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阅书城app,免费看小说全网无广告,ios需海外苹果id下载】

    长安城,未及秋寒,已有落叶,在盛夏时节就落下来的叶子怕是不会因为它与众不同就被记住,无足轻重就是无足轻重,坐在院子里发呆的男人虽然才不到五十岁却已经看起来有些苍老,他看着掉落下来的树叶想着,无足轻重的叶子和无足轻重的自己,应该一般无二。

    有一天自己如这落叶一般逝去,应该也不会有人在乎了,那些该死的骄傲的宁人若是知道他死了的话,大半还会笑出来,说一句那个废物终于死了。

    就好像人们抬起头看到满树翠绿中一片黄叶掉落下来,觉得掉了就掉了,刚好不影响那满树翠绿带来的好心情。

    他叫杨玉。

    一个几乎被遗忘了的人,不过他的诗词倒是依然有不少人会念及,这位把国都给玩亡了的皇帝在诗词歌赋上的造诣远比做皇帝要高,或许正是因为写了太多豪情壮志的诗词后觉得自己可以与天争,于是便想和大宁争。

    争到最后,争成了阶下囚。

    在院子里轮换看守的士兵都已经换了不知道多少茬,一直陪伴着他的老将军也在入夏之前病故,老将军死了,大宁皇帝陛下还下旨厚葬,杨玉看到了不少穿军甲的宁国将军过来送行,所以悲伤之余对老将军还有些嫉妒也有些羡慕。

    世人皆说,那位老将军若不是越人而是宁人,或可成为一代名将扬威于边塞,而跟着他就变成了同样的阶下囚,杨玉心里有些不服气,也有些失落。

    如今院子里只剩下他一个人,每日抄书,看书,打水,扫地,铺床,睡觉。

    “隔壁怎么那么乱糟糟?”

    杨玉听到隔壁有声音,于是问了一句。

    院子里的守卫笑了笑道:“你多了一个新邻居。”

    “啊?”

    杨玉一怔,随即苦笑:“又是哪个倒霉的。”

    “安息皇帝。”

    “安息?”

    杨玉耸了耸肩膀:“这国名就是个倒霉的。”

    守卫噗嗤一声笑了,实在不知道杨玉哪里来的骄傲感还去嘲笑别人,莫非是因为他早住进来一些?

    隔壁院子里,伽洛克略看了看这还算整洁干净的小院,第一句话问的是:“我可以看书吗?”

    守卫点了点头:“你可以看书,在你死之前不出这个院子,你想做什么都是你的自由,想看什么书还可以列个单子出来我帮你去买,如果你没有钱的话,还可以从你的月例中扣。”

    伽洛克略有些好奇:“我还有月例?”

    “有。”

    守卫道:“一个月二两银子。”

    伽洛克略自嘲的笑了笑:“倒也不少了。”

    他说了一声稍后,然后居然真的列了一份书单出来:“请你帮忙买到这些书,如果一个月的月例银子不够扣的话那就多扣几个月,我应该花不到钱。”

    守卫将书单接过来看了看,惊了一下,这一笔宁人的文字写的极工整,说不上有多漂亮,但每一笔每一画都很认真,字方方正正整整齐齐,让人看了觉得很舒服,眼舒服但心里不舒服,一个能把敌国文字写的这么好的皇帝,幸好已经被抓住了。

    守卫点了点头:“我会帮你。”

    一个时辰之后,这份书单送到了肆茅斋。

    皇帝仔细看了看这书单,然后递给坐在不远处的老院长:“这是朕见过的第一个如此坦然的被抓住的皇帝,沈冷刚刚说伽洛克略很坦然的时候朕还有些不信,可现在信了,第一件事就是让人帮忙买书,这样一个敌人让朕越发的好奇起来。”

    老院长笑道:“也许他以为自己还能回去。”

    这句话本无心,可皇帝却微微皱眉:“韩唤枝。”

    站在一侧的韩唤枝立刻垂首:“臣在。”

    “去仔细查查。”

    “臣遵旨。”

    韩唤枝俯身道:“臣回来的半路上已经派人给留守廷尉府的人,仔细搜查前一阵子进长安的人,尤其是以日郎人为主,现在搜查的范围开在扩大,不过目前没有什么可疑的人。”

    皇帝嗯了一声看向沈冷:“你以为呢?”

    沈冷道:“此人在南疆的时候,曾经冒充安息国的一个官职不高的使臣进入日郎国,甚至成为日郎国皇帝身边的亲信,如果不是那一战打起来的话,他可能还是不会暴露,即便如此,他身边没有多少人可用的情况下依然安然而退,所以臣不觉得他是一个已经认命的人,也不觉得他会真的坦然,他坦然,也许只是他别有所图。”

    “图什么?”

    老院长看向沈冷:“损失了数十万大军,他自己被生擒,如果真的是别有所图的话代价有些大。”

    “损失的数十万大军,除了那八万禁军之外其他的都是他计划之内。”

    沈冷道:“此人心性狠厉,安息国内大家族的力量已经快无法制衡,伽洛克略这次远征的目的就是借与我大宁一战除掉左贤王雷塔和右贤王马革,这两个人一死,忠于这两个人的左右卫军也全军覆没,安息之内这两个家族的实力就几乎被彻底拔光。”

    韩唤枝道:“他也许真的算计到了自己会被抓住,也算计到了他一定不会被杀而是会被带回长安。”

    “来学习的?”

    老院长微微皱眉:“学大宁的治国之策?”

    韩唤枝叹道:“还是老院长的那句话,代价有些太大了吧。”

    皇帝道:“就先看着吧,等朕有兴趣了见见他。”

    他看向沈冷:“你先回去歇着吧,歇一阵子就去东疆。”

    “臣,有件事请陛下准许。”

    “你说。”

    “臣请南疆水师协同,大将军庄雍亲自率军堵住了伽洛克略的归途,这才能一战而胜,臣在狼牙角见到了庄雍,他未及老态之岁人已经老态龙钟,臣想请陛下恩准,调庄雍回来调养。”

    “嗯?”

    皇帝脸色似乎变了变:“未及老态之岁却已老态龙钟。”

    他长长吐出一口气:“准了。”

    沈冷一怔,没想到这么轻易。

    他跪倒谢恩,皇帝摆了摆手示意他回去,沈冷再次拜了拜然后躬身退出肆茅斋,沈冷离开之后没多久,沉默了好一会儿后的皇帝看向赖成:“拟旨,沈冷不顾皇命私自赴西疆作战是为欺君之罪,虽战功卓著,但欺君之罪在先,念及功绩所以轻罚,贬国公为一等侯,如有再犯,重罚不赦。”

    赖成猛的站起来:“陛下!”

    皇帝道:“怎么?”

    赖成扑通一声跪倒在地:“陛下,这事”

    “这事沈冷没错吗?”

    皇帝看向赖成,在赖成和皇帝对视一眼的瞬间,赖成看到了皇帝眼睛里的冷,在那一刻赖成知道自己再说什么也没有意义,只好叩首在地:“臣遵旨。”

    “去国公封号,让他把朕给他的免罪铁券还回来吧,他这次已经用过了,如果没有免罪铁券这次当杀,军功抵不过国法,收回他的免罪铁券,军职降为正三品,暂代东疆水师大将军之职,以观后效。”

    皇帝起身:“再拟旨,南疆诸军节制南疆水师大将军庄雍调回长安修养,南疆所有军务交由石破当暂代,调石破当从安南都护府过去接手,庄雍封爵改观国公。”

    说完之后皇帝摆手:“都出去吧,朕想歇歇。”

    短短几句话,每个人心里却都蒙上了一层阴影,沈冷去西疆的事确实是他自作主张,这怪不得别人,他是追小张真人过去的,如果追上小张真人就回来自然也说不出什么,然而后来他在西疆可是陛下准许的,陛下这翻脸无情的样子把所有人都吓住了,这似乎不是他们熟悉的那个陛下。

    “先生留下吧。”

    皇帝看了老院长一眼:“朕还有话说。”

    除了老院长之外其他人全都离开,赖成出了肆茅斋的门之后就一声长叹,韩唤枝的脸色也很不好,叶流云在他肩膀上拍了拍,韩唤枝摇头苦笑。

    赖成回头看了韩唤枝一眼:“观国公”

    韩唤枝笑容更苦:“观,看着吧。”

    肆茅斋里,老院长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陛下是有意敲打?”

    “他放肆了。”

    皇帝看向老院长:“朕说过,朕喜欢他的居功不傲,先生你知道的,朕派去给庄雍传旨的人已经在半路,朕也早就想把庄雍调回来调养身体,朕可以自己去办,但他说出来不行,尤其是当着你们的面说出来不行。”

    “会不会太重了些?”

    老院长整理了一下措辞后说道:“免去国公,铁券留下吧。”

    “不留。”

    皇帝道:“铁券收回来随即送进熔炉熔掉。”

    老院长在心里叹了口气,如果是以往的话沈冷这么做了这么说了,皇帝不会生这么大的气,可这次皇帝的气似乎来的有些让人猝不及防。

    “朕得压一压他,狠狠压一压。”

    皇帝看向老院长:“以往让他露锋芒,以后让他懂规矩。”

    老院长忽然间反应过来,还是因为二皇子陛下现在压一压沈冷,是为了以后给二皇子再提拔沈冷的机会,不然的话,二皇子怎么施恩?

    “先生还能走得动路吗?”

    皇帝问。

    老院长想了想,问:“走多远?”

    “三千里。”

    皇帝看向窗外:“朕要去太山,皇后与太子,朕都要在太山上册封,谁也拦不住。”

    他咳嗽了几声,似乎在盛夏中有什么让他感觉到了寒冷。

    【悠閱書城一個免費看書的換源app軟體,安卓手機需google play下載安裝,蘋果手機需登陸非中國大陸賬戶下載安裝】

章节目录

长宁帝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知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知白并收藏长宁帝军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