好像海的旁边是一片蒲草。

    那个看起来身材有些微微弯曲的老人站在岸边朝着他挥手,在那一刻沈冷的心猛的就揪紧了一下,有些微微发疼。

    十六岁从军认识庄雍,如今已经又十四年过去。

    按照年岁来说庄雍本不该出现这么重的老态,可是他伤的那次实在太重,而且人常年在异地他乡,愁绪会让人变老。

    “你好歹说句话。”

    庄雍笑着看着沈冷,犹如看着自己的孩子。

    “不想说。”

    “为什么?”

    “我信上怎么说的?”

    “你说让我安排水师,还说我年纪大了不许我亲自率军出征,交给下边的人去办就好,你还说我伤过所以体质大不如前别逞能,不许这个不许那个的,记不住那么多,反正你说了许多个不许。”

    庄雍笑着说道:“可我不服老,也不老,南疆海上的事都归我管,我自然要来,况且我交给别人来打这一仗也不放心,你见我穿甲胄挂长刀可是打不动仗杀不了人的样子?”

    沈冷瞪着他,当然也没什么威力。

    庄雍笑着笑着眼睛就有些微微发红:“最主要的是,想见见你。”

    沈冷忽然就忍不住了,咧开嘴傻笑,眼泪在嘴角边流过。

    “老了就得认,我都不是十七八岁的毛头小伙子了。”

    沈冷伸手扶着庄雍的胳膊,庄雍的眼睛也微微有些发红,笑着说道:“多久没见过了,若是我不来,你又不能去南疆,这般错过了,也许再见一面就真的难了,这一仗打完了之后你就要去东疆训练水师,想想看,想破头皮也没有见上一面的理由和机会。”

    庄雍一边走一边说道:“在这地方等了你几个月,你见面就训我,讲点道理好不好。”

    沈冷撇嘴:“一把年纪了还不让人省心,指望着夸你?”

    庄雍笑道:“一把年纪了还让人省心,留着日子干嘛?这个年纪了让你们没那么省心,你们还能多惦记着点。”

    “呸!”

    沈冷呸了一声:“我回去之后就和陛下谈谈。”

    “谈什么?把我调回长安?”

    庄雍一边走一边说道:“你以为军国大事是儿戏?”

    沈冷没回答。

    庄雍道:“你不许胡来。”

    沈冷耸了耸肩膀:“附近有没有能买到菜的地方?”

    “哈哈哈哈哈。”

    庄雍哈哈大笑:“当然有,早就打听清楚了。”

    沈冷叹道:“带银子了吗?”

    庄雍:“你就不能主动带一回银子?”

    沈冷:“我带了啊。”

    庄雍:“那你还问我。”

    沈冷:“我带了,但我抠啊,你带了当然花你的。”

    庄雍:“”

    半个时辰之后,临海一家规模不算很大的酒楼里传出菜香,这地方远离中原,想

    吃到中原的菜品根本不可能,按照地域来说,这地方应该在距离日郎海峡还要往西很远的地方,这地方的人皮肤都和中原人不一样,看起来要偏黑,而且也矮小,这家酒楼也不是本地人开的,是日郎人,当地人也吃不起,接待的都是往来的客商。

    日郎人称当地人为土民,没有文字,当然也不好交流,早在十年前安息国的大军曾经登陆过此处,然而这地方确实穷的让人连征战的欲望都没有,这片被文明遗忘的地方却有着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地处日郎海峡水域平稳最好靠岸之处,非常有生意头脑的日郎人在这开设了不少补给站,过往的商船都会停靠下来补充给养。

    而这些本地人因为并未开化也不知道这地方如此重要,运气好一些的被日郎人雇佣每个月也不用给钱,因为他们这连货币流通都是没有的事,只要让他们吃的好一些他们就什么都愿意干,他们不知道银子金子有价值,但是他们知道一件漂亮衣服很难得,所以要是送给他们一件棉布做的衣服他们都会开心的飞起。

    “以后海运商业再发达一些的话,这地方了不得。”

    沈冷道:“我攻日郎国的时候就知道这里会因为海运而繁华,也会因为海运而变成军事要地,更主要的是,如果大宁能在驻军的话,那么从这往北大概有几千里的荒蛮之地都会变成大宁的土地,甚至不需要战争就能将这里征服,这里的人没有金钱观念,给他们一些好处他们就会把金银当做礼物送给你。”

    他看了看锅里炖着的鱼:“前些年安息人来过这,但是觉得这不值得占有也不值得劫掠,所以晃了一圈又回去了,伽洛克略的眼光还看不了那么远。”

    “伽洛克略就在牢里关着呢,他要是听到你如此评价的话心里应该不服气。”

    “对于征战来说他算是个了不起的人,可是他搞错了战争的目的。”

    沈冷一边切菜一边说道:“在我看来,战争的目的只有两个,一个是为了保护,一个是为了发展,如果战争不是为了保护也不是为了发展,单纯的是因为好杀而杀,因为好战而战,不会长久安息人的收获太肤浅了也太残忍,他们到一地屠一地。”

    酒楼的人都已经被请了出去,后厨只有他和庄雍两个人,酒楼外边都是庄雍的亲兵。

    “这地方看起来疲敝且荒蛮落后,可是大将军你想想,如果是雇佣当地的土民做工会有多廉价?我看过了,这里的气候适合农业桑蚕也适合种茶,如果在这个地方长期驻军的话,只需要发展十年就会比如今江南道给国库带来的收入还要高的多。”

    庄雍点了点头:“可是毕竟距离大宁太远了,分派过来的兵力一旦受到攻击的话连支援都没有。”

    “我们有舰队。”

    沈冷道:“这也是为什么我一直劝说陛下把安南都护府放在日郎的原因,从日郎出海,咱们的舰队大概二十天就能到这,这个天下远比我们想象的要大得多,我和日郎国的商人聊过,他们甚至到过比这里要远很多倍的地方,那里的人和我们长的完全不一样,说是高高大大头发是黄sè的眼睛是蓝sè的,说话好像鸟语一样叽里咕噜,但是那边的商业发达,军队也强大。”

    “这里。”

    沈冷跺了跺脚:“谁先控制谁有利。”

    庄雍笑道:

    “这个连名字都没有的地方,你却如此重视。”

    “名字而已。”

    沈冷道:“陛下已经决定把日郎国改为大宁的一道,你看”

    沈冷放下手里的菜刀,和庄雍一起走上酒楼的二楼站在那往远处看:“这片陆地伸进了大海里,像是一颗狼牙,那就把这里叫做狼牙角,我们说了算。”

    我们说了算,这几个字有多底气足?

    两个人站在二楼露台上看着远处的海岸,过往的商船没有受到战争的影响,如果好好经营这里的话,也许十年后,这里将会变成一座繁华大城。

    “大宁战兵脚下踩着的地方即是国土,这是新加入大宁国土的地方,将来如果新修一座城就叫新加城吧。”

    庄雍鼻子抽了抽:“新加城名字不错,不过好像鱼的味道有些糊了。”

    沈冷连忙往楼下跑,然后就看到庄雍笑的好像孩子一样:“骗你的。”

    沈冷脚步一停,看着庄雍哼了一声:“几岁了?”

    庄雍:“还不到六十呢。”

    又半个时辰之后,桌子上已经摆满了菜,沈冷的手艺自然没的说,海鱼多清蒸少红烧,更少用来炖,沈冷却知道庄雍爱吃的口味,这条鱼足足炖了一个半时辰,等到鱼快好了的时候才炒菜,所以每一盘菜都是热的,除了这家乡味道的菜品之外,沈冷还特意给庄雍带来两坛好酒。

    庄雍喝了一口酒,满足的点了点头,他看向沈冷认真的说道:“你听我的劝,回去之后不要在陛下面前说调我回长安的事,陛下自有陛下的安排,仗着自己有军功而却干涉陛下的安排,纵然陛下允许了也会对你有意见,没有人喜欢仗着自己有些功劳就要求多的手下人。”

    “我知道。”

    沈冷端起酒杯:“碰一下?”

    庄雍笑起来:“那就碰一下。”

    两个杯子在半空之中清脆的碰了一下,然后这杯酒被他们两个同时饮尽,庄雍忍不住长长吐出一口气:“还是家里的酒滋味更足。”

    沈冷叹道:“在求立那边真是苦了你。”

    庄雍:“倒也不是。”

    “肯定是啊。”

    沈冷叹道:“你那壶酒我掺了一半水你都没喝出来,还说滋味足。”

    庄雍:“”

    他伸手去拿沈冷那个酒壶,沈冷连忙拦着他,庄雍哼了一声:“你能不能不拦我,痛快喝一次酒而已。”

    沈冷很无奈的把自己的酒壶给了庄雍:“那可说好了,这一壶给你,不许再抢我的,喝完了之后就算完,不能多喝。”

    庄雍嘿嘿笑起来:“放心放心,喝完这壶酒肯定不会再喝了。”

    他从沈冷的酒壶里倒了一杯,端起来闻了闻,然后一口喝下去,砸吧砸吧嘴,脸sè就变得难看了起来:“唉千算万算,还是上了你的当。”

    沈冷哈哈大笑,抱着庄雍那壶酒就不撒手了:“你这壶酒没兑水,我那壶酒是真的兑了一半水。”

    庄雍眼睛微微一眯,沈冷把酒壶抱的更紧了:“少来这套,你说什么也不行,说好了的不许再换了。”

    庄雍问:“撒泼打滚合适吗?”

    “你是大将军!”

    “大将军撒泼打滚合适吗?”

    【悠閱書城一個免費看書的換源app軟體,安卓手機需google play下載安裝,蘋果手機需登陸非中國大陸賬戶下載安裝】

章节目录

长宁帝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知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知白并收藏长宁帝军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